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Wanderers
學期初寫的,但現在沒什麼動力完成它,反正當單篇也可
原本設定是旅人米英,看之後還有沒有機會填它吧



Wanderers




  他們第一次碰面,是在波茲南前往格但斯克的火車上。

  阿爾弗雷德揹著全副家當,東張西望,行走在空曠的月台之上,三三兩兩的人們相擁道別,或四處走動尋找專屬自己的列車,而身為一個獨自旅行者,阿爾弗雷德又總覺得,自己的腳步比其他人的都還要豁達輕盈些。

  他的座位在二號車廂,離月台出口有點距離,人潮也因此越來越稀疏。阿爾弗雷德有點興奮地看著車窗裡一間間的包廂,乘客似乎不多,等會的旅程應該會頗為舒適。

  下午的陽光溫暖柔和,阿爾弗雷德扭著身體,硬是把自己跟大背包都擠上了車門,望向車內走廊,光線穿過窗子為地板畫上一格格的金黃,他微笑,向前走進那古樸的列車內,抬頭數著包廂上的編號,直到看見專屬他的lucky 7終於出現,金髮男子的藍眼閃著光芒,他一把推開包廂門,踏了進去,這才看見裏頭已經坐了另一位乘客。

  「Cześć!(你好)」阿爾弗雷德微笑喊道,把自己的身體連同身上揹著的三個包包一塊擠進了狹小的門內,坐在裏頭的是個金髮男子,樣貌似乎不大像波蘭人,在聽到阿爾弗雷德的聲響後,從書中抬起綠色的眼,向他點頭致意,並輕輕回了同樣一句「Cześć」。

  ──長得還蠻好看的。眉毛也挺顯眼的。卸下行李前,阿爾弗雷德心想。

  包廂裡有六個位子,三個三個面對面,阿爾弗雷德先把行李通通扔到金髮男子對面的那排座椅上,再把最大包的登山包放上頭頂的行李架,花了點力氣終於把那沉重的傢伙推上架後,才發現那陌生男子也站起了身,一隻手同樣幫著阿爾弗雷德搞定他的行李。

  「dziękuję!(謝謝)」阿爾弗雷德露出了大大的微笑,對方愣了愣,也微笑點頭回應。他們兩人重新坐回椅上,阿爾弗雷德深呼一口氣,放鬆身體攤在座位之上,火車在此時突然顫抖了一下,接著,便緩慢而滑順的向前而行。綠眼男子看了看窗外,確定火車順利開動之後,便再次低下了頭,將注意力轉回手中的書本上。

  那是一本旅遊書,藍皮字多的特色,令阿爾弗雷德馬上便認出,它是全球旅行者人手一本的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

  「Gdansk(格但斯克)*(註)?」阿爾弗雷德問,唸出了自己今日的目的地,他猜想對方或許也正計畫前往格但斯克,那個位於波蘭北部,歷史悠久的海港城市。

  「Tak(是)。」綠眼男子抬起了頭,頷首承認。阿爾弗雷德依舊猜不出對方是哪裡人,那本寂寞星球的字總太多太小,令人從遠方看不清那些拉丁字母拼湊的究竟是歐陸通用的哪種語言。不過他猜想,綠眼男子八成是個歐洲人,歐洲人總是那樣舉止拘謹而得體;更何況,對方帶著的行李箱看來都是古董等級了,只有歐洲人才會這麼老氣,像在死守某種逐漸消逝的傳統那樣。

  火車緩緩駛出車站,穿越波茲南市,透進窗戶的陽光照亮綠眼男子的半邊身體,他看來並不怎麼受陽光干擾,仍然靜靜的看著書,偶爾抬起頭看看窗外的景色變化,或在身側的小筆記本上留下一些隻言片語,車廂之內,時光彷彿靜止了般,只有火車車輪運轉的聲音,規律的提醒他們正在橫跨波蘭國土。

  到底是哪裡人呢?阿爾弗雷德看著眼前好看的男人,腦內不斷進行猜測,不會是熱情的南歐人,也不像強壯高大的北歐人,或許他來自阿爾弗雷德尚未踏足的東南歐,或是也很有可能來自英國……

  「對不起,你說英文嗎?」阿爾弗雷德用他那不大流暢的波蘭文問,他最終仍是壓不下自己的好奇心,向長得好看的男子發問。

  綠眼男子抬頭,眨了眨眼,然後露出了微笑,用純正的英文回答他:「老實說,我是英國人。」

  阿爾弗雷德高興的歡呼出聲:「天啊,太好了!這樣我們完全有共同語言。」

  「所以,你是從…美國?加拿大?會說波蘭語?」

  「我是美國人。」阿爾弗雷德露出自以為充滿了加州陽光味的微笑,「至於波蘭語……好吧,雖說我是美國人,但你知道當我們自稱美國人時,其實血統說著的常常是另外一回事,像我個人呢,就是12.5%的猶太人,12.5%的波蘭人,18.75%的德國人,6.25%的瑞典人,25%的愛爾蘭人,外加12.5%的蘇格蘭人與12.5%的法國人,全部加在一起,就是百分之百的英雄。」

  英國人愣地聽了一會兒,只覺得各種數據與人種飛快閃過他腦海,但他沒錯失阿爾弗雷德用來作結的那一句話,並在聽完過後三秒笑了出來。「噢,你們美國人總是這樣莫名其妙,我懂了,反正你本身就是個民族大熔爐吧?百分百的英雄。」

  「哎,我很滿意我的這套自我介紹,還是特別算過的呢!好吧,每次講完我自己也很想笑,」阿爾弗雷德笑得露出了他潔白的牙,「總而言之,我的外婆是有猶太血統的波蘭人,在她小時因為納粹而逃到美國的,今年很老了,不過還是念念不忘波蘭的一切,我出發前,她還教了我幾句波蘭語。」

  「原來如此。我就是挺單純的英國人──英格蘭人,準確一點來說。我母親那邊似乎有些蘇格蘭血統,但她本身還是挺英格蘭的。」

  「哇喔,你該不會還有什麼貴族血統吧?」

  英國人笑了笑,「聽說我父親那邊──」

  「真的假的!?你們住在傲慢與偏見中那種大房子裡?」

  「哎,別誇張,我們不是英國皇室,貴族什麼的也是幾代前的事了,目前的狀況大概也只是我不必太擔心自己的學費,還可以拿打工賺的錢和家裡給的零用金趁暑假來度假一番。」

  「喔不,那還是很酷,我的祖先大概都是因為戰爭或貧窮逃來美國的。對了,我叫阿爾弗雷德,忘了先介紹自己。」

  「我叫亞瑟。所以,你這算是……某種尋根之旅?」

  「對,也算是畢業禮物啦,爸媽讓我到這兒玩一趟,看看祖父母曾經待過的歐洲,挺有趣的,這是我第一次來歐洲大陸!英國小時候去過了,所以沒在那裡停留。」

  「等等,畢業禮物,所以你是…?」

  「高中畢業。」阿爾弗雷德聳了聳肩。

  「天啊,真年輕…令人羨慕。」

  「你看起來也不老?」

  「升三年級,只剩一年大學生涯,好好享受你的大學時光啊,小子。」

  火車忽然踉蹌了一下,兩人同時轉向窗外,他們已經正式駛近鄉間,一望無際的田野在眼前開展,放眼望去盡是生機盎然的綠,偶爾小小的聚落會乍現眼前,但那些以紅磚教堂為中心的房子,總在一瞬間內又被火車拋到了腦後。

  阿爾弗雷德倒回座位中,再度開口:「你出來旅行多久了?」

  「一個多月。搭飛機到里斯本,然後一路沿著西班牙、法國、德國來到波蘭,三天前抵達波茲南。」

  「我是先到法國,然後也是沿著德國來到波蘭,不過我已經出來兩個月了,每個地方都待個兩三個禮拜,格但斯克是我在波蘭最後一個想去的城市。之後大概會從這兒的港口搭船到瑞典,再看要去哪裡,畢竟也把這趟出來要走過的地方都去過一遍了,只差把祖父母們托我帶的紀念品揹回美國。重死了。」

  「我也打算搭船到瑞典,再搭飛機去土耳其,之後從巴爾幹半島沿著奧地利與瑞士走,應該會搭火車回英國。」

  「哇,酷耶,都訂好了?」

  「嗯,一些交通票早點買比較便宜,不過細部的行程還沒規劃,都靠當天早上再看這本決定。」亞瑟敲了敲他手上捧著的那本大部頭旅遊書。

  「啊,對,那你格但斯克打算去哪?我每次都等到了當地才決定要做什麼,只知道德國人叫格但斯克「但澤」,就這樣。」

  「噢,我昨晚剛好已經查了些資料,格但斯克主要的景點都在老城區,一堆教堂和十八世紀時的城市建築,另外它的近郊還有……」

  火車持續向前駛,而他們則一路聊了下去,從格但斯克的景點聊到其曲折的歷史,進而談到波蘭近百年來整體的歷史變化,阿爾弗雷德雖然從來不是個歷史方面的好學生,但從亞瑟口中的種種史事中,他似乎能在心中描繪出祖父母們當年遭遇的情景,原來他們的人生歷程深受時代變遷波及。他這才想起,他的其中一個祖父就是當年住過但澤的德國人,不過後來因為二次大戰離開了那裡,而前往美國避風頭,如今住在格但斯克的,則是波蘭人。

  阿爾弗雷德發現,亞瑟是個學識非常深厚的人,腦袋中似乎有著源源不絕的有趣故事,令阿爾弗雷德驚奇地聽得津津有味。另外,他也很喜歡他的英國腔,更添他那學究般的氣質。大致聊過波蘭以及阿爾弗雷德祖父母們的故事後,他們開始談論自己的事,阿爾弗雷德又另外學到了亞瑟對近東地區的興趣(俄羅斯中東那類的,還學過幾個那些奇怪語言,難怪他懂一點點的波蘭文),還有他姓柯克蘭(聽起來真的有股貴族地主的味道),及對方喜歡寫作這回事兒(他身邊總放著一本小筆記本)。

  窗外的田野與村鎮不斷飛逝,照進車廂內的陽光也從白轉金黃,再轉為橘紅,而後逐漸淡去,他們兩人佔著六人座的包廂,用久違的熟悉語言暢快地聊著,把時間和窗外的風景都拋到了腦後。

  旅行之中,會與許多人相遇,但其中有趣或聊得來的人,卻是可遇不可求。阿爾弗雷德很喜歡亞瑟的博學多聞,以及他說話時那種輕鬆幽默的態度,他還年輕風趣,卻又懂得很多,對於阿爾弗雷德的一些發言,也總是微笑地正面回應。

  在他們意識過來之前,火車已開始減速,陽光早失去了蹤影,列車逐漸駛入格但斯克,但黑暗使他們對於自己的方位摸不著頭緒。

  阿爾弗雷德站起身,將自己的大背包從行李架上卸下,並順手幫亞瑟把行李箱也拿了下來。

  他們在月台處道別,前往各自的旅館,阿爾弗雷德先跳上了公車,大力向亞瑟揮手,直到公車駛近老城區,他才忽然悔恨的想起,自己忘記留下對方的連絡資訊。

  不過,自我反省過三分鐘後,阿爾弗雷德又釋懷了。反正,就當這次火車的搭乘經驗,是旅途中一段美好的亮點,再說,若他倆真有緣分,必定會再相見的。思及此,阿爾弗雷德的心情又好了起來,心中默默祈禱著,自己能在格但斯克城中再與亞瑟相見。



註: 格但斯克-波蘭北方的海港城,歷史上總受波蘭與普魯士兩國搶奪,不過後來波蘭積弱不振,就長期是德國領土了,裡頭住的也多是德國人,德國人稱它”但澤”。一次世界大戰後,但澤成為自由城,類似德國波蘭都不直接統治它吧,但二戰後就直接劃給波蘭了,原本生活在此的德國人也都移民到了德國去。
二戰時期,格但斯克受俄羅斯紅軍毀損嚴重,如今老城的許多地方都是由波蘭人後來重建而成。

12.5%的猶太人,12.5%的波蘭人,18.75%的德國人,6.25%的瑞典人,25%的愛爾蘭人,外加12.5%的蘇格蘭人與12.5%的法國人...裡面Dean用類似的方法形容他的女兒,覺得這種形容方式真的好美國XD

原本這篇設定是他們之後又不斷的重逢,但目前比較常想到的是,看來很瘦其實很多肌肉攀岩很美的亞瑟,還有風雪中試圖首登的國家米英,所以大概一段時間不會回來寫這篇吧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看來很瘦其實很多肌肉的亞瑟!!!!!!!!!!!!!!!!!!!!!!!!!!!!!!!(倒地
理想的亞瑟.............好帥
Cibee | URL | 2014/12/16/Tue 21:44 [編輯]
Cibee:

我滿腦想著阿爾看見亞瑟脫下襯衫露出無袖下的肌肉時那目瞪口呆的模樣....有強壯臂膀的亞瑟好帥喔嗚嗚嗚
tomtooy | URL | 2014/12/16/Tue 22:06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