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13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目前劇情可能與上面設定有所不同,請稍安勿躁
‧接受者請往下



十三
  阿爾弗雷德撇完文件上的最後一個字母,重重地呼出一口氣,整個人趴倒在散滿文件的桌上。

  「唉,還有幾份啊......」他快速地翻動那疊紙頁,放棄似的癱軟於紙堆中。

  儘管已經即位二年多,阿爾弗雷德還是不習慣做這些例行公事,他好想念從前做軍人的日子,天天在外曬太陽練武,偶爾處理一些國事也純為興趣或動動腦袋。

  真搞不懂亞瑟怎麼對這種乏味的事那麼熱衷,自早忙到晚卻從未抱怨一句或喊一聲煩,孜孜矻矻的批改每份公文,認真負責的態度是阿爾始終不能及的。


  剛當上國王那時明明還不這麼無聊的。


  革命黨團結一心取得政權後,接續而至的便是無止盡的內鬥。每個人都想在新局面裡搶得多一點勢力,不怎麼相關的人也搶著想分一杯羹,所有人各憑本事競爭掠奪,使得皇宮形勢複雜、行政運作大亂。剛戴上王冠的阿爾弗雷德在這種狀況下,王位並坐不大穩,但經過一年多的整肅、結盟、反制、鬥智,他以各種高明的謀略一步步平緩宮廷混亂,兩年過後情勢終於明朗,阿爾開始好好履行國王職務,要不繼續下去,被國王公文淹沒的宰相搞不好會動手殺了他。


  而亞瑟自從那個雨天過後便失蹤了。


  國王消失後,叛軍士氣大振,一舉擊潰原本就勢力單薄的國王軍,攻下內城,直接衝入皇宮。

  進入熟悉的宮殿後,阿爾弗雷德直奔國王寢宮,任由四散的士兵到各廳打探。

  國王寢宮沒什麼異樣,還淡淡著散著亞瑟的味道,儘管那人不在這裡。他四處翻翻亞瑟的櫃子,衣服、蒐藏品、書什麼的幾乎都在,阿爾弗雷德暗自抱著一股他還會歸來的期望,繼續翻動櫃子,直到他拉開辦公桌下的抽屜時,一聲巨雷恰好將他打醒。

  抽屜裡放著璀璨奪目的皇冠,還有堆疊整齊的信件。阿爾弗雷德十二年來寫給亞瑟的生日卡片、節慶祝福、抱怨信,全綑在一起放好,一旁的皇冠底下壓著一張紙,他將那張便條抽出,看見熟悉的字跡在紙上飛舞。

「親愛的阿爾弗雷德,
  等你看到這張紙時,想必大勢已去。
  生日快樂。而這大概是我最後一次的祝福與送禮,今年的禮物是皇冠還有黑桃國王位,那些國王的東西如今全都屬於你。
  所有過去的回憶我都留在這個屋子,從今以後你已經飛離我的陰影,獨自離去了。我將完全退出你的生命,並忘卻一切,祝你今後順利。
 亞瑟‧柯克蘭」

  他曾經相信事情可以變的更好,然而他因此失去了一切。流出眼眶的淚水一滴滴的浸濕珍貴的信紙,阿爾卻無法阻止自己繼續落淚,他如今只能以此緬懷逝去的事物了,一股空虛從內心漲起幾乎逼得他痛哭失聲。

  亞瑟再也不會回來了。



  這兩年來他曾嘗試派遣軍隊或情報人員到處尋找亞瑟,甚至連懸賞單都用上了,但還是沒什麼那人的資訊。據說亞瑟在失去王位後便迅速的離開了黑桃國境,此後在其他三國之間流浪,但確切的形蹤並沒人知道。

  阿爾弗雷德抓抓腦袋,對方的各種表情與影像至今仍在他心頭縈繞不去,見不到亞瑟只讓他一天比一天煩躁。

  「唉,你到底在哪裡呢......」阿爾弗雷德百般無聊賴的將手指插進錶帶中,在桌上旋轉起他的懷錶。懷錶一下一下的撞擊到四散的雜物,悶響伴隨著指針的滴答聲。

-----------------------------------------------------------------------------------------------------------------

  「鏘啷」金屬聲從背袋中的琴弦上傳來,白髮男子回過頭,想看看是哪個冒失鬼撞到自己的生財工具,但兇手早已遁入熙來攘往的人群,和自己一樣迷失於喧鬧的人流中。他聳聳肩,繼續往前走,眼神飄動於大街上,觀察攤販擺售的物品,並順便尋找等會兒的表演場所。

  男人其實很年輕,儘管他那頭像羽毛一樣亂糟糟卻輕飄飄的白髮幾乎要蓋住琥柏色的眼睛。他身穿一件寬鬆的米白色旅行衣,手臂藏在狀似汽球的寬大衣袖中,修長的手指從突然收緊的袖口伸出來;深棕色的褲子較衣服來的貼身,是舒適又耐磨的好布料,腳底下踩的是雙略顯破舊的布鞋子。

  最引人注目的還是他背上的大琴袋了。那把隱約看出形狀的吉他配上男人奇特的裝扮,使得他在這個方塊國邊陲小鎮的熱鬧街上引起不少的注意,還伴隨著一些帶著興奮的話語,以及一個近年來耳熟能詳的名字。


  維德,一個飄蕩無根卻在平民間聲名大噪的名字。

  「說唱高手」、「吟遊詩人」人們如此稱呼他。他是自兩年前突然在方塊國竄起的藝人,遊走在各個城市的大街小巷中開唱,隨處演唱,從來不在一個地方待上超過半個月。他美妙的歌聲、高明的說故事技巧、奇特的作風,使他的名聲迅速在半年內傳遍整個方塊國,到紅心國旅行過一陣子後他還成了國際名人,據說甚至連方塊國皇室都曾邀他到宮裡表演三次。

  他明顯不是方塊國的人,從講話的口音及表演樂器的方式就看得出來,他應該來自梅花國或黑桃國;至於問起他的名字,他總是僅吐出一個單音,維德,沒有姓,沒有根,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身分,只是維德維德的叫著,把這神奇的名傳到更遠的地方去。


  他在大街上又走了一小段路,隨後瞄到左手邊有一條蜿蜒的小徑,維德沒有多想,身子一轉,便踏入那條人煙稀少的道路。和主街道不同,小徑兩旁的房屋多是住家,幾棟房子的一樓開了可愛的小商店與餐廳,樓上的窗台種滿精心照料的盆栽,藤蔓滿載花朵細細的垂在蜜黃色的石牆上;幾名婦女站在陽台上,笑著聊天。維德露出笑容、停下腳步,駐足望著這寧靜的巷子一會兒,隨後邁開步伐,繼續向前走。

  隨意的拐了幾個彎後,他來到一個小空地,看起來這裡假日應是一個小市場,目前則只有三三兩兩的攤位,慵懶的販售一些蔬果、用品。

  真正引起維德注意的是小廣場旁的一棟建築物。那棟建築的形狀並不突出,但整個牆面都攀滿了紫綠色的藤蔓,屋頂上還有大片的花園,令維德不禁莞爾一笑。他平生最愛的便是園藝了。

  走到建築物的正門口,木門上方寫著「花園餐廳」幾個花體字,維德將頭探入餐廳,昏黃的燈光映照著這布置典雅的餐廳,木製地板上放滿了兩人座的小桌子,桌上鋪的是各種顏色的印花桌布,每張桌子都放了一瓶鮮花;餐廳的四壁基本上是鏤空造型,自然風徐徐吹進空間,牆上攀爬的植物又為餐廳提供了遮陽效果,室內也擺了一些盆栽,簡直像個小型植物園。

  「唷,請問是想用餐嗎?」聲音響起,維德回頭一看,只見一個鼻子以上戴著半片面具的男人滿臉(嘴?)微笑,雙手在圍裙上抹一抹,迎面走來。

  「呃,不是,只是想請問這裡是有樂團演奏還是…?」他伸手指了指餐廳另一端的舞台。

  「噢,這個啊,平常是有樂團來演奏沒錯,但那幾個小夥子近日外出玩了,這幾天吃飯會比較無聊呢……」

  「那麼…可以讓我來擔任今晚的演奏嗎?雖然我停留的時間不長,但想在離開這地方前賺一些旅費。」

  男人面露困惑,他退了一步,把維德從頭到腳仔細看過一遍後,才恍然大悟興奮地道:「天啊!您該不會就是鼎鼎大名的維德吧!?」

  「過獎了,不過我就是維德。」

  「哇啊,我兒子海格力斯會高興死的,他可是你的粉絲呢。對了,我叫賽迪克‧安南,叫我賽迪克就好。快進來,我們差不多五點半開始表演,看這之前你是要吃些東西還是休息什麼的。」老闆領著維德走入餐廳,來到一個樓梯旁的房間。「這裡是平常樂團的準備室,不過現在差不多都清空了,看你要不要先在裡面休息,晚上如果還找不到地方住也可以睡這啊,如果不嫌棄的話。」他熱心地說道。

  「謝謝你,」維德感到笑容爬上嘴角,「今晚就麻煩了。」

  「哪裡哪裡,」賽迪克裸露的嘴部擺出一個大大的微笑,「才要感謝你讓我們在這種時候有表演可看呢。」




  維德抱著吉他走上舞台時,天還沒黑,餐廳卻已經擠滿了人。名遊唱詩人來到小鎮的消息已傳遍全村,所有人竭盡本事就是要來一睹維德風采,看到本人的那一剎那甚至有少女尖叫出聲。維德帶著優雅的笑,對群眾們點頭致意,然後如同過去幾百個夜晚般,輕撥琴弦,開口歌唱。

  人群的紛擾在第一個音響起時被澆熄。維德的歌聲有股魔力,輕柔的撫平了所有的躁動與情緒,聽者就像忘卻所有般,專注的聽著他的演唱。他的歌聲輕柔,就像注入了滿滿的溫暖,雖然時常轉調到傷心處,令觀眾不自覺地落淚。他在歌聲中建構一個世界,一個風景不斷變換的地方,幾乎他去過的地方都入了歌,帶著聽眾隨處旅行。

  維德一連唱了好幾首,當清越的歌聲結束時,觀眾還呆了許久,直到某個人拍了一聲手,台下才傳來如雷的歡呼與掌聲,持續了十來分鐘。

  後半的演出氣氛輕鬆多了,維德開放讓觀眾提出想聽的故事,民間傳說與自編故事皆可。他生動的講述方式相當吸引人,偶爾還會加入幾首小品曲,最無聊的故事都被他說得有趣又老少咸宜,所有人—尤其是小孩子—都全神貫注地聽那些陌生或熟悉的故事,大夥邊張大嘴吃東西邊打開耳朵聽維德的聲音,傍晚在這愉快的互動中慢慢走向深夜,直到賽迪克大叫真的要關門時,人們才意猶未盡的散會,並央求維德多留幾天。

  維德欣然同意,這小鎮帶給他的印象良好,幫幾名少女簽過名後,他踱步走回樓梯下的休息室準備就寢。



  收拾好個人物品又洗好部分衣物後,木門上傳來的扣扣聲,維德沒有多想,說了一聲「請進」,卻在門開的一瞬間就後悔了。進來的是位黑髮戴眼鏡的男子,衣服乍看之下是普通的旅行衣,但仔細觀察後就會發現那是使用上好的質料所剪裁。維德不由自主的從鋪好的床墊上站起身,雙手抱胸,警戒的問道:「有何貴幹。」

  男子面露一股奇怪之色,但仍是禮貌的鞠了個躬,用戴著手套的手推推眼鏡,「您好,既然有一事相求,我在這便直接表明身分了。我的名字是羅德里赫‧埃德斯坦,如您或許所知的,在下是梅花國的宮廷總管,雖然更精確來說,我的職責比較像是宮廷首席樂師。」

  維德不帶溫度的握了握對方伸過來的手,冷淡的道,「那麼,大名鼎鼎的梅花國皇家官員,來這個小地方找我這小人物有什麼事呢?」

  「別這麼說,您可是近年來最令人期待的超新星呢。剛剛聽了您的表演,雖然這類音樂通常不在我感興趣的範疇,您的歌聲與音樂還是深深感動了我,該說是近年來我最喜歡的表演之一。」宮廷樂師越說越興奮,臉頰上甚至浮起了紅暈。

  「過獎了。我們進入正題吧。」

  「啊,是這樣的,」被潑冷水的羅德里赫趕緊收斂神色,正經的道,「我們的國王,伊凡陛下,今年初突然擬訂了一個有趣的計畫,即是廣為邀請各地表演的菁英,今年十二月到明年一月時,在梅花國皇宮舉辦為期一個月的盛大藝術活動,屆時各位藝術家們不但能交流切磋,還會得到梅花國的接待以及豐厚的報酬。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呢?」

  維德皺了一下眉,道:「抱歉,我對這種事情真的沒興趣。而且貴國大約從十一月起就一直冰封至三月,說起來在那宮中待上四五個月不太合算啊……」

  「就知道您會這麼說,不過後面那點倒不用太擔心,因為我們梅花國會盡全力招待的。傷腦筋,伊凡陛下相當想邀請您來呢,況且您也還沒來敝國表演過。」

  「抱歉,但此事恐怕真的不方便。」

  羅德里赫嘆了一口氣,沉思了許久後開口:「原本不想這麼快攤牌的,但伊凡陛下堅持就算要用到這招也要把您請來……請容我轉述他的話:」他清清喉嚨,「『看在我當初和你簽訂的和平條約,以及這幾年來都沒去攻打貴國的份上,來找我玩嘛,維德先生,或說,亞瑟‧柯克蘭前國王~?』」

  維德打了個寒顫,瞪大眼睛,看著意味深長的羅德里赫。


TBC
第二部分的副題名為<亞瑟周遊列國記>(告非
一開始構想故事時就是想寫這邊啊啊啊,亞瑟當吟遊詩人到處跑,阿爾苦苦追尋……看到這種劇情發展想打作者的請不要太大力
關於亞瑟的新名字…我一開始原本想偷懶取梅林的。後來是把電子辭典裡的男人名都看過一遍後選的,裡面說Wade是古英文流浪者的意思。
最後那邊寫得好開心~~~(去屎) 反正大家從前面就猜出來維德是誰繼續吊胃口也沒意義XD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哇啊啊啊啊大人啊這篇大好!!!
我愛死這種風格了!!
容我哭喊一下,看到那張留給阿爾的紙條,我差點掉淚(但是我眼睛好乾(揍

亞瑟,亞瑟!不要這樣的嘛!你竟然…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你會是個好皇后的(扯遠了

阿爾,你終於知道你需要一個皇后的了齁,快點把亞瑟追回來>"<
不過請務必虐一下阿爾他必須知道他多麼需要亞瑟的存在!!

周遊列國什麼的超刺激!(?
米英文中參雜了冒險以及熱血超棒的!
伊凡你不要太欺負亞瑟囉!!!!(你想幹嘛

聽這樣敘述,我都覺得很醉心於亞瑟的歌聲了=W=
最後,請繼續努力唷喔喔喔!(看完很激動
阿芙 | URL | 2011/07/30/Sat 22:01 [編輯]
哇啊啊謝謝你> <
看著阿爾這樣也覺得有點難過...但會有這種結果有部分也是他活該(喂
我一開始最想寫的就是這裡啊啊,亞瑟跑來跑去阿爾找不到
然後接下來一定要虐一下阿爾讓他知道亞瑟的寶貴
不然這之前都在欺負亞瑟真是太虧了=3=

周遊列國是撲克梗可以好好利用的部分啊!!
寫亞瑟旅行也挺好玩的,雖然說每次要想這地方長怎樣都在苦思唬爛(欸
現在只能靠各種機緣以及其他腳色來撮合兩人了XD

我會努力的><雖然最近好像失去旅行那種安靜浪漫的感覺,會看書靜靜等它的...
盈杉 | URL | 2011/07/31/Sun 19:32 [編輯]
哦哦哦這劇情超棒的XDD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其實一開始看到維德,就覺得是亞瑟了"
因為有寫到歌聲還有那亂膨膨的頭髮嘛~這是直覺直覺阿XD
然後阿,看到阿米那段我哭了,怎麼回事阿嗚嗚嗚嗚
好想繼續看下去,阿嗚嗚嗚嗚(繼續哭
水仔 | URL | 2011/08/02/Tue 19:40 [編輯]
>水仔
我就說嘛我就說嘛維德是誰看一看就知道了唄=3=
亂蓬蓬的頭髮www
阿爾那邊雖然很難過但我想還是得欺負他一下(喂
謝謝你喜歡這篇:)還有對亞瑟細心的觀察以及對阿爾那邊的感覺(?)
盈杉 | URL | 2011/08/02/Tue 20:53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