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短篇】柯.芬.園的下午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背景為英.國.倫.敦之柯.芬.園
‧關於低音大提琴的錯誤演奏方式純屬虛構,請看看就好
  八月的倫.敦,擠滿了世界各地蜂擁而至的觀光客,街上行走著不同膚色的人們,耳邊聽到的盡是外語。假期正如火如荼地在世界各地展開,人們為了尋求刺激前往別國度假,歐.陸各國更像交換人民似的,本國人全不在自己的國家,而是加入了一批又一批的大規模遷移。

  身為英.國代表的亞瑟‧柯克蘭倒沒有隨著他的人民跑去別國度假。只要政府不休息,他便沒有理由放假,更何況身為驕傲的大.英.帝.國(過去式),英.國相當有紳士操守地努力工作。

  ……哪像他的美.國情人阿爾弗雷德‧F‧瓊斯。

  這個永遠長不大的小鬼在拗到了兩個禮拜的假後,便飛奔來到倫.敦,巴著亞瑟要他陪自己逛遍整個城市。

  原本亞瑟是不想理他的,要阿爾抓著一本旅行書自己去倫敦逛,但在對方可憐巴巴的眼神攻勢下,他只好投降,打電話向上司請求減少工作量,在每日的下午、六日的整天,撥出時間來陪陪阿爾弗雷德。

  行程多半是阿爾來決定(雖然他不過是興奮的叫著自己想去哪裡罷了),再由亞瑟當個最稱職的解說員,畢竟沒有人比英.國本人更了解倫.敦了。

  而今日下午,阿爾嚷著想看街頭藝人和逛奇怪商店,要亞瑟帶他去柯.芬.園,那個皇.家.歌.劇.院旁的市場,如今被大批觀光客占據的地方。

  「柯芬園?」亞瑟挑眉,「你晚上想看歌劇還是音樂劇嗎?」

  「才不要咧~~那些表演紐.約就有了,我是想去看街頭藝人啦,感覺會碰到許多有趣的人。」

  「少來,那種藝人你們美.國不多嗎。」

  充滿期待的眼神。

  「好啦,去拿好自己的東西,我們搭計程車過去。」亞瑟嘆口氣,六天內第十八次投降。


  一下車,阿爾弗雷德便興奮地拉著亞瑟走馬看花。下午時刻,正是人潮擠入柯.芬.園之時,觀光客走入一家又一家的奇怪商店挑選紀念品,或是圍在街頭藝人前微笑。地鐵站通往廣場的那條路上,站了幾個靜態表演的藝人,有人穿著整身的保特瓶,有人裝成一隻狗,還有一個戴著眼鏡的隱形人在向大家揮揮手。

  阿爾弗雷德開心的不得了,對各式各樣的動靜態表演驚呼,活像一個土包子,對所有的新奇事反應,亞瑟也不太知道這小鬼到底在興奮什麼。

  接近一處天井時,底下傳來一陣悠揚的樂音,他們倆走進一看,樓梯下面是一個廣場,擺著幾張餐廳的桌椅,午後淡黃的陽光照得石板地閃閃發光,人們懶洋洋地躺在座椅上或圍著天井柵欄,微笑的看著底下的表演。

  兩個小提琴手正在天井內賣力表演。樂音水準或許不高,但娛樂性十足,他們技巧精湛,邊拉提琴邊耍把戲,身體隨著樂音盡情擺動,偶爾拉到激昂處便跳起舞並做出誇張表情,高高抬起雙腿邊跳邊拉,甚至靠近彼此,拉著對方的弦,兩人合作無間。

  亞瑟轉過身,果不其然地看見戀人瞪大雙眼,興奮的笑咧到耳旁,他寵溺地微笑,學著阿爾趴在圍欄上觀賞表演。

  樂曲告一段落時,觀眾們熱情的鼓掌,阿爾弗雷德突然拉住亞瑟的手,拖著他快速走下台階,跑到小提琴手面前。

  「嘿,我可不可以加入你們?」阿爾弗雷德一見到對方劈頭便問。

  「嗄?」亞瑟與小提琴手同時睜大眼睛叫道。

  「你們旁邊放著低音大提琴不是嗎?我學過一些,想加入你們演奏的行列。」

  兩位小提琴手互相討論過後,向阿爾確認可行性,並交代一些等等演奏需要注意的細節。亞瑟原本想出聲阻止,但在看見情人堅定的目光及興高采烈的表情後,只能任由他去了。


  亞瑟找了一張椅子坐下,無奈的看著他的大男孩拉起橫躺在地上的低音大提琴,繫好固定用的腰帶,向其他團員咧嘴一笑表示準備完畢。

  小提琴二人組點了點頭,眼神一交會變開始演奏。

  阿爾弗雷德起初乖乖的站著,左手張大按弦,右手提著弓來回拉、點,循著小提琴的聲調變換不同和絃。

  小提琴手剛拉完第一個樂句,又開始回復方才的華麗把戲,他們跳起舞,邊拉出輕快的音符邊誇張的抬起腳,玩了兩回大腿舞後開始分頭繞著觀眾,輕盈地邊跑邊跳,樂曲隨著他們的步伐益發愉快活潑,彷彿要讓所有人隨著這表演一同踏上天空。

  亞瑟不自覺地上揚嘴角,又看了小提琴手玩了幾次交互蹲跳,才轉過頭,看見他親愛的低音大提琴手正滿頭大汗,努力跟上那兩個天兵的節奏。他搖搖頭,決定暫時拋下自作自受的情人,繼續看小提琴手精采的表演。

  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金燦燦的背影,嘟起嘴巴,兒時的那種好強突然又回到了身上。他拉高琴把,將大提琴抬離地板,上身微微後彎,讓懷中巨琴可以安然躺在身上。

  「好啦,American Hero要大反攻了。」阿爾低聲說道,嘿了一聲,用怪力撐起低音大提琴,開始活動起站痠的雙腳。他也不理會剛開始提琴手的吩咐了,盡情跟著小提琴手拉奏低上兩個八度的主旋律,反正那兩個人拉的是美.國童謠,沒人可以限制他美.國本人去拉美.國曲子。

  提琴太大,阿爾弗雷德的雙腳無法自由移動,他索性不做誇張地抬腳運動,轉而跳起了踢踏舞。

  眾人聽見低音大提琴的變節,紛紛轉過身,只見年輕的美.國人雙手正忙碌的演奏主旋律,腳則踏著石板地,皮鞋在灰石上踢出清脆聲響,隨著樂句而改變速度與音量,盡力顯現出快活的樣子,還衝著轉過身的觀眾們露出陽光的美.國式笑容。可那琴不管怎樣仍是太過笨重,反而讓阿爾弗雷德成了一個可笑的畫面:踢踏舞明明繁複輕快媲美愛.爾.蘭的大河之舞,但被提琴限制行動的他只能盡力張開雙腿方便移動腳步,彆腳的膝蓋朝外跳腳踏步,上半身則為了讓琴離地而後傾,使得低音大提琴翹起大屁股對著觀眾;為了配合速度極快的旋律他還得迅速揮動琴弓,手靈巧的在琴把上爬左爬右,加上阿爾堅持自己也要走動走動接觸觀眾,於是他邊跳邊拉邊移動,整個人看來就像是螃蟹與八爪章魚的合體。四周圍觀的觀光客越來越多,所有觀眾大聲叫好,讓這愛炫耀的美.國人更加開心,差點沒興奮到開始撩嗓唱歌。

  亞瑟真不知道該哭還是笑了。

  阿爾弗雷德滿臉歡樂,孩子氣的盡情表演,不忘向每個看著他的觀眾眨眨眼,而小提琴手互看一眼後也改變了策略,配合阿爾的低音大提琴拉出和弦或裝飾音,雖然有點怪異,但這三人的耍寶功力實在太過一流,沒人在意低音大提琴的樂聲太過低沉不活潑,反而被這新奇的組合與表演方式吸引住,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許多人紛紛掏出硬幣紙鈔投入前頭的零錢箱中,看見觀眾的激賞這三人更加興奮,快快活活的一連演奏了三首,直到體力不支才放下手上的琴,喘著氣。

  「Bravo--!!!」激烈的叫好與掌聲從四面八方的人群中爆發出來,阿爾弗雷德放下低音大提琴,揮揮額頭的汗水,還過身,發現四周的人群都讚賞地看著他,鼓出最大的掌聲。亞瑟也站起來了,拍著手,對阿爾微笑,眼裡滿是肯定與愛意。阿爾弗雷德回給對方大大的笑容,二話不說便飛奔了過去,張開手臂,在(為了表演而給的)掌聲與歡呼聲中,將錯愕的亞瑟抱個滿懷。他輕輕摩蹭著對方的肩頭,享受情人脹紅的雙頰,還順道聽見部分觀眾倒抽了一口氣。

  唉呀,管他的,反正倫.敦是性向開放的複雜城市嘛。



  收到比平常多上三四倍的表演酬勞,小提琴手原本想分阿爾一杯羹或至少請他倆吃一頓飯,但都被兩位國.家給婉拒了,阿爾說他只是純粹想上台而加入演奏的,亞瑟則說好好的外匯幹嘛送給這美.國人。

  他們踏著夕陽離開紛擾的劇院區時,許多觀光客或著盛裝的人們正從四面八方冒出來,準備享受一場藝術盛宴。他們倆手牽手,繞去蘇活區吃頓晚餐。

  「怎麼樣,和hero出來當個觀光客也不錯吧?還看到了我在英.國的首演呢!」

  「你這傢伙真是……」亞瑟抬起手勾住阿爾的肩膀,「好啦,做得不賴。」

END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