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愛丁堡藝術節
  二戰結束時,愛丁堡的一群有識之士體悟,唯有藝術才能讓這個衰落的蘇格蘭首府重新站起來,因此籌辦了一系列的藝文活動,沒想到大受歡迎,每年一度的愛丁堡藝術節就此展開。
  愛丁堡藝術節由藝術節本身、軍樂節、電影節、音樂節、藝穗節等組成,其中藝穗節算是最旺盛的一環,其主要是實驗性的表演,音樂、劇場、舞蹈皆包含在內,整個城市動員起來承辦這活動,各式各樣的地方都可以當舞台,從市政單位的表演廳、大學的演講廳到不知名活動中心的空間乃至花園甚至車上通通有表演在進行。
  原本三十萬人的小城在藝術節期間會湧進約五十萬的觀光客,而各種大大小小的表演一天計上百場(節目單是厚厚一本書),軍樂節的票在前一年便得買好,由上述數據即可見其風靡程度。
  愛丁堡原本就是座迷人的古城,最上端的城堡約一千多年,其下的城也有幾百年的歷史,依著火山地形高高低低錯落建起,走在房子與房子間往下一看便赫然發現下頭也是一條馬路,各種細細長長的階梯更是不勝其數。
  地底下也有住人,大概是當年房價太貴所以窮人只好往地裡挖。而這城最著名的大概就是鬼了吧,也許是最死的酒鬼靈魂,亦或是地下的窮人家,反正英國人最愛的就是超自然,城裡還有夜間捉鬼觀光隊任君挑選。
  城市靠海,分為新城與舊城區,新城多住宅,舊城多觀光客與大學生。站在舊城之上,某些角度能看的到海,淺淺藍藍,就在道路的盡頭,陰沉的烏雲下。
  可惜的是我停留的天數不長,而時間又是大量觀光客湧進的藝術節,那種陰森、寧靜亦或典雅,也感受不太到,更何況天天起床出門趕著的便是一場又一場的表演。

  從倫敦坐了四個半小時的火車,經過了寧靜的稻田,荒涼的海邊,一座又一座陰雨的城,總算來到了愛丁堡。難掩興奮,試想,一下車迎接的便是一場又一場的表演!涼風輕撲向臉,縱使正值八月,愛丁堡真有點涼颼颼的。據說這裏一年都這種天氣,陰涼,冬天也不是很常下雪。
  來這裡是跟倫敦的民宿買行程,表演住宿皆包,因為以我這麼小的年紀媽媽實在不放心,而且一天上百場的表演英文不好的我該怎麼選?
  民宿位在新城區,從放下行李的那一刻一夥人變時時刻刻趕著看表演,一大早坐公車進入舊城,晚上搭最後一班車回民宿。五天下來共看了十五場表演,每一場皆有其特色、值得細細回味,在此只講印象最深的幾場:


一、 Tattoo 軍樂節
  於一個類似體育場的地方舉行,兩邊的觀看席皆坐滿了人,就算二十幾天來天天表演,仍然一票難求。在開始表演之前主持人會先介紹來自各個地方的觀眾,我們對面坐著的是蘇格蘭應援團,一大堆人穿的藍衣或白衣排成蘇格蘭旗,整場精神滿滿的大叫,讓人不禁露出微笑。令我們驚奇的是,當晚有提到台灣,還把燈照到我們八人的座位之上,我們呆了一秒後大聲尖叫歡呼,不知道其他地方的人聽見沒有。
當晚下雨,天氣又涼,就算裹上了gore-tax還是很冷,褲子全濕,但絲毫沒有減損我們的興致。
  表演由一群穿著蘇格蘭裙的男人揭開序幕,吹奏出蕭瑟嘹喨的風笛,迴盪在體育場,愛丁堡古城,乃至整個蘇格蘭高原,聲音有點哀悽,卻又響亮有力,似是代表著蘇格蘭的精神,那曲調我至今仍會背。
  之後的表演團來自世界各地,南非、加拿大、中國、瑞士等,其中表現最好的非瑞士莫屬,來了兩隊精采度皆是當晚的前三名。瑞士實不愧為軍事強國,整齊劃一、一絲不苟,樂團合奏整齊、步伐完整,表演到後來,鼓隊排成一列,全場暗下燈光,鼓棒與鼓面瞬間變成螢光色,上上下下如波浪般起伏,鼓棒迅速敲打留下七彩殘影,整個畫面看來相當有勁。第二團的技藝更精采了,重點在打鼓,交互著敲、移動鼓面,千變萬化而不雜亂,咚咚咚將整場氣氛炒熱,看了真是過癮!
  結尾又是蘇格蘭風笛隊出場,蕭索笛聲響徹陰雨寒天,我們為了趕下一場表演走出會場時,仍能聽到那優美旋律。
二、舞台劇
  舞台劇中,我最喜歡的莫過於第一天晚上看的法國默劇了,一來是真的很好笑,二來是根本不用英文。劇情是六個在法國等火車回倫敦的旅客,一名法國人、四名英國人與兩名中東人。這幾人原本互不相識互不喜歡,後來卻共患難而成一體,等火車真正來了又互相廝殺,其中又探討了關於文化相異的議題,幽默搞笑中兼具諷刺,實在是佳作一部,雖然觀賞者不多。
  再來是一個名叫porn的音樂劇,眾所皆知,porn即是A片,演員共六人,劇情便是拍A片。我當時年方十五,應是不能看的,仍是混了進去(老實說根本沒什麼色情場面,就算有也只露出演員的臉)。反正就是好笑嘛,值得一題的是,幾個朋友坐在最前排,演員唱到一半時突然跪在朋友面前的桌子,嚇了他們一跳,我在後頭笑的樂不可支,導遊(民宿主人,是個表演大Fans)則是一臉羨慕。
  另外一個是改編克莉絲蒂小說<一個都不留>的舞台劇,主旨是一群人被邀請到一座島上,卻被主人事先錄好的錄音帶警告,每個客人都有見不得人的秘密,將在此島上一一死去,而這劇精彩的部份便在看一個皆著一個人倒下後,誰才是真正的兇手。此劇算是淋漓盡致發揮了克莉絲蒂小說的長處,即是各個角色皆有鮮活的人格;而每個演員一站上去,便充分表達了該角色的人格特質,演技精彩。嚴格來說,這劇根本沒有恐怖氣氛,謀殺過程相當搞笑,令人一點也不傷心緊張,不過劇情依然跟著克莉絲蒂的風格──出人意料。此劇也結下了我迷上克莉絲蒂小說的淵源。
三、 日本太鼓
  此場全滿,幾個年輕人在台上打著大鼓,女生吹著笛,偶爾也會下場打鼓,整場表演響著轟隆隆的鼓聲,時而年輕熱情,時而如高山寺院的鼓打進人心,表演結束時獲得滿堂采。日本成功的以此推出了它的文化,儘管其中的鼓啊笛啊原本也是中國式的東西。愛丁堡藝術節除了日本的成功外近年來韓國的藝文團體也漸漸佔了一席之地,但台灣呢?



  這五天的旅程是我到英國二十來天的最高潮,表演藝術在此對我展現了它的國際化與新朝,令我回台灣後仍念念不忘,時常跑去兩廳院看表演。
  舊城區通往城堡的主要道路上,能夠看見遠方的海,每天下午,這裡總擠滿了宣傳表演的團體,穿著服裝,發著七彩傳單,盡力宣揚著自己的夢想。
  我仍懷念著那個風大而寒冷的古城,其石製複雜的街道,蘇格蘭漂亮壯闊的高地與湖,還有日日響著的風笛。
  離開英國前,我在筆記本裡寫下一句話:繞行了一大圈後,我們仍回到原點。一切,就像從未發生。回憶如一條隱形的線,悄悄證明之間的牽絆,卻又如此難以察覺。
  這大概是因此在過了兩年半後,我還能充滿思念的寫下這篇遊記。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