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夢想中的國家
  面試完後的第一堂講習,交換學生委員會叫我們到填寫申請書的網站上去,一個月內把十多頁的英文資料都填妥,交到辦公室去。
  我先打開「國家志願」這個選項。裡頭幾十個世界各地的國家,提供你填寫想去的先後,我的臉浮上笑容,細看過一遍國家後卻又有點煩惱。
  每個國家都好棒,但到底要選哪一個?
  接下來的一個月堪稱地獄,每天早上一睜開眼,便煩惱著申請書上哪個部分還沒填寫資料,而裡面最困難的一頁是多達十二題的Q&A,包含自我簡介、生活環境、未來展望等,每個題目都讓我想破頭,又為了不讓整體份量太難看,盡最大所能擴充每個答案。上課時,對著一個又一個題目發呆,在日記本上胡亂寫下幾個英文句子,每個題目都重寫上好幾遍(我們班導知道我上課這樣混大概會哭,我猜想我看到自己的成績單時也會哭)。還有一次為了提振自己的進度,從台北回台中時搭了特慢的區間車,原因是火車帶給我一種浪漫與平靜,拖了好幾天沒寫的題目可能會有所進展。
  而國家的順序也是苦惱我很久。我的首選之地是歐洲,北歐基於一種美好的理想被我排在前頭,但奧地利這個國中嚮往的音樂國好像也不賴,我幾乎是為了它去學德語,而既然學了德語德國也挺好,雖然我是不太在意去的國家的語言我會不會……土耳其感覺很酷,因為不太了解它,但曾為基督帝國又是伊斯蘭教帝國,應該很不錯,況且最近很想深入「宗教」這個議題……匈牙利在我的印象裡就是騎著馬的豪爽大姐,有種莫名的吸引力…….結果是,前八名志願的芬蘭、瑞典、挪威、丹麥、奧地利、德國、土耳其、匈牙利,一直搖擺不定。
  媽媽見狀,也頗煩惱這個問題,想了一想,便說:「我們乾脆去菩薩那裏好了?」(一個我們小時常常去收驚的地方,人生方面的疑難雜症諸如買房子考大考也可以去那邊求解)簡而言之就是:算命。人在無助時,總會需要信仰的力量。
  菩薩看了看我寫的國家,在其中幾個打了勾,說這幾個國家和我的五行比較合。第一名是奧地利,第二名是丹麥,第三名是瑞典,第四名是土耳其,另外在我的要求下,他說南美洲國家哥倫比亞最合適。
  我和媽媽開心的拿著那個單子回家,不假思索便把志願表的一二三四填上那幾個打勾的國家,反正那些國家我原本就喜歡嘛,雖然土耳其這聽起來奇怪的國家擺那麼前面令我意外。
  關於會去哪裡,我一開始便決定交給所謂的因緣來決定。算是受媽媽的人生觀影響,我相信在走人生路時,許多事情不是自己能決定或預料的,只要相信上天會將你安排到適當的路上,安然處之,總有豁然開朗的一天。面試前(交換學生被分配到哪個國家基本上便是由面試的分數決定),拜佛平靜心靈時,我和佛菩薩說,只願我的分數剛好能到我最適合的國家去,希望等會的面試結果能便是如此。
  嗯,雖然當天面試結果是我表現的不甚佳。

  空閒了幾個月,撐過意外高分的期末考(免除了被當掉的危機),度過了到處玩的寒假,扶輪社於二月底舉辦的交換學生旅遊又將我拉回現實。
  自我介紹時,人人暢談自己夢想中的國家,新朋友私下來往時,也交換著想去的國家及其原因。大家談論的不外乎是美國、法國、北歐等幾個受歡迎的地方(當然也有第一志願要去巴西的),但我不禁思考,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有些人恐怕得去自己不是非常喜歡的國家,而秘書小姐一臉高深莫測的望著大家,主委也再三強調「沒有國家的不同,只有歷史、文化、人民的不同」(雖然我想國家便是由人民文化歷史政治共同利益建構而成的),去每個國家都有其值得學習的部分,不應存有偏見。
  那三天的旅遊,我由於吃素,每一餐都和主委一家坐在一起。最後一天的晚餐,主委問我:「虹宇,我看你的志願表,土耳其填挺前面的,為什麼?」
  我沒想太多,照實回答:「呃…就…算命的啊。」
  所有人瞪大眼睛:「什麼!?」
  「當時很煩惱到底要去哪個國家,所以就乾脆去算一算哪個國家和我比較合」
  「你真的想去嗎?」
  「還好啊,他算出來的國家我原本就很喜歡。」
  主委的女兒問我,我對土耳其知道些什麼,我努力搜尋腦內僅有的資料:伊斯蘭教國家,卻挺開放,伊斯坦堡的女生都不包頭巾,講土耳其語(現在想想應該還要再加東西很好吃、糾結複雜的歷史、曾經的大帝國)。回到家和媽媽講了這則逸事,倒也沒想太多。
  旅遊回來,我陷入了小小的低潮期,即將到來的段考很煩,家政課根本織不起來的毛線很煩,最重要的是,我好想知道自己到底會去哪個國家,好想快點知道自己未來一年的著落。我渾渾噩噩在教室最後面的位置,孤獨的和自己的煩躁奮鬥。
  三天過後,一封簡訊揮棒將我打入高能量軌道。講台上正在進行令人絕望的物理課,我趴在桌上,百般無聊賴的拿起手機,一封未讀。簡訊是媽媽傳來的,只有一行,「真的是土耳其」。
  我的心噗通噗通跳得好大聲,腎上腺素分泌,體內有種巨大的能量要我尖叫、跳躍、翻筋斗。下課鐘響的那一刻,我跳起來衝到電腦前(女中很好野,每個班級都有一台電腦),打開電子信箱,裡頭果然躺著一封未讀信件:「通知11-12年度派遣生分派國家」。我的手不住顫抖,點開了裡頭的附件檔案,一排人名及國家即現眼前,我的名字旁果然是土耳其。我跌跌撞撞的走出教室,抓住一個同學便說:「我…我明年會去土耳其。」她比出大拇指,說:「讚喔,出來了啊?」我又打簡訊給之前便跟我預定,結果一出來要馬上通知他們的朋友,無力的坐在位置上,連飯都吃不下。
  還是很亢奮。我在筆記簿上寫下好大的土耳其,先前的陰霾一掃而空,腦內想的是該如何趕快深入理解這個國家。
  畢竟到一個如此特別的地方,怎能不興奮?喔,雖然和我之前預期得有點不一樣。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