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35(完)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三十五

  他們後來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王耀的陰謀。


  密室關上後不久,宰相隨即發兵逮捕了內政大臣,並派遣一支親衛隊在密室門口等待兩任國王在裡頭破解難關。毒藥裡頭原來真的暗藏玄機,亞瑟跟隨阿爾弗雷德陷入昏迷假死狀態的那一刻,密室大門應聲開啟,親衛隊員救出沈睡的國王,並驚訝發現前任國王亞瑟柯克蘭正躺在阿爾弗雷德的身邊。

  他們睡了一周後才悠悠轉醒,毒藥雖然沒有殺死他們,但也造成身體一定的損害,躺在床上等待復原時,兩人才聽聞朝廷局勢已在一夜之內完全改變。

  內政大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被審判及放逐,永世不得回到橄欖市,餘黨也受到了整頓。據說他離開首都的那天,在城門口憤恨地詛咒宰相,說一切全是王耀指使的,包括前任國王的情報、久未使用的石室資訊,還有其他許多幫助,其實來源都是宰相,不應是他受處罰云云,眾人只當他精神錯亂,並未多加搭理。不過亞瑟倒是挺相信內政大臣放逐前的那番話,他從前就覺得王耀的行跡飄忽不定而可疑,許多事情都像由他在幕後一手操弄。

  「維德的真實身份便是亞瑟.柯克蘭」一事,也在他們昏迷期間傳開來,弄得全宮盡知了,正反兩方的意見都有,有人主張應該立即放逐舊國王以安定政局,但更多人喜愛維德優良的形象,認為前任國王並沒有奪位打算,留在王宮對國家的幫助多過傷害。

  煩惱著身份曝光後該有的規劃,令亞瑟在清醒過後,多躺了一星期餘,現任國王則在約莫三天後便回復元氣,出面重掌政局。內政大臣與亞瑟的事使得朝廷一片混亂,阿爾弗雷德每天忙得焦頭爛額,但公務之餘,他還是常來探望亞瑟,談談宮裡近期狀況。

  亞瑟不知道他是該化作另一個身份逃離王宮,亦或留下來陪伴與幫助阿爾弗雷德。儘管已經在石室中確認了自己與阿爾弗雷德的心意,但回到現實世界裡,有太多事情需要顧慮,他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



  醒來後第六天,亞瑟覺得再這樣待在房內也不是方法,他決定到花園走走,散心並平靜地想想。

  時序已進入四月初,百花盛開、萬物欣欣向榮,冬日死寂雪白的花園瞬間充滿色彩,他漫步在花園小徑上,看著樹上、枝葉上、草地上各形各色的花朵,不自覺地泛起微笑,心情也清朗了起來。

  他挑了一處樹蔭躺下,微風吹拂,潺潺水流在身旁不遠流淌,亞瑟閉上雙眼,聞著春天的青草香。

  將要睡著之際,不遠處傳來了腳步聲,亞瑟認得出那熟悉的步伐,因此沒睜開眼,只等待對方來到身邊。

  阿爾弗雷德走到他身旁,躺了下來,亞瑟半睜開眼,轉頭朝對方問了一句:「今天都結束了?」

  「啊,還沒,吵醒你了?」

  「沒有。」

  「上午開完朝會後去找了王耀,半小時後還要跟內閣大臣們開會,累死了,到房間看你不在,就來這裡找你。」

  「嗯哼。王耀說了什麼?有問他這次事件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原本要問的,但他閃爍其詞,最後都在講別的。」

  「嘖,老狐狸,被擺了一道。其他朝政還好嗎?」

  「應付得來,只是要回到過去的清閒程度應該還要好一段時日吧。欸,可以來幫我嗎?等你好點後。」

  「不知道。」

  阿爾弗雷德張開了嘴後又閉上,欲言又止的模樣。他最後抓了抓頭髮,坐起身來,彎過身俯視亞瑟。

  「亞瑟,我想了想,如果,」他咽了一口唾液,「如果,呃,」他把自己的頭髮抓得更亂,「我跟王耀討論過,如果你以另一種身份待在王宮,那之後應該就沒什麼問題。」

  「什麼身份?」亞瑟挑眉,「正式官員?大臣?」

  「呃,不是,那個......」

  「到底是什麼?」

  「成為王后!」阿爾弗雷德大喊道。

  亞瑟呆愣了好幾秒。這是什麼,求婚嗎?「等等,阿爾弗雷德,你是不是還沒有康復,該再回房裡躺一下......」

  「不,不是,認真的。」阿爾弗雷德整個臉都燒紅起來,「很早以前就想講了。我希望你成為黑桃國的王后,成為......我的伴侶。」

  亞瑟依然愣得說不出話來。

  「我想一直和你待在一起,這一生就跟你一個人。而我是國王,希望你成為我的王后。」阿爾弗雷德緊張地說道,「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現實考量啦,那就是我剛剛跟王耀談到的,成為王后後你可以順理成章地參與政治,朝廷的其他人也不會再利用你的身份來操弄政局,國王與王后畢竟是一體,共同統治這個國家......」

  「呃,這,我......」

  「不用馬上答覆!你可以好好想一想,沒有說非常急,總而言之,」阿爾弗雷德手忙腳亂地站起身,「我,我先回去辦公了。」

  亞瑟依然說不出話,坐起身看著國王匆匆忙忙地離開,他將頭埋到雙膝之間,心思無比混亂,他掏出懷錶,看了一眼,咕噥地道:「什麼嘛,不是還有十分鐘嗎。」



  亞瑟整個下午都待在花園裡,心情無法平復。他沒有料到阿爾弗雷德的攻勢會來得那麼急。他不知該怎麼回覆對方。

  雖然他的心已經在這幾個月的相處,還有密室的那晚中逐漸改變了,但過往背叛殘存的傷痕難以痊癒,他的內心依舊隱隱抗拒著阿爾弗雷德。或許他緊閉的心房已慢慢再次開啟,但這並不代表,他能負擔對於愛情的承諾。更準確的說,是他不敢想像,若誓言再次破滅,信任土崩瓦解,他是否還有心力再承受一次?

  直到天色轉暗,亞瑟才回到現實。這是一時之間也無法決定的事,還要再看看之後阿爾弗雷德的變化、自己心境的改變,以及大局的走勢。他大嘆一口氣站起身,決定明日回到工作崗位上,除了分散自己注意力外,也多少幫助忙碌的國王。





  再次回到朝廷,亞瑟連維德的樣貌也懶得維持了,就頂著原本的模樣在宮內走動,看著朝臣不知所措的反應。

  阿爾弗雷德的親信團歡迎亞瑟的歸來,國王的態度也一改昨日的慌亂,沈穩地祝賀亞瑟康復,並感謝他願意前來。

  他們迅速投入了工作中,朝廷的秩序需要回復,國家的發展也需要持續,和以往不同的是,亞瑟出面和親信團以外的朝臣互動多了些,在決策上的重要性也日益加深,像是國王在展現他對亞瑟的器重。

  阿爾弗雷德沒有再提起關於王后一事,但他對亞瑟的追求並沒有停止,反而更加熱烈而露骨,宮中時常能看見現任國王緊黏著前任國王的畫面,亞瑟也漸漸地不再躲避,偶爾更會小小的回應,令國王開心上一整天。

  他們兩個人的愛情,如同春天新冒的枝枒,悄悄成長、茁壯。宮女們欣喜地傳遞「國王的春天到來」的八卦,朝臣們開始談論前後兩任國王登上王位與后位的好處。隨著亞瑟優異而不宣揚的朝政表現,支持的聲浪越來越高。

  他們開始牽手、在短暫的空閒時光單獨約會,亞瑟依舊不是主動的那一方,但他們的關係向來都是阿爾弗雷德在主導。

  他猜想他已經真的愛上了阿爾弗雷德,只是不確定何時能給出正向的回覆。




  阿爾弗雷德終於得到亞瑟點頭的那一天,接近六月底。

  消息迅速傳遍了整座宮廷,速度之快令亞瑟有點招架不得。

  婚禮馬上進入準備狀態,邀請函被送往各國,新王后即是前國王即是著名吟遊詩人的消息,也快速在民間傳了開來,黑桃國民莫不欣喜若狂,受人愛戴的吟遊詩人就是前任國王,也是將來的王后,亞瑟離奇的際遇開始在國內被譜成詩歌流傳開來。


  八月底,暑氣逐漸消退的時刻,黑桃國王正式迎娶新任黑桃王后。

  整座宮廷歡聲沸騰,各國王室與大使齊聲祝福,橄欖市湧入了觀禮的民眾,首都狂歡三日,為國王與王后曲折精彩的故事,還有更美好的未來高聲慶祝。
  阿爾弗雷德在紅地毯上,將后冠戴上亞瑟亞麻色的頭髮。花瓣從天空降落,天晴卻出現彩虹,王國內最優秀的魔法師們,也來到首都祝賀擁有該族血統的王后登基。

  亞瑟拒絕了公開親吻等肉麻的舉動,但從頭到尾,他們緊牽著彼此的手

  他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END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