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同人】The memory of that summer-2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事件沒有關係。
‧此篇背景為美國的夏令營,其中兩人皆是青少年,亞瑟略大於阿爾
‧自創路人及借用APH其它人物有,除非有特殊說明,基本上大部分的(歐.洲.國.家)人物把他當移民第二代或第三代即可,即幾乎算是美.國人
‧有些錯誤或不真實處,請見諒
‧接受者請往下


  當亞瑟聽到原來同個cabin要一起做活動時,心情有如晴天霹靂,他天殺的完全不想和這群美國小鬼(尤其是那個叫阿爾弗雷德的)一起做些蠢蛋活動。


  吃完午飯後,安東尼奧叫他們到大空地集合,開始夏令營的第一個活動。踏入陽光燦爛的戶外時,一個銀髮青年抱著球,咧開笑臉向他們走來。

  「唷,安東尼噢,看來這些男孩就是我們可愛的隊員了吧」那男人轉動著血紅的瞳孔,一派熱絡的將手拍到安東肩上。

  「唉,基爾,你早上到底跑哪去了?害我忙成一團,累死了。」安東轉過身,面向大夥,「嘿,各位,這位是基爾伯特,和我同是你們的隊輔。基爾,接下來換你講。」

  「喔,嗨,各位。我是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最喜歡的動物是小鳥,口頭禪是『一個人也很快樂!』」見沒有人回應他,基爾只好自己繼續:「好啦,總之,我們等等要打躲避球,和那邊的女生一起打,」他指了指不遠處樹下的少女們,「你們男女混編成兩隊。嗯,雖然你們應該都知道規則但我還是講一下。每隊分內場和外場,拿到球的那方要盡力打中敵方內場的人,被打中的人要出局到外場,等到某一隊的人全出局時,另一隊就贏了。好~啦,排成一排,我要把你們分成兩隊。」

  男生被拆成兩半,各自前往以繩子為分界的兩塊場地。謝天謝地,亞瑟和阿爾弗雷德被分在不同隊。

  亞瑟選了左方的位置站定,瞥見女孩們也從樹下走來,分成兩隊進入各自的隊伍。他回頭看了一眼隊友,大部分的男生他都不熟,為一有印象的馬修正躲在角落的松樹下。前來的女生大多為14至16歲,身穿短褲,發育良好,使得隊上男生不斷朝她們眨眼睛。比較特別的是,有一個亞裔女孩站到亞瑟身旁的不遠處,黑髮披肩,耳旁別了一朵花。

  基爾伯特吹吹哨子,示意比賽即將開始,他單手捧球,向上一丟,兩隊站在前方的男生立刻伸長手臂,雙腳離地,要搶先拿到這第一球。

  比賽開始。

  球落入了阿爾弗雷德手裡,他一落地,便拋出一記快球,直直穿越場地,擦過亞瑟身旁。亞瑟向左微靠,左腳掌一施力,旋過身,馬上低下頭,望著球正好被場外的高個子男生投出,飛過上空。

  阿爾弗雷德接住了球,又將它瞄準場內成員擲出,他和場外那高個子互傳了好幾回,打落一兩名亞瑟方隊員。幸好當一個遲鈍的男生被打中時,場內一個小男孩迅速撿起了球,開始反攻。情勢如此來回變換了幾次,雙方皆損失了一些人馬,隊員們卻漸漸進入狀況,比賽越來越精彩。

  亞瑟這隊剩下五個人時,一個(胸大無腦的)女生突然變得很興奮,跑到前頭對著敵方場內的男生眨眼睛,彎下腰,露出乳溝說著,「嘿,來打我啊。」只見阿爾弗雷德一把搶過球,向那女生扔去。女孩失手沒接住球,球打中她的胸部落到地上,又默默滾回敵方場地。

  「哈哈愛蜜莉你出局了。」阿爾弗雷德撿起球,笑嘻嘻的看著那女生。

  「去死啦阿爾,你幹嘛打我!」名為愛蜜莉的金髮少女嘟著嘴,頭一甩走出場外,還不忘對阿爾弗雷德那隊的男生們拋媚眼。

  --白痴啊?亞瑟在心中默默吶喊,無言的發現場內只剩下三人—喔,四人,他差點把馬修給忘了。

  亞瑟發現美國人真的很愛現,不管打球技術在哪個等級,就是一定要引人注目。他們喜歡搶球,或是炫耀自己如何華麗地躲過攻擊、打中多少個人,總在場內大吼大叫挑釁敵人,但也因此往往過不了多久就被打落出局,除非本身就是打球好手。偏偏躲避球的秘訣就是不要引人注目。亞瑟望了望仍在場內的人,敵方剩下阿爾弗雷德、菊、和其他一男二女,自己的隊伍上則剩馬修、亞裔女孩、小個子男生及自己。

  不一會兒,小個子男生終於接球失敗而出局,亞瑟悲慘地發現目前局勢是十分惡劣的五比三—正確來說是五比二,因為根本沒人注意到馬修—他們這隊幾乎只剩下被宰殺的命運。太陽曬得他有點虛脫,亞瑟很少接球,在場內左閃右躲更是消耗體力,但眼看另一位伙伴是柔弱的女性,隱藏在英國人體內的紳士精神突然發作,他決定是時候展開攻勢了。

  這機會並沒有來得太晚,雖然是以亞瑟討厭的方式。

  當場外隊友打中對方的一個女生時,球留在敵方場地,對面的一個大胖子撿起球,站在場子後方,單手握球,面目猙獰的將球投出,亞瑟皺眉,回頭看向大胖子的目標,卻發現那個亞洲女孩正低頭綁著鞋帶,完全沒注意到眼前的危機。他頓時腦內一片空白,等到意識恢復時,球已經狠狠地打中肚子,自己正躺在地上,手用力按住球,不讓它滑落地上。

  肚子痛得快掛掉的同時,亞瑟在心裡默默想著,自己的紳士血統似乎又擅自行動了。
  全場的人震驚地看著他,伴隨著一些耳語,亞裔女孩跌坐後方地上,呆了很久才說了一聲「謝謝」,亞瑟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走到場前,對著投球的大胖子擠出一句「欺負淑女可不是紳士之道」,把球丟給外場的人,然後默默的走回原位繼續比賽。

  敵方之後的進攻都緩和多了,大概也是被亞瑟那次漂亮的接球感動,再也沒有那種猛烈攻擊,加上亞瑟外場隊友的積極進攻,人數不久便扯平了。

  之後,亞瑟被阿爾弗雷德擊中,亞裔女孩接住了一個彈地球後進行頭一次進攻,嘴裡喊著奇怪的狀聲詞,用力向對方一丟,打落剛剛那個大胖子,倒也報了一箭之仇。

  雙方場上各剩下兩名成員,成了奇妙的畫面:長像相似的阿爾、馬修及黑髮黑眼的菊與那個女孩。亞洲人似乎在躲避球上特別擅長*1。

  又打了幾回合,菊終於被打出局,而亞裔女孩似乎體力不支而失誤,被阿爾弗雷德的快球打到左腳。亞裔女孩走出場外的那一刻,阿爾弗雷德興奮地大叫:

  「喔耶斯,我們hero隊大獲全勝-------」

  正當亞瑟想開口吐槽他們這隊明明還剩一人時,馬修默默地從陰影底下走出來,撿起球,甩向正瘋狂歡呼的阿爾弗雷德。

  被打中後腦勺的阿爾弗雷德驚訝地回頭一看,只見馬修雙手環胸,氣呼呼的瞪著他。「阿爾弗雷德,你什麼時候才可以注意到還有我的存在啊啊啊,我們明明認識那麼久了---」

  阿爾呆了幾秒,最後爆出轟天撼地的哭鬧:「Noooooooooo馬修你怎麼每次都靠隱形這招贏我!?」

  「我哪有隱形了!是你一直沒注意到我好嗎!?反正我們這隊贏了!」

  「這場不算啦~安東你說這樣公平嗎?」阿爾轉向隊輔求救。

  「別胡鬧,阿爾弗雷德,這只是一場比賽。好了,各位,我們休息十分鐘,等等再繼續。」安東尼奧宣布道,眾人紛紛舒了一口氣,走到樹蔭下乘涼。

  亞瑟自從出局後就直接坐在樹底下的桌椅了,剛剛擊中肚子的那球可真不是普通的用力。他面有難色地撫摸著腹部,心想等會的比賽可能要暫時退出了。正當亞瑟仍在擔心自己的內臟有沒有受損時,剛剛的亞裔女孩走到他面前,突然向他鞠了一個弓。

  「剛剛真的很抱歉,非常謝謝你!」女孩的黑髮垂了下來,英文聽起來有種中文口音。

  「呃,不客氣,保護淑女是紳士之道。」老實說亞瑟不時吐槽著自己為何那麼遵從傳統。

  「咦?你是英國人嗎?」女孩臉上突然綻放出微笑。

  「嗯,對,我叫亞瑟‧柯克蘭,剛從英國移民過來。」

  「喔~英國腔超酷的。啊,我叫庭灣,你可以叫我灣就好,我是從台灣來的,雖然只是來這裡度過暑假。」

  「呃,很高興認識你…」雖然亞瑟並不很清楚台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國家*2。

  比賽進入第二輪,重新分組,亞瑟則和安東尼奧表示自己的肚子需要休養一下,因而坐在樹下觀戰。這次阿爾弗雷德、灣、菊分在同一組,有這超級打者和兩個極會躲球的亞洲人,那隊花不到一會兒功夫就成為贏家。

  雖然肚子仍是有點不適,但亞瑟不由得承認,和這群美國小鬼玩躲避球其實挺好玩的。



  夜晚,參加完BBQ Party後,大夥兒吃得滿肚子肉、全身煙味,但幾乎沒人有意願去洗澡,直接躺到床上就打算睡了,只有那個日本人面露難色,一回房就立刻衝進浴室沖澡*3。

  阿爾弗雷德一進房就興奮地衝上床鋪,蹦蹦跳跳地問大家有沒有想聽的音樂或喜歡的英雄電影,弄得床嘎吱嘎吱響。

  亞瑟躺在床上,覺得這一天帶來的文化衝擊與活動真是太激烈了,現在的他只想趕快沉入夢鄉盡快休息,偏偏那個該死的美國小鬼正在上鋪破壞床的結構,又用尖銳的聲音刺痛他的神經。

  他曾試過幾次要自己忍一忍,但終究無法止住怒氣。

  「所以說那個蝙蝠俠超帥的啊,雖然他全身都黑的很無聊,但那個破破爛爛的披風--」

  「嘿,阿爾弗雷德,可不可以請你講話小聲一點。」亞瑟好聲好氣的嘆出頭道。

  「沒問題啦,」阿爾頓了一會,馬上又道:「喔對了我超期待十六歲的,我想開那台超酷的車…」高分貝,還繼續搖動床鋪。

  「阿爾弗雷德,我的意思是說請你降低音量或是閉上嘴巴。」亞瑟揉著太陽穴不耐道。

  「我一定要叫我爸幫我訂做一台,嘿柯恩你到時候一定要來...」很好,這次阿爾直接忽視了他的發言。

  亞瑟覺得火氣不斷上升,憤怒漸漸衝破理智防線,他的頭天殺的痛,這小鬼卻怎麼也不尊重他人,只顧著講話搖動耍白目----

  「幹你他媽的該死混蛋老子頭很痛,你難道不行閉上那欠婊的賤嘴然後停止在上鋪晃動我相當的擔心自己的性命會被你天文數字般的體重壓死,請你尊重一下別人停止張著嘴巴放些死蠢的屁。」亞瑟只聽見房間內響著一大串清晰英國腔講述的髒話,他回過神來,發現四周一片安靜,所有人都張大嘴巴望著他,基爾伯特也從隔壁房嘆出頭,滿臉驚奇,只差沒拍手叫好。

  亞瑟其實有點意識不清,他只知道阿爾弗雷德已經停止吵鬧,便直接到向床鋪,進入夢鄉。



TBC

註一:亞洲人在躲避球上特別擅長:雖然可能是特例啦,但在夏令營時每次打躲避球,場上停留最久的通常都是幾個日本小朋友(打都打不到)、一個香港女生、還有我這灣家人(雖然我很容易體力不支或腦袋當機)。雖說這應該是源自英國、流行於美國的遊戲,但可能是亞洲的小學生體育課最常打這種東西,所以特別厲害吧。我覺得秘訣就是不要招惹人家來打你就好了,但那些美國人很喜歡做那種事XD

註二:雖然不清楚台灣究竟…:這是之前去英國的感想,他們會問我們是不是中國人,我們很大聲地答不是後,他們就默默的說:"呃,其實我不太知道你們的差異。"喂我們明明光大小就差很多好嗎。之前去美國還遇過問我「台灣在哪裡」的問題,真是淚目。

註三:立刻衝進浴室洗澡:外國人來這種營隊都不太洗澡的,兩三天洗一次就算不錯的,大概是因為乾燥養成的習慣吧。我在台灣原本也不算多愛洗澡的人,但到那裡因為灰塵多就覺得不洗睡不著orz。我們那房最扯的有人七天沒洗澡喔。日本人其實我不知道啦,但就當他很愛洗澡好了。還有那個烤肉趴也是我亂掰的,對一般白人來講烤肉就只是烤熱狗(我去的夏令營是這樣),還是華人厲害,墨西哥人也不錯唷。

註釋(吐槽)好多…
目前為止米英關係是亞瑟討厭阿爾XD寫得挺愉快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阿爾好欠揍XDDDD
我覺得補充看得很過癮。(呃這裡可以留言吧?
亞瑟你的騎士精神我很感動,真的。
以及真的很多人不知道我們在哪裡(淚目
我沒想到有愛蜜莉!那麼她可愛的蘿莎(女英)在嗎XDDD
夏令營米英,第一次看到呢ww
阿芙 | URL | 2011/06/25/Sat 01:31 [編輯]
Re: 阿爾好欠揍XDDDD
> 我覺得補充看得很過癮。(呃這裡可以留言吧?
> 亞瑟你的騎士精神我很感動,真的。
> 以及真的很多人不知道我們在哪裡(淚目
> 我沒想到有愛蜜莉!那麼她可愛的蘿莎(女英)在嗎XDDD
> 夏令營米英,第一次看到呢ww

當...當然可以>///<看到留言都很開心ˇˇ
這篇我也寫得挺開心,因為就像在寫偽遊記XDD
阿爾和亞瑟的個性差異總覺得很好玩
亞瑟就是帥哥紳士啊啊啊
不過欠揍的阿爾某方面來說也挺可愛...嗯他後來應該會好一點?
愛蜜莉是阿爾的親戚(暫定),羅莎會不會出現我還在想呢...
想要多寫一些角色但又怕這篇同另一篇連載一樣拖那麼長=.=
總之...謝謝留言:))
盈杉 | URL | 2011/06/25/Sat 08:27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