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文與生活日常,期待遠方的旅程

【米英架空】The memory of that summer-7
‧此作品為Axis Powers Hetalia的衍生同人創作,與真實國家、人物、事件沒有關係。
‧此篇背景為美國的夏令營,其中兩人皆是青少年,亞瑟略大於阿爾
‧自創路人及借用APH其它人物有,除非有特殊說明,基本上大部分的(歐.洲.國.家)人物把他當移民第二代或第三代即可,即幾乎算是美.國人
‧有些錯誤或不真實處,請見諒
‧接受者請往下


  夏令營結束那天,一輛輛車子湧進營地,掀起兩星期來罕見的大量沙塵。


  亞瑟一早便收拾好了行李,靜靜坐在床上,等待起床鈴響,把大夥呼去吃早飯。金色晨光照進屋內,為木製床架鍍上好看的光澤,大部分男孩們尚未收拾畢行李,個人物品散漫地堆了滿屋,真讓人難以想像,今天他們就得離開這待了二個星期的床鋪。

  小木屋的環境並不如家中房間的舒適,床墊頗為廉價,沐浴間破舊不堪,但亞瑟心想,他會十分懷念這段生活。

  可以的話,亞瑟並不想那麼早便收拾好行李的,他也想模仿其他美國少年,拖得越久越好,好像如此一來,就能在這裡多留幾天似的。但他不能讓阿姨困擾,畢竟巳經麻煩她夠多了,這不是耍幼稚的時候。另一方面,亞瑟猜想,等會兒他說不定還得幫表弟彼得整理行李哩。

  一切都感覺如此地不真實。好像今天將會一如以往,他們將繼續吃著食堂的大鍋菜,從早玩到晚直到樂得忘了自己,晚上洗完澡則將躺在床上,天南地北地聊。但這種日子昨天就已經結束了。

  亞瑟嘆了口氣,瞄了瞄手錶,在起床鈴響的前五分鐘,站起身,望向躺在上鋪的阿爾弗雷德。他的雙眼依然緊閉,臉上卻浮著淺淺的微笑,好像正在做一個甜美的夢。他的皮膚反映著陽光的顏色,金色頭髮燦爛無比。

  幾天前的那個吻,偶爾仍會回到亞瑟腦海。但他倆都沒有再提起那件事,好像那吻真的只是一場夢、一時的幻覺,不是真實。畢竟,也只剩下一點點時間可以相處了,與其為他倆的關係增添尷尬,不如讓這事沉入水裡,暫不提起。

  而到了今天,也得和阿爾弗雷德分離了。思及此,亞瑟感到有些落寞,卻趕緊在鈴響那刻回到下鋪,他可不想被人發現自己正在偷窺。




  早上,他們一如往常地肩並著肩坐在飯廳裡,吃著最後一頓不怎麼美味的油膩早餐。或許他連這個也會懷念,亞瑟想。

  阿爾弗雷德跟亞瑟分享,暑假剩下的一個禮拜裡,他想做些什麼,聊到一半,他突然「啊」了一聲,轉頭看向亞瑟,問:「你有紙嗎?」

  「我有帶筆記本,可以撕紙給你。怎麼?」

  「我們還沒留下彼此的聯絡資料,差點忘了。快快,把筆記本拿出來。」

  亞瑟點了點頭,撕了一頁紙寫下自己的電子信箱及在美國的新地址,筆記本則連同鉛筆一併遞給阿爾弗雷德,美國人用大而醜的幼稚字體,寫下名字、電話、住址及郵箱,甚至還自作多情地畫了張自畫像,加上「別忘了我」等字句。

  他們交換手上的紙張,愣愣地看了許久,亞瑟心想,他們真的會保持連絡嗎?以已往的經驗來看,這種萍水相逢的朋友,就算是交情較好的,只要沒有持續見面,到最後,也僅是以聖誕卡問安,當初的那種美好,永遠不會回頭。

  不過阿爾弗雷德的反應有點奇怪,他困惑地盯著亞瑟的資料好一段時間,然後深呼吸了幾下,抬頭發問:「你住這裡?」

  「是啊。怎麼了?」亞瑟確定自己有寫對地址。

  「你在美國會讀公立學校嗎?」

  「對,阿姨説我家附近那所很好。」

  阿爾弗雷德對著那張紙露出了一個微笑,隨後把紙張小心對折,收進口袋。「那麼,保持連絡囉。」

  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展出一如既往的燦爛笑容,皺起眉,一頭霧水。




  阿姨在早餐過後便活力十足地出現在亞瑟與彼得面前,不出亞瑟意料,彼得耍賴了好一陣,行李也還沒收完,他們於是多花了二十分鐘整理好小男孩的物品,之後才將大包小包裝上後車廂,準備離開這待了兩星期的山區。

  阿爾弗雷德翹掉了早上的活動,前來送別,但兩人也只是相擁、拍了拍背,然後便互道再會了。

  亞瑟挑了後座,將頭伸出窗外,看見阿爾弗雷德依然站在原地,微笑著向自己揮手。亞瑟只好也撐出笑容,朝阿爾弗雷德晃了晃手腕,車子在這一刻發動,在坑坑巴巴的泥石路上開始搖晃前行,亞瑟跌回座位,卻又趕緊從後車窗望出去,阿爾弗雷德依舊站在那裡揮著手,不過身形因為風沙揚起,而顯得有些模糊。

  亞瑟一直看向後頭,直到車子突然來了個急轉彎,駛出營地,阿爾弗雷德的身影被樹林掩蓋,再也看不見了。

  亞瑟坐回座位,聽著阿姨與表弟的談話,呆愣了好一會兒。松樹林的枝枒時疏時密地掩蓋道路兩旁,熾烈的加州陽光投入森林,亮黃以外,還帶了淺淺的綠色。

  一切真的結束了,亞瑟心想。活動、小木屋、溪水、騎馬、阿爾弗雷德......一切,已僅剩回憶。

  亞瑟嘆了一口氣。美好的夏天已隨著夏令營的解散而近乎結束,接下來,他得獨自面對新大陸的全新生活了。




  從夏令營回家後一個禮拜,新學年開始,學校開學。

  日子回復平凡步調,卻又充滿各種挑戰,亞瑟試著習慣美國的教育體制,並努力在課業及課外活動上不落人後,幾天以前的山上生活已被拋到腦袋後方,只在某些時刻以片段方式閃過腦海。

  夏令營之後,他和阿爾弗雷德通過兩三次電子郵件,阿爾弗雷德的語氣仍是一樣熱絡,(書寫文法則一如預料地恐怖),但他這段時間似乎在忙著什麼測驗,亞瑟也還處於適應期,雙方都沒有全副力氣與對方聯絡,亞瑟有時也感到一股無奈,只要不處在同一個時空,感情總會慢慢消退。

  日子便這樣過下去了,課業與生活慢慢步上正軌,亞瑟也加入了一個社團,那個夏日,僅餘美好回憶。

















  ......不過,生活就像一場戲劇,永遠有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

  開學後兩個星期的某一天,早上,老師來到教室時,順道帶了一名新同學。他是上個星期剛考過跳級考的十年級學生,從今天開始,會修習十一年級的課。這堂課是英語文學,原本是亞瑟的發呆課,因為他永遠無法習慣老師用美國腔來唸莎士比亞的詭異模樣,但今天,他瞪著講台,驚訝地睜大了眼。

  那個跳級生不是別人,正是金髮藍眼、兩星期之前才剛與他分別的阿爾弗雷德。

  簡短地自我介紹後,阿爾弗雷德走到亞瑟旁邊的座位,一屁股坐下,並對亞瑟綻出大大的微笑。

  開始上課之前,美國男孩傾身在亞瑟耳旁悄悄道:「我向流星許的願實現了。你的呢?」

  故事才正要開始。

END



後記:
大家好,我是盈杉,不知道時至今日,還有多少人在看這篇平淡而囉嗦的米英文,總而言之,謝謝追到此刻的你。
這篇故事的設定背景來自我的親身經歷,高一暑假,我翹掉了暑期輔導,到美國加州渡過夏天,上了一個月的語言學校,然後參加夏令營。從小就對國外的夏令營相當嚮往,因為感覺非常好玩!!在森林或湖畔的小木屋度過兩個星期、盡情玩耍那樣,不要在意功課之類,總覺得外國小孩好幸福。
參加夏令營途中,果然玩了各式好玩活動,文章裡的大部分活動都真有其事(除了晚上滯留湖畔那段XD),雖然我英文不夠好、不了解美國文化,並沒很融入當地青少年,但種日子、感覺,與興奮,一直留在我腦海。那個暑假,我正式喜歡上米英,因此參加夏令營時,常常會妄想,如果米英也在此地,這些活動會怎麼樣呢?
各種活動中,最喜歡的一部分就是看流星了,台灣都市中完全看不到星星,看流星雨的那個夜晚我永生難忘
總之,回台灣後,升上高二,我一邊當打混高中生一邊申請當交換學生,高二下時,寫出第一篇米英文,王者之路(遺憾地,它還是坑),某個特別閒的星期,我突然想起夏令營的種種,然後把它寫成米英文。雖然,這一寫就拖了兩年,期間更新相當地斷斷續續,開了不少新坑寫了不少短篇,不過,我還是一直有把它放在心裡。這些天來放榜,確認大學生身分,突然覺得要趕快填完坑,於是,它完結了。
故事的走向與結尾是一開始便安排好的,雖然後來刪減了一些部分,例如我原本有打算讓一群法國人也住進那營地,讓法蘭西斯登一下場,但最後礙於文章太長,就作罷了。
總之,謝謝你們一直看著這個坑,看著這篇平淡甜蜜的米英。
(然後,對於各種BUG與不通順也相當抱歉,最後其他角色都幾乎消失了啦T T)
有機會或許會再修改一下吧XD
完結啦!!!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平淡甜蜜最好看了(涙
胚兒啾啾 | URL | 2013/05/12/Sun 09:49 [編輯]
如果我說就是因為這篇我才喜歡上盈杉的話妳會很驚訝嗎XD
雖然僅是一個夏令營發生的事但我很喜歡這樣因緣際會爱上彼此的他們!!!
結尾也很棒!!!! 我相信之後一定還有更多更多的故事在等著他們^^
是說,我也好想看流星,從來沒看過呢,一定很漂亮。
蘋子 | URL | 2013/05/14/Tue 18:41 [編輯]
>>胚兒啾啾

謝謝你XDD!

>>蘋子

有點XDDD不過我從頭到尾都不知道為什麼大家喜歡我的文,所以還好XD但這篇受到喜愛的程度真的讓我有點驚訝> <謝謝!!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寫得這麼好XD

我也好喜歡這結尾XD前途光明的感覺(ㄍ)而且這種米英大概就是我對人類米英的理想吧

流星真得好漂亮,我也好想再看一次。祝你以後有機會!!當然台灣就能看了XD
盈杉 | URL | 2013/05/14/Tue 20:30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旅行無邊. all rights reserved.