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同人】The memory of that summer-3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事件沒有關係。
‧此篇背景為美國的夏令營,其中兩人皆是青少年,亞瑟略大於阿爾
‧自創路人及借用APH其它人物有,除非有特殊說明,基本上大部分的(歐.洲.國.家)人物把他當移民第二代或第三代即可,即幾乎算是美.國人
‧有些錯誤或不真實處,請見諒
‧接受者請往下

  第二日早晨,安東尼奧發給每個人一張明信片,叫他們一定要在早餐時邊吃邊寫,寄給家人朋友皆可,否則不准走出飯廳。

  這則規定馬上引起眾人的哀號,男生們嚷著他們才不要做這種女孩才幹的玩意兒,不過在基爾伯特的淫威之下,他們還是一人拿一張卡片,抓了筆和郵票陸陸續續前往餐廳。


  -要寫給誰呢…亞瑟左手提著湯匙,右手握著筆,望向空白的明信片。他原本想寫給在英國的朋友,但手上的郵資不准許他這麼做,掙扎了許久,亞瑟緩慢的在收件者欄裡寫下新家地址,卻又苦惱不知道該寫些什麼給家中的兇哥哥。

  他環顧四周,昨晚自己不經大腦的發飆似乎對以阿爾弗雷德為首的那幫美國人起了威嚇作用,沒有人跑來和他坐同一桌,大夥只是男男女女擠成一團,坐在一塊邊聊天邊進食。

  亞瑟沒來由的感到一股無聊與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的寂寞,他放下餐具,在明信片上潦草的寫下「一切都很好,只是有個美國小鬼很煩人。對了,寄幾本書過來,有時很悶。」,黏上郵票貼紙*1,穿過混亂的餐桌,將明信片交給安東尼奧。




  早上的第一個活動是BB槍*2射擊。射擊場位在一個山坡下方,抬頭望去,松樹抓著斜坡,陽光穿透枝葉,黃土上的枯葉光影斑斑。近處的平地,放著幾個架高的鐵罐,旁邊滿是黃色的BB彈;遙遠的坡上,兩棵松樹間,則是幾個鐵罐被繩子高高串起,牢牢固定在那。

  基爾伯特揹著兩把狀似步槍的BB槍走來,手上拿了一大罐的黃色小球。

  「唷,咱們今天的第一個活動就是射擊啦!等一下你們輪流,一次二人,一人十發,去打山坡上面的鐵罐,只要聽見『鏘』的一聲,就代表你們命中目標!嗯,先教你們怎麼用這玩意兒。槍裡面已經放了幾顆BB彈,」他比了比槍托的位置,「你們要射擊時,把槍管朝下,按下這東西,讓子彈跑到前頭,然後開啟前面這個開關,瞄準,射擊。」基爾一邊說著,一邊實際動作,他轉過身,流暢地舉起槍身,板機一扣,遠處的鐵罐便傳來匡啷聲響,「然後記得要關上開關。我和安東都會在旁邊幫你們的,有任何問題嗎?」

  阿爾弗雷德馬上舉起手:「基爾,為什麼我們不用真槍啊?」

  「就是嘛!本大爺也超想拿真槍—」

  「靠你白痴啊!」安東往基爾頭上一拍,「這是夏令營,不是什麼軍事行動或殺人訓練好嗎。好了,誰要先?」

  「我我我我我!」又是阿爾弗雷德。

  「呃,好,那誰要跟阿爾打同一輪?」沒人回答。「好吧,阿爾弗雷德,你就自己挑一個夥伴吧。」

  「那我要和亞瑟一起,他講髒話很強,在英國應該是個黑道老大,所以射擊應該也很厲害。」阿爾理所當然似的指著亞瑟。

  「喂!我昨天會這樣單純是因為你一直吵我睡覺!再說我連手槍都沒拿過哪來的黑道老大--」

  「反正我強到大家都不敢跟我一組啊,所以只好找你囉。」阿爾弗雷德眨眨眼睛。

  「鬼扯……」亞瑟嘴邊雖然這麼說著,還是放下了隨身的包包,走到安東尼奧旁邊提起槍。

  在安東的幫助下,亞瑟裝填好子彈,搞懂了流程,正當他舉起槍,想試試該怎麼瞄準時,金屬的脆響聲已經傳到耳邊,亞瑟轉頭一看,只見阿爾弗雷德熟練的架起槍,穩重扣下板機,手指每動一下,聲響便從不同鐵罐傳來,彈彈命中,毫無虛發。

  亞瑟將注意力轉回自己的槍身上,瞇起左眼瞄準其中一個鐵罐,穩住左手按下板機。子彈脫離槍管的聲音隱約傳來,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動靜。他於是又射了幾發,變換瞄準位置,卻只搞得一片塵土飛揚,外加一響微弱的擊鐵聲。

  亞瑟挑眉,嘆了口氣,放下槍管懊惱地抓著頭。

  這時阿爾弗雷德拍了拍他的肩膀,用手指了指槍管上凸出的兩個準頭,提醒他可以用準頭來描準射擊。亞瑟試了試,果然注意到槍管上有兩個小孔可以連成一線,他將那條線對準目標物,射了兩發,果然在偏左的第二發射中鐵罐。微笑爬上臉龐,亞瑟將剩下的三發子彈射完,又聽見兩響清脆的擊鐵聲。

  放下槍管抬起頭時,身旁的阿爾弗雷德衝著他一笑。

  「怎樣,聽Hero的祕訣準沒錯吧?我果然是專家。」

  亞瑟僵了一下,聳聳肩,「呃,是沒錯。然後……謝謝你。」他艱難地吐出最後那幾個字。

  「不客氣啦~所以說我贏了!射擊這種酷炫的東西果然還是比較適合美國人,英國人太死板了,我們是十比三唷!」

  不知怎的,方才亞瑟內心那一丁點的好感突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想打人的衝動。




  亞瑟扳回一成的機會倒沒有來得太晚。

  緊接著BB槍射擊的下一個活動就是射箭,連續兩個類似的活動讓阿爾弗雷德興奮不已,他理所當然的認為射箭和拿槍一樣簡單,而「正義的Hero」(自稱)絕對能再次成為最亮眼的存在。

  這令亞瑟‧柯克蘭很不爽。剛剛阿爾的那段話侮辱到他引以為傲的祖國,而那副自以為是的嘴臉也令他想狠狠教訓對方一頓。

  身為以弓箭手出名的英國人,亞瑟對射箭其實挺在行。而這次的對手,將從遠古的法國人變為眼前的美國人。


  射箭場位在射擊場的旁邊,約十來米大小,最遠的地方罩著藍色的布,其上掛有兩個箭靶,紅、黃、黑三種顏色從裡輻射到外。

  安東尼奧才剛解釋完弓箭的用法,阿爾弗雷德便一馬當先的衝出去搶了其中一個位,在安東開口詢問誰願意一同射箭之前,亞瑟直接站起身,挺直腰桿走到阿爾身旁的位置。

  「哈哈,你這次又要被正義的美國Hero給打敗了嗎?」阿爾見亞瑟站在身邊,咧嘴一笑。

  亞瑟沒立刻回答,只是微微撇過頭,挑起他濃密的粗眉,用鼻子輕哼了一聲:「話別說的太早。」

  阿爾弗雷德聳聳肩,拿起弓、站定箭步,搭好箭矢便拉弦發射,咻的一聲,箭直直射中了靶心,他歡呼了一聲,又連發了兩箭,雖然不如第一發正中紅心,但也都好好的固定在箭靶上,沒有射偏。

  亞瑟一直等到阿爾射完第五發,才悠悠的拿起一根箭矢,擺好架勢,沉穩的射出第一箭。

  唰。箭矢命中紅心,亞瑟又繼續挑起第二根箭,射出,只見第二發也穩當的刺在正中央的紅色區塊內。

  第三發、第四發、第五發……扎實刺入厚布的聲響緊緊跟隨於箭矢凌風飛翔而發的咻咻聲,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亞瑟抓起一根又一根箭,優雅的拉弓射出、正中靶心,流暢的重覆著同樣的動作,直到箭筒清空,取而代之的是遠處小小圓圈內,擠著的十根箭。

  阿爾弗雷德早已完成自己的射擊,瞪大眼睛的看著亞瑟出神入化的表演;坐在後頭的隊員與隊輔們吃驚的說不出話,好一會兒才零星出現「太厲害了」「真神」等話語,基爾伯特率先大聲鼓掌,接連的帶起所有人的大聲歡呼。

  亞瑟嘴邊浮起了淡淡的微笑,他回頭看著依舊靜默的阿爾弗雷德,傾過身,在對方耳邊低聲道:「如何?這次是一百分比五十三分喔。另外,我還有很多擅長的項目呢。」

  阿爾弗雷德抬起頭,看見面前的英國人正抬高下巴,驕傲的望著他。正午的陽光從樹梢間打落,照得他的金髮閃閃發光,綠眼在森林裡透著奇異的光芒。阿爾忽然想征服那個笑容。

  也許之後的一切,都是從這正式開始的。





  那天中飯之後,一場名為競爭的賭氣在理應成熟的兩人間展開。

  活動進行時,若是需要兩人一組競爭的,阿爾弗雷德和亞瑟絕對會槓上彼此,拚個你死我活非得把對方鬥倒;若是全體分成兩隊互打的,他們便分別加入不同的隊伍,率眾爭贏;若是團體一同進行的活動,他們兩人會爭著要當整個Cabin的第一,誰也不讓誰,而隊員們最後也懶的干涉,遠遠的站在一旁,等著看這兩個大男孩間幼稚的好戲。

  先是當天下午的第一個活動,排球。阿爾和亞瑟十分自動的站到面對面的場地,比賽開始後積極的跑到最前頭去搶球,不放棄任何一個機會就是要把球殺到對方的場地去。吸收午後陽光的沙子炙熱燙人,兩人卻像沒有感覺似的把精神全放到排球上,明打暗招統統都來,亞瑟頭腦雖然動得比別人快,但在英國幾乎沒打過排球的他最後仍是敗下陣來。

  午後的第二個活動是西洋劍,兩人在解說完畢後不約而同的跳上武打台,穿好白色的防衛衣,在安東尼奧吹哨的瞬間,便握緊劍把跨步廝殺。已吃下兩局敗仗的亞瑟這次特別小心翼翼,謹慎的防守阿爾弗雷德大膽用力的攻擊;同時看準對方的破綻,在關鍵時刻刺向守衛空虛的部分。阿爾的劍術大膽俐落,亞瑟的劍術優雅繁複,兩人繞著武打台轉了好幾圈,雙眼緊盯著對方,誰也不讓誰。最終比數是五比三,亞瑟以耐心及細心領先阿爾兩分,總算讓兩人第一天四種活動的競賽比數扯平。



  夏令營的第三天,比賽繼續進行。

  早餐過後,第一個行程是健行,基爾伯特帶著他們繞過整個山頭,沿路地上鋪滿松針、早晨溫暖的陽光將空氣染成金色,但對阿爾及亞瑟來說,這些美景都入不了他們的眼,因為兩人唯一在意的,就是要超越對方,成為領先隊伍的第一人。最後雙方同時到達終點,但對喘息不已、滿頭大汗的亞瑟來說,他默默覺得自己輸給了滿臉自在而毫無疲態的阿爾弗雷德。

  躲避球(各贏一場)、攀岩(亞瑟贏)、越野腳踏車(阿爾贏),第三天的日間活動就在兩人轟轟烈烈的競賽中過去了,兩人之間乃至整個Cabin的氣氛越來越緊張與白熱化。亞瑟其實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對一個小鬼那麼認真,也許是對方真的欠揍到惹怒他至此,又或許是他無法放下驕傲的自尊去輸給一個頻頻挑釁的美國人。不過,亞瑟可真得承認,阿爾弗雷德確實是個能力頗強的少年。

  而對阿爾弗雷德來說,想和亞瑟槓上的原因只是單純認為對方的反應非常有趣,況且,這個漂亮的英國人一直吸引他的注意。

  也許我們能解釋成,阿爾弗雷德對他人示好的方式比較特別。




  大概是再也看不下去兩人間的惡鬥,晚上全體人員分成兩組進行比賽時,安東尼奧特別將亞瑟與阿爾分在同一組,以免"戰事"繼續擴大。

  晚上進行的是「搶旗遊戲」,即是兩方人馬各自擁有一半活動場地,任務是要深入敵方地盤,把放在最遙遠的旗子搶出帶回自己的領地,先完成任務的那隊即獲得勝利。不過在「入侵」別人領地之時,對方的隊員有權力去「逮捕」敵人,被抓到的敵軍得乖乖手牽手,排成一列「進監獄」,等待夥伴來到敵境救出自己,才能返回原本的領土繼續作戰。

  為了讓遊戲進行順利,旗子由飛盤代替,雙方人馬各派了部分隊員留守原場地,哨聲一響,擁有膽識與熱血的少年們便卯足了全力往前衝。

  一開始雙方都不是很順利。有勇無謀的亂衝最後會變成全員落網、單獨進攻太容易成為目標、一次發動太多人又會造成己隊後方空虛,總之不管怎麼試,雙方依舊無法碰到飛盤,更別提把飛盤傳回領地了。


  亞瑟和阿爾雖然在同一隊,但在進攻時採取完全不同的方法。

  阿爾弗雷德喜歡當領袖,要出發進攻前總喜歡先大吼拉攏一群人一同往前衝,但這種沒有策略的作戰方式往往導致全軍覆滅;亞瑟則是單打獨鬥的頭腦派,他會抓準時機迅速移動至對方領地,技巧高超的轉圈子躲過敵人,偶爾利用一下同隊戰友,但孤軍奮戰畢竟撐不了多久,在他快碰到飛盤的前一刻,屬於敵軍的馬修悠悠伸出一隻手,將亞瑟逮入「監獄」。

  亞瑟抓抓頭,自認倒楣,緩緩步向拉成一長串的「監獄」,卻看見位在監獄尾端的那人就是阿爾弗雷德。他無奈的垂下手,彆扭的握住阿爾厚實的大手,對方愣了一下,抬起天藍色的眼睛直勾勾的望著亞瑟。

  「…幹嘛,看什麼看。」亞瑟不自在的抽動眉毛。

  「沒,只是想說你不喜歡我是不是因為眉毛太粗的關係。好啦,我開玩笑的,你臉色別那麼難看。」見對方險些發飆,阿爾馬上停止胡言亂語。

  「我可以明確的回答你,在詢問別人這種問題前先檢視一下自己的行為。」

  「呃,嗯…如果真的讓你不開心對不起啦。我其實挺喜歡你的耶,只是想和你競爭看看嘛。不過這一場我們在同一隊,就合作一次如何?」

  「憑什麼我要和你這種傢伙合作......」亞瑟覺得雙頰發燙,他把原因歸咎於剛剛奔跑時製造的多餘熱能。

  「欸,別這樣嘛,我們倆聯手的話絕對能搶到飛盤,誰叫其他人都太弱了呢。」阿爾弗雷德對著亞瑟眨眨眼。「Hero可是在向你這邪惡英國人表示善意唷。」

  亞瑟挑眉,「你剛剛的道歉是說假的嗎。好吧,你說說看我們合作的計畫。」

  「雖然Hero也很強,但你的速度與敏銳比我厲害一點點,所以等一下就我跟你一起當進攻主力,其他人在後面負責掩護我們,這樣一定很快就能搶到飛盤。」

  「前提是你要配合我。」

  「嗯,為了表示英雄的寬大,這次我就勉為其難的配合你一次啦。」

  等他們雙雙被救回自己的領土上時,阿爾弗雷德果然依約率領大夥支援亞瑟進攻,在隊友的犧牲及阿爾弗雷德的誘敵之下,亞瑟踏著快速的腳步閃離了敵人,順利來到放置飛盤的地方,正當他撿起飛盤,打算往回走時,敵方守衛已經注意到亞瑟的行動,紛紛警戒地圍住他。亞瑟咬住下唇,煩惱該如何脫困,一句呼喊聲適時抓住了他的注意:「嘿!亞瑟亞瑟!把飛盤往這裡傳!」亞瑟移動目光,看見前右方,阿爾弗雷德正舉高手臂,做預備接住飛盤的動作。

  亞瑟身體微微右傾,準確地拋出飛盤後,趁敵方不注意,繞了一個大圈,左閃右躲脫離包圍,阿爾正好在此時對上他的眼,他們同時跑回自己的領地,邊閃躲敵人邊互相傳遞飛盤,以近乎神奇的技巧越過一個又一個障礙,最終阿爾弗雷德輕拋飛盤,將之傳回領地上的隊友,灣張開雙手接住了飛盤,對著氣喘連連的兩人比了個大拇指,高舉飛盤,代表他們的隊伍獲得勝利。

  他倆在歡呼聲中喘著氣,向後靠在一棵松樹上。

  「看吧,在Hero的安排下我們果真大獲全勝。你幹得不賴唷。」阿爾轉過頭,伸出右手,做出準備擊掌的姿勢。

  「你也是。」亞瑟握拳打向阿爾的手掌,臉上掛著滿滿的微笑。


  兩人的關係,自此冰釋、改變。



TBC
注一:美國的郵票很大部分演變成了貼紙,只要輕貼上去,不用塗上口水啥的,真是相當便利啊!但作為收件者,我還是喜歡傳統的那種郵票,比較有質感,除非是像芬蘭郵票貼紙還有花邊造型的(扯遠了)。啊,他們寄國內(還是洲內我也不清楚)郵件的郵票,上頭印的是自由鐘,本家第四集漫畫有提到這鐘是英國來的XDD
注二:大家應該都知道BB槍這種東西吧,就是一種以黃色小球作子彈的…玩具槍(?)。小時候看過的都是手槍,不過去夏令營時玩的是步槍,老實說確切的步驟我已經忘了,這裡大家看看就好,有錯誤請包涵…
五千字是怎麼樣啊(孟克)我非常喜歡搶旗子那個遊戲,非常刺激,邊完還會邊狂笑,雖然一局通常都會拖很久。
另外射箭真的很難,我射了十發往往只能中三發,相比之下BB彈我可以十發全中。
嗯,希望閱讀愉快:)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阿爾大帥哥生日快樂!
嗨妳好!
我忍不住想說:被這樣一寫夏令營看起來真的好好玩!
我也想參加了!!(滾地)
噯~在看的過程中,好猶豫到底要幫誰加油,捨不得亞瑟輸,也不忍心阿爾輸>x<

所以愛死安東囉~在一起不就好了~!?
阿爾的示愛(?)方式果然很特別。
看上去某個大男孩的心好像默默的被收服囉?XDDD!!!
阿芙 | URL | 2011/07/04/Mon 15:16 [編輯]
阿爾生日快樂!烤肉不要吃太多XD
>阿芙
又見面了(握手(咦
我覺得外國小孩(主要是北美洲)夏天真的很幸福,暑假長還可以去那種夏令營
一整個就是玩玩玩玩玩,玩那些刺激有趣的自然活動或團體競賽
不過我要說我去的那個營隊似乎還不夠瘋狂:p
但真比台灣的好玩太多了=v=

阿爾和亞瑟不管讓誰贏好像都不公平,所以最後還是平手啦XD
下一章終於進入好感階段(?)
想寫亞瑟偷偷戀上阿爾時的少女心(不對
雖然說很開心他倆要開始進展,但我這廢人目前只會寫稿曖昧啊(yay)
盈杉 | URL | 2011/07/04/Mon 19:46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