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我的土耳其家人
我的土耳其家人

  土耳其人來自亞洲,許多生活習慣與思想和中國人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們自己也以”與日本有相似習俗”為榮(大家都愛日本唄),不過因著所在環境的不同,我們仍是有頗多差異,以下便以我接待家庭的一日,為例介紹:


  先從一日之始開始。
  平常的上班上學日,我的大姐約六點起床,六點半出門,因為她的學校位在離伊斯坦堡兩小時車程的伊茲米特(Izmit),又嫌住外頭太麻煩,於是每天皆如此通勤,和伊斯坦堡永無止盡的交通博鬥。我六點半起床,打太極拳,在昏暗的餐廳獨自弄早餐,然後七點五十分到家門口等校車。二姐約莫八點鐘起床,然後趕忙做些出門準備,塞一小時的車前往卡德柯伊(Kadıköy),亞洲岸的市中心,上課。她今年大學沒考好,現在上重考班,打算捲土重來再戰,當初大姐也有經歷這些。
  爸媽約莫在十點到一點之間起床,吃早餐,爸爸運個動後下午出門上班,媽媽則做起每天一成不便的工作:打掃、看電視、織東西、煮飯,或許出門串個門子或是買些食材,周一與周五則去上編織課程。
  假日的早晨就比較單純了—其實得從下午開始算。若沒有什麼計畫,土耳其人總睡到中午過後才起床,慢條斯理地吃早餐,然後躺回床上繼續睡或坐在電視機前,偶爾出個門拜訪親友、買個東西,就這樣消耗掉純為放鬆的假日。

  土耳其的早餐豐富,但一成不變。主食是麵包或simit,一種裹滿芝麻的美味貝果,土耳其人通常把麵包拿來抹上起司或奶油,沾蜂蜜或天然果醬吃。醃橄欖總是一大碗放在桌中央,味道嘗起來不壞,但對大部分的外國人來說,過鹹。番茄與黃瓜是早餐常有的新鮮蔬果,兩者都是生切著吃,最後配上水煮蛋灑鹽巴、胡椒,再加上必備的熱紅茶,即是一頓豐盛的土式早餐了。
  有空時,土耳其家庭會一同坐下,好好吃一頓豐富的早餐。在我家,只有假日能達到這種狀態,問題是吃早餐之時,往往正午已過。


  土耳其人對清潔有著不可思議的執著。進到任何一個超市亦或便利商店,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大排清潔用品,洗衣粉、清潔劑一大包、一大罐醒目的擺在那兒,不容人們忽視它的存在。雖然這裡的積塵量不如台灣多,平時動不動就能聽到家人拿著吸塵器東吸西吸,每兩個禮拜轟媽就會請人用清潔水把家裡擦過一遍,平時家中保持著一塵不染的整潔,我第一天來到土耳其時,到家後轟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抓著我的行李箱把輪子擦過四五遍。
  「家」對土耳其人來說,是重要的雕堡,裡面要舒適、整潔而體面,至於外面的世界呢,太髒太亂了,自己得加乾淨最重要。出門在外時,土耳其人能夠隨便丟垃圾、對滿地狗大便視而不見,但一回家就要脫掉上衣外褲,換上乾淨的居家衣物,不讓外面的髒物進到家裡。
  至於台灣人呢,至少在我家,對於這種事好像沒那麼在意。地要每天拖、地板每星期擦,但這種基本面做完,其它如何就放給它隨便罷。
  土耳其人對於室內裝潢頗重視,倒也不一定用高級建材或雇請時尚室內設計師,但居家環境要舒適而好看。房子裡鋪滿地毯,沙發不能太舊,牆上、桌上常放有裝飾品,雜物要收進櫃子裡,整體要看起來整齊又有品味,讓來做客的人們無處批評。


  我的土耳其家人一天大概吃兩餐:變成午餐的早餐,以及晚餐。晚餐通常是一碗湯、一個主食配上一個主菜,有時還有一盤沙拉,吃的順序倒和中國菜完全相反,先喝湯,再吃主菜,最後吃主食。湯多為濃湯,其中有些需要經過一天以上的熬煮,程序繁複。有的要先煮好雞湯,有的得先泡豆子,通常所有配料都爛爛的混在一起,味道豐富,頗為美味,畢竟轟媽平常沒事在家,就在煮這些湯或菜。主菜的功夫也不少,是各種食材、香料的大雜燴,通常是燉豆子或蔬菜加上一些碎牛肉。主食有米飯、義大利麵、麵包這幾種,米飯是加油加鹽炒,義大利麵是水煮加油生吃,味道糟糕到我發誓回台灣後一年不吃義大利麵。沙拉就是生菜伴橄欖油,有時則加些清淡醬料。
  懶的煮菜時,便叫外賣,有披薩、速食、魚、雞、沙威瑪等等能選擇。


  下午,我四點半下校車後會先去散個步,五點多回到家,二姐通常比我早一點到家,大姐則行蹤不定。冬日時分,五六點天便已全黑,土耳其人會拉下窗簾,讓屋裡的光絲毫透不出屋外,因為若讓這些光消失在黑夜中,大片的玻璃窗會讓鄰居們把你的家看得一清二楚—這讓土耳其人無法接受。
  吃完晚飯後,大姐二姐通常待在房間讀書,而轟媽則坐在電視機前看整晚電視。家裡有兩台電視,一台轟媽專屬,一台給姐姐們看,轟媽一整個晚上都待在那間電視房,等轟爸回家然後兩人一同看電視到深夜。
  電視似是土耳其人的最大娛樂,電腦反而沒這麼吸引人。土耳其的電視頻道超過三百台,節目的確不少,連續劇每個時段都能找到,每天都有各式娛樂節目,新聞倒是每台都差不多,盡播些車禍現場、路上蠢事、網路影片,偶爾報些國內政治重大事件,國外大事很少提及。
  我們家最常看的節目,就是政治批判、連續劇還有娛樂節目。政治批判通常只有轟媽在看,其氣氛非常平靜,就一群人圍著桌子講話,討論幾個議題,不像台灣的各種激情演說。連續劇多如繁星,每天的新聞過後,好多頻道都有不同的連續劇播出,這通常是轟姐們在看。大部分的連續劇背景是伊斯坦堡,講一些親情與愛情的種種糾葛,和民視那種夜市人生有點像,有許多灑狗血的鏡頭與誇張的劇情,並牽扯不少倫理問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每每有家中少女未婚懷孕的情節發生,整個家庭便像突然遭到重大變故般,所有家人眼神呆滯;受到最大衝擊的通常是父親,發精神病或狂打小孩、不認女兒的劇情都有。所有連續劇皆有一種有趣的共通點,即是一段劇情告一段落時,畫面會轉到伊斯坦堡的各式風景,海邊、海峽等等,似是在告訴大家,就算這是個擁擠又莫名其妙的大城,還是有諸多美麗的。
  娛樂節目的種類就多了,有歌唱秀、選才秀、答題秀、跳舞秀,雖說和台灣存在的種類差不多,但我個人認為內容比較有趣,另有一點很不同的是,現場總動員一大堆人,來賓密密麻麻圍滿舞台,連音效、跳舞用的音樂都是現場伴奏。


  關於洗澡,土耳其人的看法和台灣人頗不同。
  雖說他們對於居家環境有種不可思議的潔癖,對於自身的乾淨卻沒那麼在意,往往三四天才洗一次澡,好像洗澡是某種神聖儀式般,洗完澡時都要特地強調自己今天「有洗澡」。洗澡的時間點頗為隨興,有時間有意願便去洗,而且常常是在出門和朋友聚會前。
  這種習慣也算情有可原,畢竟土耳其的氣候不如台灣潮濕,又根據另一名土耳其人所表示,他小時候因為水費太貴,他媽媽一個禮拜只幫他洗一次澡—在星期天的晚上。
  關於浴室,看起來頗高級的,沐浴間的拉門為透明玻璃,不過通常多項功能合一,既洗澡也洗衣—洗衣機大多也放在浴室裡。他們頗重視浴室的清潔,每次洗澡都像打仗一樣,洗完澡要把玻璃門上的水珠擦乾,並把浴室四散的頭髮撿乾淨,讓浴室用過看起來就像沒用過一樣,光是清潔往往就耗掉我洗澡的一半時間。


  約莫十一二點,我就無法再睜眼撐下去,為了隔天的六點半能順利爬起床,我通常直接倒向床,在些微的電視聲與偶爾的家人聊天聲中入睡。
  至於我的家人到底幾點上床呢,我老是搞不清楚。二姐時常吃完晚飯就睡,睡個三四個小時再起床讀書到深夜(倒和我在台時的作息相似),平時或許一兩點吧;大姐有時出門到很晚,十二點多才回到家,平時上床時間大概也是一兩點;媽媽有時二點,通常是等爸爸回家吧,但有時三四點時仍能看到電視房的燈亮著。至於爸爸,相當神秘,或許是三四點,有時是十二點,和他何時回家也有關係……至於他何時回家,我完全沒個頭緒,連他的工作也很神秘—晚出晚歸,有時平日在家,有時假日消失。
  總之在我睡著時,我的家人們多半還醒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