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土耳其】初來乍到
  第一印象是清真寺的高塔,以及隨處可見的國旗。
  一直到出國前一刻,我依舊很難相信,自己將在不久後被丟到一個完全陌生的語言與環境中,我所有的準備不過就是一些土耳其語文法,還有空泛的土耳其歷史與幾首詩罷了,關於他們吃什麼、穿什麼、住什麼,幾乎一無所知。
  因此,來到土耳其的第一個禮拜,眼睛所見皆是新奇,舌頭所嘗盡是美味。
  土耳其真的是個很有趣的地方。

  96%的人口是穆斯林,在伊斯坦堡隨處可見清真寺的高塔,每天五次,高塔會傳來呼叫禮拜的歌聲,由阿拉伯文唱頌,其聲悠揚,帶著某種哀愁,傳遍整個城區,歌聲很美,持續五分鐘之久。就算已經在這待了三個禮拜,每當歌聲響起時,我仍不禁停下手邊工作,靜靜聽那聲音,內心滿是感動。最奇妙的是半夜三四點時也有一次歌聲,偶爾會被吵醒,然後看著黑暗的天色再次入睡。不過,大部分的伊斯坦堡人信仰並不虔誠,路上行人多半是歐洲現代人打扮,只有大約一成的女性戴頭巾,很多女性甚至穿著裸露的逛街,在大部分的街上都沒有問題;也沒什麼宗教活動。
  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土耳其人的愛國。隨處可見紅底白星月的土耳其國旗飄揚,公路旁、博斯普魯斯海峽旁、大樓屋頂上、人家窗戶前,處處可見國旗蹤跡,而與之相應的是國父凱默爾的身影。凱默爾是土耳其國父,第一次大戰後擊退來襲的希臘軍隊,挽救被列強割據的土耳其,並使土耳其西化,為國家做了許多了不起的改革,讓這個民族重新站起來,堪稱土耳其的國民英雄。他存在的密集程度有點像從前的蔣中正在台灣,街口、政府機關、學校的每間教室與辦公室、人家窗戶上,甚至我轟姐門上都有他的照片,不過他應會是土耳其不敗的民族英雄。至於那形象是否為刻意塑造,或是其本身的爭議性,我目前了解不深所以暫不多述。

  來講講伊斯坦堡吧。它是一個巨大、擁擠、靠海、高低起伏、富有歷史,並是一個絕無僅有的、橫跨歐亞洲的城市。
  伊斯坦堡基本上是建在丘陵之上,海水劃破正中間的山谷處,即是歐亞分界的博斯普魯斯海峽。這造就了極美的風景。城市高低起伏,擠滿了住家、清真寺與些許綠意,藍色的海水環繞四周,搭船、過橋、或是站在海邊時,總能看到大片海水伴隨著這城市,海邊城市原本就有其魅力,而這裡又擁有大量的清真寺尖塔,更是別具風味,一片風光明媚。行走於城市中時,時常偶然一瞥,便發現路的盡頭是藍色大海,那種景象總令我十分興奮並捨不得移開眼睛。
  伴隨海水而至的,是大量的鳥類。伊斯坦堡的專屬動物,大概就是街上大量優雅游走的貓咪,以及空中飛翔的鳥兒。每到傍晚,那些鳥類總會成群結隊的飛進城市,在空中盤旋,然後降落到人家屋頂上當作今晚的棲地睡下;港口邊更是有上百隻的海鷗同時飛舞,那身影與叫聲充斥整個空間,看得我都呆了。

  而提到這個巨大城市,便不得不講一下它恐怖的交通。雖說這大概是每個大城市的通病,台灣對於交通規則也沒有多麼遵守,但伊斯坦堡的交通真的是頗為糟糕。
  所有人都在比狠,無論是行人、公車、轎車。紅綠燈僅供參考用,道路分隔線畫心酸的,限速不用太介意因為從來都在塞車。這裡的車子並不大禮讓行人,但行人相當勇敢,看到機會就直接向前橫越馬路,儘管前後路口有紅綠燈,他們仍寧願直接跨越安全島。
  另外,伊斯坦堡是高低起伏的地形,所以車子總在上上下下,有種坐雲霄飛車的刺激感,尤其坐在副駕駛座時,配上他們急躁愛搶先的開車習慣,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已經心跳停止了。
  還有一點很特別,歐洲區的馬路上時常有人在兜售東西。台灣頂多看的到玉蘭花,但這裡真的是無奇不有,對講機、手電筒,什麼東西都能拿到馬路上賣給駕駛。


  土耳其的人們很可愛。
  目前為止,與我較有接觸的土耳其人都頗友善熱情,他們雖然英文普遍不大好,但總會對我露出興奮的眼神,機哩咕嚕講一大堆我聽不大懂的土耳其語,然後熱切的與我的新家人們展開討論。他們對中文字非常感興趣,每當我在寫東西時土耳其人總驚叫連連,而當我用中文寫下他們的名字時,我發誓我寫的字從沒那麼受歡迎過。
  他們打招呼的方式很有趣,是左邊臉貼一下右邊臉貼一下,同時發出親嘴的聲音,見面或離別時都可以用。對尊敬的長輩時,會先吻一下對方手背,然後貼上額頭再進行貼臉頰儀式;較熟悉的女性之間親完還會擁抱一會。這種打招呼方式通常實行於同性之間,每當做著這種動作時,總讓我感到一股親密。
  另外,土耳其女性真的很美,頭髮捲捲、五官明顯,眼睛總閃著熱情與溫柔,相比之下帥哥就沒那麼多,對於身為女性的我真有點失望,不過看著街上賞心悅目的女性們,何嘗不是見愉快的事?而且她們善良熱心,又當一個美女認真對著你講話,也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



  我想,土耳其或許不是個完美的進步國家,它很多地方和台灣相像,甚至可說比台灣還落後一些,我無法像去德國或北歐的學生一樣,所見之物皆是進步與美好,但也因此能看見他的各式複雜、可愛,與美麗。
  而我真的很喜歡這裡,無論是它的風光、食物、或是人們。
  來到這裡的第一個傍晚,我站在陽台吹風,這裡無論何時總有涼風吹拂,天氣乾爽,對於來自台灣的我相當適合。我抬起頭,看向天空自由飛翔的鳥類,突然也吸到了一股屬於土耳其的空氣,還有那份自在的味道。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