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米喵--給恰奇的生日禮物
  「喵~喵~」貓叫聲一如往常的從床下傳來,亞瑟深吸了一口氣,睜開疲憊的雙眼,打算撐起身體,卻被一股拉力扯回床鋪,阿爾弗雷德的雙手環上他的胸膛與腰際,腿正意圖跨上臀部,完全是八爪章魚緊抓獵物深怕到口肥肉逃走的模樣。
  「不准走。」情人沙啞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他們的身體又重新貼在一起,緊黏對方肌膚的親密感令他想起昨晚的親熱,亞瑟不禁燒紅了臉頰,輕輕呼出一口氣,順從地躺回阿爾弗雷德的懷抱。美國人用鼻子輕蹭戀人肩膀,完全忽視床底下的抗議聲,他收緊手臂將亞瑟又抱緊了一些,像在宣示所有權般越過亞瑟肩頭對貓咪哼了一聲。
  貓咪又喵喵叫了幾聲,卻始終不見主人回應,主臥室於焉恢復平靜。阿爾弗雷德竊竊歡喜,正當他想高呼勝利時,一團重量猛地壓上他縮在被窩裡的大腿,亞瑟驚呼一聲,阿爾轉過頭,只見那隻白絨絨的肥貓正好抬頭和他對上眼,腳上的重量轉化成四個點的按壓,逐漸往肩頭移動,喵喵聲再度響起。
  阿爾弗雷德哀嚎一聲,發現情人已經掙脫他的懷抱,挺起身準備離開被窩,他趕緊拉住對方的手,卻只得到安撫似的拍拍頭,
  「乖,我總得去給烏薩(Usa)弄早飯吃,不然牠餓了是死也不走的,和某人的死纏爛打頗為相似,我等等就回來。」
  阿爾嘟起嘴巴,看著胖貓朝他喵了一聲後直接跳下床,一副勝利者的嘴臉,他大大的哼了一響,倒回被窩,將雙人被緊緊裹在自己身上。

  他的腳接觸到冰涼地板後不久,烏薩就跟上來了。亞瑟慢下步伐,讓烏薩用毛絨絨的長毛抹著自己的小腿,來回沿著自己的雙腳繞圈,他輕笑出聲,蹲下身體抓抓貓咪頸後,烏薩立即抬起鼻頭摩擦手掌,並發出響亮的呼嚕聲。順了順貓背白毛,亞瑟重新站起身,往客廳走去,烏薩發出熱切叫聲,幾乎是用跳的追上亞瑟,還直接跑到主人面前,一邊走一邊回頭,像在領路又不時看看對方有沒有跟丟。
  一進入客廳,烏薩便迫不及待的奔向食物盆,圍著它繞圈圈,亞瑟從架上拿出貓飼料,倒了一些進入盆裡,貓一頭栽進食物中,狼吞虎嚥急著將食物咬碎。看牠吃得起勁,亞瑟露出微笑,站起身伸個懶腰走回房間,並順手帶上門。
  清晨的溫度有些寒冷,他打了個寒顫,搓搓手指,才發現它們已經了無溫度。他好笑的看向床上的情人,阿爾弗雷德已把自己綑成一個布捲,就算聽到亞瑟進門也毫無反應,是睡著了嗎?亞瑟躺回床鋪,把極度下陷的彈簧墊壓平一些,他扭動身體往阿爾的方向移,罕見得主動伸手抱住對方。
  些微的溫度從棉被底下傳來,布團起伏的脈動紊亂,透露著被中人尚未入睡。竟然在賭氣嗎?亞瑟抱著除了呼吸外毫無反應的阿爾弗雷德,不發一語,只是躺著,雙方僵持了一會,直到亞瑟又打了個寒顫,附加一個小小的噴嚏。
  「哈啾!阿爾弗雷德,你還沒睡吧?……好吧,我感冒對英國不會有什麼影響,如果你樂見情況如此的話…哈啾。」
  話沒說完他又打了個噴嚏,緊接著就被排山倒海的溫暖所覆蓋。
  亞瑟又回到了棉被裡,而阿爾弗雷德正緊緊抱住他,大手撫過的肌膚盡是一陣溫暖。
  「你好冰喔,就叫你不要走你卻不聽,還要Hero給你溫暖。」
  阿爾弗雷德摟住他,手腳攀住他的軀幹,完全是幾分鐘前貓咪靠近時的姿勢,不過這次更令亞瑟動彈不得。
  吃什麼醋啊,亞瑟輕笑,拍了拍大男孩的後腦勺。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