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1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故事由兩人小時候講起,所以阿爾亞瑟都還不是K與Q
‧接受者請往下

  
  很久很久以前。
  撲克大陸上有四個王國:黑桃王國,紅心王國,方塊王國,梅花王國。

  黑桃王國是軍事兼文明大國,國力位居四國之首,擁有發號施令的權力;紅心王國專司商品製造,該國工匠手藝極佳,從日常用品擺飾至農業器具樣樣皆實用精美;方塊王國靠著貿易累積財富,外交立場上以和平、不影響經濟為目標;梅花王國則是多支游牧民族所構成的文藝國,國土最大,也是唯一能與黑桃國抗衡的王國。

  故事開始於一個寒冷的冬夜,一個穿著單薄的男孩遇上高貴的王子。男孩名叫阿爾弗雷德,而王子名叫亞瑟,那時阿爾弗雷德六歲,亞瑟則剛滿十歲……




  好冷。
  阿爾弗雷德摩擦著身上的粗麻衣,儘管皮膚已被布料磨得紅腫,他仍然縮著脖子妄想得到一絲溫暖。

  自從自己在橄欖市—黑桃王國的首都—外圍的農村醒來,不知已過了多久,只知道腦內有個聲音叫自己不斷往前走。他想不起來自己是誰,只看到胸前刻著  「阿爾弗雷德‧F‧瓊斯」的綠琉璃項鍊,以及腦內不斷迴響的「到皇宮去、到皇宮去」。除此之外,一片空白。

  幾天來,他靠著好心人施捨的麵包存活下去,但這種寒冷天氣及路途不是一個孩子受得了的。阿爾弗雷德覺得頭像裝了好幾顆石頭一樣沉重,手腳已凍得沒有感覺,雙眼只能渙散的盯著眼前的路面,不斷的走著,走著……

  以至於他沒注意到迎面而來的二匹馬。

  「嘶------」尖銳的馬啼聲劃破了這灰暗的冬天,阿爾弗雷德茫然的抬頭望著眼前騎著白馬的大哥哥,及一旁怒氣沖沖提著劍與鞭下馬的侍衛。

  「你這傢伙搞什麼?父母沒教你不可以擋住皇族走的路嗎?」寒冷的天還得陪著上司出來執勤,又有個毛頭小鬼擋在路上,侍衛的情緒早已無處發洩,眼看揮鞭就要打下。

  一支寶劍倏地抵上侍衛的脖子,稚嫩但嚴肅的聲音響起:「退下。」
侍衛悻悻然的爬回馬上,瞪著他不過十歲的小主人。

  阿爾弗雷德抬起頭,望著迎面走來,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少年。

  「小弟弟,你的爸媽呢?怎麼穿得這麼少在外面晃?」

  啊,好漂亮的人,阿爾弗雷德瞪大眼睛注視著他。閃耀的棕金色頭髮並不刺眼,羽毛般的在頭上亂翹;眼睛很美麗,那綠色,比自己的綠琉璃項鍊更清澈,比早晨看見的森林更神秘……然後他握住自己肩膀的手也好溫暖……雖然說他的眉毛粗的很像怪獸。

  阿爾弗雷德感到眼皮越來越沉,他好像跌入了包覆滿身的溫暖,也回到了令人安心的黑暗……





  黑暗中有什麼在尖叫著,撕扯著他的神經。女人和小孩的哭叫以及男人的低吼聲,刀劍互擊聲與灑上身體的溫熱液體,他緊緊的縮在角落,害怕得不知所措。他覺得很冷,但熊熊燃燒的暖爐只餘下灰燼,原本擠滿屋子的人群變成冰冷的屍體。好可怕,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會有這些事情,他完全不知道也不記得。恐懼攫住了他的心,他好害怕黑暗中會冒出殭屍把自己抓走。

  突然,一縷歌聲輕輕的從前方傳來,他抬起頭,往前挪動幾步,想更清楚的聽見那聲音。歌聲擊退了原本撕扯他神經的哭喊聲,迴盪在空空的黑暗中,溫柔悅耳,卻又似帶著強大魔力,讓他站起了身子,不由自主的向聲音源頭跑去,越跑越快,越跑越暖,而四周的黑暗也被刺眼的金黃所取代—

  他睜開雙眼,看見頭頂是鑲著金條的天花板,身上裹著一塊繡滿花草植物的毛毯,躺在柔軟的墊子上。夢裡的歌聲依然唱著,他翻身看向聲音來源,只見一個穿著華麗的哥哥坐在旁邊,昏黃燭光照著那柔和的臉。

  「啊,你醒了嗎?」歌聲嘎然而止。是他昏倒前看到的那個騎馬的粗眉哥哥。

  「這裡是哪裡?」阿爾迷迷糊糊的問。

  「黑桃國王宮。然後我是亞瑟,亞瑟‧柯克蘭」見前方的小孩毫無反應,他又補了一句:「呃……另外我是黑桃國王的兒子。」

  阿爾弗雷德瞪大了眼,愣愣地問:「為什麼要把我帶來這裡…?」

  「因為你在路上昏倒了,而且王耀老師常說身為一個國家的君主應該要愛護自己的人民……這你可能還聽不懂,反正照顧人民是王子的責任。話說回來,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沒有和爸爸媽媽在一起?」

  男孩垂下頭,看著毛毯上的花紋。「我忘記了。」他小聲囁嚅道。

  「什麼?」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只記得七天前我在一片農田裡醒來,然後就一直往橄欖市王宮的方向走。可是我好像知道我的名字,」他從衣服裡掏出一個墜子--掛著一個懷錶和一顆綠琉璃珠--捧起來秀給亞瑟看。

  「阿爾弗雷德‧F‧瓊斯」亞瑟唸著鑲在綠琉璃珠上的名字。「以及…744年7月4日」刻在懷錶上的數字。「那我就叫你阿爾吧」他微笑道。

  阿爾點了點頭,又將目光回到毛毯的花紋上。最後像是鼓足了勇氣似的,抬頭大聲喊著:「亞瑟!...王子」

  「叫我亞瑟就好了。什麼事?」

  「我可以……在皇宮住下來嗎?」

  「欸?這……」

  「拜託!因為……我沒地方可以去了。我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媽媽是誰,不知道我在哪裡長大,不知道我以前做過了什麼......連名字也都忘記了。我不知道可以去哪裡,只有腦袋裡那個叫我往皇宮走的聲音……」阿爾說著說著,垂下了頭,像是強忍著淚水般瞪著自己的手。

  亞瑟皺起他的粗眉,沉思著。他的確想幫助這可憐的男孩—先不論他對這長相可愛的孩子的私心—身為一個從小沒有母愛的孩子(母后在他出生時難產),他特別同情沒有父母的孤兒,而眼前的男孩又似乎因受到驚嚇處於失憶狀態,送到城裡的兒童機構也不大妥……但阿爾弗雷德可以留在皇宮嗎?大臣與僕人會怎麼看?父王會准許他這種行為嗎?自己能夠為這孩子負責嗎?各種問題閃過他的腦袋,和他的意見打著架,亞瑟總覺得收留這孩子與否將是影響兩人一生的決定。

  最後,他拗不過阿爾充滿希望的藍眼睛,嘆了口氣,把所有的問題拋諸腦後,向阿爾點點頭:「好吧,你就留下來吧。」

  「真的嗎?喔耶耶耶~」

  但願王耀能認同他的做法,如此這些問題就能夠丟給那個老狐狸來處理。王耀那個童顏仙人是亞瑟的老師兼黑桃國的宰相,據說已在朝廷待了好幾代。就亞瑟有印象以來,老師的樣貌不曾改變,而聽父王說他還是王子時王耀就長那個樣子了。

  「不過,」亞瑟打斷阿爾興奮的歡呼聲,裝做嚴肅的道:「你要在皇宮生活,就得遵守這裡的規矩,例如舉止須得體、作息要準時,細部規定我之後會再跟你講;另外,你要認真學習,並且在宮中有事情需要幫忙時就得去做。等你長大後你可能要奉獻更多心力在宮裡事務上。以上條件可以接受嗎?」

  阿爾收起了笑容,眼神堅定的點點頭。
  亞瑟站起身,伸出一隻手對阿爾微笑:「先來洗個澡吧,你髒透了。歡迎來到布拉克宮。」



  許多年後,阿爾仍記得這個畫面。城堡夜間的燭光照在亞瑟身上,柔和的武官與綠眼睛,瘦瘦高高的身材,及身出的那隻手。亞瑟引領他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儘管當初他們都沒料到,而且亞瑟講的話真是一點也不浪漫。

TBC
橄欖市:黑桃國首都,因為據說黑桃原本代表的是橄欖
布拉克宮:Black宮,直接翻了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