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6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目前劇情可能與上面設定有所不同,請稍安勿躁
‧自創路人甲男角有
‧接受者請往下

  --計謀個鬼。阿爾弗雷德望著眼前雙頰紅潤、開始傻笑的亞瑟,在心裡默默吐槽著。


  亞瑟堪稱一個完美的社交人才,深藏不露的情感、高妙的言語、優雅的舉止,無不讓人目眩神迷,落入圈套,但人不可能永遠完美—亞瑟的酒量奇差。這個應酬場面潤滑用的美妙液體,是亞瑟難以抗拒的致命傷,四五杯黃湯下肚,便可讓這平時優雅自律的國王大人,完全蛻變成街頭鬧事的一介混混。


  國王及宮中顯貴們正圍著長桌吃飯,旁處輕柔的管弦樂愉快的活絡會場氣氛,男男女女輕聲閒聊,但誰都可以感覺的到,宴會有種不自然的僵硬。

  像是算準了國王的酒量,幾乎每位與會者皆找盡理由,就是要和亞瑟多乾幾杯,在此種狀況下,亞瑟也不好拒絕,於是阿爾弗雷德只能看著眼前的青年一杯接著一杯,直到整個人看來醉乎乎。

  阿爾弗雷德雙眼緊盯著亞瑟祈求不要出事,想當年亞瑟第一次在前任國王的宴會上喝酒,回到房裡時醉得一塌糊塗,大聲狂笑還揚言要燒掉宮殿,阿爾弗雷德運用怪力將亞瑟綁在椅子上,才沒讓悲劇發生。

  阿爾弗雷德嘆了一口氣,看來這次行動要失敗了。照這般風平浪靜,國王又再度醉倒的狀況下,只能他日另想法子,如何抓住這些老狐狸的尾巴。


  此時,一位官員打斷了圓滑進行的管弦樂,拿著酒杯站起身,向國王致意:「今晚實在很感謝陛下舉行這麼一個盛宴,不知道陛下怎麼突然有興致……?」

  --開始了。阿爾弗雷德瞇起眼睛,端看亞瑟會有什麼反應。

  只見亞瑟咧開了笑容,搖搖晃晃的抬起頭,道:「唉呀,本王想說,平時真的很少與眾~卿們交流交流,王位坐了這些年,我在你們面前的形象...嗚...好像有點嚴肅。」他的頭一頓一頓,又抬手舉起盛滿美酒的高腳杯,「所以說,本王決定以後要多辦這種聚會,熱絡熱絡我們的君~臣情感,以後宮廷就一派和樂,國泰民安......」說罷,亞瑟舉杯一飲而盡,"框"的扔掉了酒杯,醉倒在餐桌上。

  阿爾弗雷德扶額,嘴角抽蓄,暫且忽略亞瑟那段不知該從何吐槽的發言,上前一步,打算先行將這失態的國王拉出會場。他彎下身,附耳於亞瑟:「陛下,您醉了,先回房吧。」

  原本趴倒在餐桌上的亞瑟忽然睜開眼,大手一揮,打發阿爾:「吵死了,誰醉了啊!」亞瑟回眸,望著一桌錯愕的朝臣,綻放出一抹微笑,撩人地道:「眾卿也吃飽了吧,咱們來跳些舞吧。」

  阿爾弗雷德絕望的望著呆愣的眾人們,他們僵硬的點頭直說好,默默的站起身,魚貫步入宴會廳附設的舞廳。




  舞會廳金碧輝煌,水晶燈射出的光芒照得四壁一片金光閃閃,牆上覆滿精緻的雕刻,扭曲的伸展榮華,一片繁複景致;天花板上鑲了一圈圈的金條,中間畫了些插畫,相比之下地板只是單純的格紋狀,人們在上面跳舞時就像兒童在玩跳房子般。

  亞瑟先行站在舞廳中央,對樂團點了點頭,樂團成員互視一眼,頭一頓便奏起了輕快的舞曲,音符迴盪在寬闊的舞廳,指揮著眾人的腳步,只見亞瑟愉快的踏著舞步,跳躍於格子間,旋過整個大廳,不停的更換舞伴,跳了幾轉便前往尋找下一個獵物,最後甚至也把阿爾給拉下了場。仕女們似乎也不大介意有個英俊可愛的小夥子一起同歡,眾人跳了幾首快舞,阿爾弗雷德轉得頭昏眼花,耳邊不斷傳來亞瑟狂樂的笑聲。

  樂曲轉了個調,阿爾弗雷德原本的舞伴放開了手,前往尋找其他男士,阿爾聳聳肩,旋過身,正垂下手臂準備退出舞場時,一雙手握住了他的手,將之抬回原本跳舞時的位置。阿爾弗雷德定睛一看,只見一對好粗的眉毛赫現眼前,低頭望去,亞瑟正咧開了笑容,綠眼深情款款的盯著他瞧。

  --該死。當阿爾聽到樂團適切的奏起抒情慢速舞曲時,腦內只能浮現這兩個字。亞瑟瞇起翠綠眼眸,似是終於看清身前人是誰,高興的握緊阿爾的手,一臉傻笑,領著步伐開始踏步,隨著音樂翩翩起舞。

  伴奏樂團只剩一支小提琴及一支大提琴在演奏,小提琴的聲音高亢而綿密,黏膩地拉著主旋律;大提琴音低沉而穩健,在下配合小提琴的旋律奏出合聲。一高、一低,相輔而成,偶爾小提琴會嫵媚地拉長顫音,大提琴便緊追在後,拉出一段主旋律變奏。

  而今晚的亞瑟,正如那支小提琴般,瘋狂而撩人,牽著阿爾的手轉過整個大廳,還不忘閃過每對舞這面前,像在炫耀著自己華麗的舞步及凌駕眾人的氣勢。阿爾被亞瑟拖著跳,尷尬地看見王宮顯貴們對此方投注吃驚的目光,他露出一臉無助樣,但其他人似乎也愛莫能助。阿爾覺得自己的心怦怦跳著,難受到有點呼吸困難,他嘆了一口氣,心想大概是亞瑟身上的酒氣醺得他也有點醉了。

  趁樂曲轉換時,阿爾弗雷德向四周瞄了幾眼,他可以感覺得到,周遭的氣氛似乎隨著動人的樂曲及國王的興致漸漸疏緩下來,看來那些與會人們終究放下內心的忌諱,開始跟著享樂了。

  阿爾弗雷德將目光轉回身前,只見亞瑟那雙綠寶石也正好轉過來,定定的看進阿爾的眼睛。阿爾感到雙頰發熱,心跳聲怦怦響得耳朵發脹,他如同中了咒般盯著亞瑟的雙眼,步伐隨著亞瑟移動,不知不覺便來到了舞廳中央。

  此時大提琴手已退下休息,全場只剩小提琴拉著一首更加煽情的樂曲。阿爾弗雷德與亞瑟在舞廳中央繞著圈圈,轉得阿爾更加目眩神迷。突然,一個拔高音從琴弦唱出,把眾人的情緒向上拉高,推向情緒的高潮,阿爾像是被點醒了般,驀的瞪大眼睛,停下腳步,但眼前之人似乎仍未從那遭咒詛的音樂裡醒來,雙手抓住他的後腦勺,身子一墊,嘴巴便貼了上來。


  亞瑟吻了他。


  阿爾弗雷德呆愣當場,腦筋一片空白,只覺唇上一片濕潤,嘴裡滑入帶有淡淡酒香的舌頭,輕輕勾勒他的口腔,最後黏在他的舌上。四周突然安靜了下來,連小提琴也停止了鳴叫,吻持續了如同一首夜曲般長久,阿爾忽然從亞瑟熾熱的鼻息中驚醒,用力推開對方。亞瑟向後踉蹌了幾步,阿爾則一屁股摔倒在地上,震驚地看著意猶未盡的亞瑟,而對方正曖昧的望著他。舞廳內的所有目光皆集中在他倆身上,驚訝、鄙視、無奈……各種情緒從四面八方投射而來。阿爾低下頭,抹了抹嘴巴,站起身子閃過人群,步向一旁休息用的座椅。他挫敗的將頭埋在手掌哩,思緒一片混亂。矇矓中,他聽見亞瑟低低地笑了幾聲,隨後大聲命令樂團重新開始演奏,好讓國王與眾卿繼續狂歡。

  待到輕快的旋律又重新繚繞大廳,笑語盈滿整個空間,阿爾才抬起頭來,伸手扶著思緒依舊混亂的腦袋。他渾渾噩噩地用眼神掃過整個大廳,看見眾人似是絲毫不受醉酒的亞瑟影響,反而興致更高昂,神情更放鬆,男男女女成雙成對,踏著光亮的地板隨樂起舞,眾人盡興。

  --所以,這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場普通的宴會?阿爾握拳撐著下巴,彷如受了天大的委屈。

  不過,諸位可要知道,當一個計謀連自己人都騙的過時,它就成功了。

  阿爾弗雷德腦內突然閃過那句箴言,他猛然移轉視線,從舞廳裡如盛開花朵般的人們轉向靠牆的休息區,一位女士正匆匆往門口離去,後頭跟著一個看似前來傳話的僕人,阿爾又將目光移回那絢爛的舞會,心中默數舞池上正跳著舞的人們,和記憶一比對便讓他唇上泛起了笑容。也許這個宴會還不算太失敗。

  果不其然,過了不久,又有一位賓客受到傳話後倉皇離去,阿爾緊緊盯著財政大臣戴比,這次宴會真正的主角,心想下一步到底會不會發生什麼事。



  經過幾首輕快的組曲後,樂團猛的加快了下一首樂曲的速度,節奏明快,奔放活潑,原本優雅旋轉的男女們紛紛加快了腳步,如花朵般美妙的舞姿轉為一簇簇熱情的火燄,在舞廳各處燃燒,令觀者眼花撩亂,炫目沉迷。

  戴比正和一位年輕的女士跳舞,他踏著毫無疲態的舞步,歡快地想,現在還真是他人生的巔峰,名利雙收、受皇室中用、青春依舊,他踏著繁複的腳步,感到全身的毛細孔都散發著歡樂,儘管頭轉得有些暈,他仍快樂的就像置身於天堂。

  一個深藍色的身影沉穩的穿過狂歡的人潮,如同一盆冷水和燃燒的火焰形成強烈的對比,那人默默的走到戴比旁邊,輕拍他的肩膀,示意戴比隨他到旁邊借一步說話。戴比困惑的跟隨那名僕人到了舞池邊緣,他穿梭過的眾人們依然不受影響,熱烈的跳著舞。僕人垂下頭,附耳於戴比旁道:「大人,有人檢舉您在私人倉庫裡偷偷囤積大量物資,甚至暗自挪用了皇宮的東西,官府那邊正要派人來查......」

  「你說什麼!?」戴比驚聲叫道,「不可能啊,我明明有......」

  「戴比大人,會不會是哪個搬運工偷偷透露出去,或是上次動用宮裡物資時沒做好手腳?」戴比聽到他的另外一個耳旁傳來低沉緊張的聲音,他料想應該是某個也來赴宴的手下。周圍的音樂仍奏得瘋狂,笑語如風,他覺得頭昏腦脹,不耐煩地揮揮手,脫口而出:

  「不會是這兩個原因,我已經給搬運工高昂的封口費,他們敢透露出去必死無疑;而宮裡的東西我是在那些物資收編入國庫前就弄出來的,不會有錯啊...」

  「喔~~原來如此啊~」耳旁的聲音突然提高了好幾度,恭敬緊張的態度一掃而空,戴比猛一回頭,只見亞瑟國王正單手插腰,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你真是直接為我解了一個疑惑呢,戴比。」

  戴比瞪大了眼,覺得寒氣從地板之接貫穿腦袋,他感到冷汗從額頭大量冒出,喀蹬一聲,他的膝蓋已經著地,額頭緩緩的貼向地板:「臣...罪該萬死。」

  於快的舞曲嘎然而止,眾人倏地停下腳步,將目光投向亞瑟與戴比的所在之處,神色驚恐,方才的歡樂一掃而空,凝重籠罩了宴會。阿爾悄悄踱步到亞瑟身後,只見國王低低地笑了:

  「我雖醉但不盲,方才戴比講的話我可是一字不漏地聽到,當了完美的證人呢。」亞瑟轉過身,面對眾人,大聲說道:「大家現在大概也注意到了,會場中已經有些人離席,那些人正受到審問與搜查,而你們剩下來的人呢,們心自問也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我今日先放過你們,希望之後能檢視一下自己的行為,凡是被我確切拿到證據的,一律法律審判,降等甚至革除職務。」

  亞瑟翠綠的眼眸堅定的掃過在場每個人,頭略抬高,俊俏的臉上浮著一個淡淡的微笑,那是自信驕傲的笑容,掌握一切的笑容,阿爾感覺得到,亞瑟渾身散發著驕傲與榮耀,那是與身俱來的,王者的氣質。

  「漢克,接下來的一切就交給你處理了。」

  皇軍第三小隊隊長拿下了偽裝的帽子與假髮,鞠躬道;「遵命,陛下。」

  亞瑟旋身,丟下依然跪在地上的戴比及滿室沉默的人們,朝門口走出去,阿爾跟在身後,離開了那片死寂,踏入走廊時看見一隊皇家軍已在外待命。亞瑟朝他們點點頭,領著阿爾直接步回寢宮。

  一路上,他們都沒有講話,直到回到房間,亞瑟脫下那深色的外衣後,阿爾才開口:「所以說,你現在要和我解釋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嗎?」

TBC
這章的亞瑟好攻,我喜歡帥帥的亞瑟,雖然阿爾氣場更強,so…
終於寫到這裡了,離我真正想寫的地方終於越來越近,希望腳步能快一點。這篇只是描繪舞會很麻煩而已,儘管如此我仍是在學校用電腦和一節化學課寫了很多字(上課請認真),喔,接下來又要進入劇情了,慘的是我後來的劇情還沒真正想好。總之可能段考閉關去,雖然那通常是靈感爆發期。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