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16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亞瑟化名>>維德注意
‧微露普


十六
  亞瑟鐵青著臉,啜飲手中的水果酒,身處輕笑的人們之中,不發一語。些微的酒精並不致使他意識不清,但多少能削減他的煩躁與怒氣。

  藝術節已進入到第三天,亞瑟稍微遲來了幾天但還在合情合理的範圍;白天,這些藝術家們前往三葉城的大小街巷演藝廳中,展現自己的才華,夜晚則回到住宿的皇宮,參加每晚舉辦的晚宴,主題各各不同。

  今晚的舞台專門獻給各式各樣的街頭藝人。才華洋溢的各式街頭藝術家是這個藝術節的主體,其種類之繁多很難以一個特定方向去概括,因此今晚的宴會不過是個爭奇鬥豔的競技場,供王公貴族及有幸與會的人們欣賞:有人裝扮成雕像只在特定人士經過前突然動作,有人手上同時甩著十來樣東西,有人在身上畫出美麗的圖案,當然也有人在演奏音樂,不過此種場合下不夠新奇的演出實在無法引起多大注意。

  因此也沒人把目光放到頂著白髮、穿著普通、身旁放了一把吉他、臭著一張臉的維德身上。這正合亞瑟的意,畢竟現在的他只想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想清那些令人煩悶的事。



  該死的阿爾弗雷德。憑什麼在發生那種決裂之後又毫無芥蒂的貼上來,認為一切像從前一樣美好而親密?那個背叛者的腦袋到底裝了什麼。

  他沒來由的想起這兩年來的遭遇。離開皇宮後,他一路逃往方塊國,盤纏用盡將要餓死時才發現可以用賣藝來維生,之後的日子好過許多,偽裝底下,他成了撲克大陸上的名人,旅行開銷基本上不成問題,雖然常得提防盜匪並預備錢財來應付突發狀況,在宮裡過一生的他在日常生活中也碰到不少問題,但跌跌撞撞的走來,總算是往好方向發展。

  偶爾亞瑟也會想起過去的生活。那些掌理國家,住在宮裡的日子,和如今的落魄全然是兩個世界。但思緒總會慢慢被帶往與阿爾弗雷德共度的那段時光,然後以那個雨天作結,當他在現實中驚醒後,留下的只是憤怒與悔恨。他理應忘卻所有的。

  阿爾弗雷德到底有什麼權利,在他失去所有打算重新站起時,又裝模作樣的來到面前---

  「唷,你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啊,要陪本大爺打架嗎?」思緒被一個欠扁的聲線打斷,亞瑟不悅的抬起頭,只見一個白髮男子砰的坐到他旁邊,手上拿著馬鈴薯餅大口嚼著。「嗯?你小子也是玩音樂的啊?難怪不太受歡迎哈哈哈。對了,我就是鼎鼎大名的基爾伯特,請多指教。」

  亞瑟挑起眉毛,直直看向白髮男子的赤紅眼睛。「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

  「你怎麼知道我的全名?」基爾伯特困惑半帶警戒的問。

  「沒什麼,我是雲遊四方的吟遊詩人,各式各樣的事情聽多了。」亞瑟放下酒杯,向對方伸出一隻手,「你好,我叫維德。」

  「啊,你就是那個抄襲我造型又突然紅起來的傢伙?大家嘴裡的話題都是關於你呀嘖嘖。」基爾伯特大力握住亞瑟的手,晃了幾下。順便拍了拍亞瑟肩頭,血紅眼睛裡滿是狂傲不羈。

  「我還不及你名聲響遍大陸,過獎了。」至少不會到黑桃國,亞瑟想。基爾伯特,游走各地的提琴手,拉的一手好琴,不過更為大家所知的是他的幹架技術,自基爾伯特懸起比武的大旗以來,據說還沒有人能打敗他,最後無人挑戰,他只好又拿起提琴靠音樂賺錢。不過亞瑟所知的不止於此,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是少數皇室史上記載的那個--「對了,你是不是----」

  「唉~呀,基爾和維德聊得好愉快哪。」滿是甜膩笑意的聲音響起,亞瑟的鼻子突然貼上白色布料,他猛然後挪一步,只見梅花國王正卡在他與基爾伯特的中間,身體整個往另一邊的方向傾斜。

  「啊,死臭熊走開啦,你很重混蛋!」基爾伯特的聲音悶悶傳來,伊凡卻滿臉笑容地更往那方像壓過去,引起又一陣的哀號。

  「維德好閒喔,怎麼不去表演呢?舞台快要空了喔,快去嘛,不然要不要我請黑桃國的貴賓來聽你專門為他演奏呢?」梅花國王的笑意間明顯彌漫著一股黑氣,亞瑟皺眉,看著伊凡揮手叫僕役把台上表演得正起勁的小丑趕下台,他沉下臉,一口將酒飲盡,抓起吉他往舞台走去。

  台前原本聚了一小群人,在亞瑟抱著吉他上台後也散了,多數人甚至懶的瞧他一眼。亞瑟拉來一把椅子坐下,將吉他放上大腿,靜吸一口氣開始彈撥琴弦。金屬得錚錚聲化成單音,單音合成和弦,輕輕的傳遍大廳。四個和弦之後,亞瑟抬頭,台下群眾依舊沒人搭理他。

  於是八個和弦之後,他開口歌唱。



  阿爾弗雷德暗自慶幸自己平時有好好鍛鍊身體,才可以在被揍了幾拳後,還若無其事的出席晚會,雖然腹部依舊隱隱作痛,害他晚餐不能吃太多。那個白髮男子真是莫名其妙!他不過是太想念亞瑟以致擁抱錯人,為什麼就挨了一頓打啊?阿爾弗雷德‧F‧瓊斯可是堂堂黑桃國王!

  整個晚上,他都抱著甜點,在宴會廳裡走來走去,到處看看有什麼新奇有趣的東西。當他看見白髮混蛋抱著吉他走上舞台時,忍不住嗤笑出聲。真蠢,音樂怎麼可能在這爭奇鬥艷的競技場上成功呢?阿爾弗雷德將眼光轉回面前的人體彩繪師身上,隱約聽見一陣吉他聲輕巧傳遍大廳,但那不過是吵雜環境中的微弱背景音樂罷了。黑桃國王打了個哈欠,無聊的看著女人身上畫的各式鳥類,然後突然有歌聲清楚傳達耳邊。

  如同清泉般清澈而美麗的男聲。

  他猛然回過頭,看向舞台,那男人正閉著眼睛,邊彈奏吉他邊唱歌,阿爾弗雷德從眼角餘光瞥見,四周的人同樣轉過頭,往舞台看去。

  整個大廳突然安靜下來,只剩下白髮男子乾淨而好聽的歌聲。

  那歌聲肯定摻了魔藥。阿爾弗雷德腦袋一片空白,雙腳不由自主的移動,擠過重重人群,向台前走去,只為聽清那動人歌聲。白髮男子正在唱一首關於大海的歌,海邊小鎮的故事。阿爾弗雷德從未住過海邊,此時卻沉浸在歌曲中的悠閒,意識如同規律起伏的海浪,飄盪於那優美的聲音中,他彷彿真的聽到了海浪聲,見到藍色的大海與通往海邊的石階,強烈的海風和著濕氣與腥味拍打著他的皮膚,故事中的少女一身白裙,藍眼睛映著海與天的顏色。

  所有人都停下原本動作,專心聆聽白髮人所唱的歌,他們沉醉於那歌聲與情景,不住往舞台方向移去,演唱者依舊閉著眼,帶領眾人的情緒,離開這狹小的空間,到那比草原還廣大的大海,音樂不斷前行、不斷前行,直到故事終了,歌聲收尾,餘下彈撥的吉他聲仿為海浪拍擊聲,而後消聲於這遙遠北國的寒冷宮廷。

  熱烈的掌聲在靜默之後響起,阿爾弗雷德也不禁高舉雙手,大力鼓掌,他看見白髮男子緩緩睜開眼,琥珀色的眼珠掃過眾人,卻在對上他眼睛的那一刻皺了下眉。那男人站起身,稍稍鞠了個躬便快步走下舞台,在阿爾弗雷德感到奇怪,又想向他搭話之前,那抹身影已便鑽出人潮,消失於宴會廳外的昏暗長廊中。





  「先生,」亞瑟滿不耐煩的轉過身體,面向後面那位穿著隨便,同樣停下腳步的金髮男人,「可否請您不要再如同騷擾般,一直跟蹤我嗎?」

  鏡片之後的藍眼閃爍了下,男人歪過頭,樣貌無辜的道,「欸,你在說什麼呢?我們不是恰巧住在同個地方,行經的路也會恰巧一樣啊?」

  「但這不代表您也需要和我同個時間踏出宮廷,然後一起出現在我演唱的地方。」他雙手抱胸,瞪著對方,「現在三葉市滿城盡是藝術家與精彩表演,無論您的嗜好究竟如何,也不必從第一天就跟著我的表演跟到現在吧?」

  得到的回應卻只是大大的笑容與毫無掩飾的讚美,「但是,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歡維德的歌與故事!你的演出不管看幾次都棒透了!!」阿爾弗雷德天真的眼睛真誠的看向他,如同過去幾百個夜晚般。

  ……該死。亞瑟轉回身體,快速向前走,想把那傢伙遠遠丟在後頭卻立刻聽見追來的腳步聲。

  「啊,你真的個性超奇怪的耶,有個像我這樣的粉絲不是件值得開心的事嗎?
你真的是我所見過第二厲害的人耶…」

  「哦,那第一是誰?」亞瑟隨口應道。

  隨即而至的是意外的沉默,只剩下足以震碎街道的腳步聲。又行了一小段路,他才聽見阿爾弗雷德的回答:「一個…噢這不重要。」那聲音恢復一如既往的開朗:「是說,為什麼你沒來過黑桃國演唱啊?你是黑桃國的人對吧,怎麼從來沒聽過你呢?」

  「我是方塊國的人,您怎麼會有此想法?」亞瑟故作鎮定的說道。

  「你模仿黑桃國百姓講話的樣子特別入神啊,你真的不是黑桃國的人嗎?啊,那真的是個很美的國家,我出生成長都在那裡。」

  「十分抱歉,那正好是我最不喜歡的地方。」亞瑟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向滿臉困惑的阿爾弗雷德,「我想我終其一生都不會踏足那片土地,冒犯了,可以請您別再如此跟蹤卑微的遊唱詩人嗎,黑桃國王陛下。」

  然後他在對方有所反映之前,大步離開。





  那傢伙究竟在想什麼……。亞瑟手捧熱茶,瞪視著桌上攤開的書本,思緒卻全然飄於九霄雲外。自從自己狠狠揍了他一頓,又在當晚演唱後,阿爾弗雷德便對維德這個人產生極大的興趣,用他那自孩提起便旺盛過頭的好奇心到處打探維德的資料,各式傳聞、評價,以及在三葉市期間的演出地點,幾乎所有能查到的資料都被那傢伙給摸了遍,接著他每天出現在維德的演出地點,抓到機會時便上前和亞瑟搭話,就算亞瑟表現得多麼不厭煩,阿爾弗雷德還是不氣餒的一直跟來,害他必須不斷編些新故事才不會和當初的那些睡前故事重複。

  是有多狂熱--亞瑟將目光轉向手中的紅茶,裡頭躺著一坨果醬。梅花國的奇怪喝茶法,他依舊比較喜愛黑桃國加糖加奶的紅茶,但剛剛女僕端紅茶給他時便非常順手的挖了一匙果醬進去--但願他永遠不會意識到自己的真實身分,就算他倆之間已沒任何關聯,亞瑟仍隱約覺得這會引來天大的麻煩,他還為此在進行偽裝魔法時特意把粗眉變細……

  「唷,你在幹嘛。」背後突然出現男聲,亞瑟的思緒猛然回到現實,看向身後一頭白髮的狂傲男子。

  「沒什麼,睡前閱讀罷了,想收集一些故事素材。」他啜了一口紅茶,酸甜的果醬味混著茶香在嘴中擴散開來,「這裡藏書豐富,不利用一下太可惜。」

  「啊~鼎鼎大名的說故事家原來也是要看書的啊,我還以為那些東西都是憑空想出的。」基爾伯特自行在小圓桌旁的另一張椅子坐下,血紅的眼睛看著自己的臉。

  「要不閣下認為故事是在半空中任人抓取的嗎?」亞瑟翻過一書頁,連頭都沒抬。

  基爾伯特打了個哈欠,側過頭又繼續說話,「書很難帶著旅行,我後來並不常看。黑桃國的藏書豐富嗎?」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呼吸一窒,隨即用平靜的聲音說道,「那地方我沒去過,不清楚。」

  「啊~別這樣,我知道你是誰,北極熊(梅花國王)告訴我的,那啥,老理查的兒子?難怪你會知道我的全名,你們宮廷裡有那種舊資料是吧。」

  「噓!」亞瑟放下茶杯,警戒地用眼神掃過四周,確認四下無人後才回頭看向那用手撐著頭的白髮男人。「但願梅花國王沒把我的身分昭告世人。」

  「安啦,他還想看你和黑桃國王之間的互動,你的身分一洩漏就不好玩了。你和老理查長的真不像耶,粗眉毛呢?」

  「…我用魔法易容,那不是重點。倒是你,五十年前的紅心國王,為什麼還那麼年輕?」

  「你還真的知道我的過去啊…」基爾伯特倒向椅背,看著天花板上畫的天空,「其實我有黑桃國的血統。皇室成員原本就比一般人長壽,而你們黑桃國的人在某一狀況下又可以活更久,具體的運作方式我不清楚,但我從某時候開始就再也沒變老了。說起來你爸還曾經想幹掉我,因為那麻煩的血統。」

  亞瑟皺眉,陷入思考,這種說法他也聽過,但沒人告訴他確切情況。王耀一直沒死,父王死在正常年紀,自己則在近幾年沒有老化的跡象---
-
  「是說,你為什麼要一直躲著黑桃國王?你們以前應該生活在一起吧,他看起來不像壞人而且挺喜歡你的。」

  「你也是失去王位的人,難道不恨那該死的背叛者嗎?」亞瑟挑眉,問。

  「哪有!!威斯特超可愛的!!」白髮男子突然激動得大喊,隨即意識到失態而冷靜下來,「其實我並不是正統王位繼承人,看。」基爾伯特解開衣服上方的鈕扣,一拉扯,蒼白的胸膛就這麼露出來…左邊胸口是紅心,亞瑟內心默念起那童謠,卻見基爾伯特的左胸上空空如也。

  「你的胎記…?」

  「一生出來就沒有。」基爾伯特聳聳肩,「因為當時老王死掉,新發現的正統繼承人又太小,所以他們就找了我—繼承人的哥哥—暫時坐上王位。然後等厲害的本大爺把國家搞好,無人能敵後,路德也長大了,於是我就退位。當然為了不要讓有心人利用我成為路德的障礙,他們對外搞了個叛變的事,我變成所謂的流亡人士,但我和威斯特的感情還是超~好,他還常常請我回去吃飯。」

  「但我是正統繼承人,而那傢伙是真的搞了個叛亂。」亞瑟苦澀的道,「可惜我國胎記位置太過尷尬,無法秀出給你看。我曾是他的養育者,最後結局卻是如此……我恨他。」

  他們靜默了一會,最後才由基爾伯特開口。「不過,這種自由自在到處旅行的生活也不錯呀,」他伸了個懶腰,「另外,黑桃國王應是依舊仰慕著你的吧,亞瑟柯克蘭。」




  兩個禮拜後的某日,阿爾弗雷德在表演結束後來到台前。

  在他揭露對方身分的那天之後,阿爾弗雷德便不再一直跟著他,但依舊天天出現在維德的演出場所,時至今日才又突然上前搭話。

  「嘿,我明天要回黑桃國了,我的宰相氣炸了要我立刻回家。」

  「您能在此出現已是奇蹟了,」王耀就不曾給他這麼長的休假,他將吉他放回琴袋,抬頭回給阿爾弗雷德一個完美的公關微笑,「一路好走。」

  「欸~你也太無情了吧~」阿爾看著維德笑完便打算離開,「好歹我也是你這個月最大的粉絲,作為回報你冬天結束後來黑桃國表演嘛~」

  「目前並沒有此計畫,但很謝謝您這個月的支持。」亞瑟站起身,走下舞台,準備離開表演場所。

  「喂,對了,你之前不是問我講故事唱歌第一厲害的人嗎?」阿爾弗雷德追上前,擋在出入口處。

  「您想起他是誰了?恭喜。」他抬頭看向眼前的龐然大物。

  「我沒有忘記他----他是我最親愛的人,我一生都不會忘記他,雖然之前做了些事情讓他離我而去,現在完全消失了蹤跡…扯遠了,我想問的是,你旅行過這麼多地方,有沒有看過一個金頭髮、綠眼睛,比我矮一點,粗眉毛的男人?像毛毛蟲一樣那麼粗的眉毛。」阿爾弗雷德露出一個微笑,用手指在眉毛上下拉出一個誇張的空間,「他就是世界上第一厲害的人,但現在不見了,如果你有見過他並方便告訴我當時狀況,我會相當感激。」

  阿爾弗雷德溫柔的藍眼睛令他有點看呆了。亞瑟趕緊低下頭,咕噥了一聲:「抱歉,並沒有」,便鑽出門的縫隙,踏上外頭熱鬧的大街。

  一路上,心臟依舊砰砰跳著。



TBC
抱歉,拖了一個月,終於來填坑了,一填就是五千字,也算是聊表心意(明明只是太囉嗦
文章不通順的地方請見諒,目前有中文退步的跡象><但生活一切都不錯,開始上學了表示每天可以在筆記本上寫下一些劇情(老師憤怒
雖然很愛亞瑟,但週週與美國人相處後還真想表示...阿米這渾球有夠可愛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這人表示雖然看多了與米英綁在一起的露中
也多少習慣了露中出沒(?
但是對露普也完全沒意見XD
該說是對這配對執著程度不高嗎....?

但話說阿爾國王你都不會覺得這歌聲很熟悉嗎??
還是說亞瑟也做了變聲處理!?
另外...我喜歡有點像是跟蹤狂的阿爾國王阿阿阿!!
不過亞瑟的內心糾結看了的確讓人有點心疼....
但最後阿爾國王說的好阿!!

最後祝作者在土叔家一切順利!!!
Rui | URL | 2011/10/04/Tue 23:44 [編輯]
>>Rui
因為露普是我第一個BL配對,所以比較執著一點(艸

啊------每次經你提醒我才會發現有BUG耶...反正阿爾看(?)起來是音痴所以對聲音的辨別能力搞不好不高,又亞瑟應該做了變聲處理,或用不同方式唱歌...(隨意的傢伙
主要是:太早讓阿爾發現亞瑟身分不就不好玩了嗎XD阿爾一定會當機立斷的撲上去,所以就讓他們先這樣啦,但黑桃國王心裡應該默默有底了

謝謝你:)目前在土叔家過得頗快樂:))
盈杉 | URL | 2011/10/06/Thu 18:45 [編輯]
久違(?)
噢老天!天啊!我被狠狠的戳中心臟了!!!
我能想像阿爾說話時的那種感覺,那個在他新中永遠最愛、最厲害的人--
啊啊啊啊啊我總是被米英搞得心情大好(?)!
隔了那麼久,我現在再看,我發覺我更愛這種文筆了。
好吧其實我看到露普的時候曾一度猶豫要不要看下去,因為CP也是露中,SO考據了一陣子,不過這並不是主要原因,好吧。我曾離開米英好幾個月。
雖然我暫時離開了,不過我一直都沒有忘記,我知道我會回來,這裡就是我的終點,無論如何,我走過多少地方,米英都會是我最終的目的地。

扯遠了咳。
一拖再拖,好不容易放寒假了,我可以大肆沉溺在米英裡了哈哈(?)
其實露普也沒關係,我也很喜歡阿普。重點是米英嘛!

雖然有點小瘧不過小別勝新婚!阿爾你就繼續加油吧!太容易得手不會珍惜啊!
......話癆了真是不好意思。
以上~感謝作者呈現這麼美好的米英:)

阿芙 | URL | 2012/01/19/Thu 13:23 [編輯]
Re: 久違(?)
>阿芙

歡迎回來XD也謝謝你再次來這裡留言~
我也總被米英弄得心情大好,雖然現在能量補充有點不足,產量也不豐orz
中途也有點怠惰,生活不似從前單純,但為了愛還是努力生出一些些,雖然速度是從前的三分之一左右orz
說句悄悄話,我都不敢回頭看自己從前寫的東西(艸
至於露普...真抱歉,因為是我第一個喜歡上的BL CP,大概有點意義QvQ
阿爾的路還很長...希望我能把它走完
也謝謝你的閱讀:)
盈杉 | URL | 2012/01/19/Thu 19:42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