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24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荷.蘭>菲利浦‧尼德蘭特
‧亞瑟>維德化名注意


二十四

  日子規律而似毫無盡頭的一天度過一天。儘管亞瑟心裡明白,他已在黑桃皇宮度過一半的時間,再一個半月,便要踩著冬雪踏上旅程。

  每天早上,在阿爾弗雷德的要求下,他與國王共進早餐,然後做些宮廷樂師的工作、指導關於演奏的事項。整個下午,則是悠閒的自由時間,亞瑟在宮廷內盡情閒晃,或待在房間,或進藏書室,或跑到廚房做菜,雖然最後者總讓御廚師們默默哀嚎。睡覺之前,是阿爾弗雷德的上床故事時間。亞瑟依然堅持,故事只有在上床前一刻才講,結果卻造成國王老早就上床,死纏爛打大叫睡不著,偏要亞瑟一個故事講過一個故事,讓他好幾次都想拿燭台砸向那頭燦金髮上。發了幾次脾氣後,兩人達成協定,晚餐之後,亞瑟就會到國王寢宮,陪在阿爾弗雷德身邊,但故事依舊只有上床前講兩則。

  阿爾弗雷德意外的沒做出什麼戲劇化的舉動,例如試圖讓亞瑟多留一些時間,或者做出一些愚蠢的愛情承諾。對方只是像個許久不見家長的小孩,想要在父母身旁多留一點,像個孩子似的,只愛胡鬧,雖然「我愛你」的次數也頻繁到讓亞瑟麻痺。

  此種情景之下,亞瑟原以為日子將如此這般,一成不變地度過下去。但事情的發展,往往出乎意料之外。


 每天晚上,亞瑟都會卸下維德的外貌,露出他的綠眼睛與粗眉毛,陪在阿爾弗雷德身旁。直到國王上床的前一刻,他們其實也沒在做什麼,阿爾弗雷德通常還在處理白天留下的工作,亞瑟則拿著書或針線做自己的事。感覺上,阿爾弗雷德只是單純想要亞瑟的陪伴,享受兩人在一起的時光,沒做什麼事也無妨,就如他們好多年前的相處模式般。

  亞瑟不得不承認,那真是他一天中獨處以外,少有的放鬆時刻。去掉偽裝,他原原本本的變回亞瑟柯克蘭。和阿爾弗雷德相處雖令他困擾而尷尬,但對方除了纏著他說故事,也沒帶來什麼壓力,兩人獨自身處於幽靜的國王寢宮,能讓亞瑟放鬆戒備,平靜地度過夜晚時光。

  而那改變一切的急促敲門聲,就在那關鍵的夜晚突然地擊向如此無戒備的亞瑟。

  清脆的扣門聲響倏地劃破夜晚寧靜的空氣,迴盪於清幽的國王寢宮,突兀有如悠悠教堂鐘聲響徹廢棄無人的小鎮。那聲音不怎麼大,卻讓亞瑟猛的打了個寒顫,他瞪大眼睛,怒視著同樣驚訝的阿爾弗雷德,他跳起身,正準備往哪個地方躲起來時,門以嘎吱一聲開啟,亞瑟只能愣在原地,呆呆的看向門口—

  白髮高大的尼德蘭特抱著一疊文件,喘著氣闖了進來:「冒昧打擾,陛下,有緊急事情需您立刻處理--」

  紙張飛散及落地的聲音截斷尼德蘭特的話語,白髮青年愣在門口,和國王及亞瑟乾瞪眼。亞瑟內心懷著最後一絲僥倖,他還在思考該胡謅什麼身份時,尼德蘭特已單膝跪下,恭敬喊道:「失禮了,阿爾弗雷德陛下及亞瑟前國王陛下。」

  --死定了。亞瑟在內心暗罵。他肯定在某處見過尼德蘭特家的這個孩子,或許是某個不怎麼重要的宴會上,但那家族的人都那副高挑樣,亞瑟閱人無數,無法細記其中每個人的長相。不過顯然當年的孩子牢牢記住了自己。「平身,」亞瑟嘆道,「先處理緊急事務。」

  「是的。」菲利浦不卑不亢地站起身,直接走向阿爾弗雷德身旁,冷靜的程度超乎亞瑟預料。「北方庫魯魯族暴動情況加劇,通往梅花國的運河已經被封鎖了。」

  「該死!那群野蠻人,給他們好物資好交通連自治區也給了,他們卻總愛亂搞。我早就覺得他們一心想投靠梅花國。」

  「往梅花國的貿易路線已經癱瘓,現在經濟和國家安全方面都有危機,請您盡快指示該如何行動。」

  「派兵鎮壓。現在是經貿繁忙期,又不知道梅花國的北極熊在想什麼,艦隊沿著運河開下來怎麼辦。我們之前對庫魯魯族已經夠寬待了,現在需要速戰速決。」

  「那麼軍隊數以及鎮壓後續措施--」

  「不行鎮壓。」亞瑟突然開口,「那只是治標不治本,不是什麼長遠之計。強制鎮壓的話,反而會引起庫魯魯族人更大的反彈,也難保叛亂不會再次發生。我覺得不如照他們的願望,多給他們自治權,還有少部分的運河收益。」

  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這會損及中央的利益。況且,我記得你從前的政策也不是如此。」

  尼德蘭特也同樣看向自己。亞瑟嘆了口氣,斟酌了一會兒才將原因托出:「我曾經過那裡,也去過梅花國的庫魯魯區,看過他們的情況後,想法改了。庫魯魯人很善良,也沒有那麼大的分離意識,只是我們對他們太過歧視,不給他們完善的政治空間,又不給他們足夠生機—那是不怎麼富裕的北方—他們才時不時挾著運河鬧事。如果施予一點小惠,換來雙方間的安穩,我想是相當值得的。」

  「但眼前的迫切危機也需要解決,你那個太慢了--」

  「我說的那些後續工作一定得做,看現在要不要先跟作亂首領會談?」

  「然後先調一些兵到臨近的駐守處,但先按兵不動。另外情況稍得控制後要出動大量警察。我們不能太退讓。」

  「還可以。別讓情況失控就好。」

  「呃,菲利浦,那就照我們剛剛講的那些做。」

  尼德蘭特聽著他們的談話,不發一語,直到阿爾弗雷德說最後一句時才點點頭,但他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盯著亞瑟,兀自沉吟。「您這三年到底去哪裡了,怎麼會絲毫沒被發現…?」

  亞瑟微微皺眉,不作回應,正想開口請菲利浦出去時,對方卻輕輕地「啊」了一聲。

  「維德,是吧?這是您這幾年的身分,怪不得阿爾弗雷德陛下一直追著您跑。」

  當下,亞瑟幾乎要無力而挫敗的癱軟進柔軟的椅背了,尼德蘭特家族的人總這麼聰明。「阿爾弗雷德。」亞瑟說道,略帶怒意地。

  「呃,抱歉,但他是真的有急事,而且尼德蘭特是我信任的人,我只是忘了跟他說這三個月晚上不可以隨便打擾…更何況多虧了你,我們找到最好的解決方式不是?」

  亞瑟依舊怒瞪著他,不發一語,最後直接轉向菲利浦。「不准將你今晚看到、聽到的,關於我的任何事,傳給其他人,除非你想要黑桃國天翻地覆。」

  「我以我的人格擔保,我將守口如瓶。」菲利浦將手放上胸前,誠懇地道。

  三人陷入了短暫的尷尬中,彼此想著下一步該做什麼,直到阿爾弗雷德向菲利浦開口:「那麼,你可以先退下,去處理應變措施。」

  「那我也一併退下了。」亞瑟道。

  「嘿,不行,你還沒講睡前故事給我聽!」阿爾弗雷德大叫,伸手便要起身上前抓向亞瑟。

  「別鬧。尼德蘭特都要嘲笑你了。」亞瑟瞟了瞟故做冷靜、綠瞳卻藏著促狹笑意的尼德蘭特。「你今天已經給我捅了這簍子,我還當了政治顧問,你還好意思要求什麼?」

  「這是兩回事!」

  「你最好也多花些時間與精力想想庫魯魯族的事,阿爾弗雷德,你是一國之君,不是三歲小孩。」

  「現在是晚上!」

  「不好意思,打擾兩位的爭吵,但臣下在此有個建議想詢問兩位陛下的意見。」尼德蘭特抓好亞瑟開口前的空檔,插話道。

  「呃…請講。」兩人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尷尬地收回張揚的手勢,轉頭看向尼德蘭特。

  「我想問亞瑟陛下,是否有意願,協助阿爾弗雷德陛下的施政呢?我是指,當幕後的智囊團?您遊歷各地,又有從前的經驗,若能為阿爾弗雷德陛下做決策上的補足,一定能讓國家行政更完善。」

  「當然好,我舉雙手贊成--」阿爾弗雷德搶著回話。這樣就有更多時間可以跟亞瑟待在一起了。

  「憑什麼?」亞瑟挑眉,「我只是個沒沒無聞的流浪歌手,一來沒有意願,二來這身分也不適合,試想滿朝大臣會作何感想?流浪歌手干政。」

  「如果有能力,有何不可?阿爾弗雷德國王的風格,就是能力至上。」尼德蘭特露出一抹微笑,「所以,就看您的意思了。」

  「…我拒絕。」

  「您難道不想做一番大事嗎?沉寂了三年,放空了三年,您難道不想念權力在握、有影響力的日子嗎?」

  「那些權力造成了我今天的落魄。」

  「但這次您不會身處權力正中央,您只需要貢獻出心思,就能為居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帶來更好的生活。不是很好嗎?況且,絞盡腦汁、解決難題的感覺,肯定令您懷念吧。」

  這讓亞瑟無言以對了,尼德蘭特家族的口才真是一流,而阿爾弗雷德睜著閃亮亮的藍眼睛,不斷點頭附和尼德蘭特的話語。

  「我根本沒義務為黑桃國做這些事—」亞瑟頓了一下,然後低聲接道:「我這幾天會慢慢考慮。」




  亞瑟最後還是敵不過好奇心、企圖心,還有阿爾弗雷德三不五時的拜託跟吵鬧,以維德的身份推開國王辦公室的大門。與阿爾弗雷德對上眼的瞬間,亞瑟看見對方一整個從坐墊上彈了起來,興奮的手舞足蹈,幾乎是邊跑邊跳地來到亞瑟面前。在對方撲上來之前的空檔,亞瑟迅速地瞥了辦公室一眼,該有的家具依舊擺在那兒,只是多加了一些阿爾弗雷德個人喜好的擺飾,另外,國王辦公桌旁已經多添了一副桌椅,應該正是自己的新座位…這傢伙的自信心到底從何而來。

  阿爾弗雷德的桌上四處散著文件,這傢伙還是一樣地不修邊幅。但從對方桌上大於一本書大小的空位看來,阿爾弗雷德其實已經有試著整理了。

  亞瑟靈巧地閃過已變身為大型犬類的阿爾弗雷德,還好心的扶了過於興高采烈的對方一把。

  「有哪些文件要處理、哪些難搞案件要跟我討論的?」亞瑟直接走向多餘的辦公桌椅旁,手環胸問道。

  「我們這麼早就要開始辦公嗎---?」

  「那麼我找不到留在這裡的理由了。」亞瑟作勢便要離開。

  「喂喂喂,等一下、開玩笑的啦,這裡!」阿爾弗雷德快速上前抓了一張紙,「塞加草原上的強盜,該拿他們怎麼辦?你來黑桃國的路上應該有經過那裡,情況到底如何?」

  「喔,那裡。基本上強盜的本營是呼特城,只是當地守軍不大聰明,其實可以叫那些士兵多加取締,看要不要換個將領管轄…」亞瑟一邊讀著公文,一邊喃喃自語,「等一下得調些資料出來看看…你覺得呢?」

  亞瑟抬頭,卻一頭撞進阿爾弗雷德天藍色的眼睛和臉頰上好看的微笑。他愣了一下,感覺心臟似是漏跳了一拍,讓他暫時不知該如何行動:「幹嘛啦。」

  「沒什麼,只是覺得亞瑟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厲害~」

  他幾乎要掉進那天藍色的漩渦中了。但亞瑟還是在熱流爬上臉頰之前,把情緒硬是收回來,「在那裡呆愣什麼,你才是一國之君吧,不可能笨到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種事情。」

  「遵命!能跟亞瑟一起辦公真開心。」

  「我是維德,然後你最好給我停止無意義的對話,不然我要離開了。」

  「呃,好嘛。專心辦公。」


  兩人共同問政的日子開始了。亞瑟和阿爾弗雷德的共處時間多到不可置信,幾乎是從早到晚都黏在一起,雖然亞瑟大半時候都下午時間才出現在國王辦公室,但其交流之頻繁程度,已好比他的王子時代與擔任國王初期時,天天由阿爾弗雷德伴在身邊的日子。

  亞瑟涉入政治的起初,來呈件的人們看見維德坐在國王旁邊,無不面露驚訝之色,並略有微言。但當他們發現國王提出的方案、交出的公文,相比之前更為進步時,類似的不滿留言立刻消弭。

  和阿爾弗雷德那麼頻繁而緊密的相處,老實說讓亞瑟有點困擾。對方真摯的笑容與開朗的個性,跟從前一樣,讓他一不小心就差點招架不住。幸好,在陷進去之前,一道清晰的念頭總閃過亞瑟腦海。

  --他背叛了你。

  然後亞瑟會猛然抽身,回復帶著嚴肅的表情,叫阿爾弗雷德別鬧,辦事要緊。他不能有所留念,十月已將近尾聲,再一個月後漂泊的旅程將再次開始。



  前幾天發生的事讓亞瑟覺得有點怪。

  那天,他們兩人和平時一樣,肩併著肩一同分析國事,時不時為了理念或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拌嘴。討論到某個癥結點,亞瑟占上風時,阿爾弗雷德開始他的爛招--耍賴,像個孩子般大聲嚷嚷,還把頭靠向亞瑟的辦公桌,不讓亞瑟手中的筆沾到紙張,頭還胡亂磨蹭,把桌上的公文弄得一團亂。

  「阿爾弗雷德,你搞什麼?請用口語表達的方式,」亞瑟握緊手中的筆,克制自己戳下去的衝動,「再說,你才是國王,不接受我的意見我也不能說什麼。」

  「可是亞瑟的意見應該很有效。我只是有點不服氣。」

  --那你現在是在搞什麼。亞瑟突然有點無言以對。「總之,你先給我起來。喂,我沒有叫你靠到我身上,阿爾弗雷德,給我回去,不要靠在我肩膀上,不然我要離開了!」

  阿爾弗雷德悻悻然的嘟起嘴巴,離開亞瑟肩頭,回到自己的桌前繼續改公文。

  亞瑟鬆了一口氣,為此刻的清靜暗自喝采,真不懂對方為何總要等到自己生氣,才願意當個成熟點的男人。他放鬆下來準備重新集中注意力時,胸口突然傳來微弱的「喀」聲。

  亞瑟皺眉,往胸口的口袋一掏,拿出那只懷錶,從出生時即跟著他,卻又在中途停下的懷錶。上面的指針突然開始行走,秒針繞了兩三圈後,又靜止下來。

  「怎麼了嗎?」阿爾弗雷德問。

  「呃,不是很重要,只是這只懷錶真是太奇怪了…它最近一直走走停停的,我原本以為它早壞了。」

  「什麼意思?」阿爾弗雷德感到心頭一緊。

  「你也有一只不是?好像只要是王家繼承人,都有一只?不知道它的功用是什麼。總之,我的錶原本三年前失去王位時就停了,最近卻像發神經似的一下走一下停,這錶應該是代表王位繼承權吧?但我現在又沒意思要當國王,王耀也說懷錶另有含意,它到底在走什麼意思的…」亞瑟一臉疑惑的看著懷錶,還用力搖了錶身幾下,看它會不會奇蹟似的復活。

  「你是說,你的錶,在三年前就停止不動了嗎?」阿爾弗雷德乾巴巴的問,突然覺得意識恍惚。

  「是啊。阿爾弗雷德,你還好嗎,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阿爾弗雷德幾乎克制不住想哭的衝動。他從來沒有想過,得到一件追求已久的事物後,代價竟是如此之大。


TBC
寫中間時,快被米英閃瞎了,閃屁啊你們!
對不起這章拖了這麼久才更新,五月以來不務正業,瘋狂玩樂,然後隨意寫文,回過神來已經八月中了,我也回到正常軌道上。
接下來就是萬惡高三了…真煩,讀書和米英,應該做前者但意識總飄到後者,只能都加油了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抱歉回了舊帖wwww但是忍不住!
今天為止才連同學測後的各種事情結束掉,累死了QWQ

終於有時間看米英了!我好想快點把這裡每一篇都追完>"<
花了點時間複習前一章回想劇情,然後被閃的只能憋笑。

越來越多人發現亞瑟的身分了唔唔好像快要變成皇后的感覺=W=(哪那麼快)為什麼阿爾又要哭哭了好好奇錶的意義ˋCˊ

唉唷這樣還能拒絕阿爾的魅力世界上也只有亞瑟你了吧www(<<死米廚
阿芙 | URL | 2013/02/02/Sat 23:23 [編輯]
>>阿芙
歡迎回來XD回舊帖什麼的一點都不在意啦,反正這裡很空曠啊~學測辛苦了,唉我倒是學測後開始頹廢,轉眼間又要開始下一階段了

感謝你不嫌棄這裡的渣文...!我現在都不太敢回頭看最近那幾章,總覺得有點莫名其妙...XD他們兩個真的笨笨閃閃的XDD

的確是大家慢慢知道後亞瑟也會漸漸變成王后喔。不過是漸漸
錶的設定放在好幾章之前,忘了提醒大家抱歉XD心死的話錶就會停住

世界上會一直追固執的亞瑟也只有阿米了吧,米英真是的=v=

謝謝留言喔!
盈杉 | URL | 2013/02/19/Tue 23:55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