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18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亞瑟化名>>維德注意
*列.支敦斯.登—莉莉‧茨溫利


十八
  「維德先生!」少女清越的聲音穿過此起彼落的叫賣聲與海鷗鳴叫,從正後方響起。

  亞瑟放下手中掛著的好幾件衣服,回頭一望,那位金髮少女正滿臉興奮的看著自己。

  「莉莉陛下!」愉快不由自主的爬上嘴角,亞瑟向前跨出一大步,拾起那隻白皙小手笑著便是一吻。「真高興能再見到你。」

  方塊女王害羞的笑了,她逕自拿走亞瑟懷裡過多的購物袋子,踏入流動的人潮要他跟上。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好開心呀。你來這裡多久了?」

  「昨天剛到,原本打算採買完物品後便往鄉下小鎮去。方塊王室來這裡度假嗎?」

  「不全然是…今年春天特別溫暖,法蘭西斯陛下於是決定提早把辦公搬來這裡,等秋天再回首都。」

  「那個紅酒混蛋還是一如既往的隨興啊……」亞瑟向前踏出一步,伸長手臂不讓打折菜攤前的龐大人群撞上莉莉。

  她回頭一笑以示感謝,雖然那些急躁的人們一見是女王通過便馬上大叫著各位冷靜一下,尊貴的女王正通過此地呢,並連連鞠躬為自己方才的失禮賠個不是。

  他們好不容易才離開那名為春季市場的戰場,踏上城裡的主要大道。莉莉舒了一口氣,抬頭問向亞瑟:「來宮裡住幾天吧?哥哥以及陛下也很掛念你呢。這裡有全方塊國最美的海景,況且你也好久沒歇一歇了。請務必答應,我很懷念維德先生的歌聲與故事啊!」

  那雙藍色的眼睛正如同城外的海水一般清淨,亞瑟不自覺地被空氣中那股悠閒氣氛感染,他露出微笑,右手放在心口微微鞠了個躬,「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兩年前剛流亡到方塊國時,方塊皇室在最必要那刻伸手拉了亞瑟一把。

  當時即將冬天,亞瑟身上的財寶也將近用罄,他像個流浪漢般晃進方塊國首都,踅過從前參訪時與方塊國王一同經過的大道,失神的望著枯萎的樹,最終坐在廣場中央的石柱底下,抬頭看向路盡頭的皇宮,任由冷風迎面撲向身體。身上衣物早已不合天氣,但他仍倔強地坐在那,收緊雙臂不讓冷空氣大量灌入皮膚,而不願走入小茶館甚至躲在公園林木之間。

  他的意識不自覺地飄回撿到阿爾弗雷德的那個傍晚,那天的天氣和今天差不多—

  「亞瑟?」

  一個男聲驀地將他拉回眼前,一雙華麗得誇張的高跟男鞋出現在石磚地板上,亞瑟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聲大得耳朵發痛,出口的聲線卻依舊冷靜。

  「先生,俺叫維德,聽無你叫誰。」

  「你的魔法漸漸失效啦,眉毛跑出來了。」

  他唰地伸手撫上眉頭,皺眉抬頭看向那男人,金髮碧眼的法蘭西斯。

  「跟我來,你一副快死掉的樣子。每次受委屈時就是那種姿勢,大老遠就看出是你了。」

  法蘭西斯扶起他走向方塊皇宮時,亞瑟覺得五個月以來的疲累突然統統湧上身體。


  他兒時曾在方塊皇宮住過兩年,因此十分清楚,法蘭西斯雖然是個混蛋,但是個對他不錯的混蛋。

  在對方的盛情邀請下,他住進方塊皇宮的內宮,待的依舊是當年被父王送來時所睡的房間,但一切景物已與當年不同。

  亞瑟很快的與新任女王—莉莉‧茨溫利交上朋友,出身方塊國軍事大家的少女,哥哥瓦修就是前任大將軍,目前出任方塊國財政部長。

  法蘭西斯對這位新客人的真正身分什麼也沒講,但聰明的莉莉馬上便看出,這位男人便是之前出現在自己登基大典的前任黑桃國王,剛開始流亡生涯的亞瑟‧柯克蘭。

  她什麼也沒說,仍舊平靜而愉快的與「維德」一起閒聊歷史與神話,談談音樂及撲克大陸上的美麗風景,甚至一起刺繡—莉莉剛開始也看不出,這位理應威風凜凜的前黑桃國王,竟是手藝精巧的刺繡愛好者。

  亞瑟多少也察覺出,莉莉那雙靈動的眼睛早已看出自己身分,但他倆心照不宣,持續這段特別的友誼。

  住了將近一個月,某天談論音樂時,亞瑟拗不過莉莉的要求,開口唱了一首歌,出身貴族大家的她大為驚豔,直說亞瑟擁有全世界最美麗的音嗓,並建議亞瑟可以試試看到貴族家裡表演,以作為將來養活自己的方法。

  在莉莉的引薦下,亞瑟確實試了,也獲得還不差的評價,但那種奢華拘束的場合使他不自在,尤其要曾經高高在上的亞瑟柯克蘭變成貴族的小丑,還得提防自己的身分不被認識的貴族識破,搞得他疲憊不堪。

  最後,亞瑟在咖啡館內找到未來的出路。那個寒冷的下雪天裡,應付完貴族後他跑到咖啡館裡喝茶,一個小男孩在媽媽和朋友談事情時,突然哇哇大哭起來,大叫著好無聊,怎麼哄也安靜不下來,店主人也不好把母子二人趕到雪地中。亞瑟坐到男孩面前,開始對他講故事,穿插一些當年編給阿爾弗雷德聽的童謠。男孩很快便安靜下來,瞪大眼睛聽的亞瑟講故事,而當他中途講到口乾想喝點茶時,回過頭才發現整個咖啡館的人都將頭轉向自己,認真聽著故事。

  維德的名號從此傳開,直到遍及整個大陸。



  莉莉領著亞瑟,走進一條長長的階梯穿越住宅區,一路下到海邊,然後沿著濱海小路,踏著海潮聲,朝方塊國夏季皇宮去。

  方塊皇室的夏宮距離首都約兩天路程,分為兩個部分:外宮與內宮。外宮為辦公與接待外賓的地方,內宮則為皇室成員自用,度假休閒或是邀請自家親友來住,簡而言之即為皇室的別墅;兩棟皇宮分別建成,出入口也不相同。前者位在小鎮主要大道的盡頭,後者則隱身在近海住宅區旁,一片樹林之中。

  他們一面閒聊,一面走入蓊鬱森林裡的小徑,森林盡頭便是城牆,守門士兵向他倆深深一鞠躬,拉開大門,奢華美景即現眼前。

  內宮上層是一個修剪整齊的花園,中央有一蓄水池,倒映藍天與綠樹,海鳥時常飛至上頭,在水面畫出陣陣漣漪。下層為內宮主體,大窗戶的二層建築,面海房間走出陽台即是沙灘,旁邊還有個游泳池,直接面向大海。

  獨自擁有一座私人沙灘,在這溫暖的海邊,眼睛所見盡是海藍與天藍,海浪與海鷗叫聲不絕於耳……亞瑟總認為,方塊皇室實在過於享受生活。

  「歡迎光臨,維德先生,」莉莉回頭對他一笑,海藍色的眼睛閃耀光彩,「這裡是全撲克大陸最美麗的皇宮,想待多久便待多久吧。」



  「唷唷,真是稀客。」那個男人從大老遠便高揮著手,邊扭動邊快速走過來,「哥哥好想你啊,小~亞~瑟~~」法蘭西斯甚至還張開了雙臂,做出擁抱的姿勢,完全沒有方塊國王應有的樣子。

  「別碰我,變態!」亞瑟大叫,躲過法蘭西斯的胸膛,順手揍向對方的腰部,「然後你認為你的子民都是聾子嗎,別叫我那個名字。」

  「你這粗眉毛,就算變成那什麼詩人還是沒有氣質沒有愛,真令哥哥傷心….」法蘭西斯摀著受創的腰部說道,「這裡只有我和漂亮的莉莉兩個人,我們早就看破你這假裝浪漫的偽裝—好啦小亞瑟—維德,哥哥認錯就是,把你的拳頭放下來。」

  「真搞不懂為什麼方塊國不會滅國。」亞瑟沒好氣地道,「然後現在明明才四月,你們為什麼就搬來這裡度假了?」

  「這叫享受人生,而且在這邊生活還離那些吵死人的貴族遠一點,」法蘭西斯撥了撥及肩長髮,「黑桃國的人才死腦筋不懂生活,難怪一個國王比一個國王還要怪,如果你當初好好教育阿爾弗雷德,帶他出去玩的話--」

  「陛下,要讓維德先生住哪個房間呢?」見亞瑟的臉色越來越不對勁,莉莉趕忙出手轉移話題,隨即收到亞瑟略帶謝意的眼神。

  「噢,這個嘛……」


  法蘭西斯安排給亞瑟的房間不大,但直直面向大海。當年隨著方塊皇室來此度假時,也是住這個房間。

  面對法蘭西斯,他依舊沒擺好臉色、嘴上不饒人,但心裡其實相當感激對方。

  亞瑟便在這景色優美的海邊住下,多半時間都待在宮裡,使用宮中設施又或坐在沙灘上單純望著大海發呆;時而進城逛逛,繞過那些迂迴的階梯穿梭於海邊住宅,心情好的話會帶上吉他一起行動。

  日子十分美好,幾乎讓他忘了那些苦悶—直到阿爾弗雷德出現的那晚。




  那晚和往常相同,亞瑟在皇家私人書房中,與莉莉談天,法蘭西斯也加入話題,不時與亞瑟意見相左,搞得整個書房都是他倆的爭論聲。

  聊到一半,另一股吵雜的對話從走廊那頭傳來,他們安靜下來,聽著那吵鬧聲越來越大,正當亞瑟想開口揶揄方塊國「優良優雅」的僕人訓練時,吵鬧者的聲線開始清楚可辨。

  熟悉的、響亮活力又喋喋不休的高頻男聲。

  阿爾弗雷德的聲音。亞瑟幾乎是馬上從椅子上跳起來,想找個小門離開這書房,無奈聲音傳來之處便是唯一可辨識之出入口,又以阿爾弗雷德驚人的腳力來看,過不了多久那男人便會出現在書房。

  亞瑟只能僵硬的坐下,將情緒暫且穩定、憤怒暫時壓住,瞪了法蘭西斯一眼後,裝作沒事的拿起一旁的書翻閱。

  法蘭西斯被瞪得莫名其妙,一時也搞不清亞瑟眼中乍現的慌亂緣由為何,但當他看見跟著瓦修一同出現於門口的男人時,便立刻明瞭了。

  黑桃國王阿爾弗雷德‧F‧瓊斯,正衣著隨便的在堂堂方塊國夏宮中亂晃,口中還大聲嚷嚷著些什麼。--到底是怎麼教小孩的……法蘭西斯伸手揉了揉太陽穴,看看強作鎮定的亞瑟又看向佇立門口的兩人。

  「Scheisse*…」原本殺氣騰騰,金色短髮差點就要倒豎的前方塊國大將軍,在看到亞瑟也在書房內時便罵了聲髒話,左手拍上緊皺的眉頭,神色尷尬的站在那。

  亞瑟的眼神緊瞪著書上的字母、莉莉不自在的僵坐在那,法蘭西斯饒富興味的看著書房內發生的事,等待唯一不受影響的阿爾弗雷德將怎麼行動。

  「唷,原來你們自己住在這麼漂亮的地方啊,害我繞了好久才找到你們,是說明天會議幾點在哪裡然後有沒有東西吃……」他無視僵硬的氣氛兀自滔滔不絕,不過眼睛很快的就飄到房裡坐著的白髮男子身上:「啊,是你!維德你怎麼會在這,都不來黑桃宮,等一下可不可以唱歌給我聽--」

  亞瑟將眼睛移開書本,看向滿臉興奮的阿爾弗雷德,扯出一個微笑,「啊,是您啊,黑桃國王陛下。失禮了,沒想到您這段時間也住在這,」他放下書本,站起身走向門口,「看來您和方塊皇室有重要事情要談,畢竟三個最重要的成員都在這裡—我真不該待在此打擾諸位的,晚安,陛下。」

  他尚未等任何人作答覆前便快步走出房間,忽略阿爾弗雷德在後面大叫著的「等等」,跑了起來,一路衝回房間。


  「天殺的該死的…」一陣狂怒直衝他的腦袋,亞瑟回房後立刻拉出行李袋,打開所有的櫃子一股腦的將物品往袋子裡丟。

  他從沒想過竟然會在方塊國又遇上阿爾弗雷德,而且同樣的又在皇宮相遇—那些別國皇室是拿他當笨蛋耍嗎,等著看他和阿爾弗雷德鬧笑話,明明已經決定不再和那個人與那個國家有任何牽扯了—亞瑟煩躁的扣上第一個袋子的扣子,回頭又要去拿第二個行李袋。

  「喂喂,小亞瑟,冷靜啊,你不會真的要走吧?」法蘭西斯的聲音出現在門口,亞瑟抬頭,看見長髮男人邊梳理著金髮,邊倚在房門口,問。

  「我完全不知道貴國原來還有接待黑桃國的貴賓下榻此處。」他憤憤的道,經過法蘭西斯面前準備去拿樂器。

  「關於這點,哥哥道歉,」法蘭西斯逕自走進房間,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但誰叫你們黑桃國沒在這裡設豪華到合那小鬼意的行館,又他也不願意去住城裡旅館,直說住方塊宮風景最好,霸道的很。說到這點,雖然已是往事,但你當初為什麼不把他教成一個正常一點、有禮貌的男人啊?」

  「這又不是我的問題,」亞瑟沒好氣的道,「我作國王時明明也行為得體,又如果他肯受我的教導……今天會落到這局面嗎?」他低頭去撿另一雙備用鞋,假裝對於往事輕描淡寫。

  法蘭西斯嘆了一口氣,繼續道,「他也只來個三天,都待在正宮住宿與行動,我們原本都算準你倆不會見面的,誰知道他神通廣大發現還有內宮這東西,自行闖入那個隧道通來這裡,被瓦修撞見,吵不贏他又不能讓他亂逛,只好引著他來找我和莉莉,沒想到你當時也在。」

  「等等,你說他自己找到那個隧道?另外敢問方塊國的士兵們都瞎了眼、聽不到嗎……」內宮與外宮由一個地下隧道連接,入口做了特殊掩飾,外人根本發覺不到它的存在,亞瑟當時也常常在隧道出入口處迷路。

  「總之,就是發生一堆不可思議的事件……」法蘭西斯揮揮手,打算結束這話題,「不過更令我驚訝的是,他竟然認不出你是誰。」

  亞瑟聳聳肩,「以外型與聲音來看,我完全是另外一個人,當初一眼看出我是誰的你才不正常。況且,」他嘆了一口氣,「我特別提防著他。」

  方塊國王沒問什麼,只是撐著頭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我勸你別走。他已經指定想看你表演了,你如此提防著他只會讓那小子多增疑心,不如裝作沒事的住下來,反正他再住兩個晚上就走人了。」他微笑道,「更重要的是,哥哥還沒教會你這死板的傢伙,怎麼盡情享受這邊的生活呢。」

  亞瑟停下收拾的動作,回頭看了法蘭西斯一眼。輕佻的方塊國王臉上滿是愉快的微笑,還對他眨了眨眼。吟遊詩人哼了一口氣,放下肩頭的吉他,跌坐在床上,「好吧,為了你欠我的美好長假。」







  他靜靜的睜開眼,意識游移於睡夢與被子的重量間,落進屋內的光影淺紫微亮,唯一不變的是夢境中不斷重複的那段旋律。
  吉他聲,隨著清晨的微風送進房間。阿爾弗雷德伸手揉了揉眼睛,踉蹌走下床舖,白色的窗簾隨風高高的起伏著,他拉開門,讓清晨微涼的海風撲面而來,還有那更加清楚的音樂聲。
  陽台外的大海正是黎明景致,太陽尚未露臉,但雲霞已被染成七彩,近地平線處一片橙紅,頂上的天空仍閃著黯淡星光。
  近岸礁石依舊黑暗,大海則是一片粉紫,倒映著些許天空的顏色。海面看似平靜,卻能看見風所吹出的紋路,如同鱗片般閃耀;阿爾弗雷德從未看見這麼多的顏色同時出現在一個地方,儘管部分顏色色系相同,卻能看出其間微妙之差異,所有顏色調合在一起,柔和的塗滿整座天與海時,更是一片難以言喻的美。
  而那吉他聲不止歇的響著。琴弦彈撥聲與譜成動聽的旋律,和著唦唦海潮聲,平靜的奏出最動人的背景音樂。
  阿爾弗雷德的目光沿著浪花尋找,順著隨風飄來的樂音搜查,依舊難以看出那聲音究竟從何傳來。
  他決定親自去尋找那源頭。踏出陽台,走下階梯,腳掌陷入柔軟的沙中,阿爾本著直覺向前,呆愣的循著吉他聲而去。
  在沙灘的中點處,他看見另一條腳印劃過沙灘,向著海邊而去,抬頭,腳印終點的礁石上果然坐著一個人影。滿頭白髮的男人。
  是他…!
  阿爾弗雷德瞪大雙眼,高高的抬起腳,在難以行走的沙灘上奔跑起來。
  那悵然的旋律越來越大聲,時而歡喜,時而憂愁,似在描述他曾經的行旅與悠然哀愁,所有的情感皆揉合在那金屬錚錚聲裡,陣陣飄蕩,隨著海風,傳到整個大陸去,打動每位聞者的心。
  似是聽見來人的腳步聲,白髮男子回過頭,對阿爾弗雷德皺了一下眉,卻依舊彈著吉他,沒讓那音樂止息。
  太陽在此時浮出雲氣,金色的陽光射向海面,那頭白髮更將耀眼,琥珀色的眼睛和金黃陽光一樣閃亮。
  那優美的旋律蓋住了巨吼般的海潮聲。


  阿爾弗雷德突然發覺,自己似乎無可救藥的迷戀上這樣的美麗。


  ……而自始至終,能讓他心動的人都只有那麼一位。


TBC

註:Scheisse=德文的大便之意

又是拖了很久的一篇(跪)
因為目前住在海邊,所以把一些元素拉進來寫了,很愛那種風情。
阿爾弗雷德第N次愛上亞瑟啦XDD終於有點進展的感覺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終於旅行到方塊國了!!
意外的......喜歡瓦修////

我好喜歡這種關係,我期盼很久的關係。
亞瑟跟哥哥就該是這種關係才是!然後我好迷戀方塊國的景色啊~~~~

阿爾你應該是亞瑟限定探測雷達吧!如果不是陰魂不散就是命中注定啦~
我喜歡阿爾不斷不斷的愛上亞瑟這個設定(燦笑)
阿芙 | URL | 2012/01/19/Thu 14:13 [編輯]
>>阿芙
我也喜歡瓦修!!可惜他只出來一下子而已,我好愛那句髒話而且要是瑞士腔(shut up
哥哥是好人,米英中常見的關係XD
方塊國的景色就是我假想中的海邊XD就是把現在住的城市更理想化歐洲化吧

阿爾不斷愛上亞瑟超棒的~其實這裡的隱藏意思是...因為阿爾只會愛上亞瑟所以他愛上維德就表示他發現維德就是亞瑟(全錯
阿爾就像專門釘亞瑟的蚊子~~(被阿爾揍
盈杉 | URL | 2012/01/19/Thu 19:46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