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6.28~7.1,從歐洲回來,和土耳其的家道別
從里加(東歐小國拉脫維亞首都)回伊斯坦堡的飛機降落的那一刻,我內心依舊千百個不願意。
歐洲的風光何等進步而美好,相比之下,土耳其擁擠而令人厭煩,那些盯著外國女人大腿的土耳其男人啊。我並且對交換年即將結束這事感到無所適從,我的語言學得不算好,和接待家庭的相處不算親密,對這個國家也不算死心塌地的熱愛,我這一年究竟學到了些什麼嗎?
提著行李獨自搭上地鐵,我熟練的轉換各種交通工具,一路上努力地說服自己,回到土耳其沒有這麼糟。土耳其的一切,陌生而熟悉,滿車的人、停滯的公路、無盡的建築物,還有跨過海峽大橋那一刻的美麗風景,明明身處異鄉,我卻有種歸鄉的奇怪感覺。回到家,轟媽已等在電視房,用久違的土耳其語對我說:「歡迎回家」,正如過去幾百個日子我每晚聽到的那樣。我們簡單地閒聊關於旅程的事,她說,我剪得新髮型很好看。我微笑著心想,哪像我台灣的媽,透過網路看到我在波蘭剪去一頭長髮時,大哭大叫了好一會兒。
我突然有種回到家的感覺。接待家人的笑容、對於旅途與新髮型的詢問,熟悉的床、熟悉的土耳其燉菜,還有熟悉的乾淨浴室,讓我突然放鬆下來。
尤其是空氣中瀰漫的、轟家特有的清新消毒水味,讓我想起了抵達土耳其的第一天,頭一次踏入家門時,聞到的也是這個香味,那香味在我初抵土耳其、人生地不熟的頭兩個星期,不斷縈繞在我鼻間。
我趴在床上,吸著熟悉的氣味,回憶如潮水般持續湧來。我想起初到土耳其的前兩個月,甜蜜的新鮮期,我熱愛這個新奇、熱情而有趣的國家,充滿幹勁的學習與思考文化差異那些事,享受著每天碰到的驚喜、每次與家人和同學的外出。
然而,當氣溫隨著冬雨越變越冷時,我的新鮮感褪去,發覺好難跟當地人交朋友,加上一連碰到生病及色狼,令我覺得難過及孤立無援。此時,其他國家的交換生拉了我一把,我們一起穿著冬天的大衣,在伊斯坦堡隨處遊歷,一起參加慶祝節日的團聚活動。我永遠也忘不了,聖誕派對前,巴西女生芭芭拉把我拉去她家,對著我的臉龐輕輕吹氣,為我鋪上生平第一次妝的那刻。不過,之後團體內的固定小圈圈成形,我漸漸覺得他們的一些行為難以習慣(喝酒、遲到、坐著很久空泛地聊天),加上我對於用英文闡述心底想法仍有障礙,不如他們能用母語跟同國人舒暢聊天,我和交換學生們漸行漸遠。那段日子,有點低潮有點無聊,但我過得挺規律,每日六點便爬起床,打太極拳搞好身體,並自己做早餐,八點坐上校車開始一天。當然,仍是有快樂時光,尤其是當白雪從天而降,而我迫不及待地出門觀賞積雪的伊斯坦堡時,靴子埋入易碎的雪堆中,我小心地步上濕滑的小型巴士,內心想著該趁著假日到哪兒漫步。
春天的腳步越來越近時,我認識了小春,台科大的交換學生,兩人同是生活悠閒無聊又偶遇衰事,於是我們結伴開始四處遊歷,更有膽子去一個人不敢到的地方,我的交換生涯亮了起來,愉快而享受,最後兩個月更是排了滿滿的遊樂行程,從扶輪社舉辦的土耳其第二次旅遊,到歐遊,還有緊接著到來的家人來訪。

不過此時此刻,我正埋在睡了十個月的被窩裡,和它作道別。住在這個家的最後那幾天,我沒出門以觀光和伊斯坦堡道別,而是天天宅在家裡,寫寫東西、整理行李、偶爾和接待家庭出門做些不甚有目的的事兒。大部分時間,我躺在床上,看著日出日落,感受時間無聲無息的流逝,正如交換生涯中的那些空白時光,還有出來土耳其的那幾天,只是單純享受身在異國卻有個家的感覺。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