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德國柏林遊記
德國柏林

  柏林是我夢想中要拜訪的城市之一。它是德國首都,也是普魯士王國(統一德國的王國)的舊都,分裂時期的柏林圍牆則是冷戰的象徵。和歐洲其他幾國的首都相比,柏林顯得頗為新穎,一來它起步較晚,約是十七八世紀普魯士王國強盛後,才好好發展;二來二戰時城市被盟軍毀壞不少,部分建築並沒有重建,而是直接以新建築物來取代,另外,兩德統一後,西德又幫較為落後的東柏林建設不少。
  它還是世界三大交響樂團之一,柏林愛樂的所在地,光這點就值得我衝到柏林去了。
  從瑞典哥特堡到柏林,不過一小時的飛機,下飛機提領完行李就可直接踏入柏林,歐洲境內移動不審查護照的機制真是方便。
  在柏林的朋友是采蓉,交換學生中很優秀語言很好的一個,也是我同校的學姐。她人很小隻,來德國之前就已經會中英日三種語言,個性活潑、做事認真,很受大人們的青睞,大概也是我理想中的交換學生榜樣。她的德文學得非常好,與不太會英語的第三轟家溝通順暢,還能德中切換當翻譯,另外,經過語言班及當地高中的洗禮後,扶輪社將她轉到德國當地大學去上設計課,真讓人佩服。
  采蓉學姐的接待家庭位在東柏林,轟爸媽也是正港東德人,轟爸以前是政治家,現在當小公司老闆;轟媽則是在柏林大教堂裡工作。采蓉說,他轟爸在東德垮台後,有去前國家安全部(監視東德人民的情報局)拿自己在裡頭的紀錄,厚厚一大本書,記錄了他的行蹤和做為等等。他們兩個都是非常可愛的人,總是帶著微笑,轟媽很有氣質,轟爸則是非常愛笑及開玩笑,滿臉鬍子,眼睛笑得瞇得彎彎的。
  他們的生活大概是我見過最有情調的,通往二樓的樓梯扶手爬滿生意盎然的藤蔓植物,庭院種滿樹木花草,還自家栽種草莓與其他水果。早餐豐盛,有水果優格與果汁,然後一定會有雜糧麵包,晚餐時分,則會點上蠟燭配上葡萄酒,或是在舒服的庭院用餐,吃飯用的餐巾紙也很典雅,像布一樣。另外,他們很嚴謹,在廚房裡有個每日記事,記錄了家庭內每個人的行程表,采蓉參加的扶輪活動、她的第二及第三轟家的聚餐,以及我的來訪都被記錄在裡面。

  抵達的第一天,采蓉就坐到我房間,攤開行程計畫表,認真而謹慎的為我講解每一日既定的行程安排,及我自己可以亂逛的自由時間,非常的德國式。
  在柏林拜訪的七天內,采蓉幫我好好利用每分每秒,讓我看了好多景點。這真的是個非常豐富的大城,上百個博物館展示著從前帝國時期得來的寶物,以及這城市與國家特別的歷史,普魯士的榮光、納粹與猶太人、戰火的摧殘、冷戰的分裂,其中有好多故事可敘述。

  二戰的戰火摧毀了柏林的大半,有些建築毀了就消失了,有些原樣重建,最特別的是新舊合成的那種。德國國家議會及柏林地區議會都是如此,兩者在戰爭中受損嚴重,重建時並沒有全部照原樣,而是裡頭以現代化玻璃建成,外頭再鋪上修補完好的舊牆,既保持了歷史意義,又能兼護現代便利,真是挺聰明而有趣的設計。
  國會的屋頂上有個玻璃圓頂,是我來柏林前最想看的景點,它的中間是曲形通道,和下面的國會會議廳連接,排放國會的熱空氣;外面以玻璃片包成半球狀,走在其間,能隨著蜿蜒向上的走道,以不同角度觀看極具設計感的玻璃半球型,還有中間滿是鏡子的通氣管,含意也很有趣—把國會議員踩在腳下。
  由於采蓉的轟爸是前政治家,我們也有機會以VIP型式參觀到柏林議會的情景。這棟建築前身是普魯士議會,也是個被戰爭毀損後,裡新外舊的建築,我們被轟爸帶到議會樓上,在旁聽席觀看會議進行,議員們照政黨坐成一個又一個區塊,有人上台報告、接受質詢,神奇的是,很多位子是空的,聽說是因為會要開整天,很累人,所以有些人會中途離席到餐廳喝下午茶。我們還去參觀議員與政黨的辦公室,和許多或許是政要的人士握手,真是特別的體驗。

  整趟旅途的高潮,大概是去聆聽柏林愛樂的演奏。由於媽媽就讀音樂系,我從小就常聽她對柏林愛樂、世界三大交響樂團之一稱讚得不得了。此次來柏林,其中一大願望,便是要親耳聽聽柏林愛樂的演出。
  這段時間總指揮剛好不在,樂團是由一位加拿大年輕指揮擔任客席,演出曲目是柴可夫斯基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序曲>還有拉威爾的<達芙妮與克羅伊>,雖然我很喜歡柴可夫斯基,但對這兩首曲目實在都不太熟,只是衝著柏林愛樂的名號跑到音樂廳。
  音樂廳外表是形狀古怪的黃色,內裏則是環繞舞台的六角型樂廳,似是木頭建成,天花板掛著形狀奇特的燈與裝飾,整體來說頗有設計感,然後那音響效果,真是棒透了,儘管我們坐在二樓離舞台很遠,每種樂器的聲音還是清楚的傳達到耳邊,像是整隻樂團就在身旁演奏似的,不過觀眾的咳嗽聲也能聽得很清楚。
  拉威爾的曲子就是聽不太懂,不過陣容很華麗,有合唱團在背後發出奇怪人聲,然後一堆特別樂器來湊熱鬧,有個木輪子轉一轉能發出風吹聲,樂曲中不斷出現,原來交響樂的內容能如此豐富。
  柴可夫斯基是我最喜歡的音樂家之一,作品有種西伯利亞大草原的寬廣遼闊感,旋律優美,聽音樂時心情澎湃而舒暢。羅密歐與茱麗葉的主旋律很好聽,曲目之中不斷出現,我最喜歡的是結束前的那一段,主旋律又響了一次,但各種樂器和諧同奏,配上釘釘敲鐵聲,好像一條閃著光芒的河流淌過眼前。
  柏林愛樂的演出的確很好,節拍、音準、合聲都很到位,不過或許是德國人的民族性使然,我總覺得他們太「ㄍ一ㄥ」,不夠放得開,偏偏演出曲目都是浪漫而悠然,所以感覺演出未必傳神吧。雖然我的耳力不佳,無法真正評斷這次表演的優劣,但光實現夢想這點就讓我開心得不得了,唉呀,如果我當初是被分配到柏林,搞不好會多花好大一筆錢在聽演奏會上面吧。

  另一個很有趣的地方,是周日開市的跳蚤市場,柏林似乎有不少這種市集,我們去了大公園旁的那間,據說品質上來說為此地之數一數二。
  裡頭賣的,不外乎是些衣服、首飾、擺飾品與餐具,另外有些老唱片,特別的是,還有一些來自舊時代,尤其是東德時期的東西。
  某些攤位之前,擺放著一個又一個木盒子,裡頭裝有一些老舊明信片,最老可追溯到一百年之前,有些是空白,有些已寫過,發黃的紙張上飛舞著我看不懂的德文,想必也曾承載著某種思念與訊息,如今卻躺在拍賣箱裡,供遊客翻閱收藏。
  另外,很多攤位有賣一些東德時期的徽章、紙幣及郵票,如今那國家與那時代已消失,徒留這些舊東西與舊回憶,被一大捆一大包地被帶來跳蚤市場,拍賣。

  整趟旅程中我最喜歡的,還是波茨坦的無憂宮,采蓉的轟爸媽帶我們在那皇宮散步了一整個早上。那是由腓特烈大帝所建的,洛可可風格的皇宮,最有名的大概是那黃色的主宮,宮前有超大台階,種滿了葡萄葉,從皇宮那兒慢慢走下台階前往那巨大公園,回頭一看,黃色宮殿就像建在一座整齊而綠色的山丘上。
  那天微雨,我們一行四個人漫步於滿是綠樹的公園內,有樹迷宮、荒草地、偶然冒出的離宮,偶爾闖進開滿玫瑰花的花園中,我們沒有特別做些什麼,但光漫步於這美麗宮殿庭園中,就夠讓人心情愉悅了。
  同天下午,我們去拜訪采蓉的第一轟家、參觀了波茨坦會議地點(二戰後處理德國戰敗的會議),晚餐時間試喝家中存放的各種酒類,還去參觀「中古服裝節」,和瑞典的民俗音樂節有種異曲同工之妙,就是同好們集中露營,舞台有時有表演,但此次參與活動的人都穿著中古世紀的服裝,並用中古世紀的方式生活著,烤肉、喝酒,十分有趣。

  我很喜歡這個轟家給我的感覺,我們彼此雖然語言不通,但我能感受到他們的真心與熱情。
  住他們家的時候,我連續五天晚餐飲料都是啤酒,德國啤酒真不虛其名氣,相當滑順好喝,還可以加入糖漿或果漿,讓整杯又甜又清涼,連不愛喝酒的我都喜歡。
  我拜訪德國的時間,適逢歐洲足球盃的小組賽,晚間八點四十五分,他們全家人一定坐在電視機前,舉著白酒看比賽,為德國隊加油。而只要德國隊一進球,轟爸就會歡呼然後從倉庫裡拿來煙火,往外施放,而在同時間,鄰居四處也想起各種砲聲,似是這國家裡的每個人都在關注著國家隊的表現,好有過節的氣氛。
  離別時,采蓉的轟爸轟媽和我握手珍重道別,說很高興我有來到柏林,並祝福我接下來的旅程一路順利,還說,如果我想要的話,可以在歐遊結束時再來一次柏林,讓我心頭暖暖的。我並帶著滿滿采蓉推薦的德國零食、自製辣椒醬,還有在柏林期間塞入腦裡的好多知識,搭火車離開德國。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