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克莉絲蒂推理小說
  和克莉絲蒂的初認識,是在愛丁堡某個活動中心的中庭。當時正要看一齣舞台劇,導遊叫我們像小學生般一個個坐好,在寒風中問我們:世界上最暢銷的書是什麼?我很快答了聖經和莎士比亞,導遊問第三個呢?沒人知道。他說,喔,也是英國人,叫克莉絲蒂,你們有人認識他嗎?沒人知道。他有點失望,隨即又打起精神說,她是推理小說女王,寫了好幾本書,最著名的應該就是那個東方快車謀殺案。她的特色就是每個角色都有一段複雜的背景,個性鮮明,等等我們要看的劇就把她小說的這部份詮釋的很好。然後為考量大家的英文程度我先講一下劇情啦,這部戲劇情很簡單......
  我一直記著這個女人,但一直到一年後才拿起那本東方快車謀殺案,一年半後才真正成為她的迷。
  書前的推薦序由吳念真撰寫,由這麼一個有趣的名人來寫序真不錯,他提到克莉絲蒂是個超會講故事的人,深深展現了通俗的魅力,又於最後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克莉絲蒂的推理小說剛推出中文版時,某個有理想有抱負的文藝青年到吳念真家借住,抓了一本進廁所看,結果半夜吳念真睡到一半,被那文青吵醒說,幹我真的很討厭那個白羅(克莉絲蒂小說裡的比利時偵探),如果這不是你的書我就把它按到馬桶裡吃屎。隨即又抓了一本進廁所。吳念真幸災樂禍的說,我知道他毀了,愛吃又假客氣。書背另有一則金庸寫的評論,受到那麼多通俗大師的加持,不看不行嗎?
  克莉絲蒂的書劇情真是千迴百轉,不到那個矮子白羅發表意見,根本猜不出來,只能隨著作者引導亂猜兇手,而往往真凶是你想不到的那個人,邏輯方面卻又順暢說的通。克莉絲蒂偶爾愛用真兇不只一人的安排,讓讀者更加迷惑於每個人完美的不在場證明(和柯南比起來好看多了),也十分注重犯人犯案的動機。但這例子只要一講便會破梗,還是罷了吧。
  另一特色前面有提到,便是她塑造人物的能力。雖然出場人物的背景是有點誇張,但其形象其神情能夠由字裡行間站出來,在你的腦內形成一個鮮活的影像,在角色間的對話中越顯生動。舉例來說,「底牌」中我認為描寫最成功的是奧莉薇夫人,一位推理小說作家。書的前頭以她的打扮切入,說他喜歡變換髮型,是發當晚梳了個不熟悉的瀏海,一直去用到頭髮,頗彆扭,展現了這個作家的不拘小節;而其談話的喋喋不休及其中的女性主義旺盛,令人看了會心一笑;豪爽付完輸掉的錢、開車門時滾落一地的蘋果核、凌亂的書房及貼滿牆壁的熱帶鳥類,在在顯露出了這個角色的迷人與個性。
  至於那個據說很顧人怨的白羅,我對他的觀感還好,不過就是個愛賣弄的比利時人,偶爾講話嘴賤耍耍風趣,但這次在看完「底牌」時真的覺得他有點欠揍,自以為很厲害(好吧雖然他真的挺厲害),知道的事情全不透露,一定要撐到書的最後幾頁才揭露謎底,真是令人心急心煩。他的國籍也很好玩,滿口法文,在英國這個排外民族裡時常遭他人排擠,然後常被誤認為法國人,白羅便稱自己明明是比利時人時這群英國佬只是擺擺手說,差不多討厭啦。
  看她的小說真的像在吸毒,一翻開便停不下來,值到兇手出現後還得再回憶一下方能滿足。高二上的期末考時期我一連看了四本她的書,明明叫自己該回去面對課本,但一翻開就不忍闔上小說,看完一本後還想再看第二本,一本書早上第一節去圖書館借,在學校便可看完三分之二,回家看完剩餘的三分之一後隔天一早再去借一本,我在圖書館很少借書效率能夠達到那麼高的。
  總之,誠心推薦她的書,翻開絕對會跌進去,不會後悔看完這個故事。她是說故事的女王,將讀者引進層層遞進的小說陷阱,能博得這麼多讀者的喜愛,也真是個了不起的女人。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