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9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目前劇情可能與上面設定有所不同,請稍安勿躁
‧馬修OOC
‧接受者請往下




  秋去春來,樹葉從枯紅又變回了夏天的茂盛,日照一天比一天長,天氣一天比一天熱,轉眼間,阿爾弗雷德入軍也將近一年。

  不到十個月的時間,阿爾弗雷德已晉升為皇軍第二小隊副隊長,儼然成為黑桃國軍史上的傳奇,畢竟許多士兵勞碌多年,連個頭銜都拿不到。

  他著實是個天之驕子。長年的訓練加上天賦,阿爾弗雷德正式入軍時武功已達軍中前三強,事實上,他只消舉劍一揮,少有對手不被震得雙手發麻。另外,阿爾弗雷德可是由國王親自扶養與支持,軍中幾乎沒有勢力可以阻撓他的升遷。天時、地利、加上人和—阿爾是軍中的超新星,人緣極佳—他能有如此出色的表現倒也不足為奇。


  六月的太陽總是特別晚下山,過長的白天倒也成了長官操練士兵的藉口,在明亮的天光下叫他們把握時間做各式各樣的訓練,等到天邊真的出現一抹彩霞時,時間早已不知不覺地流逝,甚至連晚餐時間都已過去許久。

  理論上,阿爾弗雷德並不需要和低階士兵們一同受訓,但他天生喜歡和人群混在一起,加上常和大夥待在一起有助自己拓展人脈,他遂天天待在軍中。更何況,這正是那人所希望及阿爾弗雷德自己所需的。



  鏗、鏗、鏘、鏘。清脆的劍擊聲響徹武打場,斜陽映照於劍身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阿爾弗雷德撐著頭,坐在武器室前的階梯上,對互鬥的士兵們大喊。

  「傑克,防守用力一點,你是沒吃飯嗎?喬,不要恍神!小心你的耳朵被削掉。尚恩你的柔軟度要加強,腰都彎不下去。布魯克你的劍法怎麼亂成這樣--」

  阿爾弗雷德捶了一下頭,吼道:「天,你們今天到底怎麼了?」

  大夥停下動作,轉身面向阿爾弗雷德,頓時哀鴻遍野:

  「今天是我們這個月第十三次留下了啊」

  「我今晚想和女友約會說」

  「我可愛的女兒嗚嗚......」

  士兵們七嘴八舌地相互訴苦,阿爾弗雷德嘆了口氣,總覺自己似乎成了萬惡淵藪。他拍拍手,叫道:「得了吧,兄弟們,今天就練到這。」

  男人間突然爆出一陣歡呼,隨之而來的是拆解盔甲的金屬碰撞聲,不一會兒,練習場上已空無一人。

  阿爾弗雷德站起身,走到場子上開始收拾眾人扔下的頭盔等器材。當他抱了十來個頭盔,打算走回器材室時,一根手指頭點了點他的肩膀,一串話語從背後幽幽傳來。

  「阿爾弗雷德......」

  「鬼啊----!!」阿爾放聲大叫,手上的頭盔鏘地全拋了出去,他跌坐地上,正打算拔出刀對付幽靈時,只見一個少年捧著籃子,神色尷尬的望向他。

  馬修‧威廉姆斯。隊上和他同齡的夥伴。

  「呃,我只是想問問你要不要先把頭盔裝回這個籃子裡......」

  「媽的馬修你剛剛快把我嚇死了。奇怪,你怎麼突然出現在這?」

  「我從剛剛就一直留在這了啊...」馬修哀怨地道,彎下身來把頭盔收拾進籃子裡。

  「咦?真的假的?」阿爾弗雷德動作迅速的將剛剛拋下的頭盔撿回籃子裡。「籃子給我拿吧,我力氣超大。」

  馬修聳聳肩,跟在阿爾後面走向器材室。


  放完器具,阿爾弗雷德一屁股坐回器材室的階梯上,望著夕陽發呆。

  馬修停下腳步,「阿爾弗雷德,你不用回去休息嗎?」

  「反正我就住皇宮,回去也沒什麼事可以做,這邊還空氣良好。你呢?」

  馬修伸了個懶腰,在阿爾旁坐下。「我也沒差。奇怪,我還以為你和國王很要好耶…」注意到對方不自在的僵硬與沉默,馬修連忙轉移話題,「對了阿爾,你有什麼夢想?呃,或是說你以後想做什麼?」

  「不就當軍人嗎?不過可能要看看亞瑟—陛下的意思……」

  「欸?你難道沒有自己的夢想嗎?像我希望之後能加入救災隊,或到戰亂的地方帶給別人安定。」

  「喔,很好啊…」阿爾微弱的笑笑。

  見對方沒什麼反應,馬修只好接續話題,「你倒是令我有點意外,為什麼要遵從那位的意思?」

  「他---對我有養育之恩。而且這種事是一開始就說好的…」阿爾弗雷德淡淡地道。

  「但是…呃—恕我直言,」馬修神色困惑地望向阿爾,「既然你是個正統繼承人,為什麼還要聽令於他呢?」

  「噓!」阿爾弗雷德瞪大眼,緊張的四下張望,「這件事是誰告訴你的?」

  「噢,阿爾弗雷德,別那麼用力握著我的肩膀。」馬修皺眉,試圖掙脫阿爾弗雷德的怪力,「你難道忘了你被扒褲子的那天我也在場嗎?」

  「咦,真的嗎?」

  「你別每次都忽視我!」馬修哭喊:「況且,就算我沒親眼看到,這件事也早就傳遍軍中了。」

  「你說什麼?」

  「八卦總是傳得特別快,而且這種勁爆的事情怎麼可能隱瞞得住。」馬修聳聳肩道,「老實說我們都很奇怪,你為什麼不靠這血統做些事?......你懂我是指什麼。」

  阿爾弗雷德沒有接話,只是靜靜地看著遠方的天邊,白光正漸漸轉黃,將雲染得七彩。

  「老實說...我並不知道自己前方的路要怎麼走。」良久,阿爾看著夕陽開口道,「我不知道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之前只是一味的希望能幫助到亞瑟。知道自己的真實身分後,心情更複雜,我到底該怎麼辦?對國王忠誠,或為自己的血統做點事?天,為什麼要決定的事這麼多……」不知為何,馬修帶給他一種安心感,內心的煩悶像找到了出口,全部吐露出來,「我曾試著追逐他的身影,但他總是越來越遠;我也許得找到自己的路,但究竟怎麼走才是正確的?我幾乎聽不到自己內心的聲音,所有的東西得混亂一團…無論如何我都得背叛一些人,難道篡位--」

  「噓!有人來了。」馬修低聲道。阿爾抬頭,只見一個傳令兵正快步向他們走來。

  「阿爾弗雷德閣下,陛下招見您,說有事要吩咐。」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士兵行了個禮,轉過身又大步離開。

  阿爾弗雷德站起身,回頭對馬修說道,「呃…希望你不要把我們的談話說出去。」

  馬修微微笑道:「放心吧,我會替你守密的。」見阿爾弗雷德起步便要離去,他連忙說道:「那個,阿爾弗雷德…」

  「嗯?」

  「我想說的是……當你有機會得到權力時,為何不呢?」

  阿爾弗雷德沒有說話,眼睛盯著夕陽中的皇宮,一群鳥正飛過宮前廣場,準備回家。他直接踏步離去,但隱約中,馬修聽到伴隨著風聲的低語:「我不知道。」馬修嘆了口氣,看著阿爾的背影,他的金髮被陽光照成橘黃色,整個人與暮色融成一塊,在絢爛的色彩中漸漸消失於遠方。




  阿爾弗雷德踏進國王寢宮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他敲了敲門,報出自己的名字,木門便吱嘎開啟。

  亞瑟正坐在桌前,藉著燭光批改永遠不見減少的公文,他向阿爾點了點頭,示意阿爾先坐下等一等。

  「有什麼事嗎?」阿爾弗雷德癱在沙發上,不耐煩地道。

  「等等,讓我先寫完這份……阿爾弗雷德,別用那種語氣和我說話,身為你的監護人我總得定期看看你吧。」

  阿爾弗雷德湊到亞瑟桌旁,道:「你在寫什麼?」

  「喂,這可是國家機密啊。」亞瑟皺眉,頭抬都沒抬。

  見亞瑟不打算解釋,阿爾一不作二不休,直接站起身,雙手環助亞瑟的脖子,整個人全壓在對方身上,盯著桌上的文件:「我偏要看。」

  亞瑟被阿爾壓得趴伏於桌面,幾乎無法動彈。阿爾弗雷德的體溫與氣味完整地傳到他的身上,可怕的體重沉甸甸地附在身上。好熱。他的鼻中盈滿阿爾弗雷德的氣味,暖流從四面八方傳來,直直往頭部衝。亞瑟覺得自己的臉燒了起來,幾乎快要窒息,只好趕緊不經腦袋地大喊:「好啦跟你講就是了,快起來!」

  阿爾弗雷德撇著嘴坐回沙發上,心底暗自滿意地看著亞瑟紅透的耳根。

  亞瑟清了清喉嚨,舒緩過氣息後,才轉頭對阿爾開口:「總之,我最近打算調整宮中大官的薪水。某些官員基本上只是坐擁虛位,無實際作用,而且他們之中很多是黑桃國貴族,也有額外的收入,發給他們這麼高的薪水真是浪費國庫資金…」

  「可是,這樣不太好吧?畢竟這也是一種宮中的地位象徵。」

  「這正是我所希望的。削減一些大官的勢力,他們大多是父王時代的人,留著只會造成我的阻礙。」

  「但是亞瑟,對他們那麼苛刻總有一天會……」

  「聽著,阿爾弗雷德,這是我的國家。」亞瑟揮揮手,制止阿爾再說下去,「如果不是國庫告急,我也不希望這樣。父王老年時國家留下了一些債務,這幾年又常常氣候災難影響全國經濟……我只能採取一些措施。」

  阿爾弗雷德沒回話,賭氣似地瞪著自己的手指頭,亞瑟嘆了一口氣,道:「這幾天過得還好嗎?」

  「老樣子。」阿爾聳聳肩,「白天去軍隊裡面訓練,晚上回房間讀王耀給我的書。」

  「最近軍中動向如何?」

  「嗯…第二小隊隊長山姆拉攏了一些新進的優秀士兵,然後札克那夥雖然是群烏合之眾,但勢力不小。」

  「了解。」亞瑟想了想後道:「你覺得把第二山姆調到屬於外征部隊的第八小隊如何?然後你遞補他的缺成為屬於禁衛軍的第二小隊隊長。」

  「咦?為什麼呀?」

  「依你之前的匯報,他似乎和軍事大臣越走越近,我想斷絕這牽連。不過主要原因是我認為他實地打仗的能力會比只待在宮廷附近來的好。而且你升了軍階,擴大軍中勢力,也對我方有利。」亞瑟將注意力轉回桌面上的文件,又開始動筆寫起東西。

  「亞瑟。」阿爾突然開口。

  「嗯?」

  「…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到你身邊?當個文官也好。」

  亞瑟停下了筆,手在半空中僵住。「再一會兒,阿爾弗雷德。目前仍然需要你待在軍隊中為我效力。」

  「如此這般直到永遠嗎?」阿爾苦笑,「我只是你的利用工具而已吧。天啊,每天這樣到軍中當間諜真的很虛偽。」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服你,但…事情就是這樣。我需要一個得力的助手在必要的地方幫助我,而你是最佳人選。而且我當初應該說過,你長大後就該--」

  「奉獻心力在宮中事務上,也就是成為你的走狗。」

  「阿爾弗雷德--」

  「抱歉,亞瑟,我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怎麼了。」阿爾雙手蓋住眼睛,「也許只是今天太累的緣故。能讓我先回房嗎?」

  他聽見亞瑟嘆了一大口氣,接著,他就被溫暖的雙臂環住全身,一個吻輕輕落在他的額頭上。

  「晚安,阿爾弗雷德,祝你有個好夢。」他聽見亞瑟溫柔的聲音輕輕響起,似乎又回到小時候入睡前,那種溫馨的安全感。

  眼皮好像越來越重,但阿爾仍撐起精神,在亞瑟頰上落下一吻,完成晚安儀式。



  阿爾弗雷德離開國王寢宮之時,天已黑,只剩天邊留下一抹微弱的光芒。

  燭光尚未點亮,他靠著昏暗的天光辨識路途,經過一個轉角處時,旁邊幽幽傳來一個聲音:「如何?」

  「誰?」阿爾驀地停下腳步。

  「王耀。」月光探出雲層,照向大地,照亮了原本幽暗的長廊。只見宰相大人叼著煙斗,靠在牆上,定定的看著阿爾弗雷德。

  「什麼事啊?」阿爾摸不著頭緒地問。

  「我去年九月時告訴過你的事。如何,你有想要奪取王位嗎?」
  「等…你說什麼?」

  「阿爾小朋友,別裝傻。」王耀瞇起了他細細長長的眼,「你最近和亞瑟越來越不合了吧,難道就沒有想要取代他當上國王的想法?你是王位正統繼承人,基本上有權利這麼做喔。」

  「......亞瑟依然是國王,這樣和叛國沒什麼兩樣。」

  「你也知道,歷史上竄權奪取王位的國王不在少數。況且我說過了吧,我相當看好你做國王的潛能。」

  「…你為什麼會站在我這邊?」

  「沒有喔,我只是做為公正的第三者罷了,也就是說就算你有意要篡位我也不會幫你。不過,自從你真實身分從軍中傳給一些宮中高層知道後,許多人對你感興趣呢,亞瑟那傢伙真是不太會做人啊……總之,如果你有需要的話,我隨時在宰相府等你來,帶你和那些人見面,他們相當有意願把你弄上王位。晚安,小鬼頭。」

  「喂,王耀--」

  一陣烏雲蓋住月光,四周瞬間暗了下來,等光亮再度盈滿空間時,那老仙人早已不見蹤跡。


TBC
馬修真是個熱血好青年啊!大概我心裡認為加.拿.大是個好國家。雖然他太主動有點OOC。話說之前朋友問我有沒有要讓法叔馬修等角色出來,我才突然想到原來可以把馬修拿來用啊!(馬修淚目
阿爾的篡位動機大多寫在這章,希望夠充分……怪了為什麼我寫著寫著還是可以寫到溫馨的部分(淚奔)
然後一切都是阿耀仔的陰謀啦^q^
抱歉這次比較晚更,因為畢旅回來我就病了,再加上很多事情在煩,有點文字怠惰。這坑似乎會延續三十章……希望我能堅持下去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