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四月,土耳其
每個月都要交的月報告書,第一次把它貼上來。

1.請描述你現今的日常生活(學校、接待家庭、私人活動…等等):

四月和三月一樣,生活的重心從冰冷的學校轉到享受生活,尤其春光正美好,四月伊斯坦堡還舉辦了兩個國際節慶,讓人越來越想全心走入這城市。
我和台科大交換生,小春姐,越來越親密。我們時不時一同在伊斯坦堡四處走走,偶爾奢侈去吃個中國菜或好料,興致來時,便到她租的公寓內煮些家鄉味來吃,真是某方面來說,體會到留學生的生活—煮菜、和同鄉人相聚。

兩個節慶,分別是伊斯坦堡電影節與鬱金香節,前者在四月前半舉行,鬱金香則在四月後半綻放,兩者皆讓我找足理由不去學校。
電影節為期兩個禮拜,放映來自各國的電影片,這些片子多半沒流到各國市場上,有些還是難以理解的「得獎藝術片」。在台灣時,每當金馬影展舉行,身在台中的我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官網的影片介紹,無奈於台中與台北間的距離。這次,夢寐已久的國際影展就在身旁,白天的票價折合台幣才八十元,怎麼能不捨棄學校,坐到電影院去?如果能從電影裡學到更多的事情。
我喜歡看來自各國的電影,透過一個小窗口,看見各國的生活、色彩與故事,看見各國電影人在講述故事時,用的手法有什麼不同。每次看電影平均為期兩個小時,卻看盡一段人生及一個國家,螢幕黑掉後,猛然回頭,自己仍身在現實中,恍若隔世。
影展中,我共看了九部片,來自法國、德國、俄羅斯、斯洛伐克、香港、泰國、荷蘭、摩洛哥、以色列等。為了保險起見,選片時,我多半會先看看該片得過的獎項,至少有個品質保證,但很多時候,評審喜歡並不代表觀眾也能接受。我所看的影片之中,三片讓人完全摸不著頭緒,三片雖然看懂但讓人有點悶或略帶疑問,兩片既好看又不膚淺,一片帶給我特殊的感覺。選對片了,開心又值回票價與時間;選到莫名其妙的,就真的錢與時間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有時還會留下一些精神傷害。
瘋狂看了這麼些電影,體會到不同的文化風俗與人生,真是特別的兩周。

至於鬱金香節,土耳其其實是鬱金香的原產地,只是後來傳到荷蘭,也廣受當地居民的喜愛與推廣罷了。
三月起,當寒冷尚未從伊斯坦堡退去時,市政府已開始準備這鬱金香節,在城內各綠地中央重起鬱金香幼苗,無論是大型公園中,或是分隔島上,一株株鬱金香含苞待放,隨著天氣越來越暖,它們越長越大,也讓人更加期待,真正的春天來臨時,城市將以如何的色彩繽紛來慶祝它。
四月中時,鬱金香終於開了。各種顏色的鬱金香,在城內四處綻放,它們底部只有稀疏兩三片葉子,中間主花獨自綻放,花瓣帶點粉嫩感,不會完全張開,帶了一點優雅的美。各種顏色,各種類型的花隨處可見,目不暇給,讓人真切為春天的到來感到喜悅。
伊斯坦堡內,鬱金香種最多且是最大的公園,就是Emirgan公園了吧,在博斯普魯斯海邊,我翹了一天課來到這裡。公園是一大片面海山坡,滿是樹蔭與綠草,鬱金香節期間,草地上種滿各色鬱金香,粉的、白的、黃的、混色的,一片色彩繽紛,配上新鮮空氣與好風景,讓人感覺很好。
四月十九號,轟媽邀請我跟著她隨社區成人班辦的一日遊,又到那公園觀賞了一次鬱金香,還另外去了兩個海峽旁邊的博物館。團員們都是五六十歲、家境不錯的家庭主婦,一群貴婦看看博物館走走路,大聲抱怨著旅程中的各種事情:有人遲到啦,交通塞車啦,午餐超級難吃啦…某些方面來說,真的是很不喜歡這群歐巴桑,愛抱怨、自以為有水準、有志一同的對小事情大發神經、還不見的有公德心—有個太太看到公園裡漂亮的鬱金香,就直接伸手摘了三四朵。或許是我的偏見太重,或許是與他們年齡相差太多,總之剛開始時對他們的行為不太喜歡,後來調整心態是覺得比較好。回程時,我還在車上獻唱一首中文歌,很老的「紅豆詞」。

交換生涯再三個月就結束,四月開始時,我認真思考六月,學校結束後、家人來訪前的三個禮拜,到底該怎麼度過。原本想在土耳其境內旅遊,但一時找不到媽媽所要求的旅伴,於是轉而考慮拜訪歐洲,到同是交換學生的好友們家裡借住。根據交換學生規則,出地區旅遊需要提出申請,我很老實的寫信問地區申請流程,想不到過程相當繁雜,需要一一詢問交換學生委員會成員們的意見。我徵得父母及地區的同意,和住在德國、波蘭、愛沙尼亞的朋友們討論好行程後,寫信問這一大群土耳其人是否能讓我出國,出乎意料的,完全沒有一個人回覆我。等了數天、寄了兩次信,完全沒有人回覆我。
這事真讓我心情極度混亂與憂鬱,我不知道空白的六月到底有沒有事可做,也不知道委員會們究竟為何絲毫沒有回音。我已經土英文兼用了,難道他們是不看信箱的?心情低落了好幾日,最後一連寄了幾封信向地區秘書,及我的顧問兼交換生主委求援,最後由他擔保,說我可以去。
後來我跟交換生交換資訊才發現,我們的地區根本不在意交換生旅遊這種事情,限制只是看來很多,實際上沒什麼人管我們的死活。買完機票、行程安排好後,我還聽聞某個委員對我要出去的事老大不爽。怪了,為什麼連個信也不回呢?總之,申請旅遊准許其間,我對土耳其的印象真是又盪到低點,無論是他們的辦事效率,或是對交換這件事的用心程度。

四月十號,我迎來了人生中第十八個生日。而這個位在土耳其的成年生日,異常的寂寞。
生日前一天,我和小春煮了些台灣菜來吃,她還買了些蛋糕提前為我慶祝。
生日當天,我難得的上了學,不過土耳其沒一個人知道我的生日。我在學校度過了平凡而無聊的一天,回家,心想著接待家庭是否會記得幫我慶祝呢?同樣沒有。我整個晚上待在房間,上網,看著網路上浮現的,從台灣朋友那兒傳來的隻言片語生日祝福。唯一收到的生日禮物,大概就是網友為我畫的,一幅略帶情色意味的圖,以慶祝我的成年。生日便如此無聲無息地過了,沒有慶祝,沒有現實生活中的祝福。
生日過後幾天,我收到從台灣寄來的,今年唯一的生日卡,然後又過了幾天,接待家庭向我道歉,說他們完全忘了我的生日,直到看到那封信才想起來,嘴裡還說著要再幫我慶生一次。我笑著說了沒關係,心裡則想著,土耳其人們的承諾通常不會實現啦。果然他們也只是說說就算了。
雖然我的十八歲生日聽起來很遜,不過我還是感恩自己身在此處,至少,我在土耳其度過了一個燦爛無比的十七歲。

四月份,我又在伊斯坦堡閒晃了一些景點,這次和海走得比較近,博斯普魯斯海峽去逛了好幾次。那真是這城市最美的地方了,藍藍海峽將城市一分為歐亞二岸,好像一條大河,卻又有海的波濤洶湧,走在博斯普魯斯岸邊,看看有錢人們蓋的奢華別墅,看著滿山綠色吸著新鮮空氣,心情都好起來了。
除此之外,我和小春結伴,一同出城進行為期三天的小旅行兩次,一次去番紅花城,另一次去首都安卡拉。土耳其真的很大,而且每處風景都不一樣,
番紅花城是土耳其一座鄂圖曼風格式的小鎮,曾是絲路行經的中繼站,還以產出真貴香料番紅花出名,因此城市曾經很富有,建造出不少美麗建築,在1994年時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此地的風景多為山,而且是長滿綠樹的山。山勢不雄偉,但連綿數里,皆是寒溫帶的樹種,風景秀麗。谷底凹陷處,坐落一棟棟房屋,古色古香的番紅花城。鄂圖曼式的房子,三至四層樓高,木屋,外頭漆上白色,放眼望去很像一個一個小箱子。通常,一棟房子就住了一整個家族,一間房代表一家,吃飯睡覺洗澡都可在同個小空間進行,蠻神奇的,土耳其人真的有久居室內的習慣。
小鎮旁邊有一座山,能俯瞰整座城,四周有積雪高山與長草台地,山谷裡,藏著漂亮而(曾經)生氣蓬勃的番紅花城,突然想到幾百年前,當絲路商人走過漫漫長路,跨過週遭的高山與谷地後,見到這個漂亮小鎮時,一定是充滿感動的吧。
這次旅行,充滿了許多我的第一次,第一次自己出伊斯坦堡玩,第一次和陌生人們分宿dorm room,第一次搭夜車,第一次洗土耳其浴。伊斯坦堡的土耳其浴價錢實在太高,我們於是到這個次觀光城洗。洗土耳其浴的過程相當有趣,先把衣物脫掉,進到熱氣蒸騰的澡堂裡,先用溫水把身體沖濕,然後進烤箱將全身蒸熱,蒸到身上的老皮可輕易搓起來後,再到搓洗室,接受整套的刷洗與按摩。
這位女師傅拿著菜瓜布,在我背上刷啊刷,然後又叫我翻過身,連胸部也不放過,刷到手臂時,我終於有機會看見,這神奇的土耳其菜瓜布,真的能刷掉好幾層陳年老皮,將全身刷得乾乾淨淨。隨後全身被抹滿泡泡,然後按摩,力道不小,而我像塊躺在砧板上的豬肉,乖乖受屠夫蹂躪,我是不太在意被人全身摸遍,師傅的技術或許不差,但整套結束時,我還是鬆了一口氣。
至於,為什麼土耳其有浴場這東西呢...其一,或許遺傳自古羅馬文化,其二,他們平常不太洗澡(一個禮拜兩次),所以一洗就是一件大事,要搓個全身乾乾淨淨。
這次旅行,我算是重新認識了土耳其人。來土耳其旅遊的人,都說土耳其人熱情親切,但在伊斯坦堡住了八個來月的我,對於此評價不太苟同,土耳其人明明就難以理解,不太守信不太有公德,路上常遇到煩人小孩,甚至會遇到色狼。
不過,走出伊斯坦堡,發現那些旅人說的不錯,土耳其人對於外來者,在頭一刻其實相當熱情友善,很樂意隨手幫個忙,尤其我又會一點土耳其語,更讓他們開心,一路上受到不少人幫忙,與不少善良土耳其人接觸,內心頗溫暖。或許大城市讓人們的行為變得奇怪吧。
一路上,只要問路,土耳其人都願意指點,小商店、小旅館的主人聽到我會土耳其語,也分外開心,跟我多聊幾句。晚上去洗土耳其浴時,裡頭的太太指引我們該如何洗Hamam,最後還邀請我們去家裡坐坐。
我們在某日,還在火車上被一家土耳其人邀請,到家裡作客,他們盛情招待,請吃東西請喝茶,還不斷邀約我們再度到訪。不過交換臉書帳號之後,他們在網路上其實造成我一些困擾…大概土耳其人適合與之萍水相逢、點頭之交。善良而熱情的民族,但某些行為真讓人摸不著頭緒。

另一次旅行,是四月底五月初時,到首都安卡拉,及其附近的世界文化遺產—三千年前西臺帝國的首都,Hattuşa。
安卡拉和伊斯坦堡相比,歷史沒這麼深厚,整體有些無聊,但人們比較友善,環境也較舒適乾淨。
值得一提的是Hattuşa。西臺帝國是三千前,小亞細亞製鐵很強的國家,打贏巴比倫又威脅埃及,首都全盛時期住了五萬人,位在奇山裸岩之中央,城牆厚度為當時之最,然後城內建了很多神廟,稱頌他們所信仰的眾神們,因此被稱為「眾神之城」。不過再強大的帝國也會崩解,再美麗的建築也會消失,如今,城市舊址上,只看得見神廟與一些房子的地基,還有城牆與城門的廢墟。
城市建在山坡上,臨深谷,其中還矗立不少巨山巨石。整城繞一圈,約莫七公里,我和小春兩個人,在烈日下孤獨走上山坡,踩在三千年前遺留下的古都廢墟,由高處往下望,看著被野草覆蓋的城市,還有遠處山腳下,春來新耕耘的麥田。
城市幾乎全毀,基本上看不到什麼地基以外的東西,而且交通易達性不高,我們是運氣好,來回都碰到好心土耳其人載送,才免掉計程車錢。不過,這還真是我永遠忘不了的旅遊經驗,孤單爬上古蹟廢墟,走了好多路,完成的那一刻真有成就感。


月底時,扶輪社有個志工活動,似乎是由其中兩個交換生爭取而來的,幫一個殘障輔導機構製作餅乾,以便在園遊會上販賣。
整個活動組織散亂無章,活動通知不周,委員會也沒把這活動放在心上—不過看著那群交換生們,仍是帶給我不少衝擊,他們積極地爭取到志工活動,對於叫賣,就算土耳其語不好也很敢講,我就只坐在樹蔭下發呆。

2.結論:

時間真的像飛的一樣,轉眼間,我來到土耳其竟已過了八個月,人生中最青春的十七歲也過完了。加上月底開始和許久不見的交換生們接觸,讓我老愛亂想的腦袋又運作起來。
四月時,我的生活真是完全貫徹了「享受人生」這思想,看到天氣好、花正開,便不斷離開學校到處去玩。既然即將結束,同學們對我沒什麼興趣,學校也絲毫不在乎交換生,我試過、失敗而放棄了,他們也不是我生活的唯一,何苦再心情不好的待在學校。
有點怨嘆自己怎麼憋到如今才開始放開享受生活,前幾個月的大好時光去做什麼了呢?不過,交換生涯的每個月、每一日都有其意義吧,若不是當初掙扎地讀些土文、為生活狀況感到沮喪,這兩個月的開心也不會如此強烈,我恐怕也無法靠著基本土文四處走走。

四月底,好幾個月來第一次和交換生hang out,這英文詞真如它字面的意思,就是一群人一起在外鬼混。
那次和美國人珍及加拿大人凱一起到塔克辛閒逛。感覺不錯,因為我們不只是坐著閒聊—說及此,我的英語口說真的很差,無法順利講出想表達的深刻句子,對於美國人快速而低沉的交談,也只能略微會意,卻難以馬上發表意見。真是挺可惜的事情,交換生中好多人都讓我覺得閃閃發亮很耀眼,我卻沒有能力去跟他們交個朋友、談些深入的話題。
回程時,珍提到,她有打算來土耳其讀大學,一來比較便宜,二來她真的很喜歡這個地方。凱則在稍早提到,他打算申請一種「世界大學」,四年都在世界不同地方就讀。這真讓我驚訝了。我大學四年,只打算縮回台灣生活,至於再來土耳其讀書這等事,真是想都沒有想過。為什麼呢?一直以來的原因,似乎是「我沒這麼喜歡這裡」。為何不喜歡?我在這裡生活得很愜意,這裡風景好,我也沒遭遇多少不順遂,究竟在抱怨什麼呢?因為接待家庭很宅、因為沒有土耳其朋友、因為環境擁擠?因為聽了其他台灣人講述的、我沒經歷過的土耳其不好事跡?
交換生們喜歡上接待國家幾乎是天經地義的事。
總之,那晚,我開始反思自己對土耳其及交換生涯的一些想法,總覺得好多觀點在一夕之間改變。

做志工的那天,和更多交換生見面,看到他們有些人操著流利土語,和土耳其人聊天打屁,看到他們積極投入義工活動,突然有種自卑,覺得自己語言能力不怎麼樣,來這一年也不知道有什麼改變。
我提早離開活動會場,走下山坡時,各種思想在腦內炸開,然後漸漸豁然開朗了。我或許不如他們厲害,善於社交、善於享受生活,我的心胸還不夠廣闊,還是許多的抱怨與偏見,我和他們不太有深交,孤立於團體之外—但是,我至少鼓起勇氣,衝到國外一年,就算內在外表或許沒什麼長進,但至少,我看見了這世界,廣大世界的另幾個角落。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