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同人】2.5
米英網友設定,謬可點文

[網友]

  亞瑟坐在離學校最近的那間麥當勞裡,神情有些慌張,每當門口鈴鐺響起,他便馬上看過去,期盼看到一個金髮藍眼、177公分高的身影,但心情總是一次次的飛起又下沉。

  "時間還沒到,亞瑟‧柯克蘭,你得冷靜。"亞瑟對著自己這麼說。"你要習慣,對於遲到這件事,美國人總比英國人還擅長。"

  阿爾弗雷德‧F‧瓊斯,亞瑟又在心裡默念了一遍這個名字,"憂鬱英雄"的真正名字。六個月前,他們在一個論壇上相識,意外的發覺兩人都即將就讀同一所大學,於是交換了skype,在時差不影響的情況下,開始聊了起來。亞瑟是個英國人,高中畢業後,決定申請美國的大學,於是他來了,第一次長期離開他那陰鬱島國,像三四百年前那些清教徒一樣,踏上美洲大陸的土地。

  但他在美國一個朋友也沒有。所以知道自己申請成功之後,他趕忙上網試著找些人問問,意外的,在他還沒試試學校論壇之前,就在他喜歡待的那個同人文網站上認識了阿爾弗雷德,也就是"憂鬱英雄"。

  亞瑟得承認,他第一眼看到阿爾弗雷德的網名時,覺得真是怪愚蠢的。嗯,雖然兩人開始聊天後,他還是覺得阿爾弗雷德很蠢。不過,他很喜歡看阿爾弗雷德給他文章的評論,常常讓亞瑟笑到直不起腰,又字裡行間內總透露著一股純粹的熱情,這點又令亞瑟感到暖意流過心中。

 阿爾弗雷德是個美國人,幸運的小子,即將就讀的大學又離家不遠,從小就往那所大學跑過好幾次,因此亞瑟對周遭生活乃至各科系有些什麼問題,阿爾弗雷德都能一一回答。剛好他們有意就讀的也是同個學系。這點也讓亞瑟不禁驚嘆,究竟是多神奇的機緣才讓他在網路上認識阿爾弗雷德。

  阿爾弗雷德是個開朗、天真、有點蠢--這麼說吧,標準的美國人。他聊天時很少顧及文法,各種美式拼音與俗俚也讓亞瑟看得眼睛發痛,但他總在發怒前,便趕緊提醒自己,未來四年他都將面對此種情況,而當他真的看不懂或受不了時,阿爾弗雷德也會為他解答,或有所收斂。

  兩個月前,當亞瑟開始繁瑣的出國程序時,他們倆交換了照片。阿爾弗雷德...該怎麼說,整張臉透露的爽朗氣息,並不讓他意外,頭髮是艷陽般的金,雙眼是天空般的藍,他倒是沒料到阿爾弗雷德會戴眼鏡,但後來想想其實也合理,畢竟那個美國人熱愛打電動,成績又不錯,近視應是必然,又以他那種懶散個性,他應該連在睡前拔下隱形眼鏡都嫌麻煩。

  阿爾弗雷德則說,他很喜歡亞瑟的眼睛,並說他想到時見面時他應該不會認錯他,因為他臉上的某部分相當有特色。

  亞瑟當場邊氣邊笑邊打了一長串惡毒的話反擊阿爾弗雷德,而那個美國人貧乏的詞彙量完全無法回覆。




  而這就是了,他們的第一次碰面。明明已經天天在網路上和阿爾弗雷德聊個一兩個小時,兩人間的關係幾乎比亞瑟與現實中的家人朋友還親近,到了真正面對面的關頭,亞瑟還是覺得有點忐忑。他真的會來嗎?他現實中是個怎麼樣的人?分神的當頭,門口的鈴鐺聲再次響起,亞瑟猛地抬頭,只見一個金髮高個的少年走了進來。金髮、眼鏡、目測175以上。亞瑟不加思索地便站了起身,右手高舉,對著門口的男人揮了揮,那人的目光並沒有飄到這兒,亞瑟只好提高音量喊道:

  「阿...阿爾弗雷德?阿爾弗雷德‧F‧瓊斯?」

  那人聞聲轉過了頭,亞瑟卻在看到對方長相的那一刻,就馬上想往旁邊的玻璃窗撞去。那人不是阿爾弗雷德,雖說長相和相片裡的男孩有七分相似。更讓亞瑟尷尬的是,那男人微笑著往自己的方向走過來,亞瑟不禁嘴角抽蓄,他有點慌亂,卻完全不知該怎麼反應,只能僵在那裡,等著對方要跟他說些什麼。

  「抱歉啦,兄弟,我不是阿爾弗雷德,只是長得很像他」那人意外的很和善,滿臉都是溫和的笑容,對於亞瑟認錯人這事似乎不以為意,甚至還認識阿爾弗雷德?

  「非常抱歉,我和阿爾弗雷德並沒有見過,才會失禮認錯人,對不起...你和他認識?」亞瑟覺得自己的臉頰都羞愧得要發燙了。

  「哈哈,其實我和他是表兄弟,大家常常誤認我倆。所以你和他沒見過?」亞瑟驚訝得睜大了眼,點點頭。「啊,你就是那個什麼..."一八二零...還是五零年的倫敦河畔"的那個英國人?阿爾弗雷德好像說過你這幾天會來。」

  「呃,一八四零。他跟你講過...我的事?」

  「我們挺要好的,他提過一兩次啦。所以你們是約在這裡?那傢伙總愛遲到,八成又睡過頭...不過他一定會來的,他好像很期待和你碰面。」

  亞瑟莫名地放心了不少。「對了,該怎麼稱呼...」

  「啊,抱歉,我叫馬修‧威廉姆斯,」馬修尷尬的笑了兩聲,「加拿大人,不過今年開始會在這裡讀書。很高興認識你。」

  馬修伸出手握住了亞瑟的,甩了幾下後,他抬起頭四處張望,然後當眼神放到門口時,馬修發出了小聲的歡呼。「嘿,他來了!阿爾弗雷德,這裡!」

  亞瑟順著馬修的眼神望去,門口站了一個跟馬修差不多身高的金髮男人,那人聞聲轉過身來,也朝這個方向微笑揮了揮手,而亞瑟在看到該名金髮男孩的那刻,便馬上認出了來人的身分。

  "憂鬱英雄",他想到阿爾弗雷德網路上的暱稱,時至今日他還是覺得那名字很好笑,更何況阿爾弗雷德本人看來一點也不憂鬱,邊走過來臉整個都笑開了。亞瑟突然有點緊張。

  「嗨,抱歉,來晚了,」阿爾弗雷德搔了搔他的後腦勺,把那頭被風吹亂的金髮弄得更加飛揚。他停在亞瑟面前,看著英國人呆了短暫的一會兒,然後伸出手掌,握了握亞瑟的手,「你就是亞瑟了吧!阿爾弗雷德,就是我,"憂鬱英雄"。」

  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對於對方個性的開朗感到些許安心,他開始較近距離地打量面前的美國人,而後者正扭頭和馬修交談幾句。談話將近結束,要離開前,馬修的眼瞳瞟了瞟亞瑟的方向,然後在阿爾弗雷德的耳旁低語了一句話。美國人笑著輕搥了加拿大人的肚子一拳,喊了聲閉嘴,然後兩人揮手道別。

  阿爾弗雷德終於坐了下來,雙眼直視著亞瑟,藍眼睛裡滿是精神,和今天窗外的好天氣幾乎同個氣氛。他其實長得挺好看的,加了那副眼鏡增添了一點斯文,但亞瑟還是看得出,阿爾弗雷德的體格不錯,應該是有在定期做運動的人。他穿得很隨便,十足的美國大學生樣,年仔褲、T恤,加上後頭隨意掛著的背包,卻也展現出了他的那種年輕與隨性特質。

  「抱歉啦,來晚了,有點睡過頭,」阿爾弗雷德的聲音有點大,美式腔總帶了點鼻音,亞瑟在內心默默下註記,但他還不算討厭。「你有特別想吃什麼嗎?馬修會去幫我們買。」

  「咦?不,別這樣,我可以自己去,而且...」

  「哎,別擔心,我們第一次見面嘛,而且我是地主,就讓我請一次吧。」阿爾弗雷德露出了大大的微笑,「生活一切還好嗎?」

  「呃,不壞,至少我們語言相通--雖然有時候我不太確定自己聽見的是不是英語。」

  「哈哈,別這樣嘛,你會慢慢習慣的,我們美國人就這樣講話。」阿爾弗雷德不太介意的笑了兩聲。

  「不過你說話的樣子倒不像網路上那麼沒規矩,憂鬱英雄,至少我聽得出來是完整的字。」

  「我懶得打字啦,說話就還好。另外,叫我阿爾弗雷德就好啦...雖然我想你是在諷刺什麼。」

  「很好的觀察。」亞瑟不禁微笑,看著阿爾弗雷德對自己做了個鬼臉。「另外,天氣--這邊比較晴朗吧。」

  「有,你每次不知道要說什麼時,都用天氣做為聊天的開頭,所以我知道倫敦一年四季都在綿綿細雨或綿綿飄雪,然後每次雨勢的強度或雪片的大小,都有微妙的形容詞來解釋他們的不同。」阿爾弗雷德輕笑著道,讓亞瑟有點尷尬地臉紅。

  「這...每天的天氣真的都有顯而易見的不同!你該來倫敦看看...」他越說越氣弱。

  「你的形容詞真的很多變啊!」阿爾弗雷德續道,「...不過我很喜歡聽你用各種豐富的詞彙講天氣狀況,有時候也會想,你們英國人是不是因為善於應用這種細膩的描述,文章才寫得特別好看。」

  --這番話幾乎讓亞瑟的臉更紅了,雖然是起於略為不同的原因。他還想開口說些什麼,但馬修正好走了回來,把兩個托盤放到桌子上,自己則拿起外帶包,跟他們揮了揮手便又轉身離開,慢慢地晃著腳踏離速食店。

  「喏,給你。」阿爾弗雷德推了其中一個托盤給亞瑟,漢堡、薯條、泛著水珠的大型飲料瓶放在其上,就是他們簡單而高熱量的午餐。

  「...美國真的什麼都大,」亞瑟邊擠番茄醬邊道,「地大、房子大、車大,連食物分量都大的嚇人。」

   「所以我們長得比較高大囉,你有點...纖瘦。」

  「不,你們是不健康的大隻!」亞瑟抗議喊道。

  「沒有,我可是有點肌肉的。」阿爾弗雷德驕傲地挑了挑眉,捲起手臂,向亞瑟秀出自己的肌膚,他稍一用力,肌肉真的就硬了起來。亞瑟看著嚥了一口唾液。

  「噢,怎樣,我就是吃不胖,沒有膽固醇風險。」亞瑟自暴自棄似的開始吸紙杯裡的飲料。

  「不會啦,我覺得這個身材很適合你了。」阿爾弗雷德帶點傻氣地露齒一笑,接著拿起漢堡開始啃。

  他們邊吃邊聊,聊了聊這附近的環境以及學校、網上最近發生的八卦等等。亞瑟觀察到,阿爾弗雷德說話時,他會運用整個面部的表情去講述話語中的內容,語調高低起伏,眼裡也閃著光芒,好像聊天本身就是某種表演似的,讓亞瑟覺得很有趣。阿爾弗雷德很早就把食物給吃完了,因此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阿爾一個人在滔滔不絕的講,亞瑟覺得這樣也不差,畢竟還是這個美國人對附近較為熟悉,他也獲得了不少新的資訊。

  等亞瑟也差不多解決掉食物時,阿爾弗雷德突然拋給他一個問題:「還想家嗎?」

  亞瑟當時正在拿紙巾擦嘴,聽到這個問題,不由得愣了一下,眨了眨眼。

  「我是說,你離開家到這麼遠的地方來,會不會...有點寂寞啦難受啦想家啦之類的...?因為我這一生幾乎沒有離家超過兩個月以上,所以,不知道怎樣可以幫你之類的...」

  亞瑟有點驚訝。他看向有點尷尬而懊惱的美國青少年,突然一股暖意流過心中。「還好,」亞瑟微笑,「我從初中開始就住校了,和家裡關係也普通而已,算是獨立習慣了吧。雖然有點想念英國。」

  「...了解。我這一生都住得離家不遠,好像就有點無聊了,哈哈,我很懶。」

  「不過你去過其他國家不是?這樣也夠了,離家近很方便。」

  「是啊~嘿,你如果想家,可以來我家坐坐,我媽她人很好。」

  「咦?這...這樣好嗎?」他們不是才第一次見面?

  「假日呢?反正那時候也沒事幹,像感恩節之類的。別客氣嘛,畢竟你是我的朋友。」阿爾弗雷德愉快的眨了眨眼,用詞與語調都讓亞瑟有點暈眩。

  美國人接著說:「另外,我知道這附近哪裡有英式餐廳,雖然我想這應該沒什麼必要,這裡和那裏的食物應該沒差多少,但你有興趣的話我們可以去看看。」

  「謝...謝謝,」亞瑟有點結巴,「你真的對我...太好了,阿爾弗雷德。」

  「這是我的義務與榮幸嘛!」阿爾弗雷德用手撐著頭,身體稍稍前傾,和亞瑟靠得更近些。「能在網路上認識這麼遠的一個人,然後在現實中和他碰面、之後又會相處很長一段時間,你不覺得真的超神奇嗎?」

  「這...是真的。」

  「而且我真喜歡你的樣子,在網路上和現實中碰面的都是,雖然兩者有點不同。」阿爾弗雷德又露齒而笑,開朗得像外頭撒在草地上的美洲陽光。





  亞瑟在他們分離之後很久,還在想著阿爾弗雷德所謂「網路與現實有點不同」是什麼意思。他知道他在網路上是個很能打字、很會迂迴出擊的人,作風頗乾脆,和現實中是真的有點不一樣,但阿爾弗雷德那些話是什麼意思...?是褒還是貶?

  當然阿爾弗雷德在現實中的行為也和網路上挺...大相逕庭的。他一直以為阿爾弗雷德的外在表現也和他在網路上的一樣,耍白痴、很笨、愛亂叫,但今天碰面的結果,那個美國人意外地...成熟穩重,爽朗,而且體貼。意外的很讓人喜歡,雖然在網路上亞瑟就因為對方的有趣而對他挺感興趣。

  晚上,"1840年的倫敦河畔"打開電腦時,有點在意的向阿爾弗雷德問了那個問題:「你說的不同,究竟是什麼意思?」

  "憂鬱英雄"的回覆如下:「沒有啊,就覺得你意外的很可愛而且超容易臉紅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眉毛也真的粗粗的嘻嘻。網路上和你對話都要超小心的!!!!!!!XDDDD而且你本人比照片上的好看耶,尤其那對綠眼睛,我很喜歡那種顏色(眨眼)」

  在那刻,亞瑟真的不太知道該怎麼反應。大概一如既往的又氣又笑吧。

END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 | 2013/03/15/Fri 18:57 [編輯]
我只能用無聲的尖叫來形容此刻我的心情。
久違的米英(雖然我前陣子才追完王者之路),他們兩個又讓我覺得心臟碰碰得跳了(大多數是阿爾佛雷德?)。

我覺得阿爾太犯規了,這篇的美國男孩似乎真的就同亞瑟說的一樣,網路上白癡白癡的,但是現實中很爽朗體貼。我看阿爾在跟亞瑟說話的時候,自己都被那傢伙射了好幾支愛心箭(活潑的傢伙總讓人心情特好),我相信亞瑟也是。

最後那段不意外,如果我是阿爾,看到網上這麼會用文字的英國紳士,在現實中卻那麼容易害羞,一定會不小心起了個玩弄他的念頭(喜歡上他的導火線)

糟糕,這種題材真的好好看(掩面)

阿芙 | URL | 2013/03/29/Fri 19:02 [編輯]
Re: 我愛憂鬱英雄 !!!
抱歉過了這麼久才來回覆這留言XDD為什麼要隱藏啦
我的反差真的很大嗎XDDDDD哎唷我不知道啦!
我覺得跟阿爾弗雷德最像的就馬修了,所以就只能認錯馬修成阿米XDD
真的,真實見面如果還是很喜歡彼此,就是真愛了吧> <萌萌萌
謝謝你的點文,我也好喜歡,讓我有機會寫溫柔體貼米,讚。
趁機告白,二三次元的你我都很喜歡
盈杉 | URL | 2013/05/10/Fri 18:40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謝謝喜歡> <我寫這篇的時候也超快超爽XDD滿足我各種喜好,爽朗體貼米呵呵呵(自重),還有紳士害羞英
阿爾弗雷德真的很犯規!!怎麼可以這樣又帥又可愛呢!!他的反差萌真萌
我的心也被米英射了好幾之箭,呵呵呵
盈杉 | URL | 2013/05/10/Fri 18:43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