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15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亞瑟化名>>維德注意
‧烏.克.蘭取名>>斯維拉娜(Svitlana)

十五
  帳篷裡的空氣舒服得令人留戀,炭火餘溫烘出淡淡薰香,亞瑟睜開眼後,待在被窩裡又賴了一會,最後才像是做了重大決定般迅速的把毛被掀開,抓起放在地上的大衣,邊站起身邊把衣服緊緊包裹身軀。他揚頭大步邁向門口,掀開毛絨絨的後篷布。啪唰,迎面撲來的冷空氣讓亞瑟猛然停止呼吸,頭趕緊連帶脖子縮回溫暖些的大衣領口。

  年輕的少婦正在帳篷圍起的空地中煮早餐。她邊攪著鍋湯,邊輕哼著草原民謠,歌聲不大,卻溫柔清亮,足夠傳進溫暖的帳篷中,悠悠的喚醒仍在睡夢中的家人,或是消融於廣大的草原,提醒牲畜們,新的一天即將到來。

  亞瑟正是被這歌聲喚醒的,他躺在床上聽了好一會,才下定決心要走出帳篷直接聽清那美麗的歌謠。他渾身打了個哆嗦,在脆硬的雪地上開始行走,製造出輕微的冰碎聲響。少婦抬起頭,對他點頭致意,沒有停下歌唱,示意亞瑟一同坐到火旁邊取暖。

  「早上好…哈啾。」亞瑟低聲咕噥,卻馬上被噴嚏打斷。

  少婦拍拍他的肩膀,要亞瑟更坐近火堆一些,唱完歌謠的最後幾句才開口說話:「早安,維德先生。你可以把手掏出來取暖啊,火很旺。」

  「噢,謝謝你,斯維拉娜。」亞瑟將手貼近那層熱氣,鼻腔滿是煙燻氣味,「…你唱的歌不錯聽。」

  「哎,被你這種高手稱讚還真是…」斯維拉娜湊近鍋子,淺嚐早餐味道,「那首歌我媽媽教我唱的,應該是草原上流傳許久的曲子吧,描述一個沒有結局的愛情故事。」

  「沒有結局?」

  「因為男女主角後來都消失啦,有人認為這個故事很悲傷,不過我很喜歡裡面的旋律,而且一直認為這個故事的結局一定是好的。」斯維拉娜將垂至額上的金髮撥到耳後,鼻子探到鍋子上方用力吸了一口氣,「這早餐看來是好了。進去帳篷裡吃吧,這邊太冷,孩子們剛起床可能會感冒。」

  她說著便拿起一塊布要將鍋子提起,亞瑟趕緊站起身搶先一步握住鍋把,「讓我來吧,放著女士做這種粗重的事,會令身為男性的我羞愧。」

  「欸,維德先生,你人真是太好了……」



  一個多星期前的夜晚,亞瑟碰巧在寒風中遇見遊牧部隊所升起的營火,在他們熱情的邀請之下,亞瑟留宿帳篷一晚,雙方於火堆旁歌唱切磋直至天明。閒談之中,他們互相表露之後的路徑,遊牧部隊豪爽地答應讓亞瑟一起同行,因為前者打算一路往東直到三葉市周遭後向南避冬,而後者的目的地正是梅花國首都。

  這些天來,他隨著游牧部隊一同馳騁於梅花國北部的大草原上,逐漸變冷的北風沒有阻擋他們前進的速度,亦無法澆熄他們生來俱備的熱情;白天,他們乘風前行,夜晚,則在溫暖的營火旁唱歌喝酒,所有的艱苦與煩惱都化作豪邁與歌聲。亞瑟也曾加入飲酒的行列,不過他不知喝到的三杯還是第四杯時便失去意識,隔天早上醒來後,大家便再也不讓他碰酒了。

  今天是亞瑟與游牧部隊相處的最後一天,像是在做最後的掙扎,大夥今早飯吃得特別慢,不斷開啟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要不就是央求維德唱某一首歌;小孩們也感知到了離別,抓著維德要再聽一些精彩的故事。他們如此邊吃邊聊天胡混了幾個小時,直到團長受不了的大叫著再不出發太陽就要越過頭頂,大家才從坐墊上跳起,迅速收拾起行囊。


  臨走前,斯維拉娜從帳篷裡追出來,來到亞瑟面前。

  「請你…呼…見到梅花國王陛下時把這個交給他…」斯維拉娜喘息道,把一個小布包放到亞瑟手中。

  「這是…?不對,你怎麼會知道我要去見梅花國王?」

  「你這不是承認了嗎?」斯維拉娜眨眨眼睛,望向亞瑟的困惑後道,「哎呀,您喝醉的時候講的啊,忘了嗎?」

  亞瑟抓了抓亂蓬蓬的白髮,但依舊什麼也想不起來,只好聳聳肩道,「有機會我會交給陛下的。」他翻身上馬,對著斯維拉娜低下身子,「然後…..十分感謝你們這些天來的照顧。」

  「哪裡,」女人微笑,伸出手用力打向馬屁股,令之仰頭嘶鳴後向前邁步,「路上小心啊!!」

  「沒問題~再會!」對方的聲音隨著馬蹄聲遠去漸行漸遠,斯維拉娜站在原地看著馬上人越變越小,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祝好運,亞瑟‧柯克蘭先生。」



  亞瑟坐在馬上,看著遠方那小小的點所代表的大城市,內心突然有股澎湃。行了三個月的路,今日終於來到這遙遠的梅花國首都。就算是亞瑟當國王時也沒來過此地,一來是當初兩國關係不佳,二來三葉市實在離橄欖市有點距離。要不他曾經對這藝術之城抱有嚮往。

  順利的話,今日傍晚應該就能抵達三葉市,亞瑟哼著歌,用腳夾了夾身下馬匹,這傢伙近來被游牧部隊養肥不少,走路也快速穩健多了。

  突然,一陣鞭撻混著急促馬蹄聲從後面傳來,亞瑟回過頭,只見後方塵土飛揚,為首乘馬的男人見著亞瑟,便不客氣地大聲嚷嚷:「讓開!別擋住皇室的去路!」絲毫沒有減速的意思。

  他正想張口辯駁,馬便自動向旁邊閃去,慢下速度,亞瑟轉過頭,只見那囂張男人之後跟著兩台車,一藍一黑,同樣以誇張的速度向前衝著。

  亞瑟呆愣地看著隊伍遠去,聲音及體積都漸小,才回過神來,心內突然積了滿腹牢騷。


  就說梅花國是個未開化的爛國家,皇室搞什麼霸道如斯,就算人民心地不錯但政府這麼敗壞到底有什麼用,大而無用的強權,活脫脫的混帳……


  亞瑟一邊想著一邊碎碎念,直到三葉市不知不覺來到眼前。城市比想像中來的優雅美麗,看著那風光與氣質,他才逐漸淡忘方才的不滿。


---------------------------------------------------------------------------------------------------------------


  阿爾弗雷德在三葉市裡晃來晃去,吃吃東西,亂買紀念品,一直混到傍晚才踏上建在山坡上的梅花皇宮。

  表明身分後,守衛胡亂問了幾個問題就放阿爾弗雷德進去,沒有表現出對他國皇族的恭敬心,不過倒也沒有想像中的戒備森嚴,就這樣放任阿爾自己走進偌大的梅花宮。

  宮內的氣息一如這國家的氣質陰冷恐怖。從大門到大廳,是由一條長廊連接,四壁由冷藍色的石頭砌成,掛了幾幅歷代君王肖像,頂上則是幾盞裝飾華麗的水晶燈。

  此時正值日夜交替之際,宮內的燈光尚未亮起,僅能藉由逐漸幽微天光辨識方向,越往裡面走,亮光越微弱,也令阿爾弗雷德越走越害怕;旁邊的牆壁冰冷的像能把人瞬間凍住,那些肖像也像隨時都會跑出鬼怪似的,他的走路速度從散步一路加快到小跑步,只希望這看似沒有盡頭的恐怖長廊能快點結束。
  從小聽過的各種鬼故事突然從腦內大量蹦出來,和著恐懼讓阿爾弗雷德邊走邊發抖。沒來由地,他天生就是害怕聽鬼故事,偏偏只要任何故事一開始,就會忍不住想繼續聽下去。亞瑟從很早以前就抓住阿爾這個罩門,所以只要他不聽話或惹對方生氣,亞瑟便會在睡前講些精采動人卻恐怖無比的鬼故事給阿爾弗雷德聽,用那輕柔又極富戲劇張力的聲音講述恐怖故事,總令阿爾又愛又恨。

  樹妖怪、古堡幽靈、畫中冤魂、鐵甲鬼、殭屍士兵…所有的恐怖鬼怪一一浮現腦中,阿爾弗雷德緊張地四處張望,每個擺設都像躲著鬼一樣,散發出陰森的氣息,彷彿下一秒就真要動起來,他渾身一顫,突然拔腿向前跑。

  什麼黑桃國王的威嚴、成年人的勇敢,他什麼都不要啦---阿爾弗雷德一聲不吭地奔跑,一面在心中吶喊著,哪個功力高強的魔法師快點過來啦,要不撲克大陸未來的希望英雄就要被鬼怪給吞掉了—

  他突然後悔起小時候只顧著嘲笑亞瑟奇怪的藥草而從沒學過一句咒語,或是沒有隨身攜帶著魔法寶劍什麼的來砍殺魔鬼。阿爾弗雷德多麼希望現在身旁就有一個人,能夠倚靠、能夠一同與鬼怪奮戰,就算是只陪著他走過這段可怕的路,聊聊天轉移注意力也好…….

  不過當面前真的出現一個人影時,方才的胡思亂想倏地消失無蹤,阿爾弗雷德目瞪口呆地停下腳步,腦袋一片空白。

  眼前的背影背著大包包,一步一步穩當的向前走。他的身型修長,頭頂著亂篷篷的短髮,行走時從容不迫,那股天生散發的優雅氣質,幾乎要讓阿爾弗雷德哭出來。

  是亞瑟。

  他不顧一切地向前衝,方才的恐懼已經煙消雲散,重逢的喜悅令阿爾忘卻了所有,更何況只要那個人在身邊,再可怕的黑暗都不算什麼不是嗎……

  他緊緊地從後方抱住對方,如同他那些年任性的撒嬌,用日益壯碩的手臂環住對方略顯纖細的軀體,將頭埋入肩膀,輕輕的蹭著那脖子,身體緊緊地貼住對方,好似回到從前,那段他們沒有嫌隙、互相擁有對方的日子。

  「我好想你,」他在對方耳邊低喃,「亞瑟,我好想你,為什麼你要離開,為什麼……別走,待在這,我很想你,很愛……」

  「滾。」冰冷的聲調打斷阿爾的夢境,緊接而至的悶響伴隨著下腹傳來的劇痛,讓他不得已放開了雙臂,稍稍後退一步;正當他想抬頭再度向前時,拳頭落向肩膀、右胸、肚子,每每阿爾欲再次往前,便會不斷遭受攻擊,最後一個側踢狠狠擊中大腿,令他不得已跌落在地,大口喘息著。

  不對,亞瑟再怎麼樣也不曾打過他…阿爾弗雷德趴在地上喘氣,那個人影雙手抱胸,什麼也沒說。方才的喜悅碎裂成不可置信與僥倖心態,那人也許不是亞瑟,也許只是路人,阿爾弗雷德的心砰砰跳著,等待那人親自開口,亦或誰人出現來解答這個僵局。

  全宮的燈光突然亮起了。

  阿爾弗雷德瞪大眼睛,終於看清眼前人影的面貌。

  白髮、琥珀眼瞳、削瘦身材、冷淡表情。那男人看了阿爾弗雷德一眼,冷冷的開口道:「我不知道您是何方神聖,但同身為人,我想不隨意接觸別人是基本禮貌,更何況您剛才的舉動已構成某種程度的騷擾。如果下手過重,期盼您不要介意,那是我唯一能保衛生命安全的武器。」

  拋下這段話,他便直接往前走,留下跪坐在地的阿爾弗雷德,久久站不起來。




  「我希望你跟我解釋,為什麼黑桃國王會出現在這裡!?」

  伊凡‧布拉金斯基露出淡淡的微笑,看著前任黑桃國王氣急敗壞地走向自己,好像隨時都要氣到昏倒的樣子。真有趣。

  「好久不見了哪,柯克蘭前國王~」

  「是否我早該料到,貴國最習於耍此類詐欺的把戲?」亞瑟直接忽略對方的揶揄,單刀直入的問。

  「別說的這麼難聽嘛,是黑桃國王自己想來的啊,我們只是要簽訂和平協定順便請他來玩一玩,你難道不應該開心撲克大陸即將平靜一些嗎?」伊凡歪過頭,無辜的反問道。

  「自從我離開黑桃宮的那天起,那個國家就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了。」亞瑟淡漠的道,「我目前只是憂慮,你們到底在耍什麼把戲。」

  「別那麼嚴肅嘛,只是大家唱唱歌跳跳舞,開心地過無趣的冬天而已嘛,我也沒有告訴那個胖子你會來呀,」伊凡瞇起眼睛笑道,「況且,您已經抄襲我頭髮的樣子了,包準那個笨蛋認不出來的啦korukorukoru…」

  亞瑟嘆了口氣,皺眉,忽然覺得這兩個代表黑色撲克標記的國王,在惹他生氣這點都是一流。


TBC
烏.克.蘭的名字只是隨便從postcrossing上抓一個女性名而已(艸)
這是出國前的最後一發,應該。
之前朋友說到亞瑟走了三個月卻是自投羅網好可憐,想一想好像也是lol不過都讓他揍阿爾了嘛~(喂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首先這個人在看到阿爾挨揍時竟然覺得很高興XD
其次就是烏姐這次不是走傻大姐風 感覺反而變聰明了
另外對於亞瑟的嘆息個人深有同感XD
但是這樣的伊凡也很讚阿!!!!

最後祝大大在土叔家一切順利~~~~
Rui | URL | 2011/08/26/Fri 15:20 [編輯]
>>Rui
阿爾被揍是這章的唯一重點(爆)耶耶這是亞瑟醞釀兩年的見面禮(喂
然後烏姐好像描寫失敗|||經你這一提醒我才發現她好聰明...反正她的真正功用之後會揭曉XD
我也好喜歡伊凡,又黑又可愛的~

謝謝你的祝福:)
盈杉 | URL | 2011/08/27/Sat 10:10 [編輯]
感覺亞瑟注定憤怒(不要這樣)XD
遊牧部隊好歡樂!由衷佩服他們化困難為豪邁的做法。
希望他們不會因為亞瑟喝醉了而有所改觀www
大概是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吧?
烏姊真的有別了以往的形象了XDD
不過意外的適合~

所以說亞瑟!阿爾說的那些話都沒有打動到你嗎!
但是我還是要說,打得好啊!(被揍
.......雖然虐久了總覺得對阿爾有點小抱歉ˊVˋ

期待再相見的那刻到來Wwww
祝旅途順利!
阿芙 | URL | 2011/08/28/Sun 20:21 [編輯]
>>阿芙
萬分萬分萬分抱歉,那天起就忙著出國事情又剛到這裡網路很不穩定,每次都有看到你的留言很開心,一直到現在才回真的對不起

亞瑟確實註定憤怒XDD他還會憤怒一陣子,由阿爾的白目來融化(不對
他實在是憤怒到不想理阿爾講了什麼...
好像有人很開心阿爾被打有人心疼他
不過之前都在虐亞瑟總覺得也該修理一下阿爾(?)

另外亞瑟喝醉時到底發生什麼事...呵呵呵何止亂說話(。
烏姐為了某種特殊身分只好變成這副聰明樣...我竟然是經過Rui小姐一講才發現OOC了orz
謝謝你的喜歡:)

然後目前為止一切很好,雖然不知道下次更新是何時...
謝謝你的留言:)
盈杉 | URL | 2011/09/12/Mon 02:35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