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回台
  反向文化衝擊,人們常說交換生歸國後會有此種狀況,即是在經歷了一年國外生活後,交換生們回到故鄉,反而不習慣原本的生活方式與環境了。

  例如,從瑞典鄉村回來的交換生會不習慣台灣人口的擁擠與稠密,從歐洲回來的交換生不習慣建築物的高聳與醜陋,從美國回來的交換生不習慣台式教育的沉悶無聊……
  對我來說,此種症狀其實不太明顯,我頂多在回台第一天大叫空氣濕黏,並被滿街霓虹燈嚇到,其餘一切沒怎麼影響我,或許是因為伊斯坦堡和台灣實在有點相像,都很擠,而且皆卡在先進與不進步的空隙之間。我少數得到的習慣,也不過是過馬路時更加勇猛些,還有偶爾脫口而出的土耳其語助詞。
  我並未像思念故鄉那樣,狂熱地思念起伊斯坦堡,它只是偶爾闖進我腦海,令我愉快而失落地想起一些細節,例如橫跨歐亞洲的渡輪、滿是貓咪的街道、和車子搶馬路的行人,當然,還有無處不見的大海。我並且懷念那種生活,懷念每天早上睜開眼睛、第一件想的事便是該去哪裡玩,懷念身為特別賓客、有機會坐在有錢扶輪社員身邊的特別日子。多麼空白而愜意的一年。
  回台不久,暑期輔導便開始了,我乖乖披上制服,回到學校上課,變回普通而辛苦的高三生。那還真是讓人不習慣,塞滿四十六個人的教室、上課期間一片沉寂的教室,老師只是個單方面的演講者,自問自答以應對台下的一片死寂,加上一張又一張發下的練習試卷,那股沉悶總讓我忍不住想走出教室透透氣。乖乖地準時到校、乖乖地在位子上呆愣一整天、乖乖地填滿每張考卷的答案,復學初期,我總覺得自己的心依舊像頭野馬渴望探險狂奔,而不是過著如此單調用功的生活。
  我陸陸續續和朋友們見面,他們皆已考上大學,準備邁向人生下一階段,而我正要重新出發。儘管已在國外獨自生活過一年,我仍是懷疑自己的能耐,究竟能否在考試制度中好好生存。不過我想我的態度會從以前的不斷批評,變為「速速考完這年就好」。畢竟,世界這麼大,而我高中生涯又只剩下一年。

  人們常說,交換生的經歷會為一個人帶來徹頭徹尾的改變。但我想我並沒有,我仍是那個孤僻內向的我;朋友們看見我時,也指著我大叫說:怎麼都沒變?我總是笑笑地答道,要不你期待什麼呢,一個土耳其式性感大美女?
  我的確一直在疑惑,這一年究竟為我帶來了什麼?我是否變成了一個更好的人?身旁的大人是說,我有更開朗的感覺,也許我有更成熟而獨立?我只知道,我過了開心的一年,我寫下了許多想法與觀察,我看到了世界,原來地球另一端,人們是這麼過的、同年齡的各國青少年是長這樣的。這些都是我在教室內學不到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