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22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荷.蘭>菲利浦‧尼德蘭特
‧蘇.格.蘭>安德烈
‧亞瑟>維德化名注意

二十二
  亞瑟依約,在兩個星期之後到達烏奇哈魯城時,阿爾弗雷德早已等在那兒,甚至在當地成立了臨時行政中心。

  他被領進黑桃國王的辦公室,阿爾弗雷德正坐在辦公桌前,埋頭於文件中,
一見到出現在門口的白髮男子,就露出大大的微笑,「我就知道你會來。」

  「你何苦這樣,還把辦公中心搬來這裡。」亞瑟坐上沙發,毫不在意的翹起腳。

  「為了你嘛。」阿爾嘻皮笑臉的道,遭亞瑟瞪了一眼,「好啦,王耀准許了我的行動,但條件是我要當個負責任的國王,繼續處理公務。」

  「他肯讓你這樣偷懶就大放水了,現在可不是國務空閒期,我便不曾如此。」他一直懷疑,王耀較為偏袒阿爾弗雷德國王,甚或三年前的叛變都可能是他的計謀。

  阿爾弗雷德還想多說些什麼時,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微張的嘴型,他頓了一下,改說聲「進來」,房門應聲開啟。

  一名高大年輕的銀髮男子踏入室內,懷裡抱著一疊文件,他逕自走到辦公桌前,一邊解說,一邊翻動一疊疊夾好的文件,「我差不多處理完了,布勒伊城霍亂過後的復原方案,和奧斯特討論過後的建議寫在這裡;今年可增加與刪減的稅項寫在這兒;然後上季盛產的小麥可以如何處理…反正都寫在這裡,麻煩您過目了,有問題的話再叫我過來。」

  「謝啦,唉今天要做的事真多……」

  「請加油。嗯,這位是?」

  「喔,忘了介紹,這位是維德,就是那位鼎鼎大名,還幫助布勒伊的吟遊詩人。亞…維德,這位是我國的經濟部長,菲利浦‧尼德蘭特。」

  「啊,你就是這次活動的主角啊。失敬。」菲利浦走到亞瑟面前,伸出一隻手。

  「你好。」他站起身,回握高大男子的右手。

  「嗯,你看起來真年輕,大概和陛下同年?您真是個傳奇啊,三年前還沒沒無聞的,現下卻成了名人,除了唱歌外,竟還精通藥草,真是令人佩服。」

  「過獎了,唱歌與藥草原本也只是我的興趣,不知不覺倒也派上用場了。」亞瑟有意無意的瞟了阿爾一眼。

  「您一路上帶動不少庶民經濟,總可以在那些城鎮帶來一股旋風,怎麼不早點來黑桃國呢,我們可是著了名的愛看戲啊,您早點來的話,錢保證能賺更快,在我國的經濟與文化上也能帶上不少進步…」

  「尼德蘭特…」阿爾弗雷德不住出聲。

  「國王抗議了,真是抱歉,我也得回去做事了…很高興認識你,我想我們之後還有很多次的見面機會。」

  「呃,也很高興認識你……」

  「陛下,也請您認真工作,好好把事情處理完,別只專注享樂。」菲利浦向兩人點頭致意,還不忘對國王說教一番後,離開了房間。


  「新人?」菲利浦消失後,亞瑟開口問道。他不曾在宮中見過這年輕人。

  「嗯…算是,他是尼德蘭特家族叛逆的孩子,對家族企業沒興趣,但頭腦同樣好的不得了。」

  「怎麼短短三年就爬上如此高位?你不怕他和家族關係密切嗎?」

  「嗯,總之他是怪胎,聰明的很,卻又完全脫離那大商家族而活,只是想找些有挑戰性的事情做,頗適合的不是。重點是,他是站在我這裡的新人。政權替換後比…呃,之前更麻煩,人事大洗牌,我得在這之中多鞏固勢力,所以拉拔了一些新人上來,尼德蘭特就是其中一個,你之後應該還會看到其他的。」阿爾弗雷德翻動著文件,一邊回答亞瑟。

  「當國王不容易啊,小鬼。」亞瑟頓了一下,又脫口說出,「不過,你至少不用擔心王位會被奪走。而且你很會看人與利用人,不是嗎。」他自嘲的笑笑,最好的例子就在眼前。

  阿爾弗雷德沉默了。再次見到的亞瑟全身是刺,動不動就露出防衛攻擊的姿態,或許是故作強勢,或許是想用言語傷害回來。這讓他不知如何應對,從前所見到的亞瑟,是多麼的自信、驕傲,多麼的溫柔。他最後決定忽視那些攻擊性的話語,露出慣有的笑容—阿爾弗雷德知道,亞瑟至少仍拿這點沒轍:「我帶你去你住的地方吧。」




  這城市依山傍水,風景秀麗,城市由代代遺留下的美麗建築物構成,風格不盡相同,但都美麗且有紅屋頂,房子一定有個漂亮花園,植物和住居生長在一塊。烏奇哈魯是黑桃國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城裡擁有國內最多的魔法師人口,對一般人來說,他們是調配藥草與占卜的天才,當然也是一堆傳說的來源,不過真正的魔法與小把戲究竟如何,只有魔法師才知道。城市周遭,是田野、農村,還有一座不大卻美麗的山。據魔法師們所言,這是撲克大陸上靈氣最重的山,蘊藏著大量魔力,但對一般人來說,只是不可思議罷了。

  四十年前,黑桃國的皇后從這小城走入皇宮,讓居住此地的魔法師們瞬間成為眾人焦點,但隨著皇后難產而死、時間慢慢流逝,加上魔法師們低調的行事作風,他們也漸漸的受人遺忘,尤其當擁有魔法師血統的亞瑟‧柯克蘭遭推翻之時。但這古老族群依舊存在於此,如同他們身後的山,不言、神秘,卻飽含強大力量。

  亞瑟和魔法師們的關係似乎向來沒有太好。即使擁有魔法師的血統,他不曾受過真正的魔法訓練,因此不算魔法師的一員,再加上,曾經的魔法師之花,他的母后,在生產他的過程中死去,也令母后的親戚們很不能諒解。亞瑟對這個小城真是又愛又恨。親戚們不曾擺給他好臉色看,即使他曾貴為一國之君又帶給這族群極多便利,魔法師們仍是我行我素,不太搭理首都王位上的小毛頭。不過,若不是父親那方面的血統,亞瑟真的很想就待在這漂亮小城,專心研究魔法。



  不知為何,阿爾弗雷德給自己安排的住所,離魔法師的聚居處很近。

  亞瑟在王子時代時,來探訪過親戚幾次,因此對這一帶還算熟悉,但他真的對那群脾氣古怪的魔法師很頭痛,尤其自己現在是以此種身分出現在這裡。

  他抱著僥倖的心態,想說自己既已易容,應該不會被發現吧…亞瑟低著頭,走下石板路,打算往山下的市中心走去,沒想到走沒幾步路,後頭就傳來了喝斥:

  「喂!小鬼,你還真有臉回來這兒啊?」

  天啊—亞瑟在內心哀嚎,聲音的主人正是他最不想碰見的人。他假裝沒聽到,繼續往前走,不到兩秒後頭又傳來了一震怒罵:

  「好啊,以為我認不出你了嗎,以你那三腳貓功夫易容術,你以為騙得了任何一個魔法師嗎?小鬼,你最好現在就給我停下腳步,不然別怪我施魔法了,希望你還沒忘記那下場啊。」

  噢,拜託不要。亞瑟立刻停下腳步,深呼吸了幾口,然後戰戰兢兢的轉過身….

  「哼。」紅髮男人沒好氣的道,「看到長輩不會叫的啊?」

  「安德烈舅舅……」

  「過來吧,小鬼,到我家喝杯茶。好久不見了。」


  整個空間都很古老。亞瑟坐在木頭椅上,睜著眼,環顧安德烈家的客廳。木地板上鋪了塊陳舊但好看的地毯,其上放張雕花木桌,安德烈端來了茶,帶著奇異香味的白煙從杯口冉冉上升。牆角處有兩只書櫃,塞滿厚厚的魔法書,房間四處堆了裝飾品,和古老的魔法道具,裝飾品上畫著神祕符號,好似整個房間便是個施法場所。

  安德烈放下茶點,一屁股坐上椅背,丟了兩顆方糖便喝起茶來,亞瑟跟著動作,也捧起茶杯來喝,略苦的澀味滑過喉頭,各種香氣撲上鼻腔,亞瑟皺了一下眉,將茶杯放回盤子,拿起一塊餅乾,等待柯恩開口。

  「你竟然會回國,還接受國王的邀約來這裡,挺令人意外的。」

  「畢竟也好久沒回來了,順道……」亞瑟拿起茶杯,又啜了一口茶。

  「我還以為你會對三年前的事更介意些。」

  「如果不介意,我也不會拖到現在才回來烏奇哈魯。雖然你們不太喜歡我,但這裡畢竟是媽媽的故鄉。怎麼,懷念我做國王的日子?」

  「嘖,少臭美了,小子。」

  亞瑟不置可否地挑起一邊眉,咬了口餅乾,道:「是嗎?孤僻的魔法師們。」

  「啊…」安德烈揉了揉凌亂的紅髮,不耐煩的道:「好啦,雖然是討厭的小鬼,但自己人還是比較好。你竟然轉行去做遊唱詩人,而不是賣弄些小魔法…不,說起來也沒差,你唱歌時一定偷施了法術。雖然不爽承認,但你對歌聲的天賦,絕對在魔法師中數一數二……和她一樣。」

  亞瑟舉起茶杯,又咕嚕咕嚕喝了幾口茶,他總不太知道,該怎麼和這脾氣古怪的舅舅溝通。噢,他或許在唱歌時施了些法術,但那是情不自禁的,只要認真唱,就能吸引眾人注意。

  「你之後打算怎麼辦?」安德烈繼續說道,拿起自製餅乾大口嚼著。

  「還沒有確切打算,到方塊國去住一陣子吧。」亞瑟聳聳肩道。

  「你有考慮回去宮殿嗎?」

  「……我瘋了嗎?乖乖回去讓他們把我關起來?」

  「嗯,畢竟你有經驗,而且呢…說實在話,當初百姓們又愛戴你。若不公布你的身分,把你留在內政處當智囊團,也不差吧,他們應該有意如此,這樣,你也能暫時安居下來了。」

  「這樣對你們比較有利吧,因為我能說服國王給魔法師優待。但我已對皇宮那地方心死了,所以才開始流亡的生活。為何要回到那勾心鬥角、無人可信的地方?走遍那麼多地方,我的確想要暫時安頓下來,說至此,」亞瑟測過臉,綠眼看向舅舅同樣翠綠的雙瞳,「你們魔法師們願意收留我於此地嗎?」

  對話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安德烈看了會兒杯底的茶渣,隨後才抬起頭迎像亞瑟的視線,「身為一族之長,不讓外甥留下好像說不太過去,」他呼出一口氣,「不過,比起把你留在封閉的魔法師社群,我認為你更應該把自己的能力獻給眾人。無論是治理國家,還是將歌聲傳遍大陸。你有這種天賦。」

  說穿了,我只是沒一個容身之地吧。亞瑟轉頭看向廳旁窗戶,窗台上放了些盆栽,窗外綠意盎然。樹梢間,能看見通往鎮中心的石板道路。




  烏奇哈魯迎接了大概自城市成立以來,最多的人潮。烏奇哈魯離首都不遠,約莫兩三天的路程,這附近龐大的人口,一聽說鼎鼎大名的維德將在此連唱五天,紛紛湧進小城及其周遭,城內塞滿了人潮,附近的鄉村居民也將空的房間都出租給遊客。

  但哪個演唱廳能容納這麼多人,又維德的聲音能傳到多遠呢?別擔心,這城的「特產」之一:魔法師,早就開始在城市四處架設肉眼看不見的聲音管子,讓維德即使身在廣場中心,一開口便能將聲音傳遍全城,居民們就算待在家中也聽得很清楚。

  看到這麼多人慕名而來,亞瑟頗為驚訝。他從來沒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演唱過,以往開唱,總是隨著心情走到哪兒,就在那兒開唱。不過,這麼多人又如何?他亞瑟‧柯克蘭可是什麼場面都見過了。

  演唱會每晚舉行,白天時,亞瑟一如以往的到處閒晃,也不意外的,走到哪兒都被認出並受到熱烈歡迎。黑桃國人對故事及歌唱有股莫大的狂熱,因此對於維德顯得十分熱情,人們只要一發現他,便要和他聊上幾句,或請維德開唱,然後聚集的人會越來越多,把街道或餐館擠得水洩不通,直到亞瑟找藉口離去,跑到他處或逃回旅館。

  演唱會的第一天晚上,他歌唱了幾首,不過更多時候,他娓娓談到這幾年的遊歷生涯,講到其他各國及皇室的趣事、來自各地的傳奇與故事。他是黑桃國人,當然清楚黑桃國百姓愛聽什麼、對什麼有興趣、看事情的觀點如何,因此總是輕易抓住觀眾們的胃口,將他們的心思帶到大陸四處遊歷。畢竟,他第一個聽眾也是土生土長的黑桃國人。

  身邊充斥的,皆是黑桃國人,耳朵所聽到的,也是「橄欖市腔」,讓亞瑟倍感親切。

  阿爾弗雷德在這幾天倒意外的老實,白天乖乖辦公,只有在夜晚準時來聽演唱會,固定坐在台前第一排的特等席。

  演唱會結束後,亞瑟通常會去小酌幾杯,不過十分克制,因為小城皆是黑桃國人,再加上演場會結束後,許多人湧進酒館,喝個幾杯或繼續看些二三流藝人的表演,發酒瘋曝露身分可就大事不妙了。煩人的是,阿爾弗雷德總能找到自己所在的酒館,戴頂作為易容的大帽子,硬是湊到亞瑟身邊一同喝上幾杯,然後兩人趁著酒勁聊上幾句、吵上幾句。亞瑟大肆抱怨、攻擊阿爾,某幾次可能還崩潰掉了幾滴眼淚,不過,或許因為阿爾弗雷德待在旁邊監視自己,加上酒館實在人太多,環境太嘈雜,幾天下來亞瑟都沒惹出什麼亂子,他們之間的對談也沒引起周遭人們的注意。

  中午時,如果亞瑟有出外飲食,開始吃飯後不久,阿爾弗雷德就像施了魔法似的,突然出現在同間餐館進行午餐,屢試不爽,亞瑟只好提早或延後用餐,或是抓著三明治邊走邊吃。

  閒暇時段,若運氣好沒被認出來,或是沒引起太大風波,亞瑟會和人們聊起天,蒐集這三年來黑桃國的狀況。一路上,已經聽到不少意見,來自不同階層、不同論點。此時碰到的,則是首都橄欖市的人,離皇宮較近、對於局勢反映也較為敏感。支持阿爾弗雷德新政權的人不少,這位年輕有活力的國王在人民心中植下清新形象,行政也從一開始的混亂,到今日漸入佳境…氣候、經濟問題也好了很多。

  讓他驚訝的,是人們對亞瑟國王的評價。百姓們多半不討厭現況,但對亞瑟治理黑桃國的那段期間,又帶了點微笑與緬懷。亞瑟的形象或許沒像阿爾弗雷德那麼動人,但人們喜歡他的勤政愛民,新國王實在偶爾不穩重啊。另外,老國王時代留下的一些問題,雖然依舊困擾亞瑟時期的行政,那幾年國運也不算好,但亞瑟算是一步步帶領國家走出陰霾,新創立的一些制度也讓國家越來越好。那場朝代變換,就只是宮廷內鬥罷了。每多聽到一些讚美,都讓亞瑟的心更溫暖些。

  第二天晚上,他幾乎唱了整晚的歌,然後第三天、第四天,好歌聲與好故事為演唱會獲得了一致好評,人們路上巧遇亞瑟時,也央求他多在黑桃國多待一點,最好能到首都長住幾個月,但亞瑟都拒絕了,推說自己還得回方塊國去。

  除了阿爾弗雷德令自己煩躁外,一切都頗美好,不過亞瑟並不打算留下來,他不能繼續待在阿爾弗雷德的領土上,或許等個三年五年,鄉愁再次來襲時吧。

  不過,阿爾弗雷德的舉動總是在意料之外。


  第五天的夜晚,亞瑟唱了很久,他的聲音在山谷裡迴盪了五小時左右,若不是安德烈有塞一瓶藥草給他,連日運用嗓音恐怕會讓他啞聲一周。

  最後一天,他開放聽眾指定歌曲或故事的內容,讓維德毫無準備的便即興演出。前兩個,分別是基爾伯特國王的傳奇,還有鬼牌山上的歌謠,不過聽到第三個聽眾的指定時,他沉默了—

  「我想聽亞瑟前國王和阿爾弗雷德王的故事,聽說阿爾弗雷德國王是亞瑟王扶養長大的,後來究竟發生什麼事呢…?」

  全場的氣氛先是尷尬,然後是交頭接耳的嘈雜議論聲,阿爾弗雷德國王可是身在此處啊—台上白髮的維德則是低下頭,良久不發一語。亞瑟左手緊握吉他柄,覺得全身微微顫抖。他低著頭,不讓表情顯露於大眾,他知道現在維德的臉龐一定滿是黑氣…阿爾弗雷德與亞瑟的故事?哼,亞瑟在內心冷笑,要我述說實情嗎,一個愚蠢付出的王子,被信任心腹背叛。那人沒有忠心、沒有堅定意志的,就拿起國王,養育者所賜予的刀,狠狠的刺傷他。然後,那個沒有感恩心的背叛者,就是你們今日所崇敬的王……!

  亞瑟的頭低了很久,引起觀眾們更加的議論紛紛,空氣中顫著不安,而阿爾弗雷德國王,只是沉默不語,看著維德的反應。

  最後,亞瑟還是控制住自己了。他緩緩抬起頭,然後用冰冷的聲調說道:「十分抱歉,閣下,我和黑桃國還不太熟,還不能講述這個故事。況且,黑桃國王陛下就身在此,如此道他的是非似乎有些失禮。我只是聽聞,」他強調了最後的兩個字,「阿爾弗雷德陛下似乎是亞瑟國王帶回宮,和扶養長大的,最後怎麼兵刃相向地推翻他呢?我們就此打住。」亞瑟翹起腳,整體姿態漫不在乎,「只能請您再指定其他主題啦。別說黑桃國了吧,世界如此大。」

  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全場似乎鬆了口氣。阿爾弗雷德對亞瑟投以感激的眼神,內心百感交集。


  誰料那晚的風波不止於此。

  當亞瑟終於唱完累人的五小時後,五天的演唱會告一段落,身為主辦者,阿爾弗雷德上台致詞。

  要和對方同台真讓他有點煩,但亞瑟也只是坐在椅子上,沒帶什麼表情的聽阿爾弗雷德講話,國王的演講很親民,就像一場有趣的閒聊,他聊到最初是如何碰到亞瑟,毫不羞恥的講著對那歌聲與故事的迷戀,像是毫不在乎被冠上「輕浮不務正業大王」的名號。

  亞瑟沉默的聽著阿爾的滔滔不絕,時而撥弄手上的琴弦。當阿爾終於講完這次演唱會的籌畫,還有感謝維德來訪的部分,當亞瑟以為阿爾弗雷德終於廢話完了之時,對方突然天外飛來一句,讓亞瑟幾乎馬上就跳起身:

  「……所以說,維德先生心腸很好的,答應要留在黑桃皇宮三個月,遊歷過各國皇宮後終於輪到我們了。所以接下來幾個月,橄欖市的居民有福了,相信維德先生也會帶出一些宮廷八卦喔,哈哈哈哈哈…」

  你他媽的—亞瑟馬上大喊出來,猛得站起身,怪的是,那聲音沒有傳遍全城,反而像消失了般,取而代之的,是台下觀眾的歡呼聲。亞瑟又說了幾句話,但那聲音只侷限在狹小的舞台內,只有阿爾弗雷德和自己聽得到,反而是鼓掌與歡呼聲響徹山谷。聲音消失了,亞瑟呆愣,摸上自己的喉嚨,震驚的望著塞滿人的廣場,任由阿爾弗雷德裝腔作勢的握住自己的手,又講了幾句屁話,然後兩人雙雙下台。

  「你他媽的這怎麼回事?搞什麼鬼?」一進入後台,亞瑟猛然回過神,用力甩掉阿爾弗雷德的手,對他吼道。

  「呃…維德先生願意接受敝國邀請,來步拉克宮擔任宮廷樂師三個月嗎?」

  「你他媽的這什麼順序?反正老子不幹!我今晚就搭車離開黑桃國!」亞瑟氣到把二十五年來積累的粗口一次罵出來,拿起吉他就要走。

  手腕被拉住。亞瑟惡狠狠的回頭瞪向阿爾,對方藍色的眼睛看著他,一臉認真的道:「那我會跟著你,無論你到哪裡,直到你答應到皇宮來三個月。亞瑟,我們來做個約定—如果你願意做三個月的宮廷樂師,我保證,在這之後我再也不糾纏你,就當你已經在三年前的那天永遠消失。」

  「你這個人到底哪裡可信?」亞瑟冷笑,「再說,我的確消失了,那封信你應該看過,就當亞瑟柯克蘭從那個雨天起便不復存在。你幹嘛一直纏上來,而且這個國家垮了與我何干?我只是個吟遊詩人。」

  「亞瑟,給我一次機會,真的,就這麼一次。我保證,如果三個月後你不想留,我就再也不會追蹤你,讓你像風一樣自由去。就待個三個月,對你也不會有什麼傷害啊,我也不會讓任何東西害到你。」

  光和你站在一起就夠讓我疲憊了,亞瑟想。

  「我以黑桃國王的身分做保證,只要你待到十一月,我就再也不去煩你。噢,亞瑟,你知道我認真時,是怎樣說話的。」阿爾弗雷德天藍的眼睛看著他,全心全意、滿是堅定。

  回憶襲來,亞瑟閉上眼,他知道。保證會馬上閉起眼睛睡覺時、保證五天內會讀完撲克大陸史時、保證會打贏安東尼奧當自己護衛時、保證……

  他甩開對方的手,說了句:「我去喝幾杯。」,便轉身離開。



  那天晚上,兩人又在酒吧並肩而坐,不同的是,這次亞瑟痛快地喝、放縱地喝,不再有任何顧忌地喝個爛醉,然後大方用國王陛下的錢。

  中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亞瑟也記不大清楚,似乎是他一口氣喝下紀錄中最多杯的酒精,然後大腦失去對身體的控制,他對著阿爾弗雷德大罵大吐苦水,說著他是個叛徒、根本不值得信任、虧自己這麼辛苦、小時後明明這麼可愛…然後好像開始邊哭邊笑,一邊繼續喋喋不休,訴說自己這麼多年來的委屈與挫折。

  總之,當亞瑟再度清醒時,已經身在皇家馬車上,在前往橄欖市的途中了。頭痛得快炸開,全身滿是宿醉的痛苦。阿爾弗雷德擔心地望著自己,遞給他一瓶藥,神奇的是,喝下去的不久身體便好了。

  亞瑟後來才知道,那瓶藥同當晚自己突然消失在城中的聲音,皆是魔法師族長,安德烈舅舅的傑作。

  至於當下,亞瑟只是滿腹牢騷,卻又撐著要跟阿爾弗雷德冷戰,然後看著窗外風景迅速掠過,既熟悉又陌生的景像。

  就三個月,把這段關係給了結吧。

TBC
我真的覺得黑桃國被阿爾這樣搞,真的會垮耶:((艸
對不起這篇還是拖了很久orz
第二部分拖了十個月左右,終於告一段落了,接下來就是宮裡養成皇后的第三部分啦。十分抱歉,更新頻率比起第一部分弱掉好多,但生活中實在太多衝擊了…總而言之,希望大家閱讀愉快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阿爾快強撲亞瑟!!!(等等這個當做標題真的可以嗎?)
啊啊啊啊啊!!!!~~((請你控制))
阿爾你就強撲上去就好了嘛!!(全錯)
看完這22集之後有個想法,盈杉老師變成了我最喜歡的老師前3名了xDD
寫得超好看的Q口Q//,我有推薦給我同學看,他們都說看完感動到哭紅了眼xDD(我看完也整個淚崩(RY
噢現在怎麼有寫得這麼好的人才QOQ!!(RY
玲醬 | URL | 2012/05/11/Fri 20:48 [編輯]
>玲醬

就是要阿爾戒急用忍哼哼(?
你這樣說我更害羞了啦XD在米英圈中很多比我厲害的大人們,能被你這麼喜歡,真的很開心ˇˇ謝謝你
然後還推薦給同學,真的有這麼淚崩嗎@@
真的很謝謝你的喜歡:)
盈杉 | URL | 2012/05/12/Sat 14:58 [編輯]
能看到阿爾根亞瑟之間有所進展真的很開心www
新角色也很有趣,尤其是亞瑟的舅舅(內心覺得舅舅也萌萌的-////-)
有種舅舅也希望亞瑟能夠幸福的感覺,所以才對亞瑟下藥,讓亞瑟跟著阿爾到皇宮去
接著就看阿爾怎麼讓亞瑟回心轉意囉www

而且喝醉酒的亞瑟好可愛,還邊抱怨邊哭也邊笑(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這個畫面很萌(艸)
請阿爾在這三個月內努力的追回亞瑟吧!!
| URL | 2012/05/13/Sun 12:28 [編輯]
>>小梅

我也好開心他們終於有進展了(喂
大家好像都覺得舅舅很溫柔XDD我好喜歡蘇格蘭在米英中扮演的腳色(誤
舅舅就施了個小魔法讓亞瑟聲音消失,還給他吃解酒藥這樣
私下設定他也是為了魔法師一族的利益,但同時也在做媒人吧XDD
但無論如何的確要看阿爾如何加油XD

喝醉酒會無法控制情緒是聽別人講的...邊哭邊笑也是XD
亞瑟喝醉酒的確萌萌的感覺XD

阿爾加油(最需要加油的明明是作者
盈杉 | URL | 2012/05/15/Tue 04:44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