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旅途所見-地中海沿岸遊
  一月下旬,土耳其的學校開始十五天的寒假,扶輪社在此時,為交換學生們安排為期九天的土耳其旅遊。
  旅遊行經土耳其西部,地中海沿岸的部分,這區域地形曲折、碧海藍天、古蹟遍布,夏天是熱門的旅遊勝地,既能在海邊遊樂又能增添人文素養。冬天在此旅遊的我們便有點怪,許多店面關門整修,也不能跳海游泳,不過大型旅遊景點幾乎由我們包場,能盡情遊覽與拍照,倒也是樁美事。
  旅遊方式沒什麼好提,上車睡覺、下車尿尿、吃好住好、景點拍照,標準的旅行團模式,沒辦法盡情的發呆與觀看,但整趟旅程下來,仍是給我不少感想。

  土耳其是個保有許多古文明遺址的地方,其歷史可上溯至兩千年前的羅馬時代,以及更久之前,兩千五百或三千年前的古文明,這趟旅程中我們去了其中的七個,包括著名的特洛伊,以及古代世界七大奇觀建築。遺址裡頭多是廢墟,還有一些殘存的高聳石柱,街道、石棺及大劇場猶存,一些神廟、浴場、房屋、城牆,仍能看出曾經的壯麗,但更多的是滿地經過人類加工的石頭,由其遍布範圍及劇場的座位數就能看出,從前聚落的大略景況。
  站在現場,想像著從前的建築景況,會有種悵然感,再怎麼偉大的建築,再怎麼強大的文明,到了最後還是煙消雲散,變成無人居住的廢墟。我們腳下踩的、隨意當椅子坐的石頭,都是幾千年歷史的東西,如今卻四散在蕭然的廢墟中,突然感嘆到在時間面前,一切都是這麼渺小。
  不過人們終究想盡辦法,想抵抗時間所帶來的毀滅,他們發明了博物館這玩意兒,把特別珍貴的寶物從廢墟中帶走,在精心照顧的環境下保存它們,將這些寶物帶到好遠好遠的地方去--甚至是越過國境,作為國力強大的象徵,歐洲人當初便這麼幹,中國與土耳其皆是受害者。
  對於我這遊客來說,遺址裡的空白減少了不少觀看的樂趣,好像建築的整體性更降低了一層,而那些珍貴的文物,或許還是在原地觀賞較有感覺吧。而博物館又能保存古物多久呢?把時間拉長遠,博物館的大門終有一日會毀壞,沒有東西能夠永遠存在。

  旅遊時頗有趣的一件事,在景點不太常遇到土耳其本地人,多半遇著的是操著不同語言的外國人。當然,這些景點都是國際水準,自然吸引許多外國人前來,但土耳其人之少,讓我有點驚訝,明明當時是寒假,在台灣的有心父母早帶著孩子出門到處跑。
  或許是度假形式的不同,土耳其的有錢人家,多半在居住地以外擁有一棟房子,位在恬靜的鄉村或優美的海邊,假日時就去那兒住上幾周,而不是四處遊覽,像這次旅遊途經的一些地方,部分交換生在這之前便已去過,因為接待家庭在當地擁有居所。另外,觀看文化景點或許比較累人,土耳其在地人對於他們國際級的景點,也不怎麼熟悉,我的轟姐光在伊斯坦堡,就有幾個古蹟與博物館從未去過;儘管土耳其政府為國民設計出一大福利,博物館卡,參觀文化景點免錢(要不平均門票台幣兩三百),只限土耳其人申請,但看來他們仍是興趣缺缺,倒便宜了我這外國人—拿學生證申請得手,整個國家的景點都像我家似的。

  旅途中另一個給我衝擊的,是旅伴,即是同在伊斯坦堡的各國交換生們。雖然平常彼此還算熟稔,但九天旅遊大夥日夜綁在一塊,各種文化的磨擦更加明顯。
  和我成長的環境相比,這些外國人表現出來的世界真是放縱而多采多姿,我反而成了最突兀的一人。
  他們多半晚睡,回飯店後混混玩玩到深夜,隔天集合時遲到個十分鐘至半小時,令我大為光火,然後在遊覽車上瘋狂聊天或倒頭大睡,而我一個人坐得遠遠,安靜看著窗外的景色。
  墨西哥人多半嗜菸,巴西人愛派對,接吻飲酒對他們來講司空見慣,美國人則是出國後墮落得快,個個染上菸癮,並時常買醉,原因之一是美國的飲酒年限太高(21歲),讓他們逮到機會就瘋狂飲酒。
  我是唯一一個沒穿耳洞的女孩(根據台灣傳說,穿耳洞下輩子會當女生),唯一一個不愛喝酒的人,唯一一個在酒吧吵鬧音樂中,無法跳舞的人,也是去酒吧時唯一一個沒化妝的女生。這次旅途中我第一次嚐了酒,啤酒和一點點伏特加混果汁,啤酒是我不甚喜愛的黑麥汁味,伏特加太苦澀,葡萄酒太嗆鼻,可能我前世就已立下決心,今生再也不喝酒,要不我怎麼完全無法喜歡上這種一般人口中的醇美汁液。
  我在台灣接觸到的青少年很乖很單純、很壓抑,出來看到這些美洲人,讓我時常目瞪口呆。但轉念想一想,青少年不便是如此?在轉變的年紀裡,努力使自己特別、長大,或許憤世嫉俗,或許喜好玩樂,但如此展放出來,試著體驗人生與尋找方向,應該比壓抑、延緩青春期更好一些吧?
  出國當交換生,就像一次的大放縱與成長,只是我放縱的方法和他們比較不同罷了。


  整趟旅途下來,我最喜歡的有四個地方,棉花堡,Perge,伊茲米爾(Izmir),和加里波利(Gallipoli)。
  棉花堡算是土耳其最重要也最奇特的景點,即是那個白色石灰岩所構成的,由高而低的溫泉水塘,像是巨人採出的白色階梯,其石純白如棉,卻凝固如堅石,天然溫泉流淌其中,匯聚成一池池淡藍色的水,在冬天時,熱氣化為清煙,瀰漫在這神奇地景上,把整個棉花堡薰得像仙境般。依規定,在棉花堡得赤足而行,擁有奇怪紋路的石地有些刺腳,但時涼時溫的水很舒服,身在這難得景點令人興奮,而抬頭一看,遠處高山積滿白雪。
  棉花堡近處有個大型遺址,這裡曾有聚落居住,但頻繁發生的地震使他們拋下此地。由於這是第一個參觀的古遺址,大夥兒特別興奮,連石棺墓區都晃了好久。城市的大門、廁所、大街、排水道、劇場、市政廳等等,都還留有大略模樣,但只作為廢墟。抬眼望去,遠處是積雪高山,近處是世界奇景,還有滿地碎石,光看碎石便可知從前此處的聚落規模,如今卻化為烏有。

  Perge是離安塔利亞(Antalya,土耳其最著名的地中海度假勝地)不遠的一處遺址,現今的規模不大,卻意外給我特別的感受。這裡曾是羅馬統治的一座城,曾是貿易繁盛之地,主要街道有四百公尺長,兩旁存有一塊塊石板與分隔牆,代表曾經的一間間商鋪,外加廣場四周,全盛時期這城或許有上百間商店,商品源源不絕由河上輸來,來到這座大街上,水源流過大街中間的輸水管,人潮或許也曾擠滿這條街。城市有大浴場、一萬四千人座的劇場、一萬兩千人座的體育場,另有座男子教育所(未成年的男孩全裸在內受訓),規模完整,觀看遺址仍能想像出昔日盛況,從前附近的山頭或許布滿房屋吧!如今卻什麼也不剩了,配上陰陰的天空,這座不特別壯麗的遺址,不知怎的特別令我惆悵,感嘆世間萬物的變化,就算強大如羅馬帝國,在地中海沿岸建造許多偉大城市,最終仍被毀滅,消逝在歷史之中,徒留石頭建造的建築,勉強持續撐起曾經的繁華,但更久之後,連這些也不會剩著吧?

  伊茲米爾是土耳其地中海沿岸,最大的一座城,人口數四百萬,在土耳其國內排名第三。我只在這座城停留了一個下午,它和伊斯坦堡一樣,都是急速擴張的大型擁擠城市,那種應令我厭煩的熟悉,但出乎意料的,我頗喜歡這裡。它同樣靠海,同樣有渡輪,但比較溫暖,城市的年齡也比伊斯坦堡年輕,幾百年的老建築不多,倒有一些十九、二十世紀留下的西化建築與殖民建築。
  剛抵達時有遇到三個當地的美籍交換生,和他們一同在海邊喝熱飲,還乘坐馬車繞了一陣,很愉快,但其後大夥兒匯聚,社交、聊天、喝咖啡,我情願獨自走走,於是脫離群體,在城市晃了一整個下午。我在一處市場大迷路,購物不是我所愛,但看看人們在賣什麼卻頗有趣,而且這裡的市場比伊斯坦堡生動活潑多了。伊斯坦堡著名的大市場與香料市場,早已被觀光化淹沒,到處賣的都是那幾樣「土耳其風味」玩意兒;相比之下,這市場賣畫、賣燈、賣鍋具、賣魚賣肉賣乳酪,看的我目不暇給。尤其這裡的室內市場,有兩層樓,規模不大,但小巧可愛,市場圍成四方形,走廊兩側有一間間店,每間店都是一間房間,由一扇扇矮小的門通行,小門後面便是一座店面,裡頭賣了各式有趣的商品,並依店主人的個性,布置成不同模樣,每座門走進去都是一個新天地。
  這城市和伊斯坦堡一樣是大城,但其中夾雜的好看殖民建築(此地曾被義大利占領),被漆成鮮豔顏色的房子,還有特別對我胃口的伊茲米爾麵包,加上種類豐富許多的路邊攤(有棉花糖!),在在都使我在一天內喜歡上這城市,和伊斯坦堡不相上下。

  加里波利位在達達尼爾海峽,地中海與馬爾馬拉海的交接處(馬爾馬拉海更往上接則是黑海)。一戰時,土耳其與德、奧一夥,對抗英法俄聯軍,當時聯軍有意攻下達達尼爾海峽,好讓俄羅斯能直接從黑海通到地中海,更順利打贏戰爭。當時鄂圖曼帝國已遭蠶食鯨吞,威力不如以往,但他們派了凱默爾,其後的土耳其國父駐守這裡,此戰耗時近一年,而這位無敵會打仗的將軍守住海峽,逼退聯軍,造就一戰歷史上最著名的戰役之一。那場戰爭中,十三萬人死去,二十六萬人受傷,雙方血戰十一個月,如今此處成了國家公園,綠樹蔽山,面向大海,氛圍寧靜,幾乎看不出這裡曾發生殘酷戰爭。
  這裡冬天風大,異常寒冷,我們抵達的那天還飄著細雪,淡藍色的海上因此飄了一股雲氣。景色相當優美,看似毫無人煙,我們在海邊下車,突襲而來的狂風冷到讓我尖叫,眼前是碎石岸與飄著細雪的海,真難想像當初在如此低溫下,仗是如何打的。海邊有一大塊石碑刻下凱默爾講的話,更旁邊另有墓碑,紀念在此死去的紐澳聯軍。
  石碑是這麼寫著的:「那些在此流血並喪命的英雄們…你們現在身在一個友善國家的國土上,所以安息吧。對我們來說,強尼與阿荷美特(分別是英語與土語的常用姓名)兩者間並無分別,皆是共同長眠於此,我們的家園。而你們,母親們,揮淚送別兒子到這遙遠的國度,你們的兒子此刻在我們的懷中安息了,在這塊土地上喪失了性命後,他們也成為我們的兒子了……」
  或許是政治因素吧,或許是為了表達自己的胸襟吧,但無論如何,這段文字真的淺顯卻異常優美,表達了一種對敵人的包容與愛,畢竟都是在戰爭中喪失年輕性命的人們。儘管土耳其人的死傷者更多,這場戰爭其後帶給土耳其不少苦痛,凱默爾卻說出這番話,對同樣死在這裡的聯軍致敬,以廣大的胸襟與關懷,讓我心中不由得的對他產生敬佩之意。
  在加里波利停留的時間不長,但因著那景色與那歷史,我沒來由的對它產生特別的情感。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