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10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目前劇情可能與上面設定有所不同,請稍安勿躁
‧接受者請往下


  「真是相當榮幸能見到這麼優秀的王位繼承人。」對方撐起肥胖的身軀,伸出掛滿金銀珠寶的右手,「希望我們合作的那天快點到來,然後雙方共事愉快。」

  阿爾弗雷德頓了一下,握住那隻油膩的手,象徵性地握了幾下。「呃…謝謝。」

  王耀正翹著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從頭到尾沒說過一句話,只是不斷地把放在桌上的點心搜刮進懷裡,大口嚼食。


  今早他原本想偷閒一下,想不到在路途中遇見王耀,這老傢伙不知哪來的力氣,一握住阿爾的手便嚷著有人要見他,把他硬是拖到了內政大臣的辦公處。

  內政大臣是個老謀深算,能力極強的人。施政方面常能切中要點、待人處事則八面玲瓏,與各方勢力皆能交好,也因此有資格以中立者的身分長久居於宮中高位。亞瑟曾說過,他個人雖然不喜歡內政大臣,但礙於對方的聲望與能力,宮中找不到更好的第二人選,只能讓他繼續留在高位,反正對自己也沒有什麼危害。

  不過看來亞瑟這次預測失準了呢,阿爾弗雷德心不在焉的想。


  寒暄與客套過後,他們談起宮中情勢。對方意外的相當不滿亞瑟的作為,不斷削弱大官勢力把權力集中到國王身上,搞得人人自危,越來越不想配合上頭命令。「您給了我們極大的希望啊!」內政大臣殷切的望著阿爾弗雷德,「那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大小鬼真是令人不爽。」

  阿爾不置可否的回以一笑,財政大臣轉過身,又和王耀聊起了天。阿爾弗雷德默默聽著,驚奇於許多自己從未聽聞的內幕,宮中多數大官已經暗自串連結盟,亞瑟的王位其實不如表面上看來那麼穩當。從頭到尾,阿爾都皺著眉頭,不發一語,專注於迴盪耳邊的話語及自己的思緒,以至於沒有察覺身旁兩位老人的目光。

  會面結束時,內政大臣和阿爾握手道別,他意味深藏的看了阿爾弗雷德一眼,道:「現在看來是時候未到呢。但當您下定決心的那天,請務必來找我,敝人會盡一切努力來幫助您的。」

  聞言,阿爾弗雷德僵了一下,點點頭,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便逕自離開房間。

  行走於長廊上時,阿爾沉浸在混亂的思緒中,左推右想,他認為自己實在沒有構成背叛的強烈理由,於是下定決心,暫時忘卻今日這個莫名其妙的會面。


  直到他和亞瑟的關係差到那個地步為止。




  許多事物的改變,是在無形中慢慢推移的。例如季節的變換,景物的遷移,孩子的成長,又或是,兩人間的情感。

  阿爾弗雷德已經忘記他們的關係是如何變得越來越糟的。

  一開始,亞瑟只是一位單純的養育者,以哥哥的身分扮演阿爾父母的角色,而阿爾弗雷德則像個離不開父母的孩子,一直以來都追隨著亞瑟的腳步。但當年齡漸漸增長,一切開始不同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看亞瑟真是越看越喜歡,每每望見他便有一股莫名的情愫湧上心頭,讓他既歡喜又不安,阿爾弗雷德花了一段時間才意識到這可能是愛情,但他從小聽到大的故事裡,這種事情明明只會發生在公主與王子—即是男生與女生—之間,喜歡上男生這件事著實令他煩惱了好一陣子。

  後來,他翻閱王耀塞給他的《歷代君王錄》時,才發現原來男生與男生之間的愛情確實存在過,黑桃國幾次的王位繼承問題便是因此而起,歷史上甚至出現過男性皇后。知道這件事情的當下,阿爾其實不知道該高興抑或難過。這表示他算不上是個怪胎,將來還有機會和亞瑟在一起,但成為「阿爾弗雷德皇后」不知怎的令人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明白了自己的情感後,一切變得更加混亂。阿爾弗雷德無法遏止地對亞瑟越陷越深,尤其它們天天共處一室,那愛慕之情更是有增無減,幾乎另他瘋狂。財政大臣的那場舞會上,亞瑟吻了他。當下他驚嚇過度而推開了對方,事後想起來卻是滿心歡喜,儘管那個吻不過是一個利用罷了。

  再之後…阿爾弗雷德長大了,結束待在亞瑟身邊的生活。現實的互相利用狠狠擊碎曖昧的幻想,他們正式成為君臣關係,就算亞瑟仍然頻頻釋出關愛,但偶爾的溫情終究彌補不了日益擴大的嫌隙。了解到自己的真實身分後更是如此。阿爾弗雷德甚至開始懷疑,亞瑟收養他的這整件事該不會只是一場陰謀?為了馴服他不到處作亂,為了利用他利用到極致。

  養育者、愛慕者、國王,親情、愛情與猜忌。

  阿爾弗雷德的青春便在這紛亂間度過了。對亞瑟的情感在三年內從單純的景仰變成了複雜的愛惡交織。事後他曾經想起,就算沒有那些導火線般的事件發生,他倆在宮廷鬥爭中的結局也許早已注定。




   砰地一聲,阿爾弗雷德推開了國王寢宮的大門,他滿頭大汗地走向亞瑟的辦公桌,儘管室內相當陰涼,卻無法澆熄他內心的怒火。

  聽到聲響,亞瑟輕嘆一口氣,頭抬都沒抬,悠悠地道:「阿爾弗雷德,我應該有教過你進別人房間前要敲門。」

  「這道命令是怎麼回事?裁減軍隊人數?你為什麼沒有和我先討論過--」阿爾站定亞瑟桌前,手抓一紙詔令叫道。

  「因為我知道和你討論不會有結果,你絕對不可能同意。」

  「天啊,你幹嘛做這種蠢事?」

  「阿爾弗雷德,注意你的禮貌,」亞瑟轉動椅子,皺起粗眉,「這道法令是不得不頒布的,幾個月前的四國高峰會中,各國達成裁減軍備的協定,因為再怎麼看來,和平相處才是目前最有利的生存方式,為了表明這種決心,國王們一致簽署這項協議,並規定要在九月之前完成減少百分之二十五的現有軍備。而且這樣多出來的錢可以應用到其他方面上,未嘗不是好事。」

  阿爾揉了揉太陽穴,「但是軍事本來是黑桃國的強項,你這麼做無異於把國家暴露在危險之中。更重要的是,你計畫減少皇家軍的數量,要叫這些軍人們怎麼辦?」

  「刪減軍事預算勢必得減少軍人的薪水總量,減少軍備代表要縮編軍隊,而且近來那些科學家們需要經費研發更精良的武器。基本上我只是要減少招募新的士兵,並且希望藉此淘汰一些不適任軍官以及冗兵---」

  「亞瑟,這樣做不對!」阿爾扔下手上的紙,「就算有我在軍隊中幫你看著,這種政策絕對會引起大家的不滿,你已經在宮中到處樹敵了難道還要--」

  亞瑟倏地站起身,往桌上一拍,看著阿爾弗雷德,冷然道,「皇家軍第二小隊隊長,我想質疑國王的作為似乎不在你的職權干涉範圍,請你回去軍隊裡和那些士兵說,只要他們表現優良,這政策對屬於禁衛軍的一二三小隊並不會有影響。瓊斯先生,幫我管理軍隊是你的職責。」

  阿爾弗雷德握緊拳頭,什麼都沒說。正當亞瑟想軟言勸慰他幾句時,阿爾抓起那張詔令,說了一聲「遵命,陛下」,便頭也不回的離開那陰涼的房間。



  見阿爾弗雷德的身影從皇宮方向走過來,馬修等士兵紛紛站起身,叫道:「交涉得怎麼樣?」

  阿爾停住腳步,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嘆了一口氣,舉起雙手,大力的搖搖頭。

  大夥兒全癱軟下來,無力的等待阿爾走近他們。

  「抱歉,兄弟,說服無效。他還叫我要好好『安撫』你們,只要繼續表現優良就可以留在軍中不用擔心。」

  「未來的事怎麼說的準…」一名士兵抱怨道,「就算現有人員不會馬上減少,但誰知道上層以後會不會把腦子動到我們身上。」

  「就是說啊,而且我們堂堂黑桃國竟然要被其他三個爛國家牽著鼻子走,也太丟臉了。」

  「軍事一直以來都是黑桃國的強項,這樣遷就他人真是太愚蠢了。」

  「我比較擔心他們會不會減少薪資……」

  各式各樣的怨言迴響於群眾間,阿爾弗雷德聽著,卻無奈於自己幫不上什麼忙─直到一聲大吼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該死的,這樣下去我們叛變算了!」四周突然安靜下來,發言的士兵發現自己似乎說錯了話,連忙捂住嘴巴、脹紅了臉。「抱歉,我不是…」

  「等等,這是有可能的。」某個副小隊長站起身道,「這邊還有人不知道阿爾弗雷德的真實身分嗎?」

  耳語聲傳遍了人群,令阿爾弗雷德驚訝的是,幾乎沒有人是第一次聽聞關於他真實身分的傳言。

  「嗯,很好,還不知道的人問一下旁邊的夥伴。」那傢伙轉向阿爾,「阿爾弗雷德,我鄭重的問你,你有沒有意願奪得王位?」

  一片譁然。大夥開始熱烈的討論,阿爾弗雷德當上王位的可能性,儘管有少數人對這魯莽的計畫感到憂慮,但大多數的士兵雙眼都閃著興奮的光芒,甚至開始發誓會拚上性命為阿爾效力。

  興奮過後,他們仍然回到最根本的問題,也就是阿爾弗雷德自己的意願。就算士兵們多是一群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動物,「阿爾與國王陛下關係匪淺」這點常識仍是有的。

  「所以說,阿爾弗雷德,你意下如何?」

  阿爾愣了一會,望著眾人期待的目光,良久,吐出一句:「謝謝你們的支持,不過抱歉,我不知道……但我很快就會給你們答覆的,我保證。」

  那次集會不了了之,卻是影響未來的重要事件。


  數日後,阿爾弗雷德‧F‧瓊斯下定決心,敲開了內政大臣辦公室的大門。

TBC
好王位,不篡嗎?
再兩章...再兩章就解脫了。
另外原來馬修在本家設定不是黑桃國的人...呃反正生米都煮成熟飯了(用錯成語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用生米煮成熟飯怪怪的…(大笑)
不過聽到要纂位真的…有點悲哀OUQ
不過阿瑟你真的被權力腐化了麼OUQ
腐化………(大笑
小玉 | URL | 2012/08/14/Tue 20:38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