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撲克架空】王者之路-4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沒有關係。
‧設定沿用本家撲克牌人設而擬成的撲克王國,阿爾=黑桃K,亞瑟=黑桃Q,王耀=黑桃J
‧目前劇情可能與上面設定有所不同,請稍安勿躁
‧接受者請往下


  莊嚴的樂曲響徹布拉克宮的大廳,迴盪在半圓形的宮殿中,雕樑畫壁,不知已見過多少新王即位。黑白相間的格紋地板被一條紅地毯劃開,直通向大廳底部空虛的王位與后位。亞瑟身著淡藍色禮服,肩披深黑色斗篷,拿著父王昔日隨身的權杖,低垂眼瞼,莊重緩步地走過兩旁的群臣。

  王位旁站著王耀,他手拿鑲滿寶鑽的王冠,平時臉上的輕挑一掃而空,身著正裝,嚴肅的面對眾人。

  --一群雕像。阿爾站在一個大臣後面,對參加登基典禮的所有人做出如此評論。群臣皆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直挺挺的低頭站好,成為一片老少皆有的雕像;王耀則是華麗更上一層、拿著貴重皇冠的人像;亞瑟雖然會動,但步伐精準有如機械,有點像改良過的雕像。--總之,所有人都一動也不動,這樣站著身體不會痠嗎?阿爾在心中默默叨念著。

  亞瑟走上王位所在的台階,在王耀面前單膝跪下,微微低頭,方才雄壯的管弦樂也在瞬間收了尾。

  王耀清一清喉嚨,用丹田發出雄厚的聲音,穿進在場每個人的耳裡:「我,黑桃國護國公王耀,在此宣布亞瑟‧柯克蘭,黑桃國第十七任國王理查柯克蘭之子,因其合法繼承權,繼承其父位,成為黑桃國第十八任國王。願天神有恩,開國公威廉保佑,祝福黑桃國在亞瑟柯克蘭的統治下,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吾王萬歲!」全體百官一齊跪下,呼喊響徹雲天。

  此時亞瑟已由王耀戴好皇冠,坐上王位,環視了眾人一周後,道:「重卿請起。」

  阿爾偷偷抬起眼睛,看著遠處的亞瑟及他不帶溫度的眼神。阿爾清楚知道,亞瑟看著眾人的眼睛不曾真正停留在特定人士之上—包括自己。他只是看著,然後將目光投向大廳門外,他甫接手統領的整個國家。

  阿爾突然感到一股悲哀。似乎從此刻開始,他與亞瑟的距離都將如現在一般,遙遠而沒有溫度。


----------------------------------------------------------------------------------------

  亞瑟繼承王位後,將搬離原本的寢宮,住進守衛森嚴的國王宮殿。在亞瑟的應允下,阿爾搬回他記憶以來居住成長的地方,也就是原本的王子寢宮。亞瑟的家具--書櫥、衣櫃、桌子--大抵仍在,上面曾經堆滿的魔法書籍、文學作品卻全部消失,他最喜歡的燭台及床上的棉被也一倂搬進國王寢宮。

  阿爾趴在床上,將臉埋入亞瑟沒帶走的枕頭裡。上面還殘留著亞瑟的味道,他突然想起了昨天以前的七年,亞瑟說的每個故事、唱的每首歌。窗外繁星點點,但身旁比星光耀眼的人已離自己遠去。他抱緊了枕頭,深深的吸著亞瑟的味道,這莫名的帶給了他一種平靜,如同回到了熟悉的懷抱,叫他踏入夢境的入口。

  有個腳步聲輕巧傳來,半夢半醒之間,他感到一雙溫柔的手為他蓋上棉被,輕撫他的頭髮。如同過去幾千個夜晚,阿爾弗雷德在這撫觸中安然入睡。
----------------------------------------------------------------------------------------

  亞瑟繼承王位後的幾個月,兩人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剛開始阿爾還能在亞瑟改公文時打擾一下、給點主意,又或在偶爾國王空閒練武時,陪他打上一架。但隨著豐收季節的來臨,各種稅務、年度結算、貪官汙吏呈報等事件紛紛湧入皇宮等待國王批改;有心人也對亞瑟如此放肆阿爾感到不滿,一來認為亞瑟既已是國王不應花費心思在這小孩上,二來擔心自己爭寵的道路會受到阻礙。

  為此,亞瑟與阿爾談過,阿爾表示自己雖然年紀小,但智力武力並不比成人差,為何不可當國王的左右手。無奈大臣們不吃這套,認為阿爾弗雷德的優秀全無憑據,無法使人信服。亞瑟則認為,阿爾目前該做的事應該是繼續學習成長,而不是將時間花在與他無關的國事上。兩者折衷後,亞瑟向阿爾開出個條件:如果他能公開打贏黑桃國將軍安東尼奧,就可以直接編入皇家軍,成為亞瑟的侍衛;大臣則表示若結果真如此他們願意承認阿爾的才能—因為打贏安東尼奧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阿爾因此消失了一段時間。亞瑟鬆了口氣之餘不忘向王耀拜託,請他多督促阿爾弗雷德的學習,不要讓這小子天天都在武打場上和人決鬥。

  冬去春來,春雪開始漸漸融化時的某日,亞瑟接到報告,說大將軍安東尼奧求見。

  當他看到好久不見的第一武將時,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喂…你、你是跌了個大跤還是怎麼了。」眼前的安東尼奧額頭腫了個大包,嘴角瘀血,原本閃亮的盔甲多處磨損,甚至添上了幾劃砍痕。

  只見安東全身陷入接待室的沙發,滿臉疲憊的道:「還不都你出的餿主意,害你家那個小朋友天天來找我廝殺,為了皇家顏面俺跟他認真,剛開始他和我打到趴在地上爬不起來,但經過了幾個月的磨練,俺今天竟然大意輸給他了啊啊啊啊啊~」

  亞瑟瞪大了眼睛,愣了好幾秒,才開口道:「不…不會吧,你確定你們是光明正大的決鬥嗎?」

  安東尼奧瞟了亞瑟一眼,道:「誰像你當初耍技謀才打贏我的啊,這傢伙雖然是用怪力蠻幹,但幾乎全軍都看到了他的勝利喔。」他邊說邊將臉埋入手掌,無意義似的大喊「這樣我臉該往哪裡擺啊啊啊啊」,亞瑟忽略了堂堂大將軍如此失禮的舉動—因為他自己接下來的行為或許更不符規矩—他的腳下意識的奔離國王辦公室,無視宮中僕人詫異的眼光,直直往布拉克內宮去。



  他跑過昔日熟悉的長廊,他生長十七年的地方,熟悉的樑上雕刻略過眼前,亞瑟無暇觀賞,只顧著儘快跑到阿爾居住的房間。

  眼見左方地板傳來房間透過來的光影,亞瑟緊急煞車,傾身倚著門柱,大口喘氣。

  「喂,阿爾弗雷德…呼呼,你在哪?」阿爾並沒有躺在床上,亞瑟在房內四處搜索,仍然不見他的蹤影。亞瑟嘆口氣坐上沙發,一回頭,只見窗外陽台,他方才尋找的大男孩正背對著房間。

  「阿爾弗雷德,我堂堂國王來找你你怎麼都不應啊?」亞瑟邊抓著頭邊往陽台走去。

  只見那人低下身子,將頭靠在欄杆上,悶悶的道:「你為什麼要現在來啦,我本來想說之後再去找你的……」

  亞瑟走到他身旁,詫異的看著眼前的金髮男孩。阿爾弗雷德如同安東尼奧鼻青臉腫,盔甲破損則更嚴重,全身多處擦傷,雖無大礙,但亞瑟看著不免心疼。除了身上多處掛彩外,亞瑟還注意到,這許久不見的大男孩成熟了不少,眼神鋒利、臉上更添穩重、身材抽高了不少,不過等他真正站直身體時亞瑟才錯愕阿爾的身高竟已超越了他。

  「看我現在的樣子多麼不英雄……」阿爾低頭,望著自己的狼狽模樣。

  「傻孩子,英雄便是該傷痕累累才能受到人們敬重。」亞瑟微笑,迎上前去,給了阿爾弗雷的一個大擁抱。「辛苦你了。這幾個月來這麼努力。」

  阿爾顯然對亞瑟突然的擁抱感到不知所措,他暫停了幾秒,才緊緊抱住亞瑟,將頭埋進亞瑟的肩膀,輕輕摩蹭著。

  感受到肩處傳來的濕潤感,亞瑟輕輕拍著阿爾的背,軟聲道:「好啦,好啦。現在把這身破爛換掉,我幫你擦個藥吧。不過在這之前……」亞瑟將阿爾扶起,看著他蔚藍的眼睛。

  阿爾站直身子,不著痕跡的抹抹眼角。

  亞瑟清了清喉嚨,故做莊重的道:「我,亞瑟柯克蘭,在此宣布阿爾弗雷德‧F‧瓊斯,一個不屈不撓的勇者,通過了考驗,正式成為皇家正規軍,也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國王護衛。」

  然後他看見阿爾弗雷德回以他比春日陽光更燦爛的笑容。

TBC
--------------------------------------------------------------------------------
這年紀的孩子身高抽高的超快啊。像我被我弟超越時整個傻眼(嘆
結果還是很甜=3=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