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33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三十三
  確定亞瑟走遠了之後,阿爾弗雷德放下批改公文的筆,拿出他藏在抽屜的愛情小說。那便是他這段時間的小祕密。他背著大家,背著繁忙的公事與謀略,看愛情小說,為了追亞瑟。

  書籍是人類最好的導師與朋友,書頁是翅膀,透過文字引人踏足遙遠之地,歷經難以接觸的經驗。例如,死亡,或更常見的──愛情。

  嚴格來說,阿爾弗雷德並不缺乏對於愛情的感受,他已經戀愛好幾年了,對象始終如一,但問題在於,他一直處於單戀。阿爾弗雷德向來是個愛情白癡,他完全不懂得怎麼追求別人。

  他從前一直認為,只要內心有著滿溢的愛,然後適時地將愛意傳達給對方,無論前方有多少阻礙與艱難,最終的結局總會是美好幸福的。於是,亞瑟回到皇宮之後,儘管知道要融化對方的心很困難,阿爾弗雷德還是樂觀地相信,在他鍥而不捨的示好下,亞瑟終究會再次對他敞開手臂,而且對方的態度的確逐漸軟化了不是嗎?

  但直到他在舞會上情不自禁地吻了他的養育者,導致對方倉皇逃離而昏倒於雪中後,阿爾弗雷德才發現,一切並不如想像中容易,亞瑟那因為他的背叛而冰封的心,並不會輕易地解除已築起三年的防衛。自責與挫敗中,阿爾弗雷德再一次地感到希望渺茫(繼他上次發現亞瑟懷錶停擺的那次)。他內心的愛情與熱情熾熱的有如不會熄滅的火焰,但那火光與溫暖似乎永遠也傳達不到亞瑟冰冷的心中。


  亞瑟在雪地中昏倒的隔天,阿爾弗雷德被叫去暴風雪中的宰相府,在那不大暖的宰相府接待廳,在先王畫像的注視下,遭到狠狠一頓罵。

  「你在做什麼,阿爾弗雷德?」王耀雙手抱胸,瞇起細眼看著坐在眼前不知所措的國王陛下。「你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已經過了五個月,而你唯一會做的事,就是把亞瑟逼到雪地中昏倒?這就是你所謂的愛情?」

  「我……我不過是親了他。然後他就──我不知道,或許我們都醉了。」

  「陛下,你得承認,短短三年半並不能讓他重新對你敞開胸懷,這點你在起義或是接他回宮時就該料到了,而破冰的方法決不是趁人之危強吻他,正如你不會隨便親吻一個路人。愛情需要循序漸進,我不管你在夢中已經對他做過什麼事了,現實生活中,你們的感情根本連開始都……」

  「我沒有!」阿爾弗雷德大喊,隨即不好意思地垂下頭,「我…我也希望我們不是一直原地踏步。但亞瑟築起了一道牆防衛自己,我總覺得怎麼試都無法突破……」

  「請問你用的工具與方法正確嗎,陛下?」

  國王疑惑地看著宰相。

  王耀嘆了一口氣。「不,我不該抱有期待的,應該說,我早該把你叫來的。你們一直以來都沒有其他對象,專情於彼此,難怪什麼也不知道。」他邊說邊走到大書架旁,手指輕點過幾本書背,略作思考後,抽了兩本遞給阿爾弗雷德。「書本是你最好的老師。學著怎麼正確地追求喜歡的人吧,陛下。」

  阿爾弗雷德接下書本。那是兩本他曾經聽聞但從沒真正翻開過的著名愛情小說。


  在那之後,阿爾弗雷德變成了積極學習「愛情」的學生。平時不大喜愛閱讀的他,尋找了大量愛情小說,在空閒時或周遭沒人監督他時,偷偷投入書裡千百樣的故事之中。為了節省時間,在短期內吸收最多的追求技巧,阿爾弗雷德通常不會詳細看完整本書,而是專注地研讀主人公們如何相戀的部分,試圖在其中獲取一些追求亞瑟的靈感。

  對於一些特別引起他共鳴的故事(通常都是苦戀愛情故事),阿爾弗雷德會花些時間把整本書看完,另一方面,他也開始閱讀從前完全不想碰的先王列傳,看看曾經坐在他這位子上的先人們,是怎麼面對愛情這件事的。

  阿爾弗雷德的心智進入了極度混亂中,他一方面沉浸於各式各樣的愛情故事中,另一方面仍然要關心國事及現實生活,先是要照顧生病的亞瑟,後來還得與內政大臣鬥智。

  他的下屬與亞瑟似乎都對阿爾弗雷德偷偷摸摸的舉動感到莫名其妙,尤其是亞瑟,常在阿爾弗雷德迅速的收起他偷看的愛情小說時,懷疑地瞇起眼睛看像黑桃國王。無論如何,阿爾弗雷德依然自認,他埋藏得還挺不錯的,至少他在政事之上,表現同樣優秀。

  更重要的是,他的確更懂得如何與亞瑟相處了。他學著書上所述,用一些小技巧,擺脫先前的幼稚笨拙,用一種更浪漫的方式,向亞瑟示好,紳士地對待對方,深情地望向對方,展現(自認)迷人的一面,並露出他自認最有魅力的微笑。

  而那確實帶來了一些不錯的效果。阿爾弗雷德發現,亞瑟的態度漸漸軟化,他冰冷帶刺的防衛慢慢瓦解,偶爾甚至會釋出善意。更棒的是,每當阿爾弗雷德做些(他自認)挺浪漫的舉動,例如深情笑望著亞瑟,或主動幫亞瑟做些拉開椅子的小事時,對方都會不大自在地別過頭,後耳根有點發紅。

  儘管身在政壇風暴中,儘管亞瑟不知何時才會點頭接受他內心滿盈的愛,阿爾弗雷德覺得,前途充滿希望。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或許是他在雪中昏倒後,或是他們開始合作與內政大臣鬥法之後吧──亞瑟慢慢地對阿爾弗雷德改觀。

  他隱約覺得,從他在國王寢宮中醒來的那刻起,阿爾弗雷德便變成了另一個人。他變得……很奇怪。好像幾天之間忽然長了好幾歲似的,他開始懂得照顧人,學著為亞瑟著想,談話時巧妙的避開兩人間的敏感話題,一甩早先的白目。另一方面,亞瑟不知道是自己的錯覺抑或是對方的刻意──阿爾弗雷德似乎表現得比以往更加迷人。

  直到現在,亞瑟依然偶爾想起,他臥病在床的那段時刻,阿爾弗雷德無微不至的照護。或許當時真的病到頭昏了,他竟然開始覺得阿爾弗雷德溫柔貼心,並且在自己身體特別不舒服時,渴望對方殷切的照護。

  那個偷偷落下的吻,那些悄悄的觸摸與照護,常讓亞瑟感到莫名的心跳加速,並且緊閉雙眼,不讓對方察覺自己根本清醒。

  阿爾弗雷德突如其來的轉變令亞瑟措手不及,他原本以為或許那只是基於某種愧疚心態,畢竟是黑桃國王害他臥病在床的,但當亞瑟病癒,他們開始合作共同對抗內政大臣之時,亞瑟發現,阿爾弗雷德真的和以前不太一樣了,那股溫柔與成熟並沒有減少,處事的態度與風度也更加長進了,尤其當亞瑟身處國王周遭時,阿爾弗雷德似乎總表現得特別奮力。

  阿爾弗雷德究竟出了什麼事了?!這不是亞瑟所熟悉的他,這個開始懂得為人著想,偶爾溫柔,多了些責任感與成熟的黑桃國王。亞瑟雖然感到莫名其妙,但他得承認,其實這樣子的阿爾弗雷德並不令人討厭。事實上,這讓亞瑟越來越能接受阿爾弗雷德。

  漸漸的,亞瑟開始欣賞阿爾弗雷德的行事手腕,兩人相處之時,少了些怪異多了些和睦──甚至因為阿爾弗雷德那些奇怪而親密的舉動,變得有點微妙。這當然不代表亞瑟已經忘卻過去的一切,但至少,他們的關係有所改善。他和阿爾弗雷德之間的氣氛真的越來越奇怪了,有點緊張,有點嫌隙,卻又有點親密而曖昧。

  這種景況,常讓亞瑟有股時間退回到六七年前的錯覺,那時他們之間的氣氛也是尷尬而猶疑,不過如今的阿爾弗雷德更加主動,而亞瑟則更加冷漠。

  他仍無法釋懷三年前發生的事,但阿爾弗雷德的轉變,的確讓他的態度也軟化下來,甚至連內心對國王的想法也慢慢改變,這讓吟遊詩人感到不知所措。

  長時間的共事、共同的敵人,溫柔而成熟的表現,出色的謀略……阿爾弗雷德帶給亞瑟的印象越來越好,而其餘的那些怪異表現,例如偶爾靠的太近,有時笑得太燦爛,以及那些看似不經意的肢體碰觸,則讓亞瑟感到心慌。

  他不知道自己出了什麼事,竟然對阿爾弗雷德的一切──無論是過去或現在發生的事──越來越寬容,也沒認真去探究國王陛下那些奇怪舉動的根源究竟為何(或許和他鬼鬼祟祟閱讀的那些書籍有關),但生活實在太忙碌,同時在宮內兩股勢力之間幹璇已耗掉亞瑟太多腦力體力,於是他決定把跟阿爾弗雷德有關的這樁麻煩事拋到腦後,或許等時間過去,一切也會像三年前留下的瘡疤那樣,逐漸癒合淡去吧。

  儘管,亞瑟心底隱約知道,阿爾弗雷德的情感只會愈趨濃烈,而他自己也無法逃避這整件事太久。




  經過了兩個月的籌備,推翻內政大臣的計劃漸趨完備,時序也來到了三月底,根據亞瑟在敵營搜集到的情報,對方也差不多準備發動政變了。

  多虧亞瑟的努力,內政大臣派的人馬與勢力已被黑桃國王摸得一清二楚,並暗中調度牽制對方的人力配置,朝廷表面上仍一片平和,尚未有任何衝突發生,但私底下,一切暗潮洶湧,內政議題上國王與內政大臣的意見愈發針鋒相對,兩個派系之間的氣氛時常劍拔怒張。但目前為止,依然沒人有過任何明顯的動作。

  隨著時間漸漸逼近,阿爾弗雷德與亞瑟都忙得不可開交,阿爾弗雷德必須依據各方情報擬定我方策略,統領轄下的各種資源;亞瑟則在兩方人馬間奔波,交換雙方的情報。他與阿爾弗雷德私下的會面多了,不過地點越來越隱密,而談論的事情,也往往不是正經事,反而像是公務繁忙之餘的閒聊,雖然這種效率奇低的討論常讓亞瑟皺眉,但他也總不住受阿爾弗雷德牽引,在緊張的朝廷局勢下,構築專屬兩人的小空間,喘口氣歇息。

  兩方的謀略策劃漸趨成熟,內政大臣決定,要在亞瑟二十五歲生日前後,將前國王重新推回王位。接獲情報後,國王一方的策劃佈局也如火如荼的開展,他們已動用人馬安排牽制內政大臣一方的勢力,軍隊依然效忠國王,紅心國方面也沒有什麼大動作,內政大臣謀反的證據也被妥善保存,阿爾弗雷德與亞瑟更加忙碌了,但局勢的發展讓他們覺得刺激有如身在戰場,加之想到推翻內政大臣後的種種效益,兩人都對整體計劃樂此不疲。

  亞瑟偶爾心想,如果他們的計劃一切順利,成功推翻阿爾弗雷德最大的敵人之後,將來的發展又會如何呢?他是否會再次出發遠行,或阿爾弗雷德會強行挽留?他也不知道他心底究竟希望未來如何。不過,眼前的任務,便是好好地將宮內強敵剷除,往後的事,便看局面如何變化吧。

  當然,當時的亞瑟完全沒預料到,結局竟然是那樣發展的。





  「你確定是這個地方?」阿爾弗雷德皺眉,看著手上的紙條。

  「是的,陛下,維德大人要我親自將字條交給您,而小的說實在也不知道上面所述的地方在哪裡。」

  「好吧,你可以退下了。」阿爾弗雷德揮了揮手,打發前來傳紙條的僕役,確定對方退到國王辦公室之外後,他看著紙條,無助地趴下身來,大嘆一口氣。

  王宮西翼第六塔樓迴廊。那是皇宮最偏僻而神祕的角落,也是布拉克宮主要的鬼故事來源地。

  近期他倆私下會面的地點總是越來越隱密,一方面掩人耳目,另一方面也像是他們在偌大皇宮內的某種冒險,會面地點輪流決定,而兩人總樂於帶對方到一些不知名的奇怪角落去。儘管身為王宮的主人,阿爾弗雷得依然對布拉克宮不十分了解,這座皇宮有太多的歷史與隱秘的角落,廢棄的寢宮、用途不明的密室,或是一些不引人注目的美麗小角落,例如某間富含翠綠生意的室內花園,時常,在約定地點碰面時,決定地點者都能帶給對方一些驚喜,不過以阿爾弗雷德的角度看來,亞瑟只是喜歡帶他到一些陰暗的角落,然後拿古老的鬼故事嚇嚇現任國王罷了。

  這次約的地方也很奇怪,阿爾弗雷德很少駐足西翼第四塔樓之後的地方,那邊在王宮新建幾棟建築物後,已棄置不用,只留下一些古老的故事與傳說,從來不是阿爾弗雷德(膽敢)感興趣的範圍。

  為什麼亞瑟總愛挑些可怕的地方!?牢騷歸牢騷,黑桃國王仍然乖乖離開座位,前往紙條所示的那個陰森地點。

  初春的日照依然不長,近八點鐘的此刻,天色已全暗,阿爾弗雷德拿著燭台,在昏暗的走廊中走著,離目的地越近,火光也就越稀疏,到了第五塔樓之後,便再也沒有點亮的壁燈,更別提任何人影了。

  走到第六塔樓時,拐進迴廊岔路,一扇門前壁上竟有燭台點亮,想必便是亞瑟預定的會面地點,阿爾弗雷德不疑有他,走進門後,裡頭是一連串下降的階梯,沿途也已被燭火點亮,他往下走了五階,沒想到,後頭的石門忽然在此時關上。

  這著實讓阿爾弗雷德打了一個寒顫,門怎麼會自動關上呢?他跑回門旁,試圖推開那道門,但縱然黑桃國王使上了怪力,石門依舊文風不動,說來那門也很奇怪,竟然毫無把手供人推拉。嘗試了五分鐘後,阿爾弗雷德放棄,決定走下石階,至少看看路的盡頭會是什麼,儘管內心已經隱有感覺,自己說不定正步入一個陷阱。

  樓梯有點長,呈螺旋狀緩緩下降,繞了不知第幾個圈,頭都轉暈了後,阿爾弗雷德終於進到了一個寬敞的空間,一個石室。亞瑟正躺在石室中央。

  阿爾弗雷德焦急的跑到吟遊詩人身邊,通往樓梯的那扇門詭異的在他身後關上,這類似鬼故事的情境雖然令他害怕,但黑桃國王眼下管不了那麼多了,他一心只擔心著亞瑟的安危。

  幸好,亞瑟依然呼吸著,看來只是陷入了一場深眠,阿爾弗雷德在他身旁跪了下來,伸出手,搖動對方的肩膀,試著將他喚醒。

  晃了幾下之後,亞瑟的表情終於有了變化,他皺緊眉頭,深吸了口氣,而後睜開那翠綠色的雙眼。

  「阿爾弗雷德?你在幹嘛?」亞瑟一臉困惑,由於剛被叫醒,他的語氣中透露著一絲不耐。

  「幸好你沒事。」阿爾弗雷德鬆了一口氣,「是說,你約這裡幹嘛?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超恐怖的,門都會自己關上」

  「這是我想問你的問題吧?我根本不知道我們在哪兒,我記得我明明是在自己的房間內睡著的……」

  阿爾弗雷德瞪大了眼,隨即一拳搥到密室的石地版上。「該死,應該中計了。」

  「阿爾弗雷德,你在說些什麼?另外,我們究竟在哪裡?」

  「靠近王宮西翼第六塔樓,旁邊迴廊的一個地下室,很奇怪的地方,一路上應該都沒人才對,但我一進來,所有的門便都關起來了,你對這個地方有什麼印象嗎?」

  亞瑟搖了搖頭。

  阿爾弗雷德嘆了口氣,續道:「我接到了個小紙條,上面寫著你要與我在這裡碰面,不過現在看來,那八成是偽造的。」

  亞瑟站起身,走到石室牆邊,伸出手,對著牆壁既是撫摸又是敲敲打打的,耳朵也貼了上去,並繞著石室四周走動,像在測試著石壁,看看是否能找到些線索。

  最後,他認出了石壁上刻著的一段文字,那是黑桃國古文,少年時期他曾學過一些。阿爾弗雷德也在石室內到處走動,查看這裡到底有些什麼可運用的物品,並看看黑暗的角落內是否有其他線索。

  「阿爾弗雷德,」過了良久,亞瑟終於出聲,握緊了他撐在石牆上的手,回頭看向黑桃國王,「我想我們被困住了。」

TBC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 | 2014/09/16/Tue 07:32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咦?第三十二章呢?

勞駕您前往部落格首頁,將滑鼠滾輪往下滑一下,就可以看到了喔:)
盈杉 | URL | 2014/09/18/Thu 21:38 [編輯]
盈杉大真的寫的超棒的最近剛好看到所以來逛逛沒想到就這樣淪陷了ˊˇˋ小時候的他們真的好可愛 好可愛最有感觸的地方是阿爾當上國王尋找亞瑟的時候那邊卻也是各種虐啊QAQQ內心不會不斷的 吶喊"那就是亞瑟啊啊啊嗄,還不快把他帶回家!!!!!!!"不過各種巧遇讓亞瑟抓狂也蠻有趣XDDD老實 說在推翻王政這件事後在看回小時候真的會小虐心到後面越來越甜有種撫平我前面的傷痕((受傷的 不是你!!!粉紅色泡泡不斷產生的趨勢●///////ω///////●一整個就是幸福樣ˊˇˋ雖然想每篇回應但是實 在等不及要往下看又顧慮到那是舊文就不好意思了//////感謝盈杉大寫出這麼好的文:)))))))而且一則 故事堅持這麼久實在感動●○●期待下一篇ㄛ,雖然更新不知道什麼時候了ˊˇˋ哦哦哦哦哦哦哦~~好 期待他們在密室會發生什麼事:o想要看到他們更多互動啊啊啊啊啊!亞瑟趕快當上皇后吧!((心癢 癢(廢話很多抱歉QvQQQ)
(啊啊因為沒有看到留言所以又再留一次,如有重覆那還真是不好意思)
| URL | 2014/12/30/Tue 20:38 [編輯]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 | 2015/07/27/Mon 22:43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