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波蘭遊記
波蘭

  在波蘭的那幾天,相當愜意愉快。我想這多少和我當地的朋友,楊泳芹的性格有關,她自信而大方,是個有浪漫情懷的少女,很懂得如何取悅自己,平時常到城市各個地方泡咖啡館,大概是交換生之中最懂得生活的人。
  她住的城市位在波蘭北方,是個擁有豐富歷史的海港城--格但斯克(Gdansk),二戰前因為主要人口為德國人,被稱作德文名但澤(Danzig)。這座城市在歷史上政權頻頻更換,被德波兩國爭奪,不變的是,它一直是個貿易繁榮的海港城,作為一個城市,在經濟與文化上擁有相當的自主權。
  二戰之後,德國戰敗,格但斯克被蘇聯紅軍毀掉大半,並重新變回波蘭領土,蘇聯把占城市多數的德裔居民趕到德國,波蘭東部割給蘇聯土地上的波蘭人則大批移來此處。思及此,總讓我感到哀傷,曾在城市中生活幾世紀的居民們,見到家園被毀壞,接著被迫離開祖先居住的土地,讓新移民在一片廢墟中重新開始城市。

  為了一圓在歐洲搭火車旅行的夢,我從柏林搭八個小時的火車來到格但斯克。波蘭火車的狀況不如泳芹形容的可怕,坐位是六人包廂型式,我坐到的又是較新的好車,窗外景色優美,連綿的田野、廣闊的天空,偶爾有樹林與小村落,車廂內還有插座讓我能用電腦,令人心情愉悅。
  抵達格但斯克時,已經晚上十點多,而泳芹正站在月台上等待任性選擇搭火車的我,我們開心的相擁,然後趕搭末班公車回家。
  泳芹的接待家庭位在格但斯克的郊區,坐公車得經過一片樹林才會抵達,某天早上,我還在樹林間看到一頭鹿。
  在第一轟家待了九個月後,泳芹有點厭煩與疲憊,加上接待家庭的經濟狀況不太好,連應給的零用錢都積欠好幾個月,給自家小孩的錢卻還是很敢花,讓她不太舒服,兩方對彼此的作為都偶有不順眼。她於是向扶輪顧問提出換接待家庭的請求,搬到顧問家去住,想不到生活狀況大大改善,冰箱裡總有冰淇淋和果汁可享用,房間也變成超大閣樓,和新家人的相處也沒問題。
  我認為,交換學生應至少更換一個接待家庭,一來可以接觸到這個國家不一樣的生活風景,二來和單獨一個接待家庭相處太久,真的會有疲勞厭倦的感覺。

  泳芹生活的步調比較慢,每天都慢慢起床化妝吃早飯到十點多出門,城市與景點像在她的大腦裡似的,我們在四處慢慢的逛,走老街、逛公園、參觀教堂與博物館,累了就坐進咖啡館喝東西,她知道哪一家店的什麼東西好吃,讓我這愛吃又不太會找吃的人大呼幸福。
  我們喝了兩次無酒精雞尾酒,各種味道的飲料混在一塊,嘗起來卻很美味,我都點到混有椰奶香氣的與水果汁的,喝著香甜飲料邊聊天,心情真好。另一個讓我念念不忘的是草莓塔,歐洲此時盛產又大又甜的草莓,酥餅上塗了一層軟黃甜醬,上面放草莓,最上層再以果凍包住,餅的口感、甜醬的味道、酸甜的草莓與果凍,完美的混在一起,配上滿是鮮奶油的熱巧克力,真讓人感到幸福。
  歐洲有些歷史的城市,大多擁有舊城部分,即是都市還未因都市化湧入大量人口之前,充滿歷史的原本城市中心。格但斯克的老城百分之八十為二戰後重建,但並不減損它的美。建築風格是文藝復興及巴洛克,房子多半有五六層樓高,屋頂尖尖斜斜呈三角形狀,一整排房屋整齊的貼著彼此,被漆成不同顏色佇立於街道兩旁。中午時,舊市政廳高高的鐘塔會響起鐘聲,迴盪在舊城街區達半小時之久,聽著那樂聲穿梭於格但斯克整齊漂亮的街道中,經過二戰之後沒有被重建的房子,逛過總是紅磚建成的教堂,看著滿城的觀光客,有樂有景,意境很美。

  波蘭人多信仰天主教,而即使受共產政權統治五十年,他們的信仰依舊堅定,多數人依然每周末上教堂,泳芹還說,她的某些同學還有堅守天主教徒「星期五不吃肉」的傳統。格但斯克有很多間教堂,整趟旅程下來,我逛了其中的六七座,不像歐洲某些地區,老教堂幾乎已成純觀光的歷史建築,波蘭的教堂保有古老與美麗,但依然是人們心靈的歸依場所。走進教堂時,總能看到零星人們跪在聖像之前低頭祈禱,神色虔誠,喃喃念著祈語或是低頭沉思;進入或離開教堂時,波蘭人會屈膝畫十字,教堂裡依然保有懺悔室,而神父依然坐在裡面。
  很幸運的,我們參觀其中幾座教堂時,都剛好碰到管風琴的演奏時間。隆重的管風琴樂聲響遍壯觀的教堂,那旋律雖然不連貫,各個音符像用擠的衝出管子,但身在教堂裡頭聽,就有如天籟之音一樣,讓人感到神聖莊嚴,內心升起一股崇敬與欣賞。
  格但斯克的教堂多半興建得很高,抬頭望去,是六到八層樓高度的空間,由一根根柱子撐起,像樹的枝幹一樣,又在天花板互相交織成樹枝型狀的花紋,其中偶爾以小星星裝飾。教堂前方,放有神像及畫滿聖經故事的裝飾物,兩旁則有漂亮的彩繪玻璃,在天光的照耀下,顏色飽滿而生動。
  「美的歷程」書裡曾提到,清真寺與教堂皆是以高聳的建築,來喚起人們對上天的敬畏,相比之下,中國式的廟宇比較低矮而貼近生活。每次走進教堂或清真寺,驚嘆於人類禮讚上帝的功力及其中的美時,我也想起,回台後似乎該好好參觀寺廟。
  我最喜歡的兩間教堂,一間是舊城中的聖尼可拉斯教堂,是二戰中唯一沒被毀掉的幸運教堂,它和其他教堂相比,其實沒有多大不同,但就是給我一種特別的感覺,讓我重複拜訪了兩次。或許是因為神父很和藹,或是因為兩次我造訪時,教堂的管風琴都剛好響起,為空蕩蕩的教堂增添一股神聖氣氛,讓我待在裡頭,莫名的感到心情平靜。另一座教堂位在格但斯克附近的Sopot,一座滿是度假氣息的城市,造訪此處時,天氣晴朗,我獨自一人闖入那教堂,教堂內部昏暗而安靜,有信徒在低頭祈禱著,但幾乎沒發出聲響,而我這個觀光客則呆愣地站在最後頭,望著教堂前方的彩繪玻璃。說不上那玻璃在表現什麼,就是不同顏色的色塊,畫上條紋,拼貼在窗戶上,但那黃、白、橘、紫配得很調和,而樹影在窗外搖曳。


  我們還另外到馬爾堡(Malbork)參觀一天,離格但斯克不遠的世界文化遺產,是歐洲最大的紅磚建築,條頓騎士團所建立的城堡,在1466年賣給波蘭國王以前是騎士團的基地。條頓騎士團誕生於十字軍東征,後來控制了普魯士,還在歐洲四處征服領土,普魯士在它的統治下成了軍事化國家,並在幾百年後統一了原本諸小王國林立的德國。
  城堡由裡到外分成三部分,都是由典雅的紅磚建成,旁邊有大河流經,城堡像是突然出現在田野之上、湖泊之中,很美。城堡內部以褪色的壁畫還有滿是標誌的地磚裝飾,幾座長廊很好看,很有空間感。裡頭展示了中古世紀的房間、武器、服裝,讓遊客可以看看古代歐洲人究竟是如何生活的。
  這又是一個在二戰期間,被蘇聯紅軍毀壞大半的古蹟。德國攻打蘇聯時,殺害許多俄羅斯百姓並毀壞許多城市,蘇聯攻打回德國當時的領土時,也對城市做了大規模的破壞,以示報復。而那些領土,一大部分在戰後劃給波蘭,讓波蘭人慢慢重建。整座城堡中,只有一個禮拜堂還停留在戰後毀壞的狀態,牆上的壁畫依稀可見,炸開的屋頂只用木板覆蓋,神像與座椅殘缺不全地放置兩旁,被毀壞的牆壁用色差明顯的新紅磚修補起來,整座教堂忠實的呈現出戰爭的毀壞,讓人看到戰爭的可怕。希望它能保留現在的樣子,不要重建。


  整體來說,波蘭給我的感覺超出意料地很好。波蘭人雖然不太熱情、面無表情,但很有禮貌,會為人著想,也有不少願意幫助他人的好人,我在坐火車轉車途中,就碰到一名大學生幫我買票還請我喝茶。他們對我們這種亞洲面孔即便好奇,也不會像土耳其人一樣對著我大喊「中國」或「日本」,真讓我越來越不想回到土耳其。
  或許也是因為泳芹的生活方式悠閒,雖然不一定看得到很多景點,但味蕾能得到滿足,心情能一直保持愉快狀態。我的旅遊方式通常因著旅伴而改變,但大致上都是狂衝景點,食物就隨便亂塞填肚子,說真的沒什麼品質,似乎也是時候開始找找最適合自己的旅行步調了。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