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32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三十二

  「如何?」

  走進國王辦公室,迎面而來便是這一句。

  「噓,等等!」亞瑟皺眉,將頭探回門廊,確認沒人跟蹤後,闔上大門,鬆了一口氣。「我想我們該減少正式見面的次數,畢竟現在──」他向後靠上門板,露出一抹微笑。「我們可是一半的敵人了,國王陛下。」

  「以及一半的盟友。」阿爾弗雷德也笑了,白色牙齒大方的顯露出來。「做得好,亞瑟。」

  「噢,等等,」亞瑟挑眉,對看來是想擁抱他的國王(阿爾弗雷德總這麼對親近的下屬們做)比了個暫停手勢,神情狡猾地笑道:「我可還沒說我對他提出的條件無動於衷呢,國王陛下。」

  「噢不,如果你真要投靠他的話,才不會跟我講這些。」阿爾弗雷德哈哈大笑,仍是一把抱住了亞瑟。他靠近對方耳畔,低聲道,「遊戲開始了。」



  反間計,那便是他們的計畫。

  經過那晚的長談,他們認為最好的對策,便是亞瑟乾脆順著情勢,投入內政大臣的陣營,趁機在裡頭獲得第一手情報與證據,再反利用那些資訊使阿爾弗雷德更容易擱倒對方。

  這計謀很危險,卻是他們能想到的方案中,最完美的一個了。深入敵營,能得到最精準的消息,而在反間計的包裹之下,阿爾弗雷德要繼續與亞瑟接觸也無比方便,因為內政大臣會同樣認為,亞瑟不過是在敵方蒐集情報罷了。

  當然,關鍵點是在亞瑟身上。

  「你不怕我到最後直接轉換立場,靠著內政大臣把你推翻?」亞瑟曾挑眉問道。

  「嗯...我有信心,你對我的好感度應該要比內政大臣高得多吧?」阿爾弗雷德眨了單邊眼,微笑著答道。

  「嘖,同等混帳。」亞瑟不自覺地別過頭去,避開阿爾弗雷德的笑容,心底卻想不出什麼反駁的話。



  計畫於是如火如荼的展開了。在亞瑟完全康復能踏出房間之前,他們便已討論出了大致的布局,並探聽王宮八卦的流布情況,了解情勢風向。

  內政大臣果不其然在維德踏出病房,重新出現於眾人眼前後不久,便找了亞瑟去討論謀反奪回王位一事。一如預演時的計畫,亞瑟口頭答應,但私底下依舊忠於阿爾弗雷德;黑桃國王召集心腹,告知並研擬接下來的計畫,他們排出了行程表,以每個人的特長,分派不同的任務。
  維德的真實身份也在此時向阿爾弗雷德的核心團隊公佈,近十人的宮廷新秀之中,有人面露震驚之色(看著白髮維德當眾變身成前任國王的樣貌時),但更多人則是儘管小露驚訝,神情卻仍舊淡然鎮定,好像他們早就預料到了似的。

  初次會議之後,亞瑟曾詢問與他較相熟的奧斯特,何以大多數人對他的真實身份看來不大意外。「直覺吧,」奧斯特想了想後答道,「擁有和陛下不相上下的見解、氣質高雅,又如此受到阿爾弗雷德王重視的人,想來想去,似乎也只有您一個了。況且,您來了之後,阿爾弗雷德王的精神也比過去三年好上許多。」



  計畫正式開始,黑桃兩任國王及其心腹團認真投入與內政大臣的鬥法之中,但國家依然得運作,阿爾弗雷德與亞瑟仍是盡量盡力於國事,儘管內政大臣的事往往耗掉他們更大的精力。

  阿爾弗雷德得好好地掌握宮廷動態,一方面要注意己方的勢力不比對方的弱,另一方面又必須同時留意,不要把整個王宮都捲入這場紛爭,把政爭帶來的傷害降到最低。

  亞瑟則得周旋於兩股勢力之間,雖然他站在阿爾弗雷德王這側,盡量提供他從內政大臣一方搜得的情報,但他自己也得有所斟酌,以防黑桃國王衝動行事,壞了整體計畫;同時,亞瑟還要和阿爾弗雷德討論,該洩漏給內政大臣哪些真實摻著虛假的情報,以確保內政大臣不會起疑。

  兩人常常從清晨忙到深夜,很疲憊,卻是刺激而必要的挑戰,畢竟一旦政爭的齒輪開始轉動,除非其中一方垮台,不然沒完沒了。

  亞瑟在表面上減少與阿爾弗雷德的會面,以表示對內政大臣的親近,但私底下,他們接觸的頻率更勝以往,要討論的項目比從前多太多了,他們得做出周詳決議好讓事事順利,並確保兩人心中的想法、策略還有行動都與對方一致。

  由於身處國王辦公室容易被人打擾,阿爾弗雷德與亞瑟開始在宮廷四處密會,圖書館、花園、無人的廳廊、歷代國王紀念室、倉庫、音樂間,身為王宮的主人,他們多半清楚整棟建築中的哪些部分較為隱密,而為了不被追蹤,他們每次會面都更換地點。

  阿爾弗雷德曾打趣的說,他們這樣的行為,很像從前國王與情婦偷情時的狀況,但他話一出,便馬上遭到亞瑟的狠瞪。




  亞瑟病癒之後,兩人的相處模式變了些許,阿爾弗雷德一掃從前的幼稚,全心而認真地投入眼前的挑戰,展現他過人的領導規劃能力,面對亞瑟時,也更成熟而風度翩翩了些;亞瑟受到這氣氛的感染,也全力與阿爾弗雷德合作,面對黑桃國王時,也不如以往般彆扭。

  究竟是那場大病或是這次政爭帶來如此改變,亞瑟並不太清楚,但他們內心都默默同意,這種相處模式,比從前更舒暢順利多了。而這種舒暢順利,是密切合作所需要的。他們培養出絕佳的默契,在思考或實行任務時,往往能與對方不謀而合,並對彼此的看法互相尊重。他們漸漸覺得,兩人在與雙方關係中的地位,有生以來如此平等。

  或許亞瑟心中依然存有疙瘩,或許阿爾弗雷德依舊不夠成熟,但在一次又一次的密會討論中,各種問題看來不再那麼嚴重,甚至慢慢消弭。

  而亞瑟漸漸覺得,他冷漠苦澀的心,似乎更無法遏止地動搖了。





  「你在看什麼?」

  聞聲,阿爾弗雷德驚得全身抖了一下,他馬上闔上面前的書,抬頭瞥向身旁,亞瑟正倚著書架,綠眼直勾勾地看著自己。

  「沒...沒什麼啊。」阿爾弗雷德慌忙答道,迅速把手上的書塞回書櫃中,拍了拍手上的灰塵試圖轉移話題,「嗯,剛跟內政大臣會面完?」

  「你平常不太看書的,真是奇怪,最近看你寢宮裡也堆滿了各種小說,你到底在做什麼,阿爾弗雷德?」亞瑟邊說邊走近阿爾弗雷德,抬頭看了看那區書架上放了什麼書籍。「先王列傳?你看這種書?」

  「呃,嗯,那...我...喔對,我在看先王如何處理政治紛爭,或許能為這次的仗帶來一些靈感。」

  「是嗎?」亞瑟瞇起眼睛,盯著阿爾弗雷德看,午後的陽光正好透過窗子照著他臉龐,綠色的眼珠如同翡翠般晶瑩。

  ──亨利二世的愛妃眼睛好像也是這種顏色,綠得有如深邃湖泊──方才書中的字句忽然閃過腦海,阿爾弗雷德愣了愣,呆看著亞瑟的臉,直到對方帶點尷尬而不耐煩的轉過身,看向圖書館一整面書寫先王歷史的傳記。

  亞瑟抬起修長的手指,輕輕撫過寫滿年代與國王名字的書背,他年少時曾拜讀過其中幾個偉大先王的故事,期許哪日自己也能成為那樣偉大的國王。「我們的先人們,」他輕道。「成功的、失敗的、荒唐的、悲慘的、快樂的,不同個性不同模樣不同命運的國王,傳承著我們與生具來的使命。」

  阿爾弗雷德終於回過神來,雙眼跟著亞瑟書背上的手移動,輕嘆:「明明身在同個宮殿中,掌管著同樣的國土,每個人的命運與故事卻是如此地不同。」

  「這點不是從我們倆身上就看得出來了嗎?」亞瑟哼了一聲。「時代、情勢、競爭者,太多不同的因素造成了我們不同的命運,」亞瑟說著,繞過阿爾弗雷德,繼續沿著長長的書櫃走,「──還有我們每個人自己的選擇。」

  阿爾弗雷德嚥了口唾液。「包括......你我的選擇嗎?」

  亞瑟只是轉過頭,靜靜看著他。

  他選擇收容了另一個王位繼承人,他選擇了在緊要關頭放棄一切全身而退;而他秉持著自己的理想,登上王位,卻也選擇了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關係。

  「有得也有失,阿爾弗雷德。」亞瑟道,繼續轉頭看向整排古老書籍,「而既已選擇,就無法回頭。」正如我們也回不到從前。

  他聽出了亞瑟的言下之意。他也理解。但阿爾弗雷德總覺得,人生路途是充滿各種可能的。曾經錯過了什麼,不代表將來不會相遇。「你對你選擇的道路......感到後悔嗎?」

  「很難說。」亞瑟聳了聳肩,「後悔難免,但或許路的去向也不全是我們能決定的,例如,現在我倆的又交疊在了一塊。你呢?」

  阿爾弗雷德握緊了雙拳,不太知道自己是受興奮或什麼其他澎湃情緒驅使,而感到全身顫抖。「我只知道,我或許走錯了一些路,但我不後悔。這條路──歷代國王皆經歷的王者之路,比一般人們的生命道路都還險峻。但我會好好地走它,而我相信,總會有那麼個機會,讓這條道路一片光明。」

  亞瑟的表情變了些許。他抽出一本書,熟練地翻閱。「來討論吧。」



TBC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