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20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亞瑟化名>>維德注意
‧澳.洲>>奧斯特

二十

  亞瑟深吸了一口氣,睜開眼睛,迷迷糊糊的瞪向頭頂上的天花板。老舊的木造建築,在這潮濕的南方像是要滴出水、生出苔一般。

  他花了五秒鐘,才認出自己身在何方,挺身坐起,頭還有些暈,腦袋混沌如漿糊,亞瑟搖搖晃晃的下床,撐著疲憊的身軀與混亂的意識,扶著牆走到桌邊,一屁股坐上椅凳。

  頭腦不斷叫囂,亞瑟扶著頭,意識尚未從昏睡中醒來,靜待一會兒,等暈眩感稍稍消失後,他才睜開眼,看著桌上擺放的草藥,以及靠近窗邊的那只籠子。

  五隻老鼠,兩隻緊閉雙眼,兩隻病懨懨,一隻活蹦亂跳。

  亞瑟抓起桌上的紙,對照老鼠身上的號碼,迅速複製下一些草藥名稱,略為思考後,又添加一些藥名,嘴上一邊唸唸有詞,身子一邊站起,抓起椅子上的衣服開始更換外衣。

  他提起隨身背包,將錢袋塞進外衣內裡,並將紙與城市地圖放進隨身包,從抽屜裡抓起幾樣藥草嚼下肚,並確認易容沒問題後,便踏出房門,走下吱嗄作響的樓梯。

  旅店的飯廳很空,八張桌椅只坐了一兩個人,亞瑟轉身走向櫃台,敲了敲木頭桌面,一名婦人從廚房內踱步出來,手上捧著兩個三明治,看見亞瑟後焦慮的面容扯出一個微笑。

  「早安,維德先生…」婦人掏出一張紙,將三明治打包好,「這是您昨晚要求的食物,當真不坐下好好吃一頓早餐?」

  「早上好,海德太太,」亞瑟將食物放進包包,抬頭說道,「時間寶貴,我還得進城買些藥品、找些解決方法…你的女兒與先生身體好些了嗎?」

  海德太太露出一個疲憊的微笑:「女兒好一些了,但先生仍然下不了床,真是年紀大了身體也差……真感謝維德先生給的藥草,沒想到您除了對藝術在行,這類醫學也懂這麼多。不斷出去找藥真是辛苦了,您的身體也受到了霍亂的影響,對吧?」

  「身體稍微不適,但情況不算太糟,更何況我得趁還能行動時,快找到解方才行。」雖然亞瑟清楚的知道,身體的各種症狀幾乎不准許他外出,「藥草是年輕時的興趣,沒想到來這後還派得上用場。」
  亞瑟從錢袋中掏出幾枚銀幣,放在櫃台上,「我恐怕還得在這裡多待幾晚,這是房錢,今晚應該能拿到一些新配方,明早也請幫我準備早餐,謝謝。」



  亞瑟於一周前踏入這個城市,離黑桃國邊境不遠,扼住黑桃河的一座商城。

  河上行駛的船隻為這座城市帶來生機,許多商品與商人在這裡上岸,被輸往大陸的更裡處,布勒伊城,一座富庶的河港城市,黑桃國的重要商城。

  仍是皇室成員時,亞瑟曾到過這裡兩三次,但除了近水與繳稅誠實外,他對這個無重大事故的城鎮沒什麼印象。

  現今卻不同了。一場霍亂襲捲南方諸城,這原本是隔幾年便發生的事,通常不會造成太大疫情,等高峰過去狀況也會轉好;但奇怪的是,今年布拉伊城受到的影響特別大,大半居民感染疾病,已有數十人死去,霍亂重創了繁華的商城,於是當亞瑟一週前踏入這裡時,見到的不是記憶中繽紛的布勒伊,而是病懨懨的城市,以及人們眼中的疑惑與絕望。

  亞瑟拐入一個轉角,靠在木柱子上喘著氣,他拿出三明治啃了幾口,又拿出水袋往嘴裡灌。頭暈伴上肚子裡的疼痛,讓他幾乎想就此倒下,但心中有個強大的意念,要他撐著身體繼續往前走,畢竟他或許是城中,唯一有能力與意願做出解藥的人,其他人不是臥病在床,就是逃離這城。

  進入布勒伊並住下後,亞瑟很快的意識到這裡的不對勁,隨即展開調查並尋找解藥的同時,自己卻也染上疾病。他抓了一些老鼠,在病倒後用老鼠及自己的身體做實驗,病情的確有轉好的跡象,但仍是很糟。

  他從來沒有想過,年少時為了魔法而研究的藥草,除了流亡後保命用的易容,有朝一日還能救人。雖然霍亂的解藥還沒找到,儘管發現一些治療感冒症狀的配方,最核心的藥草還沒出現。

  亞瑟停下腳步,站在面向大街的一間藥草店前。這條大街原本應為布勒伊重要的貿易幹道,但經過傳染病的侵襲,路上根本沒什麼商人在做買賣。他皺眉看著藥鋪前、今日才出現的各種箱子,走進敞開的大門,裡頭也堆滿了大大小小的木盒,原本擺滿藥品的櫃子全被清空,好像這間店並不存在似的。

  不過店裡頭傳有物品碰撞的聲音,亞瑟循聲往櫃檯探去,半禿頭的店老闆正在移動地面上十來個箱子,微胖的身軀微微喘氣,一面站起身,將櫃子裡包好的藥草放入箱中。

  「咳嗯,不好意思。」亞瑟等了一會兒,見老闆毫無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出聲喚了聲,「今天不營業嗎?」

  老闆全身震了一下,猛然抬頭看向亞瑟,隨後站直身體,右手拍著左胸的心臟嘆氣:「唉,維德先生,您別來得這麼無聲無息嘛,真是嚇到我了。抱歉啊,正在清理店內的東西,太過專注了。」

  「藥鋪打算結束營業嗎?受到貿易量大減的影響?」

  「這是我們的家族事業,我沒打算結束它,只是遷店罷了,抱歉前幾日沒跟您講…」店老闆拿下眼鏡用布擦了擦灰塵,挑起一邊眉毛看向亞瑟:「我打算搬到城西。」

  「城西?」亞瑟面露困惑,「我記得那是布勒伊發展較落後的地方,河的另一岸,裡頭不是農家便是富人的別墅,沒什麼商業活動,你怎麼會想遷到那裏?」

  「維德先生,我雖然是個商人,但命對我來說比錢還重要,」老闆戴回眼鏡,黑色的眼睛看向亞瑟,挑起的眉在額頭上擠出條條皺紋。「您沒聽說嗎?這次的瘟疫很邪門,其他城鎮雖然有受到波及,但遠不如布勒伊的疫情嚴重,數十人病死了啊,先生,整個城像被詛咒了一般。奇怪的是,布勒伊的城西,也就是河的另一岸,霍亂沒傳得這麼嚴重,當然也有人生病,但不像這岸病的這麼多,也沒什麼人死。城裡有能力的人,很多都搬到那頭去了,我現在不過是在追逐潮流。城西的繁華程度雖然遜了這裡好幾倍,但比起待在這絕望的城市,不如搬到那兒去。啊,這是我新店的地址,兩三天後會重新開張,歡迎您再過來」老闆掏出一張紙,放到櫃台上交給亞瑟,「抱歉,我真多話,您需要什麼藥呢?大部分的藥草都還留在這裡,還沒過河。」

  「嗯…」亞瑟從包包裡掏出紙,唸出藥名,「白芍、膠飴、蒼术、荊芥、連翹、炙根草,這幾項看起來蠻有用的,然後我想多試試看茯苓和牛蒡子。」

  「您真的是很厲害的藥師,維德先生,到底從哪裡學到的?」老闆忙碌的在各個盒子間翻找,拿出亞瑟需要的藥草,「然後您真是個好人,一個外地人願意留在這裡幫我們解決問題。」

  「反正帶著一身病不能出城,別的地方也不會接受我……」亞瑟手撐著頭等待老闆拿藥,一邊思考起來。他確實沒有必要留在布勒伊,幫坐在首都的那個混蛋解決這問題的。亞瑟在抵達隔天曾想過離開這城,但這事情的蹊蹺引起他的興趣,而且布勒伊城的老百姓們不壞,他無法昧著良心,放任這城市崩解。儘管他早已不是國王,王耀當年教他的國君之道,竟仍時時影響他的行為。「噢,對了,你有冰星草和苟芎嗎?我知道這可能不太好找。」

  老闆手上拿著藥草,皺眉看向亞瑟,「冰星草和苟芎?唔,十分北方的藥草,不過我這兒正好有一些,數量不多,都給你吧,反正在這南方也沒什麼人知道那怎麼用。」他將手上的藥草放上櫃台,轉頭去找亞瑟新加的兩項。

  「真不塊是布勒伊城最大的藥鋪,這兩種草也有。只是從前用過,想說試試也無妨。」


  離開藥草鋪後,亞瑟來到黑桃河畔,雇了一條船駛到城西去。

  城西和城東相比,顯得安靜多了。僅有河畔有商家,其餘則是住宅,甚至還有農家,簡直難以相信渡了河,城市的景觀就完全變了樣。

  關於霍亂的傳說並不全然正確,河畔區域仍然死氣沉沉,但當亞瑟更往岸上走,進入另一個住宅密集區後,景象便全然不同了。

  似是完全沒受到疫情波及般,街道的商家與活動正常運行著,走在路上不必擔心會有等待火化的屍袋,病懨懨與絕望的人們也沒有出現,偶爾能看到生病的人,但多半只是躺在床上靜養的小孩或老人,不似布勒伊市中心的全城陷落狀。

  他走進一間咖啡廳,叫了一杯茶,坐下聽聽市民們的閒言閒語。咖啡館總是蒐集情報的最佳地點,閒人們進到這喝東西聊天,亞瑟聽著聽著,也啜了一口茶,隨即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瞪著茶杯裡的黑紅色液體。

  他起身拋下人們的閒言閒語,端著茶走向櫃台,坐在吧檯前的椅子上,檯後的老闆正在泡咖啡,困惑的看著突然走過來的亞瑟。

  「呃…這位客人,請問茶有什麼問題嗎?」

  「請問你們用的是哪裡的茶葉,為什麼泡出來的茶特別好喝?」前黑桃國王的僕人都知道,亞瑟柯克蘭對喝茶有著不可思議的執著,「來布勒伊城幾天了,這真是我喝到唯一能入口的紅茶。」

  店主人打量亞瑟一會兒,笑了出來,「想必您前幾天都待在城東吧,難怪特別喜歡我們的茶。是這樣的,其實和茶葉的關連不大,布勒伊城可是擁有各地送來的貨物,好茶葉不缺,關鍵出在水源。」店主人頓了一下,雙手交叉放在檯上,「我們這裡的水,可是從西邊幾公里的湧泉處引來的,喝起來甘甜,泡出來的茶也自然好喝。」

  「原來如此。」亞瑟抬頭,讓熱茶流入喉嚨,實在是太好喝了,「你能再給我一杯嗎?」

  「當然,」店主人微笑道,「城東的水真的很難喝啊……」

  「所以整個城西用的水源都和城東不同?」

  「對,城西的水大部分是用西方那湧泉,城東就用黑桃河水了,所以我寧願在這偏僻的城西開店,也不到布勒伊市中心。」老闆將熱水注入茶壺,茶葉慢慢將開水染紅。亞瑟皺眉,陷入沉思,他覺得這之中似乎埋藏了一些關鍵線索,但確切方向卻仍迷糊。他低頭不語,直到店老闆泡好茶,將茶杯放到他面前,「請用。」

  亞瑟抬起眼簾,看著茶杯裡的紅色液體,他舉起茶杯嘗了一口,意識與醉人茶香融成一塊,一個念頭突然閃過他腦海。「能夠請你…再給我兩袋水嗎?外帶。」




  「噢該死的。」亞瑟睜眼看見完全黑暗的房間,暗自咒罵了一聲。

  從城西回到旅店,體力耗盡的他,磨完新藥後就直接倒向床鋪,一路睡到夜晚,目測天空亮度,約莫已經過了晚上九點,街上的活動也陷入沉寂。

  亞瑟伸手抓了抓睡亂的頭髮,走到桌前點亮燈,從包包裡掏出城西買的麵包,切成一片片來充飢。暈眩感神奇的消失不少,亞瑟喝了一口從城西帶來的水,眼睛瞥向籠子裡的老鼠,然後瞪大眼睛,驚訝的看著籠子裡走動的老鼠,原本病到快死掉的小動物們,現在竟然精神良好的在喝水。

  亞瑟從椅子上跳起來,跑到櫃子前拿出藥草,重新調配了一次睡著前、加了冰星草和苟芎的藥,以城西的水來調製。他自己先服用一些,然後再餵給老鼠們,抽出紙張寫下配方,並寫下一些隨機的想法,關於布勒伊城的霍亂。

  忙碌一陣後,睡意再度襲來,亞瑟露出微笑,將桌燈捻熄,重新爬上床。

  「事情快解決了。」他自言自語道。


  隔天亞瑟起床時,身體狀況之好讓他以為病已好了大半。事實倒與料想相去不遠,再餵了一次藥草後,中午時分,老鼠已全然恢復活力,在籠子裡跑跑跳跳,亞瑟露出真心的微笑,並磨好藥草拿去給旅店老闆娘。

  精神良好的他,再次進入城裡,一邊尋找冰星草與苟芎,一邊調查霍亂的真相,還去城西又提了一些水,事情的脈絡越來越清晰。

  問題來自於飲用水的來源。城西與城東最大的差異便在此,或許人口的密集度也有些影響,但水畢竟是生命之源,每個人的必需品,又能對整個城區都造成影響的因素,似乎也只有供水這項了。

  這也解釋了為何城西的偏遠處所受影響較小,因為離河岸近的居民仍然引用黑桃河的水,和城東的所有居民一樣,而偏遠處的供水來源,則是另一處湧泉。水的乾淨程度會影響一個人的身體狀況,再加上霍亂來襲,原本虛弱的身體便極易病倒,但若飲水乾淨而無問題,一般人的感冒症狀不會如斯嚴重。

  經過兩天的調查後,亞瑟更加確信了飲用水加重霍亂的想法,同時,他所調配的藥方發揮效用,治好不少人的疾病,這神奇配方的名聲迅速傳開,讓亞瑟差點忙不過來。問題是,冰星草與苟芎皆是此地難見的草藥,就算尋遍了所有藥鋪,這兩味藥也難以尋得。


  唯一的辦法就是向官府求援了。

  最初,亞瑟請老闆娘代替他到市政府那兒,說明霍亂嚴重的來由,以及維德調製出的解藥,要求官員們從黑桃皇宮那邊,直接調來這兩項珍貴而救命的藥草。但官員們對這位婦人愛理不理,老闆娘對於事情的發生經過也無法解釋得很清楚。碰了兩次壁後,亞瑟知道這麼做行不通,只好蒐集各式資料,獨自前往市政府,敲開那扇大門。

  歷經三年,他才重新和黑桃國的政府接觸,這個亞瑟柯克蘭曾代表絕對權力的組織。


  「有事嗎,先生?」櫃台後的小官員皺眉,看著走進來的亞瑟。

  「我要見市長,或是瘟疫特遣官之類的,總之就這裡的頭頭。」亞瑟微抬下巴,俯視坐著的小官,「我已經找到加重瘟疫的原因,還找到了解藥,但這一切需要政府去處理…前兩日托一個人來此報告,官府卻遲遲沒有回應,不知原因為何?」

  「那不過是一派胡言!這裡的病怎麼會需要北方的解藥,而且城市供水之類的我們政府都有做好嚴格把關,先生,你不過是個流浪的賣藝者,我無法容許你在這裡…」官員臭著臉站起身,示意守衛把亞瑟趕出去。

  「難怪這個城的情況這麼糟,」亞瑟聳肩道,「不過我並不需要經由你引薦給這兒的頭頭--我可以自己找路。」他閃身的繞過守衛,直接推開通往內部的大門,奔跑起來,熟門熟路的拐彎,畢竟他—亞瑟柯克蘭,是直接住過這裡的前黑桃國王。

  這畫面他自己也覺得荒唐,一個白髮男人靈巧的躲開守衛的追擊,推開一間又一間的門,抄捷徑、繞暗路,把布勒伊市政府耍得團團轉,最後撞進市長辦公室,轉身擅自把門鎖上,不讓守衛進來。

  「你是誰?」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亞瑟回頭,看向坐在辦公桌的男人—金髮微捲,瞳孔藍色帶點微紫,馬修‧威廉姆斯,他記得這個人,當初和阿爾弗雷德一起搞叛變的新訓兵。

  一股厭惡感從心底升起,亞瑟皺眉,走向市長辦公桌:「你就是市長?」

  「呃—是也不是,現任市長病倒了,我從昨天起代理他的職務,馬修‧威廉姆斯,原本只是瘟疫特派官。」馬修冷靜的答道,話語中完全沒有對闖入者的恐懼與錯愕。「您又是…?請問有何貴幹?」

  「我是維德,吟遊詩人,一兩週前流浪到這個城市,碰巧找到了解藥與瘟疫加重的原因,前幾日就已找到真相,託人來官府稟報卻沒有回覆,真讓我更加明瞭布勒伊災情嚴重的原因。」亞瑟毫不友善的說道。

  「噢,真抱歉,」馬修揉了揉眼鏡下的雙眼,抬頭看向亞瑟,「由於市長病倒,這幾日官府一片混亂,我才剛坐上這位子,和同僚們仍不熟悉,關於有人來稟報這事一點也不知道。原來您就是維德先生,請坐下,但先容我告訴守衛們我沒事。」

  對於對方彬彬有禮的態度,亞瑟有點驚訝,但仍然提醒自己那傢伙是背叛黨的一夥,並自顧自的坐下。

  馬修回來時,手上多了兩杯茶,他把其中一杯放到亞瑟面前,並坐到亞瑟對面,眼睛認真的看向他。「那麼,請您開始解釋一切吧。」

  「首先,威廉姆斯先生,如果您不想同樣染上病的話,我建議您別用布勒伊城東的水泡茶。」亞瑟將身體往後仰,靠向椅背,「布勒伊城災情特別嚴重的原因,在於水源,他們直接飲用黑桃河的河水,但近年來這條河越來越不乾淨,人們喝了身體會變虛弱,加之霍亂來襲,布勒伊城於是全城陷落。布勒伊城西的水源與這裏不同,因此疫情普通,甚至可說比城東保留了更多活力,所以長程上來說,城東得找個不同的取水地。」

  「了不起。」馬修眼睛發亮,「原來是這麼回事,為什麼之前都沒有人察覺…後續處理等會兒再說,那麼關於解藥的部分,維德先生有什麼發現?」

  「基本上我已經找到解藥,治療這件事原本不需要進到官場,直接交給民間自行解決就好,問題是,解藥其中關鍵的兩種藥草,是北方出產且較為珍貴,很難直接靠貿易到手,所以需要從黑桃皇宮調來這裡……冰星草與苟芎。」

  「理解。那我得快點寫報告回去給國王,請他們緊急調藥草過來。」馬修迅速站起身,走到辦公桌之後,「維德先生,您到底是誰,為何一個吟遊詩人有如此聰明的頭腦,還找的到霍亂的解藥…?國王陛下十分醉心於您的表演,之前也再三向我提過您,但您似乎…」

  「大人,這種八卦並不重要,現在要緊的,應該是趕快寫好報告並傳到黑桃皇宮去。」亞瑟冷淡的打斷馬修的話。

  「啊,對,正事要緊。」他掏出紙筆,迅速寫了起來,羽毛筆行到紙張一半時卻又突然停了下來,馬修皺著眉頭看向亞瑟:「但是黑桃國的訊息傳送網絡…不是很快,也不知道這報告是否能即時傳回皇宮……」

  亞瑟嘆了口氣,從包包裡拿出一個印章,「我有辦法。」

---------------------------------------------------------------------------------------------

  「馬修大人從布勒伊市,要求從皇宮這裡,緊急調冰星草和苟芎過去,聽說是找到霍亂的解藥了。」內政副長奧斯特走進國王辦公室,手上拿著一張紙,氣喘吁吁的說。

  「解藥!?終於!」阿爾弗雷德向後倒向椅背,桌上滿是疫情的資料。「但冰星草和苟芎?苟芎可是北方的植物,冰星草則是少見藥品,這解藥到底是怎麼調的……」

  「事態緊急,請陛下快點擬計畫,一個重要城市的存亡就看這個了。」

  「這報告幾天前寫的?」阿爾弗雷德一邊擬詔書,一邊皺眉問道。

  「三天前,只花了三天就從布勒伊傳來首都。上頭同時寫出布勒伊疫情特別嚴重的原因,飲用水的問題。」

  「這次怎麼傳得這麼快?怪的是,為何解藥與謎團同時解決……」

  「上面蓋了特別的印章,王室最高級別的緊急印信。而除了報告外,還有一封特別給您的信……老實說我也不確定這解藥的可信度,無論如何,請您務必看看。」奧斯特雙手奉上信紙,阿爾弗雷德一手接下,瞥見印章的那刻馬上拆開那未開封的信,視線直接掃到最下方的署名處,然後瞪大雙眼,滿臉的不可置信。

  「噢,天啊,亞瑟……」


TBC
亞瑟開的藥名只是我拿房裡的中藥罐,亂湊幾個看起來很帥的藥草罷了(艸)而重大解藥則是胡謅的。
這個故事的由來是十九世紀吧,倫敦有場沒來由的霍亂,有些人卻沒中標,經過調查是自來水公司的問題,一個公司供上游的水,另一個供下游,好像是第一個用科學方法分析的公共衛生案例吧,當然當時的情況沒有這章所述這麼簡單XD
米英兩人大概下章就見面了,拜託你倆動作快點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酷斃了!我就說我喜歡這種探險加上愛情的故事(ry
怎麼辦越看這文我越喜歡亞瑟www 我終於要變成英廚了嗎XD

我真的很佩服這種構思,我也很喜歡利用日常或是平日的知識運用在文章上面,這感覺很棒。中藥我看的霧剎剎,但是完全勾起我的興趣!

看到結尾忽然有種"亞瑟你就永遠當吟遊詩人吧"的念頭,這真糟。
阿爾快呀!娶了這位前國王吧!我的心要動搖了!(被揍)

P.S.馬修你好溫柔///
阿芙 | URL | 2012/01/23/Mon 13:45 [編輯]
對阿,拜託你們兩快點,嗷嗷嗷嗚嗚^q^
所以說阿,亞瑟有那麼多才藝讓我好喜歡
真的像樓上的碰友一樣,越來越喜番亞瑟了♥
然後其實阿,我頗喜歡去看一些藥的名字呢
嗯,我很喜歡那幾個帥帥的名字
然後,動作快點吧兩位(欸
水仔 | URL | 2012/01/25/Wed 21:10 [編輯]
>>阿芙
歡迎加入英廚的世界(告非
因為個人的私心,喜歡把亞瑟寫得又帥又好嘛XD

謝謝你喜歡我的這種任性,只是智識不足於是隨手取得靈感,所以整部作品變來變去的XD 中藥真的頗有趣,各種奇怪的藥名,每種藥有不同藥性,再構成一味藥,不過我想我應該不會讀這門

我也覺得自由自在遊蕩比較好XD 但要陪阿米嘛,而這段旅程終究會為亞瑟與國家帶來很大影響吧
別擔心,阿爾下章就動作了

馬修就是以柔克剛XD蠻喜歡這種溫柔的///

>>水仔
其實該快點的是作者本人(哀傷
亞瑟的多才多藝其實是作者理想化的樣子(現在才發現),抱歉我這英控orz
藥名就是不明所以兒神奇酷炫XD
希望我的靈感增加,懶惰減少...
盈杉 | URL | 2012/02/03/Fri 03:58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