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日記】11.18 上學以來
11.18
  截至今天,在土耳其學校上課已接近兩個月,從一開始的興奮,到中途的低潮,最後慢慢走出沮喪,努力讓自己快樂些。
  學校是交換學生生涯的重頭戲,畢竟我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此度過,而土耳其學校又是世上少數上學時數這麼長的地方,雖然比起台灣,著實是小巫見大巫。
  剛開始,我對自己抱了很高的期待,期盼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融入新班級,交到很多土耳其朋友,改變從前那個孤僻的自己。
  最初,一切看起來充滿可能性,所有人都對你充滿了好奇與熱情,不斷上前來找你講話,噓寒問暖,去福利社買東西也主動邀你一起走,還在第一個禮拜就被邀請一同去逛街;而我也努力地「討人喜歡」,每天書包裡都裝著台灣帶來的小禮物,等待時機送出去,還拿出一大堆台灣的明信片,一一寫給同學,希望能留給他們好印象。
  至於同校的交換學生,我近乎愛理不理,並不是討厭他們,但心中一直重複著出發前,歸國交換學生給的建議:「跟當地人要好,別太常和其他Inbound(交換學生)混在一起。」
  但所謂的蜜月期根本持續不到一個月。
  三個禮拜後,參加完那場超級開心的馬拉松活動,我的心情一下子墜入谷底,久久爬不上來。當初熱心的同學依舊都是好人,只是他們開始把注意力從我身上移開,每節下課就消失不見去找自己的朋友聊天;而我仍然改不掉自己的孤僻,就算寫了很多明信片,我連和人家問聲好都有困難。
  我對自己很失望,寂寞的不知所措。
  好幾次,邊上著課聽著英語混雜土語時,便開始想念台灣,從前在女中的班級。那個班級人數雖然是這個班級的兩、三倍(33 v.s 14),同學之間卻感覺更加緊密,而我就算行為奇怪,仍然在離開那刻,收到大家給我的滿滿愛心與祝福。
  我想念十一點就吃便當的日子、舉手抗議不要開冷氣的日子、下課搶電腦用的日子、上課睡覺打混的日子、和朋友們講中文興奮的日子、在教室裡看著同學穿拖鞋穿吊嘎的日子……
  就算知道自己來這一趟很不簡單該好好珍惜,面對交友上的無力依然絕望。
  但幸好,我的接待家庭給了我很多溫暖,而同校的交換生也願意接納回頭去找他們的我。
  而且,幸好我來自的是中國文化與佛道文化。
  我逐漸想起,在台灣時,我最初也是習慣一個人的,總要過上好幾個月,才能慢慢融入班級,而這次,雖然語言不同,我也一樣能有適應的一天,至於寂寞,我從前都挺過來了,這次一定也行。
  另外,佛教裡不都講隨緣的嗎?有時候,我們就是無法改變外在環境,畢竟因緣尚未成熟,再怎麼去求,也不會有結果,不如就靜下心來等待,豁然開朗的那一天。而關於那些不如意,怕什麼呢,中國文人最厲害的就是豁達的心態了,而我有好大一本的古文觀止能汲取他們的精神。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追尋快樂,而自娛娛樂也是我的專長之一,不是嗎?
  我便如此這般的走出了低潮期,畢竟我也找到了一些讓自己開心的方法,包括寫些中文文章給台灣的親友們看,藉此得到一些鼓勵;又或假日到這大城的某一角落逛逛,從假當地人變成真觀光客。

  回頭看來,那段低潮期其實也不算什麼,就是在外待久偶爾會哭夭一下。


  然後最近幾天心情都不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經過同校美國人的要求,同學們開始用土耳其語和我講話,而神奇的,這些微地拉近了我們的距離,儘管我還是聽不大懂,口語更是一團糟,但能用土耳其語和外國人講話大概帶給了他們一時的新奇。偶爾主動和我搭話也足夠讓我開心上幾小時。
  雖然不知道下一波低潮期何時會出現,但希望我能時時保持著這種愉快心情,別讓抱怨毀了這人生中僅有的交換學生年度。




  打了那麼多,其實一開始最想講的是,今早獨自吃早餐(家人都在睡)時,在難得一現的好天氣下,把最新寫好的撲克米英同人文校完稿,一整天都期待著放學回家發文,大概也因此心情不錯。
  說來奇怪,當初寫這篇文章是為了能讓意識脫離無聊的課堂,想隨著亞瑟的腳步旅行,但當我真正寫到那階段時,自己也展開了一段未知冒險。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